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娃屋

基德〈小子〉篇

Yume()

 

Yume,妳今天這樣回答,不怕他起疑心嗎?」

石像的聲音,正提醒我得小心眼前危機。

「像他這種看偵探故事長大的人,思考迴路一定不會走出那框架。第一,大部分的偵探故事,『犯人』為了跟偵探眼中的『真兇』劃清界線,會刻意隱藏他們的技能,但最後一般因特殊技能被發現而被抓獲。如果選擇,或迫於承認有那種技能的,便會對案發前後行蹤、相關資料等可能被查出的內容中,詳細加以捏造,以避免在被盤問時露出馬腳。水準高的『犯人』,會因為過於精密而惹人懷疑,畢竟大部分人均無法完全記得平日的一切行動;水準低的,直接的被抓到小辮子。」

「那麼妳為甚麼會坦白的告訴他?」

「兵行險著,極少數的『高智慧』『犯人』會這樣做,以反控局面。以那傢伙的思考模式,應只會被我牽著鼻子跑。」

「可是,這讓妳想起那件事。」

她是指我父母死亡的事……始終,在大部分人眼內,使用魔力的,大多等同惡魔。我的父母都是因為被發現透過娃娃去施行魔法,最後被宗教團體的人毆打,在追逐期間被汽車撞死。

「不要緊,先告訴他,總比讓他查出來,然後作為懷疑我的理由較為上策。」

「每次都為你們帶來麻煩,那些『孩子們』一天比一天排斥正面的光芒……」

「不一定的,現在已有不少人願意接受『妳』的存在,會為『妳』設想,我的工作,只是讓他們發出更多光輝,只有這樣才能滋養『妳』。」

「若是這樣話被外面聽見,只會讓妳處身危險之中。」

「我早習慣了,從小時候開始,我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

「為甚麼妳還願意留守到最後?若非他們如此對待你們,一族之中,也不會只剩下妳一人。」

「母親告訴我,只有受了傷害的人才會傷害他人……況且,這工作已是的我唯一……」

「覺得累了嗎?」

被說中心事的我,不敢作出回應。

「沒有事能隱暪我的,妳的娃娃已經閉上眼了。」

不錯,我也有自己的娃娃。

屬於我的「孩子」,擁有跟我相同的白髮碧眼,背後還有一雙翅膀。跟其他的常見的娃娃不同,她的雙眼設計成似是閉上的樣子,但現在,看起來跟完全閉上沒分別。

最近自己為了君源的事,連休息的時候還是想著如何應對,精神已大不如前。

「妳可以休息幾天,娃娃們會自行處理的。況且,光子的情況已比過往進步, 妳可以放手。」

「光子的事,我已打算全權交由艾伊去處理,但我想跟進銘心的事。如果銘心的情況上了軌道,便可以順道解決君源的事。如果處理得宜,他對我的戒心、懷疑便會降低。這樣不是很伐算嗎?」

「看來,我無法阻止妳,請保重。」

「我會的。」

 

大概,現在得先了解銘心的情況。

那小傢伙好像連名字還沒有。

已經一個星期了,竟把他放到客廳中的一角而已,仍是躺在袋子中。

這個「誕生」所需的時間,好像已打破歷來的紀錄。

似乎,我得用一點兒手段。

 

「終於到家了……」

作為記者的她,工作時間可是日夜顛倒,尤其她最喜歡跟進年輕人的個案,致工作的時間更不穩定。

客廳的一角,透著若隱若現的光……

「那是甚麼來的?」

快點打開吧。

像聽到我的呼喚一樣,銘心無視疲累,像小孩「拆禮物」般,把娃娃拿出來。

「我差點兒忘了……上星期我去那神秘的店採訪時買的。」

小紙條掉落她的身上。

「甚麼來的……甚麼?名字嗎?娃娃怎麼要名字了?」

唉……小傢伙能被撿出來,大概已是好運……

「小男孩只配叫做小子……才不要甚麼名字。」

聽到她的話,我的額上冒出豆子般大的冷汗。那個小傢伙,可說是妳的「兒子」耶。

「最多加個英文名字,叫做基德〈Kid〉,平日只喊作小子便夠了。」

唉,無言。

基德,祝你好運。


君源(十一)

 

