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娃屋

赤僕篇

 

Yume()

 

看到「祭壇」其中一點光芒變得明亮,實在是值得高興的事,其餘的「祭壇」,似乎也在努力當中。

「這次,不如偷看她吧……」

 

把他帶回家已經好幾天了,但是,還拿不到主意替他改一個好名字。

就像跟他的事情一樣……

「我總把事情顧慮太多,再這樣下去,他會否只我作同學而已?」

高大帥氣的外表、性格開朗、運動天份高,可都是受女生歡迎的因子。

聽說,當初除了運動天份外,他還以設計天份而入學的……

父親是裁判官,家族中人也大多從事醫生、律師等工作,剩下的,好像是政治家、學者,即使在學園中也難得一見的家學淵源一族。

這種出身、外表,似乎連現時的漫畫也不常見,受到歡迎當然是很自然的事。

「若我能像光子般主動,或他也會注意我多一點。」

雖然明知道光子只是當他是一個普通朋友,但自己始終會很羨慕。

「千小姐得像千小姐,只是,這樣下去,他會明白嗎?」

女性要含蓄、內斂,在人前只能靜靜站在一旁微笑,這種真的是教養的表現嗎?

若非光子經常把自己拉着走,不可能跟他有任何相處的機會。

「我只希望他可以明白我的心意。」

不可以隨便跟家人說話,惟有在房間裡跟「他」聊天。

「究竟,你想要一個怎樣的名字啊?」

突然,書架上的一個漫畫掉了下來……

「赤僕……這個好像不錯……」

這是把漫畫名稱省略後的答案,看到「他」,自然會想起故事的小男孩,看來,名字是跟漫畫相若的設定,似乎亦很適合。

 

「看來,有了一個好名字呢。」

沉靜並非她最想要的特徵,只是,從小沒有機會學習表現自己,長大後只能在一旁乾着急。

「赤僕,既然你是可愛的男孩子,得要好好的跟她玩啊!」


君源()

 

自從上次在娃店碰上老師後,好像沒有再在校外看到她。聽說她的男友一再跟她求婚也被拒絕了。

君源,今天放學後有空嗎?」

「對不起,我答應了跟光子,不,光美他們一起……」

「那,沒事了。」

老師怎麼了?突然問我這種事的?

算了,既然她也說沒事,還想甚麼?

 

「君源,我們去娃店好嗎?」

每天放學後都是逛娃店……這個光子……

「還是想看那娃娃嗎?」

「被羽蝶猜對了……」

光子吐吐舌頭樣子可是很可愛,但,每天也去,其實會否太頻密了?

「嗯,好的。今天我想買東西。」

第一次看羽蝶這樣子回應的,不過,既然她自己買了人偶,去買娃品也很正常。

「好喲!一起去吧!」

看來,我跟那個尚一也逃不掉。

 

「歡迎光臨!」

果然被拉過去了,這次先吃了東西才過來,否則我怕到時候會餓死。

「那個娃娃……還在嗎?」

「當然還在了,一旦認定妳是命中之人,她可是只會跟隨着妳。」

又來這句,女生看來頗易被騙的。

「我會努力儲錢的!」

「她會一定等妳的。對了,羽蝶小姐,妳的『孩子』有了名字沒有?」

「對呢,妳買了娃娃後,好像一直也沒聽妳提起。」

「赤僕。」

「很帥的名字。」

「是跟動漫有關嗎?」

光子和夢,對名字的理解好像有分別,但想不到,想到動漫名字的會是夢。

「對,我很喜歡那套漫畫,所以用了相似的名字。」

「要替他買點衣服、鞋子換穿嗎?」

「這是我今天拜訪的目的。」

「請到這兒來。」

雖說那人偶是淘氣型,但她大概會買優雅的洋服給他,我可是無法想像她手抱着壞小孩的畫面。

「很多……」

不愧是富家千金,出手果然特別大方,一口氣買了十數套衣服、四五雙鞋子。

不過,我所猜測的只有不到一半正確。近二十套衣服中,只有兩套是優雅的洋服,另一套風格稍為相似的是校服,其他的便是運動服、休閒裝、睡衣,甚至是龐克風的衣服,皮鞋只有一對,其餘是運動鞋和靴子。

小姐的品味真難理解。

「好的,我先替妳包起來,請問還要甚麼?」

然後是「家具部」,一口氣的買了數套家具,甚至連運動場場景也送到收銀處。

這個真的是羽蝶嗎?她不是連買午飯也要考慮的嗎?

