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娃屋

艾伊〈小愛〉篇

 

Yume()

 

每次也是這樣的,男生是否只愛看表面的東西?算了,反正,我不一定會在這兒逗留太久。

我是Yume,雖然讀音有點兒不同,但跟我平日用的名字│月薇,倒是很接近的。

甚麼?為甚麼要特地說是平日用的名字?

嗯,因為我還有一個的名字……

「這家店好像是剛開張呢……」

「歡迎光臨。」

「這家店何時開張的?以前好像沒看到……」

「小店今天才開張的。」

推門進來的,是我的級老師│老師,不過,她不可能把我認出來的。

「呃……妳……啊,抱歉!」

一臉吃驚的她為她的無禮的舉動道歉。

「抱歉嚇著客人了,我是這兒店員,因為體質的關係,所以天生便長成銀髮碧眼。」

「是我說對不起才對,這兒,只賣娃娃嗎?」

「除了娃娃外,便只有娃娃的配件了。『店主』希望每個人,也可藉娃娃找到自己的夢想。」

「難道像祈福娃娃一樣嗎?那只適合年輕人,我的學生還好,我太老了。」

「小姐原來是老師,其實,妳很年輕呢。或者請看看這娃娃,她跟妳特別有緣。」

那是一個少女模樣的娃娃,身高約二十七厘米,有著淡藍色的瞳孔和黑色的鬈髮,加上可愛的粉紅色裙子,完全有年輕的少女味道。

「只是小孩子才會坃……」

只要定睛一看,便一定會着迷。

因為,這可是「屬於」她的。

「很漂亮……有種很溫柔的感覺……」

「既然喜歡,何不『領養』她?」

「只是,價錢有點……」

「在這兒,每一位娃娃只會有一位,只專屬於他們的唯一。」

看到她還有點猶豫,只好再加一句:

「她可以讓妳戀情更順利。」

我故意的在她的耳邊悄悄的說出這個讓茌以相信的事實。

「這……」

「這個才是妳真正的夢想吧。」

「為甚麼,妳會知道?」

她的雙眼嚇得眼珠像是要掉出來。

當然了,只要客人踏進這家店舖,我便可以感知他們的願望。

這就是「夢想娃屋」。

「只要是真正的夢想,小店便會為您成就。」

趁著她仍在發呆,我把娃娃放到她的手上,並輕聲誘惑著她。

「請給我包起來。」

還未回過神來的她,口中吐出意料中的話。

「祝夢想成真。」

 

「對了,那個……有沒有得注意的地方?」

付款後,老師才回個神來,不得不詢問「養育」方法。

「用情感去滋養、愛護,她便會為妳實現夢想。請儘量把她留在身邊,讓她和妳更親近。」

「明白了,謝謝妳。」

「不必客氣,如果有任何問題,歡迎再來。」

「好的,再見。」

「再見,祝夢想成真。」

她一定會再來的。

 

夜色漸沉,被領養的娃娃坐在窗框旁。

「哦?原來有說明書……店家方面也真的很細心。」

打開細小的,像一張賀卡般的卡片,內裡的小字條便掉了出來。

 

「請給這孩子一個名字。」

 

「要給娃娃名字嗎?這太奇怪了……不過,這總比只叫她做『娃娃』好一點。既然寵物也有名字,也給她改一個吧。」

卡片上,有「名字欄」、「興趣」等欄位。

「名字……既然那女孩說可以讓我的感情運變好……怎麼了,我竟然會相信這種事!看來我真的老了……名字,就叫『艾伊』〈Ai〉,暱稱是『小愛』!」

「興趣……靜靜的看書、和白馬王子快樂的生活……」

「真難為情,為甚麼一看到小愛,便只會想到這些東西?」

「不管了,我去洗澡睡覺了,晚安了小愛!」
君源()

每一個人好像仍為了早幾天轉校來的月薇興奮着,每到休息時間,課室外便擠滿看熱鬧的人。

值得為一個新同學這樣做嗎?

況且,這個女生,在休息時間總是消失了,讓好奇的同學們在門外乾等。

整整一個星期了,這情況也沒變過。

太煩人了,我還是到圖書館去看書好了。

 

「咦?」

怎麼她會在這兒的?

雖然說,任何學生也可以到圖書館,但她只是站在窗戶旁,並不像是看書。

而她那充滿深意的眼神,更是落在老師的身上。

一個學生,為甚麼會這樣子瞧着老師看?

她該不會對老師有意吧?

不可能……她們兩人都是女的……

我在想甚麼?

「老師……」

「月薇同學……」

腦海中竟然閃過一些差點兒便限制級的內容,幸好及時制止住。

唉,最近總是怪怪的,放學後還是逛逛,給家裡的「那些東西」添點裝飾吧。

 

「哇!終於放學了!去約新同學喲!」

「光子,妳這樣會打擾別人。」

「人家很想跟新同學學聊天嘛,羽蝶妳就別這樣沉靜耶。難道妳不想認識一下新同學嗎?」

「抱歉,我有點事,得立刻回去。」

月薇頭也不回,丟下光子便離開課室。

「怎麼每次都拒絕人家?」

「或是她家裡有事情要幫忙吧。」

「為甚麼又拒絕……」

不服氣的,當然還有那個姓尚名一的小子。

老實說,我也實在想不透,為何她每天都是這樣匆忙。

起初的幾天,或如老師所說,因為才剛搬到這地區,所以家裡的事較忙。

不過,現在已過了一個星期,還是這樣的話,也實在讓人起疑。

說起來,老師最近也是這樣……

時間,好像跟她轉校過來的那幾天相若……

不會這樣巧合吧?

