櫻花祭(中)

眾人出外以後, 便依照他們商議過的情況,
分配工作。

櫻井姬: 祈福用品
Elvira: 射擊攤位
Doris: 撈金魚攤位
Albert: 燒餅攤位
Devin: 燒餅攤位
君賢、君丞:小吃攤位 (有櫻花草餅喲~~~)
賴伯伯: 燒墨魚丸攤位

分配完畢後, 姬向每一個人交代攤位的工作, 並告訴他們
舉行幻櫻祭的原因; 原來幻櫻祭是她家族的傳統, 到了繼承
者成年之時在櫻樹之下舉行, 但她的家族的成年年齡是 25 歲,
所以櫻井姬今年才舉行這儀式。

(.....) 聽到姬說到, 要戴上櫻花飾物, 才算是一個正式的
裝扮, Doris 和 Elvira 也默默無言, 前者是因為保護不周
而內疚, 後者卻因知道事件的原因而不安。

~~~*~~~*~~~*~~~

縱然如此, 既然幻櫻祭已經開始了, 眾人也到了他們的崗
位之中。

Doris 無聊的看著攤位, 雖然自己也想玩, 但玩撈金魚的人
太多了,她只有看的份兒。

(很想玩一次呢......咦???)

Doris 只見到, 面前坐著兩個女孩子, 隱隱的, 透著一股
靈幻的氣息, 但只是那兩個女孩向她展示出親切、 溫柔的微
笑, 加上這兩天的事,她也沒有甚麼可以聯想到的, 只是長頭
髮的那個女孩, 試著撈, 但完全的失敗, 另一個則一下子,
撈了很多, 而且像是計算過的一樣......突然, 兩人笑著
向她說道:

"對了, 妳應該多給一點信心給自己, 不一定理會所有人的眼
光, 這樣的妳, 可以得到幸福的祝福......" 說畢, 兩人便
突然離開了, Doris 追上去 (喂....那攤位.....), 但發現她
們不見了, 正想離開的時候, 看到滿天的櫻花, 突然想到一些
事, 便在各櫻花樹林中, 找著她在想的東西。

(我們曾經到處找那飾物呢......但找不到, 但不可能一下子便帶
走了.... 一定是有人藏起來, 可能是......)

Doris 似乎忘了她的工作了, 雖然, 各人的攤位的位置不同,
但看來有人發現了她的行動。

~~~*~~~*~~~*~~~

Doris 走到了其中一顆、 接近姬的家的櫻樹, 在月色的照耀下,
突然發現樹木之間, 好像有些甚麼的連接著。

(不可能吧, 這兒好像不是祭典的範圍, 應該沒有弄甚麼裝飾的,
說起來.....在祭典範圍中, 反而不見......呃...那個...)