「生日會?我要參加!」

一聽到我家打算為我舉行一個慶生會,立刻舉手叫好的,當然是光子。

「以前你不是說過討厭這種小孩子的玩意嗎?」

「阿一,難得君源邀請我們,別說這樣的話……」

一口氣吃兩個拳頭的也不生氣的,大概只有我那個自幼相識的「好友」。

「月薇,有興趣嗎?早陣子妳不是提到妳有養人偶嗎?可以帶過來互相交流。我家因父母偶爾要到國外工作的關係,家裡有不少特別的人偶。」

「真的嗎?那我也要帶小哀過來!」

光子,請妳別打斷我的話,如果月薇拒絕的話,這個生日會便失去舉辦的價值。

「不好意思,我得看看家裡的意思,過幾天才能回覆。」

呼,雖不是一下子答應,但總比立刻拒絕好一點。

「不要緊,請在星期五前給我答案。」

「好的。」

接下來,今天放學後邀請另一個「Yume」。

娃屋的關門時間是晚上七時,我故意把生日會選在晚上八時左右開始,她無法以「時間不適合」來拒絕我。

如果她們兩人可以同時出現,問題自然可以解決。如果只有任何一方出現,我亦有辦法去追查另一方的行蹤。

 

「對不起,那天我得跟『店主』一起找一些資料……」

「不如,君源試試也邀請『店主』吧!這樣她便可以和大家一起了。」

「『店主』只喜歡在工作室裡製作娃娃,偶爾才會外出蒐集資料,她大概不會來了。」

「是嗎?很可惜……還以為可以看到很多娃娃的說。」

「老實說,這兒的人偶手工精美,有不少人都成為了他們的『父母』,『店主』真的從沒想過讓大家見個面,交流一下,給同好一個互相認識的機會嗎?再者,娃店便可從中增加人氣,收到宣傳的效果。」

「這個建議不錯!到時候,我可以為你們做一個專題報導!」

那個記者剛推門進來便打岔,不過,看在她支持我的建議的份上,還是別計較吧。

「咦……那個小姐的樣子很面善,好像在哪兒見過……」

光子側著頭,在我們的耳邊輕聲問道。

「請問,妳是否尚銘心小姐?」

「嗯。哦?這位同學的樣子好像某個人……」

尚銘心思索了一會便反問:

「請問妳是否文家的千金?」

「正是,請小姐稱我為羽蝶便可以。」

「別小姐前小姐後的,我今天可是休假耶,叫我銘心吧!」

在各人均在打招呼的時候,我發現一旁的尚一竟一反常態的沉默不語。

「喂,你不是很喜歡跟女士們聊天的嗎?怎麼這次連半點聲音也沒有?」

「沒甚麼……」

我從沒見過他面色陰沈的樣子,這次可是「大開眼界」。

至於那些「小姐們」,似乎把我的「計劃」當作了她們的私人活動,想不到,那位記者竟對我的「生日會」有興趣。

最近都沒有新聞嗎?連人偶也不放過。

等等,我有一個好主意……

「既然銘心對人偶有興趣,不如同時跟這娃店作個專訪,其實我們打算邀請『夢』小姐出席的,可是她沒有空……」

「太可惜了,如果妳可以帶同這兒的娃娃出席,我一定拍到很多好照片。這個可是上佳的免費宣傳的機會,妳不如跟店主商量一下吧。」

「那……那個,我今天晚上才能請示『店主』,我或要過幾天才能回覆。」

嘿!來點群眾、免費宣傳的壓力,看妳怎樣拒絕。

「對了,既然你們在這兒邀請她出席生日會,難道你們也擁有這兒的娃娃?」

「只有那兩位小姐有,我請『夢』小姐把人偶賣給我已有好幾次了,她從沒答應。」

看我一點一點的套妳的話吧。

「夢小姐,這是真的嗎?」

店家不肯賣東西,可是天下奇聞。她作為記者,更不可能放過。

「那只是……有點誤會……『店主』交待過,屬於君源的娃娃……現在還未是交給他的好時機。」

「賣東西都要看時機?」

記者大都有這種職業病,錄音機、筆記本已拿出來了。

「因為,小店希望能為人成就夢想……但,不是所有人,適合立刻實現他們內心深處真正的夢想……」

「妳的意思是,君源先生暫時不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我不敢……猜忖『店主』的意思……她只是要我遲點才可以把娃賣給他。」