 

「君源,我們打算到咖啡店喝點東西,一起來吧!」

「抱歉,我想找點資料,今天沒空。」

「不要緊,那改天吧!」

只要待他們離開,我大概可以到附近逛逛。說起來,最近聽說老師常常到附近的一個商場逛,而有人也看過月薇在那兒出現……

兩者似乎有甚麼關連……

 

到了商場一看,果然,她就在那兒……

「哇!」

「抱歉!」

可惡!正當我想追上去的時候,竟跟其他人撞至摔倒在地!

「先生,請問有沒有受傷?」

撞倒我的那個人,替我撿起了眼鏡,幸好沒弄破,否則便麻煩大了。

幸好,撞倒我的是保安員,若是其他人,我鐵定被罵得很慘。

可是,不幸地,我也因此跟丟了。

對了,其實我緊張個甚麼?還是像原來計劃般,逛一逛,順道找點資料後便回家吧。

反正,對我來說,只有學業成績才是我的惟一。

我是一個孤兒,雖然,收養我的父母很溫柔……但,始終,不是真正的父母。

可惜,多想無用,既然已經放棄了我,即使想見面,也不可能找到。

走吧……

 

「歡迎光臨!」

「這家人偶店,何時開的?」

「小店剛開張了一個星期。」

「原來如此……呃?」

剛才進門時,還未看清這店員,所以不以為意。想不到,竟然跟夢中的那個小女孩很相似……

雪白得像閃耀著銀光之長髮,還有如綠寶石般碧綠色之眼珠……

「歡迎光臨,我是否嚇着你了?」

「沒……」

「不必擔心,我早習慣了。對你們來說,天生便是銀髮碧眼也太古怪吧。」

「才不會!是我該道歉才是。」

我只是想起小時候那個小女孩而已,不過,剛才那舉動確實太無禮。

現在仔細看,她這身打扮很適合她,銀白色的及腰長髮,碧綠色的眼珠,加上一身雪白的女僕服,在這家古典味濃厚的娃店中,配合得恰到好處。

「客人有養娃的習慣吧。」

「嗯,不過,這兒大多數的客人應是同道中人吧。」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來這兒的朋友大多是新手。對呢,你一般叫他們做『人偶』吧。」

那女孩究竟是誰,為甚麼好像猜到我的想法?不可能不可能,她只是猜中而已。

「請問客人在找甚麼東西?」

「我隨意看一下便是,說起來,這兒的人偶好像從沒見過,請問是甚麼品牌的?」

「這兒的都是店主的私人作品。」

「一點也不像一般的自製品,手工實在太精巧了。若是拿到聚會中,一定沒有人會相信,我接一位看看吧。」

「客人不如先買娃品吧,雖然有屬於客人的孩子在這兒等候着,但那孩子還未準備好。」

「甚麼屬於我的孩子了?我是客人,不是該由我挑選人偶的嗎?」

「這兒是『夢想娃屋』,每一個踏進這個大門的客人,也是被娃娃邀請而來,以為他們實現夢想,所以客人能否接到,得看他們的意願。」

不是客人的意願嗎?沒人付錢的話,妳會賣嗎?

「只要孩子願意,小店自然會給予最合理的交換條件。」

可能是我的表情讓她意會到想法,所以給了我這個答案。

「可是,他們也不一定會買。」

「只要孩子專屬的人,他們自然無法拒絕……不如這樣吧,客人今天先看娃品,日後我才為你介紹適合你的孩子。」

「還是別客人前客人後叫我好了,我叫君源,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不錯的名字呢,既然如此,我也自我介紹好了。我是Yume,你可以叫我做『夢』。」

怎麼又是Yume的?那個也真的太巧合了吧,不過,兩個意思可是截然不同;加上,她們兩人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大概不會搞混的。

「那麼,請問君源先生想買哪種娃品?」

「雖然我是客人,也不必先生前先生後的,我只是學生而已。」

「能夠在擁有私立大學的蓋亞學園唸書的人,不是家境富裕,便是因學業、美術、體育等方面出眾,而被邀請入學,所以,大家都以能就讀該學園為榮。既然你是那兒的學生,想必有過人之處。」