「謝謝惠顧。」

貨品變成了一個大紙箱,雖然是12分的配件,但大量的話,再迷你的東西也變得很有份量。

「喂,男士們,你們不是要稍微有紳士風度的嗎?」

在我們準備離開時,後面的光子叉著腰喊著。

「我要回去了……明天有測驗。」

「尚一,那你呢?」

「知道了……」

那傢伙完全屈服在光子的氣勢下,活該。

「歡迎光臨!」

「咦?老師!」

「怎麼大家也在?」

「羽蝶剛買了東西,我們準備回家溫習的了……」

尚一直想鑽到老師的身後逃走。

「這句話由尚一口中說出,可是毫無說服力。快替羽蝶把東西拿回去!」

光子理所當然的一手把尚一扯回,再附贈一腳。

「別用暴力……」

「放心好了老師,他的話可是不要緊的。」

然後再補一腳,我得趕快溜了。

「君源……快點來幫忙……」

會幫忙才奇怪。

無視阿一絕望的呼喚,我飛快的逃離現場。

「君源啊……」

笨蛋!誰叫你喜歡躲懶,不受點教訓,是不會知道當乖學生的好處。

老實說,其實我也想去她的家看看的,能夠一口氣買這樣多的娃品,除了是有錢外,還要有放置的空間。

這點,對我這種已有多個人偶的人來說,更有深刻的體會。

對一個初接觸人偶的人來說,如何去安排一個合適的地方,可是一個重要的學問。


Yume()

 

「赤僕,看來你是幸運的孩子呢,遇上了願為付出的主人。」

從店內的祭壇看到他的小房間,我多少有點欣慰,在一個充滿壓抑的家庭下,仍不失溫柔的心。

房間內有一座三層的娃娃屋,裡面細心的配上了娃娃屋專用的壁紙,新買的家具則分別依睡房、客廳、書房等收納好。

因強光會影響娃體,所以娃娃屋還採用可以像櫃子般打開的設計。

「赤僕,這是你的房間,喜歡嗎?」

一面整理家具,一面把新買的娃衣收進專用櫃中,羽蝶第一次嘗到擁有自己可以控制的物件的意義。

「替你買了很多衣服,一會兒要試穿啊!」

她淘氣地把高雅的洋服的衣襬,其中一面沒束進褲子裡,還要把領子的鈕扣解開,微微露出鎖骨,吊帶則隨性的往兩旁滑下來……

換上睡衣後,把鈕扣胡亂扣上,還要把羊毛製的假髮弄亂,裝出一面剛睡醒的樣子……

羽蝶不斷的拍攝每個造型,在不同的房間裡,讓赤僕擺着逗人喜愛的姿勢。

「還是小孩子好呢,只要喜歡,甚麼事情也可以隨性的去做……」

「怎麼了,難道你想說我也可以嗎?」

呵,連接上了。

決定名字後,「孩子」便會變成「真實的存在」,一旦連接上,影響力更會加乘。

羽蝶變得開朗地笑著說著。

 

「看來赤僕的工作很成功呢……因為他是『娃娃』,在人類眼中,是女性更能展現魅力的『玩物』……所以再保守的父親、女僕等也沒有阻止,甚至為她準備更多……」

整幢式的娃娃屋、專用的壁紙,全部在赤僕到家後的一星期內送到。

長輩們還趁着她上學時,特意「探望」他,以為沒有人會聽見般,不斷的讚賞道:

「終於去學玩洋娃娃,而不只是在房間發呆……這樣才像一個女孩子……」

「小姐終於去學照顧娃娃,日後一定會能照顧丈夫和孩子……」

雖然他們說的不完全是事實,但娃娃的「力量」,比「玩具」可是更多。

用另一個身份見面時,不知她的性格會否已改變?

 

「早安。」

「早安,月薇同學。」

可能是第一次跟我談話,所以她愣了愣才懂得回應。

「那本是……」

「那是我剛拍的照片集,如果不介意的,請指教。」

聽赤僕說,那是她第一次拿照相機,但質素已算是中上之作,看來是一個聰明的女孩。

照片中的赤僕穿上不同的衣服,還嘗試以不同方式配搭,似乎還在摸索自己想要的特質。

「很可愛的娃娃,請問有沒有名字?」

「謝謝讚美,他的名字是『赤僕』。」

「名字很特別,有沒有特別的意思?」

「那是……」

「咦?羽蝶正和月薇聊天呢!」

會突然一個飛撲到羽蝶身旁的,就只有光美。

「早安,光美。」

「早安,叫我光子便是了,大家也是這樣的。」

看到我手上的照片簿,光子雙眼立刻閃出亮光。

「我要看!」

「月薇正在看……」

羽蝶正想阻止要搶東西的光子前,我已把照片簿遞上:

「不要緊,我剛看完了,謝謝。」

「真的很可愛……很想要……」

她一定是想起那個孩子吧。

「妳會有機會擁有她的。」

看來,有人開始會去想一點主意了,想不到,赤僕的工作效率這樣高。

「各位同學,要上課了。」

老師來了,我又要繼續當我的好學生了。以兩個身份分別見面多次,她一直沒有發現,嘻,幸好我的能力再差,都有丁點兒力量……

繼續觀望下去吧!

 

「月薇,請問,放學後可以一起走嗎?」

這次對我提出邀約的,竟然是羽蝶,所以連一旁的君源、光子等人也嚇了一跳。

「對不起,老實說,我得趕回去幫忙家裡的工作,所以不能一起走。」

「讓妳為難,實在抱歉。」

應對溫文有禮,用字、舉止優雅,果真是富家千金有的特質。

只是,這種特質,若套於希望自然應對的她身上,便變成一種負擔。

我還是趕回去,以便隨時可以照顧這客人吧!

「我得走了,再見!」

「明天見!」

 

離開校門,走到商場的轉角處,這是店子旁的後門。平日甚少人在那兒出現的,正好作我的特別通道……

正面出入,始終有機會被人發現,穿過牆壁的話,別人自然看不到這個我在店裡出現。

若是家族中其他人,隔空移動便可回去,而我卻只能穿過不太厚的牆……家族中力量最弱的一個大概是我吧。

每次我也會從「祭壇」的位置進入,這樣可以省一點能量,也方便換裝。

閉上眼,把手從眼珠的位置開始往外掃,眼珠、髮絲也會變為原來的銀髮碧眼;身上的衣服,當然得動手去換。

把只從裡面上鎖的鎖打開,換上「營業中」的牌子,開始我另一項的工作。

「歡迎光臨!」

這一刻,我已由月薇變為夢,成為擁有圓夢力量的小店員。

「怎麼又來這兒了?」

被拉進門的君源有點厭煩。

「我們來看東西也不行嗎?」

嗯,光子又是一腳踹的,看來那「孩子」日後得慢慢教導這位小姐了。

「你不也是不會買……」

亂說話的尚一硬啃了一拳。嗯,希望「那孩子」不會改變光子太多,我可是挺喜歡看這一幕的。

「我想請教一下保養的問題……」

看到她可以不再被他人所影響,道出自己的目的,比最初的自我設限有進步。

我把資料交給她,簡單解釋後便立即明白,孺子可教。

這次她順道買了一些簡約的帽子,看來,她已決定赤僕的形象。

不,是決定了自己想要的內在……

「君源,你怎麼總往外面看?」

「進門前……我好像看到月薇在附近。」

甚麼?他看見我?

「這兒店舖這樣多,可能到了別間罷了。」

「買了東西總得離開,但一直看不到。若然是工作,這兒的店面大都使用玻璃櫥窗,一定會看到她。」

.「只有幾個可能性:一,買東西沒這樣快;二,她已走了但你沒看見;三,是你看錯。」

一旁被迫作伴的尚一,終於開口道。

「我不可能認錯人的,她曾說過趕着幫忙家裡做事,若她的家人在這附近開店,至少會看到她的出入,否則,放學後在這兒閒逛,剛才的話便是謊話。」

我開始有點討厭這種喜歡玩偵探遊戲的傢伙,若非她等了這傢伙十年,我真的不想讓她醒來。

「或者她只是路過,也可能是在店舖的倉庫幫忙之類的……」光子以差點兒被氣死的語氣替我辯護。

「怎麼這樣子著緊?難道你看上她了嗎?」

「不可能,反而是因為月薇的成績比他好,要找她報復才有可能。」

「別胡說!」

嘻,即使他們再聰明,再觀察入微,也不會想到我正在他們的眼前。

「歡迎光臨!」

「說起來,最近客人多了很多……」

「我們還是別打擾了,不如到那邊的咖啡店再稍坐一會才回去,你們意下如何?」

這位淑女,對朋友的用字也過份禮貌了,看來得被小傢伙好好教導一下才行。

不過,既然他們離開了,先做生意吧。

「您好,這兒是『夢想娃屋』,只要是您內心深處真正的願望,小店便一定為您成就!」

「考試一百分也可以?」

「只要是您想要的,一定可夢想成真。不過,只可由娃娃為自己選主人,讓他們為您實現願望。」

「真的嗎?很好玩呢!我要一隻。」

「明白,祝夢想成真。」

她的願望,大概是更多吧……

只要踏進這小店舖,娃娃們便可以為您實現願望。


君源()

