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娃屋

閉幕:結束,再開始

 

Yume(二十三)

 

砰!

「我看我還是回來好了!」

幸好今天來鬧事的人不多,要溜回來也很容易,若不是老師因家長日,我無法請父母出席的事抓住我問這問那的,我可以更快回來。

「還未吵架便認輸了嗎?」

「小輩之事不必『店主』大人您費心。」

「反正跟我沒有關係,妳要回來我也沒辦法把妳趕走。不過,我得提醒妳,妳已中止這兒的租約了,妳即使想逃,也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妳立刻離開。」

「小輩即使一個人亦可以好好過活。」

「那麼,為甚麼妳要一直飾演著他人?」

「我哪有?」

「妳今天跟君源所說的話,難道妳認為我會不知道的嗎?」

我聽後便不自覺地低下頭。

又被偷窺了……

很討厭這感覺。

就在這時,有人抱住了我的肩膀。

「放手!」

我用力掙扎也無法擺脫君源。

「只要是妳的希望,妳可以繼續當『月薇』和『夢』,但妳已不再是以前的小女孩,妳總要離開娃店,像昨天要和其他人接洽生意一樣,面對整個世界。」

「這一點與你無關!」

「對,是跟我無關。」

他倒認得乾脆。

「不過,我的事跟妳也沒關係,為甚麼要一再推我一把?」

「那只是我的工作一部分。」

你這是甚麼意思?

逼迫我嗎?

「當日為甚麼要救我?」

「那時候,我有機會考慮嗎?」

「好,我接受這答案。問題二,即使妳不理會,我的夢想也會像其他人般自然實現,對嗎?」

明知道答案,為甚麼還問我?

「妳其實,可以不管我……但很自然地提供售後服務,不,一開始便已在幫助我。」

「誰叫有個大偵探總是追在我的背後。」

「只是為了轉移我的視線嗎?」

「難道還需要其他原因嗎?」

「完全無視我不是更好的方法嗎?還是,縱使明知道不可能,妳仍希望自己的父母在自己身邊,所以把這感覺投射在我身上,對嗎?」

「與你無關!」

我得逃出去!

快貼上牆壁時,後面竟傳來這句話:

「床就是後面的箱子組,別扣在牆壁上,這樣她會逃走。」

「這太過份了!」

我忍不住大聲抗議,不過旋即失卻重心。

「你!」

他把眼鏡脫了下來,騎在我的身上,以一臉認真的眼神越靠越近……

他只是親了我的額角……

待我睜開眼時,他已轉身打算離開。

「對呢,妳一直都是獨個兒,只想到協助其他人,但從沒想過自己。」

我從床上爬起來,定睛看著他,但他仍是背著我,戴回眼鏡後便不斷抓著頭。

「抱歉,我太衝動了,現在的妳應討厭我才是……」

「我才沒……」

察覺到自己異樣的感覺,我立刻掩住了嘴巴。

「……呃,羽蝶要我傳話,她說最快可以今晚帶律師來研究現在的情況,那位母親亦說隨時也可以過來。」

「甚麼?」

他像是沒聽到我的話,突然改變了話題。

等一下……為甚麼我會有點失望?

難道……我還想他繼續剛才的事?

「『夢』不是請求他人幫忙嗎?其實羽蝶早已有此建議,但擔心引來妳的不快,所以一直沒告訴『夢』而已。」

「這……是嗎?」

腦海裡仍是他想親我的那一幕,要待了好一會兒才回個神來。

「向他人伸出手了,自然會得到回應。不是跟這兒一樣嗎?只要願意接受人偶的幫助便可夢想成真。」

他笑著回過頭來。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試試相信大家吧……」

面對他自信的笑容,我不自覺地點了點頭,向他伸出了手。


然後,到了暑假快結束時……

 