「只是大家誇大其辭而已。」

「是嗎?」

話題竟然變成這樣,看來還是把焦點轉回「娃娃」的身上好了。

「若是人偶的衣服,請問放在甚麼地方?」

「抱歉,竟忘了招待客人……請問你要哪一種尺寸、風格的服裝?」

「啊,不必太在意,我想先看看罷了,反正家裡各種比例的人偶也有,我想隨意看看,希望找到適合他們的。」

「請過來這兒。」

在店面的一角,有着一個個細小的衣架,上面掛着各種各樣的人偶衣服。衣服先以人偶的尺寸分類,然後再以風格分類,所以即使再多的衣服,也是放得井井有條。

附帶一提,鞋子則是整齊的放在一旁,還可以讓買家帶「孩子」來試穿。

「我要這些衣服,還有這些鞋子。」

最後,我買了五件衣服、兩對鞋子,。

「謝謝惠顧。」

夢俐落的把鞋子放進細小的鞋盒中,然後把所有貨品小心的放進印上店舖名字的布袋裡。

「謝謝你,歡迎下次再光臨。」

 

真是奇怪的店,怎會有高價的人偶不讓客人買,反而只請人買配件的?

不過,由它吧。能買到手工精緻的衣服和鞋子,也算是一大收獲。

說起來,這兒很像我小時候看過的一家店,不過,不大可能吧,我記得是在外國旅行時看到的。

算吧,下次再去,希望她會讓我買人偶,我可是看上了好幾隻。真的無法相信是出自自家製作,無論外貌、關節的設計,可媲美知名品牌,不,是比它們更精巧。

我一定會再去。


Yume()

 

「抱欺,他短期內也未可以把妳帶回家。」

在確認君源走後,我跟一旁的娃說着話。

「反正,妳已經等了他很多年,請再等一會。」

「在此之前,我們得為另一個『她』配對。只有這樣,妳的工作才會更順利。」

「負責的朋友嗎?我大概知道是哪一位了,只是,只有『她』先出現,『他』才會真正的甦醒。在此之前,我也無法確定,那個『他』,是真正屬於『她』的『他』。」

「機緣,總是會降臨的。」

「現在,我們得先讓這兒打響名堂,惹起『她』的注意才行。」

 

門,再次被推開,清脆的鈴聲在店內響起。

 

「歡迎光臨,小姐,請問妳需要甚麼?」

「妳好!我想替小愛買點衣服。」

「哦?看來已經有名字了,是小愛嗎?」

「名字是艾伊,暱稱是小愛。」

「很可愛的名字呢,相信她一定會受到更多人的喜愛。」

「我也希望是這樣子,所以今天特地來替她買衣服。」

「看妳帶着這樣大的手提袋,難道是把她帶來了?」

「對的。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迷上娃娃的,但改了名字後,便立刻很珍愛她。」

看到小姐把娃娃抱出來時,我不禁微笑起來,看來,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今天以她的感覺來看,把艾伊帶在身旁可是很恰當的決定。

小姐今天好像特別高興,是否有約會?」

「讓妳猜到了,今天我約了男朋友見面,所以才想把小愛帶給他看。」

「既然是約會,不如試試這類衣服。」

可愛的天藍色和白色的洋裝,除了適合艾伊外,也很適合小姐,只是她還未察覺。

「就這一套好了!」

她立刻選了最精緻的一套,其實她的眼光很好,只是,因平日工作的關係,她一直沒有注意到而已。

「謝謝惠顧!要現在立刻換上嗎?」

「好的,只是,是否跟一般的娃娃一樣?我查過一些資料,說他們得很容易有損傷。」

「不會的,只要小心一點便可以。」

「請問可以示範一次嗎?」

「可以的。」

說真的,網絡上的資料雖然顯示出他們對娃娃們的珍惜,但這樣也會使其他人對娃娃卻步。

為了讓她放心,我以最簡單的方法,替艾伊換上了衣服。

「原來真的這樣子容易,跟小時候玩洋娃娃差不多。」

「只要小心一點,別過度拉扯便可以,小愛變得更可愛了。」

我把艾伊原來的衣服摺疊好,找來一個盒子替她放好,再放進手提袋中。

「麻煩妳了,真的不好意思。」

「這是我的份內事。」

「希望他也喜歡這孩子吧。」

「無論如何,最重要是妳能疼愛她。」

「這也是,我得先走了。」

「祝妳今天的約會順利,夢想早日成就。」

「好的。謝謝妳,再見。」

看着她快樂的背影,我多少有點擔心。老實說,她今天的約會鐵定會變成一場激烈的爭吵。

幸好,她把艾伊帶上了。

希望,這次,「我們」可以幫上忙。

 

甚麼?我究竟是誰?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店員而已。

我沒有假裝甚麼,只是為了我的工作而努力着。

就像你們一樣,當學生的,會上課、下課;上班族的,則是上班、下班,我只是為「店主」工作着。

不過,現在還是先看看她的情況。

只要有艾伊在,我便可以立刻知道一切。

 

「我遲到了嗎?」

「沒有,還沒到預定的時間,只是我剛才在附近買東西,所以早到了一點兒。」

老師的男朋友,是從事金融工作的,即使穿上西服,樣子也是很普通。

「對了,既然妳已經到了,不如先去喝點東西,晚點再去電影院吧。」

「好的。」

兩人在一間細小、簡約的餐廳內,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侍應生送上兩杯調製飲品後,便繼續其他工作。