 

「君源,有事想問你意見•」

我才剛進課室,便立刻被羽蝶「請」到一旁,我沒看錯吧,乖巧的千小姐,竟然對男性使用「拖」字訣,硬拉到靠窗的角落。

「下星期是光子同學的生日,我有一個建議……」

「這個主意不錯,算我一份。」

「謝謝。」

拉着我不是最稀奇,想不到她咬一咬唇後,竟然把那個嚇呆了的尚一也「請」到一旁,看來,說的是跟我一樣的那番話吧。

她平日不是連說話也不敢的嗎?怎麼突然這麼主見的?

等一下,最近,她好像改變了不少……

這時候,書桌上的照片簿引起我的注意。

自從第一次把赤僕的照片帶回學校受到好評後,她差不多每星期也會拍數十張照片和大家分享。

這次的背景大概是家裡的小花園,剪得整齊的草地,中式的小水池,另外還有泳池旁的泳裝照。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他的樣子好像更狂妄自大了。記得第一次看到他時,只是稍微淘氣,現在,一面受寵的壞小孩所特有的「神情」。

羽蝶太寵他了。

還是,這才是她的真性情?人們不是常說「物似主人形」嗎?

看來,我得對她改觀。

 

「想不到,羽蝶會變得這樣主動。」

放學後,羽蝶以有事為理由,拒絕了光子去吃下午茶的邀請,光子只好自行回家。

我和尚一在確定兩位女生離開後,便到附近的快餐店裡邊吃東西邊聊,所以,剛才說話的,是那個阿一沒錯。

「嗯,她好像改變很多。」

「像是那個娃娃改變她的……」

「這點我不確定,但我相信人偶會反映一個人真實一面。」

「如果是這樣的,她不就是極反叛的女生?」

「我不知道……」

我有的沒的回答著,視線一直停留在外面沒離開過。

「喂!」

啪!

「甚麼?」

怎麼突然在我面前拍掌?

「我才要問你甚麼事了,從坐下來開始,你便只顧看着外面,快連我說甚麼也聽不到了。」

「沒……」

「沒甚麼?」

「我剛才看到月薇走到那逃生門裡去。」

「不可能,那個又不是甚麼常用的商場通道。」

「可是我沒見過她離開。」

「或者她由別的層數離開了。」

直覺上,我覺得她沒有由別的地方「離開」,而是仍在「附近」,在娃店旁這一點,可是讓我很在意。

「反正都吃完了,到店裡看看好了。」

「喂,等等我!」

 

「歡迎光臨!」

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越來越覺得兩個「Yume」相似得有如同一人。

「為甚麼一直瞧着我看?」

「對不起,我覺得妳跟我的一位同學很相似。」

「不可能有人跟我一樣的銀髮碧眼吧。」

「只是相似而已……」

再怎樣懷疑,也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只是,我剛才這樣說時,她的目光變得有點兒奇怪……

不是一般人會出現的好奇,而是退縮。

只是短短的一秒,然後立刻變回平日「營業中」的表情。

沒有大部分人所有的「啊?真的嗎?」,而是想儘快澄清。

我想,這次大概打草驚蛇了。

為甚麼我會有這種想法?

 

「有屬於你的娃娃呢……」

「男孩子才不要娃娃!」

 

又夢到那時候了,自從看到兩個Yume後,差不多每天也會夢到她。

說起來,她們「兩人」的樣子真的很相像。

當時的小女孩,好像跟我差不多年紀。

要是現在的話,她大概會長得跟夢一樣吧。

只可惜,屬於我的人偶還未買到……

我這次一定要得到的。


Yume()

 

「終於踏出了第一步了。」

即使不使用「力量」,在學校裡也可以看到她的改變。

不但學懂了主動找別人傾談,而且還第一次提出意見。

這可是現代女生要有的條件,尤其在她的家庭……

 