「很奇怪的店……看來,能買到這兒的作品,都需要運氣。對了,君源先生嗎?我有興趣採訪你的生日會,這點你不介意吧。我答應你,只會由我一人前來,以免打擾你們。」

事到如今,只好互相利用。

「不要緊。」

除此以外,我不知還可以說甚麼。

希望她可以替我迫使兩個「Yume」同時出現。

「對了,我想點衣服給那小子,有沒有英國風格的學生套裝?」

「有的。」

甚麼嘛,原來她都是養人偶的……

等等,不會都是這兒的吧。

「咦?那是甚麼?」

「是新出品,娃娃用的迷你書。」

「給那小子一些吧,他看起來跟書很配。請問,有甚麼書?還是只是封面不同而已?」

「每本書都不同的,裡面都是微縮印刷的文章。除了一般人較喜歡的聖經外,『店主』還設計了適合東方人的唐詩、宋詞,甚至和歌等不同內容。」

有新東西,怎麼不在一開始時推銷……

隨手拿起一本翻動,以人偶的尺寸而言,比較適合三分或四分,較細小的人偶大概會變成像辭海般的比例。內容一如夢所言,都是跟普通的書一樣,即使當作普通的裝飾品,這種精緻的迷你書亦會很受歡迎。

「給我一套,那小子一定會喜歡。」

「謝謝惠顧。請問為甚麼妳會稱娃娃作『小子』的?」

「小孩子不叫作小子的話,還想要叫作甚麼?如果大家覺得奇怪的話,那便叫他基德〈Kid〉好了。」

這樣不也是小子嗎?

看來這人改名字的能力太……

咦?

我來這兒的目的不是這樣……

縱然有銘心的和議,但確實的答覆又是幾天後。

該不會兩個人同時推卻吧。

算了,現在惟有見機行事,總有辦法說服至少一個出現的。

「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再見!」

在我還在考慮是否該再問夢一次時,尚一衝了出門,他不會是想追求小姐吧……早陣子,他才提出和羽蝶交往而被拒絕,現在是轉移目標嗎?

「羽蝶,妳不去看一下沒關係嗎?」

「沒關係,反正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何況,他是為了小姐才追出去的,這一點我可是很放心的。」

「羽蝶,妳說的話我可是聽不懂。」

「光子乖,日後妳會知道。」

羽蝶好像知道內情,有甚麼事是她會知道,但我這個朋友不會知道的?


Yume(十一)

 

「差點兒便被將軍了!」

一回到祭壇,我便抓起長條形的抱枕亂摔。

「沒事嗎?」

「那傢伙似乎頗聰明的,竟然想我們兩人同時出現。那場生日會的真面目,是我的測試大會。」

「妳打算怎樣做?」

石像輕聲問我的意見,方法看來只有一個。

「只可以讓一方出席,月薇和夢,二者選一。請問妳認為誰比較適合?」

「月薇。妳選的都是一樣吧。」

「嗯。月薇終有一次,必須帶著娃娃出現,反之,『夢』可以以工作中為由,不必跟娃娃同時出席任何場合,亦不必為娃娃拍攝照片,露出馬腳的機會大為降低。」

「嗯。」

「不過,請妳繼續當『孤癖』的『店主』大人,否則,我想不到好的藉口。」

「沒關係,對他們而言,我跟一個自我封閉的人相似,他們不相信,也無法看到我的存在。」

「他們不相信,又怎會看到?」

「最近,連夢想好像都放棄了……」

「放心好了,人類可是總得靠夢想而生存,再現實的人,亦會有自己的渴求。」

「妳要多點休息。」

「我知道了,但我想多看一會兒。」

那兩人終於相遇,但他們感到那些連繫嗎?

「好的,妳好像有事情想問,對嗎?」

「君源的娃娃,可以交給他了嗎?」

「妳自行選一個合適的時間便可以。」

「好的。」

 

「小子,想不到,竟然讓我遇上那個人。」

才踏進家門,銘心便拉著小子說著話。

「那人雖不是我最想遇見的的人,但仍能遇上。這時否代表我的『尋人』的運氣開始降臨?」

基德似乎不理會她,繼續看銘心自製的,有點簡陋小書。改這種名字,誰會理妳?