「最近你好像很忙,我們已有兩個多星期沒見面了。」

「現在巿況挺好的,自然會多客人。」

「只是,你每天也加班。」

「現在的客戶不只對本地的股巿有興趣,他們所追求的,是無間斷的買賣,以至無中斷的消息報告等,以求找到更多賺錢機會。」

「既然巿況這樣好,大概可以儲起部分金錢……我媽開始焦急了。」

「現在正是賺錢時機,有資金當然要拿去投資了。」

「不過,早幾年,你說經濟不景,所以不想花無謂的金錢。現在……既然整個巿場環境轉好了,不是可以計劃一下嗎?我倆的年紀,其實也不少了……」

「現在可是賺錢的黃金機會,當然要努力進攻!那些事,日後才想也不會遲。」

「你是男人才可以這樣說,我早已過了三十歲。媽差不多每天都在追問我何時結婚,你叫我怎交待?」

男人完全愛理不理,索性低頭喝茶。

這對身為「女朋友」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侮辱。

我一面看著「連結」所投射出來的影象,一面作出個人感想。

「給我說句話!」

「妳像這些女人,不是怕這便是怕那的,這樣怎做大事?」

「你這樣可是性別歧視!」

「妳才是無理取鬧!一時說我們是男人不必擔心,現在又說我歧視,再說下去也沒意思!」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想法。真想不到,會讓你如此為難。」

「只要我的事業有所發展,妳還怕甚麼?」

「唉,別人的閒言閒語,你以為好受嗎?」

「到妳嫁給一個新一代股神時,那些人還敢說甚麼嗎?」

「我跟你在讀書時已交往,才不稀罕股神甚麼的!本來,今天是想給你看一些東西,看來可省下了。」

「想必是又買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剛才還要我儲錢甚麼的,現在自己就說買了東西想讓我看……」

對方一臉不屑,惹惱了女主角,這次她決定不回嘴,拿起自己的東西便離開。

 

本來,還期待着快樂的一天的,但現在看來,一切無法如願。

「可惡!你以為我真的想跟你結婚嗎?若非我媽,那些無所事事,只懂說是非的親戚們,我才不想結婚!」

忍著淚,氣沖沖的抱著小愛回家,然後便一股勁的發洩。

「小愛,妳說對嗎?女人去懇求一個男人娶她,可是很不要臉的。可是,我更討厭無法在人前抬起頭。」

艾伊坐在桌子上,靜靜的看着不斷把枕頭當作沙包搥打的人。

「可惡……我都已經挑明的說,好歹也回應一下!」

十數分鐘後,她輕嘆一口氣。

「說真的,小愛,妳真的很可愛呢,我很希望可以變成妳這樣。」

這個在人前常表現出溫柔堅定的老師,最後累極倒在沙發上而睡。

 

「看來,情況比想像中還激烈呢。」

在娃店中,夢看著一切。

「連結上了呢!艾伊,請細心的看守她。她可是需要時間才能理解妳的作用。」

剛才那句「希望可以變成妳這樣〈可愛〉。」便是力量連結上的證明。

艾伊的力量已開始運轉。

不過,一旦操之過急,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這是一件好事呢。老師,請妳繼續成長,妳一定會找到真正的願望,並實現它。到時候妳便會了解到,真正幸福的感情,可是始於如何善待自身。」


君源()

 

「君源,我們一起去逛街,好嗎?」

能夠直率邀約的,就只有光子一個。

「可是……」

「別可是了,最近我發現了一間可愛的娃娃屋,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今天沒空。」

我好像從沒跟別人提到我喜歡人偶的,怎麼她好像知道似的?

「吶,不要這樣嘛。上次我和阿一他們到處逛的時候,看到那家娃店,那時候尚一衝口而出的說你一定喜歡。」

可惡!原來是尚一!這可是讓我的秘密暴露人前,看我怎樣修理你!

「跟大家一起去吧!」

「你這個洩露別人隱私的傢伙,還在嘻皮笑臉!」

若這兒不是學校,我真想立刻把這傢伙揍倒。

「對了,月薇,我們一會兒會去逛街,妳也一起來吧。」

能夠在超過一個月拒絕下,仍出邀約的,也是除了光子外,再找不到另一個。

答案當然是否定,跟最初不同的是,尚一已不會失望,因為連他也放棄。

「算吧,我們自己去好了。」

看到我們的反應,光子只好拉着另外的兩個人離開。

終於走了,剛才光子這樣問,看來她會到娃娃店,若是我現在過去,會否被他們發現?

別管了,既然光子只是想帶我過去看,那便不一定會到……

再者,反正他們都知道這事,就算碰上了也沒關係。

咦?等一下,她剛才不是已經離開了的嗎?

看到在我們對話時已離開的月薇,再次回到校門前,多少也會嚇一跳。雖然或是忘了東西,所以要回來拿,但是,她看似是在找人,這推測不會成立。

老師今天也是趕着離開……」

這情況持續了一個月,對一個教務繁多的老師來說,也太奇怪了。

怎麼了?她竟然……

月薇在「確認」老師踏出校門後,便立刻轉身離開。

難道她是因老師離開而才離去?這個雖是直覺,但我肯定她的視線是在跟老師對上後才轉身的。

最初對兩人關係的猜想,再次浮現。

還是去看人偶好了,我不想變成那些只會胡思亂想的怪人。

 

既然決定便走吧!