「小姐最近好像常為娃娃的事到處跑,妳們怎樣看小姐的?」

「對不起,老爺。小姐大多只是在家裡拍照,希望老爺可以通融。」

作為千小姐,自然有貼身女僕,對她們而言,最重要的工作,是讓「小姐」長期留在家中,約束她的行動。

「小姐最近拍的照片越益粗俗,還老是跟低下層的朋友在一起。」

「爸,請勿對我的同伴有所誤解。」

「為父的正說話,妳沒權力插嘴!還有,誰讓妳叫爸的?」

「是的,父親大人。」

「妳看看妳把娃娃怎樣了?堂堂一位男子,竟然打扮得如此粗野,完全敗壞家風!」

兩道銳利的視線直射文家老爺。

 

「哦,生氣了呢……」

正在店內「偷窺」的我,很自然的笑了起來。

女兒反抗父親的壓制固然是意料中事,但想不到,赤僕瞪得更兇。

哎呀,看來赤僕真的給寵壞了呢!我可是說過,不要管人類們的想法耶。

不過,赤僕的回應得到效果,羽蝶的氣勢比剛才更強。

 

「父親大人,娃娃雖是玩物,但也請尊重賦予他形象的人。難道古董、名畫,也可任由他人改變形象嗎?」

「膽子壯了,竟給我頂嘴。好,大家出去!今天把小姐反鎖在房間中,別給她吃喝,讓她好好的反省。」

「究竟是誰是要反省?對待女兒也用這種手段,難怪總被媒體嘲諷。」

 

「呵……還敢還擊,平日這樣子懦弱,想不到骨子裡比誰還強。」

這次的偷看,似乎帶來很大的樂趣。

相對告白,這點對她而言可是更重要。

 

剛想踏出房間的老爺,因她的話而停步。

「哪一間媒體這樣子大膽?我去找律師。」

「那一間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跟媒體的關係一直很壞。又不見他們會找其他人去取笑?你這種處事手法,已是不合時宜,被媒體再加以渲染後,更讓生意伙伴中止合作、流失客戶……」

「女人和小孩別多事。」

「現在連外國女王也要孫子的女朋友成為事業型女性後才接納她入門。連最守舊的皇室都改變了,更何況這個社會?」

「好,就讓妳說說看。」

第一次聽到獨生女有自己的見解,文老爺便回到房間內,隨手拉來了椅子就坐上去。

「這是資料……」

不再乖巧的女兒,從書架頂端拉出一個文件夾,裡面全是不同的媒體報導,內容大都是戲稱文家是木偶家庭,當家的嚴厲,夫人和女兒連配襯品也不如,更對家族的一切生意一無所知……

「簡直是沒長腦袋……」

看到這類批評被女兒收集起來,然後後面的頁數則是富豪後代的女性們,如何為家族打天下的資料。

「收集了這樣多……難得妳有大志,可是,若要得到我的認同可不容易。」

他隨口問了不少跟公司產品、客源等方面的問題,本想把她難住,使她不會在再這問題上打轉,誰知她竟能一一回答,並給予了實際的解決方案。

「我了解了。」

老爺再次準備離開,在踏出房門的一刻,向身後吩咐道:

「今天請做小姐最愛吃的法國菜,我很久沒跟她們母女倆吃飯了……還有,很久沒聽到妳叫我爸了,小時候妳不聽話,總是這樣叫我,現在聽起來還挺懷念的。」

「爸……不,父親大人……」

「行了……喜歡的話,以後也叫我爸吧。」

看到輕輕帶上的房門,羽蝶難以置信的跌坐到床上。

「父親……不,爸竟會聽我的說話?」

這時才回頭看看赤僕,感覺他的眼神變得柔和。

「剛才,是你希望我說的嗎?」

看到他似是變了笑臉,羽蝶不禁噗的笑了出來。

「我竟然問你意見呢……不過,謝謝你。既然爸也會聽我說,他,或也可以……」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可是她的事……」

看了看身旁的手挽袋,很自然的半開玩笑的跟赤僕說:

「現在不能偷看,她一定會跟你成為好朋友的。」

 

「事情的進展比我想像中還要快……」

「祭壇」的光芒變得亮麗,而且異常耀眼。

「她的光芒比我所想的還強大和美麗。」

「只是……灰暗的光芒還是太多……」

「店主……妳還在擔心嗎?」

聽到「石像」的回答,我並不感到意外。

「放心好了,我會盡力去做的,最近,妳好像恢復一點了。」

「因我感受到比以往多的正面力量。」

「既然人類們,和我這間小小的店舖都在不斷努力,請妳相信我們。」

「我會的,除了相信外,我亦沒有其他選擇。」

「這也是,對妳來說,我們不也是妳的作品嗎?」

我回頭看那個人身蛇尾的石像,微笑的回答。

 

下一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