「別對我不瞅不睬嘛……我知道,我一直忽視了你,對不起。我的工作真的太忙碌了,今天原本只打算替你買東西的,但一看到工作上合用的題材,不自覺又多花了時間在上面。」

基德的眼角稍為瞄了「失敗的母親」一下。

「娃娃的母親嗎?這個感覺真的不錯……可是,現實中,我卻是失敗的母親,連娃娃也無法照顧……真正的孩子更不用說了……」

「如果我想見的人跟你一樣……就算他討厭我也沒關係,只要像你一樣乖巧、好學,我便滿足了。」

連接上了。

「你認為我一定可以跟他見面嗎?對呢,你是來自那娃店的,你會如何實現我這個夢想?」

她不知道自己已和對方遇上。

請再耐心等一等,妳很快便會明白,一切已安排好了。

「我真的笨耶,為甚麼不斷的跟你聊天了?對了,我買了很多書給你……」

《唐詩三百首》、《宋詞》、《福爾摩斯全集》,還有甚麼羅蘋、克莉絲蒂等,共十數本的「書」,一口氣倒在他的身旁。

基德好像會被埋掉……她是笨蛋嗎?

我透過光球看到那堆偵探小說,開始後悔讓她看到那堆書……那小傢伙的性格,多少跟那個「偵探迷」一樣,我可不想他變得更沉迷。

我已經被他搞得頭暈轉向,再繼續下去,隨時被他找出破綻。

還是儘快把那娃娃交給他,讓他自行在娃娃中找線索也好,被娃娃帶領他追尋夢想也罷,總之,別再找我麻煩便是。

總覺得,我終有一天會被他連累……

 

「抱歉,君源先生,上星期你提到邀請我出席生日會的事,請恕我無法答應。」

「耶,難得月薇那天有空的說,還以為可以看到雙子一起出現。」

看來,光子比他更希望我「們」能同時出現。

「娃店那個時間不是已經關門了嗎?」

「對不起,『店主』交待那天要替她準備一些資料,而且還要把材料的樣品給整理好,那天關店後,我可是會更忙碌。」

「為甚麼有這樣勞役人的『店主』?」

不好意思啊,『店主』大人,請妳當一次壞蛋好了。

「她只是想快點把新的作品完成而已,妳可別誤會她。她可一個很溫柔的人來的。」

「說起來,上次銘心小姐提到希望訪問他,他有甚麼意見?」

「我也想見他一面,我猜他大概是帥哥吧。」

「她沒空……咦!等等!剛才光子妳說甚麼?」

「我說他會是帥哥……」

光子被我嚇倒了,這也難怪,我剛才的怪叫都挺嚇人。

「等一等……我想……你們好像搞錯了一件事……」

「甚麼事?」

店主不一定是男人吧……

「這店的『店主』是一個母親級的女性……絕不可能是帥哥。她很怕生,只喜歡做手工藝……所以才讓我一個人看店……」

「啊……我還以為會有帥哥看……」

「帥哥總會有,但不是我家的『店主』。」

想不到,大家一直誤會了,不錯,部分娃店的店主是男性,但她可是「母親」,當然是女的了。

「其實,既然銘心說會為娃店作採訪,為甚麼要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如果『店主』不善交際,妳也可以代表娃店接受訪問。」

「『店主』不喜歡娃店曝光太多,更不喜歡給人一種囂張的感覺。」

為了讓打算一再追問的君源死心,我只好把責任繼續往她的身上推。

「她好像太固執了,雖然,人偶是一種藝術品,但作為店家,可是要納租、支付工資、材料和水電費……運作的成本頗高,如果要生存,便得跟外界打交道,除非『店主』錢多至花不完,或者有特別的資金來源……」

你這下子可是懷疑我們從事不法活動嘛,被你看見「祭壇」,可是我的失誤。

「店裡的東西這樣受歡迎,要維持下去不難。『店主』反而擔心客人一下子變得太多,無法一一照顧,令小店聲譽受損,所以寧可保持現時的銷量。」

「很有性格的店主,我很欣賞這種人。」

多得羽蝶的讚美,讓君源完全無法反駁。

「既然『店主』這樣堅持,我勉強也沒意思……」

君源拍拍手後便打算離開。

以你現時的智慧,暫時無法拆穿這兒的秘密,只要你繼續擔心會驚動我們,便難以找到真相。

「對了,我的人偶何時會讓我接回家?」

「再過一陣子便可以了。」

多等幾天吧!