「咦?」

走進商場後,我好像看到月薇的身影一閃而過。

那個綁着馬尾辮子的身影,轉到娃店所在的方向。

她會去買人偶嗎?

還是跟那店的店員……

心血來潮下,我把兩個Yume的作了個比較,赫然發現,兩人除了髮色、眼珠顏色不同外,其實外貌是出奇地相似。

難道是雙胞胎?

不大可能吧。

若是家人,名字一般來說不會相同。

她們的相似度太高,就像同一個人似的。

可是,她們不是人偶,不是說換個假髮、眼珠便可以變了另一人。縱然現在有不少有色隱形鏡片、假髮,但始終和天然的有差別,只要細心一看便可以看得出來。

更何況,眉毛的顏色不可能騙人。

其實,找尋答案的方法很簡單,立刻過去看一下便是。

如果有兩個人的,那便是我多疑。

即使只看到夢也只代表月薇已走遠。因為換裝、化妝要花不少時間。

除非看到了月薇在整理店面,否則也可以把她們兩個視作不同的個體,而可借機丟棄那沒邏輯的直覺。

「歡迎光臨。原來是君源,今天又來了,請隨便看。」

迎接我的是銀髮碧眼的Yume,至於棕髮啡瞳的,似乎不見蹤影。

「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像在看娃,你想找甚麼?」

「我只是隨便看看而已。」

「其實,你差不多每星期也來三、四次,而且每次也會買東西。雖然在小店而言,當然歡迎這種客人,但這樣下去,你不擔心家裡的人不喜歡嗎?」

「不必擔心,我家頗自由的。只要自己願意承擔後果,做任何事都不會管。」

「很少有這樣開明的家長,看來你頗受寵愛。」

「是嗎?」

這樣算寵我嗎?不錯,以「父母」而言,他們可算是滿分,但,從小便被告知我的那個事實,讓我感到他們是難以親近。

我感到,他們是刻意要跟我保持距離的。

「咦?原來君源已經來了!」

「啊?原來你們是認識的,大家隨便看,隨便聊吧!」

作為店員的Yume,竟然不是推銷產品,而是去了泡茶!這下子真的大開眼界,因為像衣服,假髮的娃品,一旦沾上她正在泡的,顏色鮮艷的花草茶,大概只能哭了。

「很香甜的茶呢!酸酸甜甜的感覺很棒!」

「謝謝讚賞。大家喜歡的話,請再多喝一點。」

「一面喝着花茶,一面欣賞娃娃,實在是很優雅的配搭。」

連平日內向的羽蝶,也開始變得自在起來,看來這女孩只是想讓更多人在輕鬆的氣氛下購物。

不過,我實在無法認同這手法。這個應是洛神花茶,只要沾上衣服,去除的機會是零,對貨品來說,只是有「致命性」傷害。

這大概是「店主」沒有教導員工的結果。

話說回來,我好像從沒見過「店主」,即使是假日,也是這女孩看店的。除非是自己的店舖,否則,聘請其他人便一定要有休假日,這可是開店的基本常識。

那女孩看起來和我同年,不可能自己開店,因她不像是「已成年」,未有開店的資格。即使是家人的店舖,也可以換班,讓她上學、溫習吧。

幸好,泡茶後,那個平日愛到處亂碰的尚一,便因尷尬得不敢亂動,另外兩人也是乖乖的喝着茶的,否則,這兒的衣服一定會遭殃。

「對了,小姐們喜歡娃娃嗎?」

「當然喜歡,但好像都不便宜的說。」

「嗯。」

只在遠遠的看,一面想碰卻不敢碰,而且還喊着貴的,自然是光子;那個千小姐,只是輕輕的點頭回應。

如果沒記錯,光子是來自普通家庭,只是因演藝天份而被邀請入學,否則根本無法負擔高昂的學費;至於羽蝶,則來自名門,父親是著名的富商,在政商界均很有影響力,由於觀念保守,所以極度抗拒女兒接觸外界,所以,這種放學後逛街的小事情,對她來說便是僅有的自由。