「甚麼?搬店?」

光子驚訝的叫聲,差點把只剩下大量紙箱的娃店震倒。

「嗯,會搬到陽光區去,那兒有個新開張的大型商場,大概一個星期後便會重新開張,應可以趕及你們開學前正式營業。」

「那兒……好像離學校遠了點耶……」

光子露出一面捨不得,而且想哭的表情。太好了,她終於有自己的表情了。

「在君源家附近,我可以帶妳去。如果妳想去的,告訴我便可以了。」

羽蝶越來越有大姊的風範。

「君源家……以後想不去也難……」

那個尚一,本來還有要賣給他的娃娃的,但下次吧,反正,他現要先處理好君源的輩份問題。

聽說,早幾天,在君源和銘心的的協議下,把一切都告訴他了,相對主角們來說,他的反應較大。

「對了,是為了之前的事件嗎?不是已解決了嗎?為甚麼還要搬走?」

光子紅著眼懇求我留下。

之前那些「狂熱份子」,在銘心和文家的壓力下,現在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只是部分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新店可以在租金相若的情況下,有比現在多一倍以上的空間,到時候,便可以如你們所願的,有朋友們聚會、展示更多貨品的地方。」

「聽起來不錯呢,看來,想要妳留在這兒也不可能了,我會經常去的了。」

光子終於微笑起來。

「對了,我比較在意君源的服裝……」

「呃……『店主』認為我是女孩子,力氣不夠,所以要他幫忙……因此,他得穿制服……」

在說這話時,我正伸手到紙箱頂拿東西,可惜高度差一點兒……

溫暖的感覺從背後傳來。

君源輕輕按著我的肩膀阻止,然後直接從我的背後替我把貨品拿下來。

然後,手繞過我的身體,把東西交到我的手上。

「哦?嗯嗯……」

尚一露出會心微笑,更君源比了手勢,他大概會以為君源最終選擇了夢。

羽蝶則瞄了瞄我的手腕,露出曖昧的表情,他們兩人的性格在這方面很相似。

只是,他們大概沒想到,是我決定以「夢」的身份和他交往,而讓月薇永遠是他學業上的對手和搭擋……因為,他是真正接納我的「真實」的人。

況且,我較享受每天有一個時間,大家在觸手可及的距離,卻無法相擁的緊張感。

「很漂亮的手錶。」

「呃……謝謝。」

「看來,是別人送給妳的,對嗎?」

「嗯……」

這手錶是我第一次收到由「男朋友」送的生日禮物,是他特意設計,名字叫「夢想之翼」的手錶,而且要跟他的手錶拼在一起才能構成一個完整圖案。

「手錶嗎?我想看看……」

光子伸手過來想抓住我的手,我趕緊笑著往後躲開。

「我還要工作,不如妳先幫忙吧。」

「嗯!那我會有制服穿嗎?」

「抱歉啊,沒有。」

「為甚麼君源會有?」

「哈哈……『店主』暫時只請男生來當兼職苦力和保鏣。」

從那天的騷動後開始,他便自發地來幫忙,現在已變成「非常規」的員工。

「店主」好像挺欣賞他,不但要發他工資……

而且還不斷追問我何時會……

嘻……

我還年輕,才不要這樣子快下決定。

不過,他說得對。

接受他人的幫助,換個新地方重新開始,其實亦是好事。

因為我可以在新的地方,接觸更多的人……

做夢也沒有想過,祭壇可以光明正大的放在一所大型商場的大堂內,並且設有供所有人謨拜、祈福的地方……

看來,不只是我的夢想成真,「店主」一直沒說出來的「夢想」,也逐漸成為真實。

我會努力,把「夢想」帶給所有人,讓他們以純真、光輝的心去回饋妳,這是妳的「夢想」,讓所有孩子都能幸福的「夢想」……

至於我自己最簡單的「夢想」……不必這樣焦急,反正……反正已經開始了……

他和他的家人,比我想像中,更願意接受我,對我無微不至,當我是家中一員。

我真的很高興……

只是,我想再稍等一下……

那個由他所提出,更重要的約定,我希望至少待大學畢業後才去想。

現在的我,比較希望可以替「店主」實現夢想。

這不再是為了「責任」,而是自我的選擇。

 

「歡迎光臨『夢想娃屋』,為了慶祝搬遷成功,小店會為您選出『專屬於您』的娃娃,讓您可以實現內心深處的『夢想』。」

「我是這兒的店員,我叫Yume,也是夢。」

「祝夢想成真!」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