Doris 突然發現, 在樹上, 閃著一點光......難道.....Doris為了
確定自己所想的, 所以立刻爬上去,在後面一直跟蹤著她, 一個
黑影, 暗暗的微笑著。

~~~*~~~*~~~*~~~

Doris 從樹上跳下來, 手中拿著的, 正是姬被偷掉的櫻花飾物,
櫻飾上, 有著一個吊咀, Doris 認出是 Elvira 的, 她開始明白
過來, 除了是偷取者外, 還有 Elvira 的吊咀同時出現的原因......

突然, Doris 後面, 有一個人影撲出,那人正是君丞, Doris 嚇了
一跳, 除了他那突然而來外, 而且是他手中的劍, 那正正是可以
把自己, 完全的消滅掉的道術劍。

"想不到吧, Doris, 我一直在妳的身後, 因為我知道, 只要是妳的
話, 便一定會把那個找出來。"

"那天, 那另外的人, 是你吧, 我還依稀的記得, 那時, 把我迷倒
的煙霧, 是在門傳入的, 那兒是有一個人, 但有一個人, 卻在窗出
現, 在門外的, 是你吧。"

"現在說甚麼也沒用的了, 領死吧。" 君丞很清楚的知道, 溫婉的
Doris 會因為 Albert, 而不會作出防禦, 就像, 船上的那天一
樣, 自己那時, 還有點擔心, 自己不可以封住 Doris, 但也
知道了, Doris 最大的弱點, 是她的 "心" , 善良得連她那
強大的力量, 也無法完全的使用的 "心"。

劍已經刺到 Doris 的胸前, 為了保護櫻飾, Doris 轉身去避開,
但劍已經削過了她的手臂, 一陣劇痛, 傳入了 Doris 的心中,
她只好向後退。

"我聽其他人說過呢, 妳的力量是如何的強大, 放下那飾物, 試
試和我打一遍。" 君丞似乎很在意那個飾物。

"不可以!" Doris 看著刺向自己的劍尖, 只得順勢的往後退, 但,
後面已是櫻花樹了, Doris 雖然有點明白, 有關櫻飾的事, 但不
大的清楚, 她只知道, 現在的她, 只能做的, 便是把櫻飾交回
櫻井姬。

劍已經到了一個無法躲避的位置, 一直在躲避的 Doris,這次也只可
以閉起眼睛, 當君丞再一次揮劍的時候, 突然從 Doris 的身體中,
透出一股反彈的力量, 是一股和君丞相同的力量。

(不可能的......她只是妖精, 怎可能擁有我們的力量....)

這股力量, 其實是 Albert 的, 在早兩天的晚上, 他們的力量, 隨
著誓言, 為對方築起了防護的結界。

(我不信可以抵抗到我的力量。)

君丞收拾心神, 展開更強大的攻擊, 在準備擊下的一刻, 有一個人影,
跳到兩人之間, 用手擋開了那個攻擊, 當君丞回個神來, 看見那個人, 是
Elvira, 擋住他的, 正是她手上的手鐲。

"怎麼要這樣啊, 人家也沒武器, 要打的...." Elvira 的眼神變
得很凌厲, "便跟我打!" Elvira 從手鐲中, 抽出了精靈之劍,
一雙透明、 閃著亮光的翅膀, 亦同時的展開來。

"不報上名字, 是沒有禮數吧, 我是 Elvira, 精靈界的二公主,
君丞, 你那天還沒被我教訓夠嗎?" Elvira 的性格, 似乎已變了。

"原來妳也是妖精, 那我現在可要斬草除根了!" 君丞也不示弱。

"你可弄錯了一點, 我只是半個精靈。 Doris, 怎麼了, 妳剛才
為甚麼不攻擊, 這樣子下去, 對妳和 Albert 也是不好的。" Doris
別過頭去, 不願回答。

君丞看見兩人正在對話, 乘其不備, 把劍直刺向 Elvira,
Elvira 面露微笑, 輕易的把君丞的劍擋開, 左手卻立即拋出
了無數的紙屑, 乘著風, 迷惑著君丞的視線。

"對不起, 我想你弄錯了, 我可不是來挑戰的, 在回復身份的
那一刻, 我已答應了兩位母親, 不再傷害任何人類和精靈。"
Elvira 帶著威嚴的樣子, 倒和 Doris 展示皇者姿態有幾分相
似, 但卻沒有令人完全懾服的力量。

"但是, 如果你要傷害她的, 我卻會全力的保護她。" Elvira
因為曾經受到追殺, 加上受到一定的訓練, 所以身手在遠在
Doris之上, 只是魔力相對 Doris 為低。

"放肆~~~" 君丞聽的火了, 立刻加強了進攻的速度, 都給
Elvira 輕易的擋開, 但 Elvira 想轉以以攻為守, 去制止
君丞無止境, 而且帶有魔力 (這對 Elvira 不利) 的攻擊時,
想起了自己的誓言, 只好把攻擊撤回, 這卻使君丞的劍,
劃過她左面的翅膀, 劇烈的痛楚, 令她的防守略為鬆懈, 但
仍擋開了君丞的攻擊, 可是, 在卸去君丞攻擊的時候, Elvira
的後退, 卻是一個嚴重的失誤。

Elvira 身上穿著的, 是櫻井姬給她們的和式浴衣, 裙擺的闊度,
對平日走路, 也是昂首闊步的 Elvira 來說, 已經是不夠用,
何況跟人對戰? 因此, Elvira 立即的被絆倒在地上。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