「不一定要立刻帶他回家。作為娃娃,他們會願意為真正屬於他們的人等待。他們會為主人成就夢想,讓主人得到真正的幸福。」

又來這一套了,但是,這一招對女孩子特別有效。

「很羅曼蒂克呢!」

光子毫不忌諱的叫出來,羽蝶臉也紅了,女孩子太容易被「專屬自己一個人」、「真正的幸福」等言詞所打動。

「可是,價錢真的很貴……」

「光子小姐,這個孩子如何?」

夢在古典的展示櫃中,拿出站在一旁的「孩子」,那是一個細小,只有十多厘米高的人偶,樣子像一個悶悶不樂的小女孩,穿着簡單、可愛的洋裝。

「很可愛……」

「光子,不可以摸臉蛋!」

幸好及時制止,如果她不小心把化妝弄髒、脫落的話,便一定要買了。

「若是光子喜歡的,我可以把娃娃留着,待妳儲夠錢才買也可以。」

「這個,好像不大好……因為我不知道何時才可以買下她耶。」

喂喂,別說得一定要買似的。買了回家後,後續消費更高。

「娃娃一旦認定了主人便無法改變。既然如此,不如讓她等候妳。」

別信她呀,那只是以退為進,想要妳儘快買下。

「可是,那價錢……我家實在很難負擔……」

「那麼,一天天的把錢儲起來,總有一天可以帶她回家的。」

「我……我會努力的!」

噢,又一個給迷上了。

之前還說甚麼最適合的交換條件的,付不出錢不也是不賣。

「羽蝶,那妳呢?」

光子這才留意到羽蝶好像目不轉睛的盯着一隻娃。

「看來,這位小姐已有自己的選擇了。」

夢的聲音帶著一份難以這喻的迷幻感。

「只要是妳真正的夢想,他一定會為妳而成就……」

其實,我是有點驚訝的,溫文恬靜的羽蝶所盯着的,是一個細小、可愛,甚至可以說帶點淘氣的小男娃,而不是優雅的少女型人偶。

「我可以……帶他回家嗎?」

甚麼?第一次看到羽蝶立刻下決定,平日她想買東西,甚至買午飯,也會考慮再三、問我們的意見。

「當然歡迎,祝夢想成真!」

夢立刻準備好布製的手挽袋,細心一看,原來還是夾有海棉層的,接近底部的位置,還有一條對開的拉鍊。

「孩子可以放在上層,下面可以放少量東西,這樣方便和他出外拍照外,還可以帶上替換衣物……」

「嗯……了解。」

「如果想和他一起外出,可以替他帶上面罩、綁好固定的帶子,這樣便會很安全。」

「明白。」

既然已經買了東西,他們大概會離開吧,我還沒選東西,但再耗下去,可是浪費我的溫習時間。

「君源先生打算買東西嗎?最近出了一些新的鞋子,還有家具。」

「我想看一下家具。」

「請到這兒來……」

除了少量實物外,還有一本照相簿,裡面除了照片外,還附有不同尺寸的價錢,只要有興趣,夢便會在貨倉把貨品拿出來給顧客參考。

「謝謝惠顧!」

這次買了一張古典感的椅子,精細的手工,相對那價錢而言可是很伐算的。

既然買了東西,我便拉着各人離開,再繼續逗留,可能讓新手不斷花錢。

「歡迎下次再來。」

終於離開了,還是先回去溫習。對養父母來說,我的成績一直是他們的驕傲,絕不可讓他們失望。

說真的,我很幸運,養父是大學教授,養母是自然療法的治療師,他們不但學識淵博,而且為人溫文儒雅,比很多人的親生父母更溫柔。

只是,在我眼中,總會有遺憾。

「咦?」

光子的尖叫,把我拉回現實。

「怎麼了?」

剛才一直沉默的尚一,這次終於開口問道。

「剛才……好像看到老師。」

「不可能,她剛下課便離開了,不會現在還在。」

商場就在學校旁,裡面有不少以售賣動漫為主的店舖,放學後很多學生都會在這兒買東西。為免碰面時尷尬,就算是動漫迷的老師也不會在這兒購物。

「或是我看錯了……」

「不要緊,反正即使是真的也和我們無關。」

尚一指了指一旁的咖啡店,繼續說:「去吃下午茶吧!」

「好的!」

「我不去了,我想回家看書。」

「真是的,從小開始便是這樣……算吧,你回去好了。這樣我便有兩位女士陪伴。」

「無聊!」

光子毫不客氣的揍阿一的頭,活該。

「那麼,羽蝶妳又如何?」

尚一輕撫被打的頭,苦笑着問道。看他現在的樣子,我倒想再加一拳。

「嗯。」

「那我先走了,再見。」

「再見!」

 

 


Yume()

 