君源(十二)

 

只有一個出席……

幸好,出席的是月薇。

不,即使是任何一人,我都有辦法去證實我的想法。

縱然這個方法有其缺憾,但總比無從入手的好。

我希望那天快點到來。

 

「月薇,真的不一起走嗎?」

光子小狗般的可愛視線,似乎無法打動頑固的月薇。

「不行,家裡說,要到君源家的話,得先準時回去幫忙才行。」

「那……不妨礙妳了……」

一個簡單的理由便唬的光子立刻後退,這招很聰明,但只對她有效。

「不要緊,我晚點兒打電話給妳,我怕妳迷路。」

「不是想監督我……有沒有帶娃娃吧……不要緊,七時十分我們在商場正門等,我得走了,晚點兒見!」

飛似的逃掉,等著瞧吧。

我的想法怎麼像個壞蛋似的?

由它吧!事情解決便可。

這句好像亦不是主角會說的……

不管了,實行下一步計劃。

 

「夢小姐午安。」

我故意比平日遲,要接近關店時才出現,一方面方便我先帶光子等人到我家,另一方面希望藉此減低她的警覺性。

「歡迎光臨!」

「妳真的去不了嗎?」

「抱歉,真的沒空,日後有機會的話,我或會到府上拜訪。」

「話說回來,我有位同學亦像妳一樣忙,但她也會去,這次妳無法出席真可惜。」

「是否指上次提到,跟我像雙子般的那個?不過,她不可能跟我一樣是銀髮碧眼吧。」

竟然順利通過第一關,雖然我曾經見過月薇在這兒光顧,但我從沒跟她確認我們一直指的人是她。

「不一定相同髮色才是雙子,樣子、氣質相似便是。對妳們女生來說,只要稍作打扮,予人的感覺亦可有所不同。」

「化妝真的有這種作用嗎?」

她的反應實在太平淡,但有點做作,現今若是還有人會完全不了解化妝、打扮的作用,那人不是「世外高人」,便是裝傻。

裝傻有一個原因:她正在使用這方法,但不想別人知道。

「妳真的不知道嗎?女生不是愛談這個嗎?何況,人偶若沒有化妝打扮,那顆頭只是跟水煮蛋一樣。」

「娃娃的個性需要『主人』賦予,而人類內在的氣質,主要靠言行舉止之間去散發,即使花大量心思在化妝上,自己的性格亦會出賣真實的一面。難道你真的以為,改了個裝扮,便可徹底變成其他人?除非瞞騙不熟悉的人,或電影中的喬裝高手。」

被她擊中要害,幸好我還有其他方法……

「啊!」

「甚麼事?」

即使有要事也不用尖叫的。

「抱歉,差點兒忘了……『店主』交待過的……」

看著她突然翻箱倒篋的找東西,我有點不解,如此重視人偶的店家,不會把人偶到處亂放。

「找到了,『店主』昨天才正式交給我的……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作品,但搬到這兒後卻沒有拿過來……」

「這個,難道……」

我大概被「將軍」了,缺點被看到。

「生日快樂!不過『孩子』還是得付錢買,請問沒有興趣接『孩子』回家?」

好像認定我會買般,面上流露著志在必得的笑容,甚至連外出專用袋也準備好了。

很討厭這種感覺,但更討厭我錯過時機的感覺。

「我會接,請問多少錢?」

「不看一看嗎?」

「既然妳一直強調是『屬於我』的,相信妳又何妨?如果我不滿意,反倒是妳要擔心娃店的名聲會一落千丈。因此,該擔心的反而是妳。」

「那麼,謝謝惠顧。祝夢想成真!」

現在,我也接了這家的人偶了,我便看看妳內裡有甚麼秘密。

「另外,小店的營業時間已到,如果想買其他娃品的,還請明天再光臨。」

「好的。」

我一面拿著東西出門,一面撥電話……

「月薇,妳是否在附近……我可以過來……」

「君源先生,請問是否忘了東西?」

怎麼會這樣的?夢在氣定神閒的收拾店面……

「君源……我聽不到……我一會兒再打電話給你……」

月薇在接聽時,夢正在工作。

那不就表示我的推斷都錯了嗎?

「沒……我只是想起點事……還是明天再說……」

 

下一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