小姐,歡迎光臨。今天好像比以往來得晚……呃,沒事嗎?」

「沒……」

即使她不說,其實我會也知道……不過,直接說出來的話,一定會嚇倒她。

「跟男朋友吵架嗎?」

「妳……怎麼知道的?」

「能夠讓小姐這樣苦惱的,大概只有學生和男朋友,既然小姐在蓋亞學園任職,學生大都很乖巧,所以大概只有男朋友才讓妳這樣了。」

「我何時……說過……」

「妳曾經提過呢,何況,妳的學生們也常常提到妳,說妳是一個很溫柔的老師。」

「是嗎……這個我倒忘了……唉……」

「如果不介意的,可否聊一下?我先給妳端杯茶……」

「只怕會妨礙妳開店……」

那,即是答應了,再推她一把……

「不要緊,反正『店主』希望的,是每個客人也能得到尊重。」

我端上茶後,便把「休息」的牌子掛到門外。

「謝謝妳。」

小姐,聞聊一下也沒關係。」

「還是別叫我作小姐……這樣有點不自然……叫我思君便可以。」

「思君嗎?很好的名字。」

「不過是常被學生取笑的名字罷了。」

「最近男朋友讓妳很煩惱吧。」

「嗯,說出來請不要見笑。我已年過三十,結婚的壓力越來越大,誰知每次提起這事,便被他教訓……」

「我明白妳的壓力很大,但強迫他也不是辦法……」

「我也不想讓他感到厭煩,但男人總是不了解我們為何這樣子着急……」

看到思君不斷的邊喝茶邊抱怨着,我只好靜靜的聆聽。

「最後……他還取笑小愛……」

說到這兒時,思君已經不自覺的流淚,也取出了受了傷的艾伊。

「啊……變成這樣了……

成人之間的爭吵也會殃及娃娃,人類有時候還挺麻煩的。

「本來已不打算讓他看,但在發怒時踹了袋子,我擔心之下,便把她拿出來……誰知,他竟說我『幼稚』,便把她摔開。雖然我趕緊接着,但臉蛋好像刮花了。」

「讓我看看……」

幸好受傷得不大嚴重,臉蛋沒受損,只是掉了妝。

「這個我可以替妳修補,有興趣學嗎?」

「可以學嗎?」

「當然可以了,跟妳自己的化妝方法相若,只是用不同的『化妝品』而已。」

我拿出了乾粉彩、色鉛筆等東西,簡單的教她補妝方法。

然後,趁着她研究工具的時候,我把相關資料影印了一份給她。

「這兒有改妝的方法,所需的工具雖然較多,但很容易便學起來。」

「謝謝妳……這個,請問補妝的收費是多少?還有那些資料……」

「啊,不用了,只是舉手之勞。」

「謝謝妳。」

「不用客氣。」

看到已回復原狀的「孩子」,她終於回復了笑容。

「他好像完全改變了,我不想連小愛也……」

「既然妳這樣子擔心小愛,不如多陪伴她一會。有時候,以退為進,比一股作氣的往前衝更好。」

「謝謝妳,我感覺好多了。這兒好像有美術用品店的,我一會兒便為小愛買化妝用品。」

「加油,希望下次可以看到小愛的新造型。」

「我會努力的!」

還有妳的新造型,這點我和艾伊可是更期待。

 

送走老師後,我任由那個休息的牌子留在外面,把門從裡面鎖上後,便走回裡面「休息間」中。

希望艾伊可以治療她的負面想法、情緒……

看到屬於思君那細小的「祭壇」,只有暗淡的「光芒」,我多少有點擔心。

思想上的負性能量,可是會為四周帶來破壞,不,不只是四周的環境,還有「店主」。

「請妳支持下去,我會讓人們變得更『光輝』的……」

「事情,已越來越超出妳的能力範圍。」

房間中央的「石像」回答着。

「不,我可以做到的。」

「別勉強自己。」

「艾伊會以她的方法,讓那個人釋放出正面的光芒,然後,會讓那光芒映照於妳的身上。」

「妳從小開始便是這樣倔強。」

「這是我的工作嘛,我很喜歡便是了。」

「現在,只剩下妳一人願意幫助我。」

「我不是一個人的,人們自己不也是在想辦法嗎?」

「謝謝。」

「這是我的份內事。」

 

離開房間後,我再次把「營業中」的牌子掛起。

除了剛才的那兩個主要的客人外,這陣子還有不少人買了屬於他們的「孩子」回去,由於他們的願望較單純、直接,所以,很快便得到實現。

作為「夢想娃屋」,我的工作還算是成功,但更重要的工作還得完成,才可以讓「效力」更大。

近年來,人們的想法越來越向兩極化發展,尤其在極度絕望方面的力量,變得比以往更強烈。殊不知,這就是他們生命越發苦澀的因由:負性的想法,會吸引負性的事物、破壞四周。

這間小小的娃店,可以讓他們夢想成真,以打破舊有的循環。

我想,那個人,今天會踏出第一步。

去偷看一下吧!

 

「乾粉彩買了,塑膠彩買了,還有……面相筆也有了……接下來……」

拿着清單的姚老師,把屬於美術用品店內部的「工具」買齊後,便到了化妝品專門店。

「眼影掃……有了,還有……」

精緻的仿古法製造的唇彩、胭脂,突然捕捉了她的視線。仿古的小木盒造型,加上了手工雕刻,完全不似是一項單純的「化妝品」。

「很可愛的東西呢……不過,上班用不着……」

正想轉身離開時,卻想起手挽袋裡的艾伊。

「嗯,用不着也不要緊……送個她作家具也不錯。」

小巧可愛的盒子,正好拿來當她的椅子。

購物籃中的東西,因此多了兩項。

準備離開商場的時候,再有另一種的東西吸引她的目光。

「若是小愛穿這種衣服,一定很好看。」

口中唸着這句話,只是,目標物是人類穿的連衣裙。

奇怪的是,竟然除了買了一套衣服外,還買了配搭用的小飾物。

更奇怪的是,那個人要在回家後才發現這問題。

「為甚麼會買了的?」

 

「嘻,艾伊真壞耶……」

正在快樂的偷看的我,禁不住的笑起來。

「既然買了,那便穿吧!」

猶像聽到建議一樣,買了「古怪的」東西的那個人,把衣服掛起來,準備明天上班穿着。

 

「咦?天亮了嗎?呃,小愛早安。」

對第一次不靠鬧鐘便能起床的思君來說,總是覺得無法相信•

「既然已起床了……只好換衣服上班……」

毫無考慮的,便拿起昨日的新衣更換,更換衣服後,才發現問題……

「只是穿這件衣服總是有點怪……」

穿上造型比平日女性化的連身裙,頭髮便得稍作打理,不可像平日般,只是隨意的束在腦後。

面上的「修飾」,好像也少不了。

還有平日不會配戴,昨天回家後便丟到一旁的東西;想着想着,在瞧見小愛的笑容後,便把掛到她身上的東西……


君源()

 

老師,妳今天特別漂亮!」

老師才剛步進課室,所有學生都不禁歡呼。

這也難怪,第一次看到老師穿上優雅的連身裙,還有簡單的化妝,讓人一個截然不同的感覺。

「老師,今天是不是有約會?」

「無聊!」

亂說話的尚一,在被老師教訓前,已經被坐旁邊的我用力猛敲了一記。

「真掃興……難得老師穿得這樣漂亮,讚美一下不可以嗎?」

「讚美是這樣子的嗎?」

連坐在前面的光子也看不過眼,順手多送一拳。

在大家還在說笑的時候,古怪的景象閃進我的眼角。

坐在角落的月薇,笑容有點奇怪。

不同於其他同學的開懷大笑,是一種意味深長的微笑。

那是甚麼意思?

 

更奇怪的事情在休息時間出現。

應該說是碰巧,平日我很少在休息時間到小賣部的,這個偶然,卻讓我看到平日無法看到的景象。

讓人胡思亂想的二人組在小賣部旁邊喝邊聊,而且聊得很高興。

平日沉靜的月薇,不像與親切的老師有甚麼共同話題,但……很可疑……

老師一向對學生溫柔,但不會有這種過度平起平坐的舉動。

算了,多想無益,還是快點回去復習。

凡事有了第一次便會有第二、第三次,看到學生們對自己的讚美有增無減,老師開始裝扮得漂漂亮亮的回校,面上的笑容更一天比一天燦爛。

「你說,老師是否有了交往對象?」

「老師是否有男朋友,跟我們無關吧。」

那個尚一,該不會老師也想動腦筋吧?

「老師早已有男朋友,你們別多猜想。」

「月薇,妳怎會知道的?」

「這是秘密。」

 

「你們猜,為甚麼月薇會知道老師的事?」

放學後的咖啡店,聊的就是這種沒營養的話題。

「她們之間肯定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個尚一,竟然跟光子胡鬧着,至於羽蝶,早已回家照顧娃娃去了。

「不管你們,我得走了!」

我不想跟他們提看到的事,免得事情更一發不可收拾,也不想跟他們再在這些事上浪費時間,與其把時間花在他們身上,我不如去看看那女孩願意把那人偶賣我沒有。

 

「歡迎光臨!今天還是來看娃娃嗎?」

自從和他們一起到娃屋後,我每星期最少到娃屋一次,但想不到那女孩一直不願意賣人偶給我,連動物型的關節娃娃也是。

「為甚麼還不賣人偶給我?」

「時機未到,總有一天,『店主』會答應賣你的。」

這是甚麼店?羽蝶不是第一次到便買了人偶嗎?

不過,人就是這樣子奇怪,越得不到的,便越想得到。

「算了,那我走了……」

連買東西也省下。

「歡迎……」

「咦?君源,怎麼你會在這兒的?」

老師!」

「原來你是老師的學生,真巧呢!」

夢的眼神,突然變得跟月薇很相似,讓我突然把她們重疊起來。

「老師不是說今天跟男朋友約會的嗎?」

「只是趁他空閒時稍見面而已,本來,我想放棄的……想不到,最近反而是他較為着緊。」

在學生面前談這個……我還是先失陪好了。

「不要緊的,那是值得高興的事。」

哦?

夢似是知道我的想法,輕聲阻止我離開。

「本來對方似是不再珍惜自己,想離開讓自己得到真正的快樂。想不到,當我越懂得享受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完全不聯絡他的時候,他好像再次被我吸引……所以……」

「他終於向妳求婚了嗎?」

「對啊!想不到,妳的娃娃真的這樣子神奇,能實現我的願望!」

「那是小愛的功勞,妳現在,跟她氣質越來越相似,讓人更懂得珍愛妳。」

「不過……我沒有立即答應。」

「為甚麼?」

「我發現,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快樂時,又何必急於找他人依靠?」

「看來,妳真正的『夢想』,已經得到實現了。」

「嗯,這是比遇上白馬王子更棒的結果!」

 

真的可以這樣嗎?

若是可以實現願望,那我可以藉此找回「她」嗎?

 

「你一定可以夢想成真,只是,時機未到。」

夢像是察覺我心裡所想,嫣然一笑後「回答」。

下一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