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花飛

序章

 

依玄鳥國之傳說,天地由蒼羽之姬所創,並孕育萬物、教化世人。待人類長成以後,創世母神回歸天上,留下她子孫看顧眾生。

從沒有人知道神之子之所在。

亦無人有尋找。

獲得知識之人們,迷上了權力,愛上爭名奪利,並為此展開一場又一場之殺戮。

嘗過權力之甜美,覬覦在上位著之「富庶」、「奢華」,臣子以下犯上,甚至手足相殘之事一再重現。

在戰亂、饑荒中之人們,一再以絕望之情呼喚母神,惜一次又一次以失望告終。

最後,精明之主排除眾議,不再渴求母神之助,改以威武之姿,完成大統之業,混亂之才告平息。

登上帝位,靖平亂事,以至降伏妖魔,據說均為上蒼委以諸神所助。

當中並沒母神之身影。

待世局平息,亂臣賊子,甚或謀奪大位之兄弟、眾子孫俱一網成擒,成為野狗之食。

自始,人們不再讚頌放棄他們之母神,改談亂世英雄、天上諸神之故事。

數十年過後,一代又一代之新君王繼位,更盡拋亂世之不安,沉醉於由平定亂世之君,一手創立之繁華盛世中。

 

滿室飄香,燭影搖曳,蝶影樓內熱鬧非常。

「女兒,今天是妳大喜之日,以後只要努力精進才藝,學習處世之道,自可享盡榮華富貴。」

「小蝶明白。」

之年,正是最嬌羞可人,亦踏上花魁之路最合適之時。

自五歲起被帶回蝶影樓,被命名為「小蝶」之一天,這已是注定之命運。

琴棋書畫,以至詩詞歌賦,她可是無一不精,再配其天生猶如出水芙蓉之嬌柔外貌,讓蝶影樓上下均寄以厚望,冀其成為下任花魁。

簪上步搖,插上花鈿,披上薄如蟬翼般之紅衣,小蝶猶如新嫁娘般美艷,惟此非平凡人家之出閣之禮節,而是標示其初投無盡苦海起始之日。

縱然早已理解自身命運,可惜至此刻仍未能接受,失卻了三歲前之記憶,一直是她內心之結。

何以會被遺棄荒郊野外?

還是,生娘嫌棄,將自己賣與此煙花之地?

「時間將至,請小姐到外面準備。」

年幼之侍婢輕聲提醒。

「明白。」

「無論今天發生任何事,也請妳忍耐,作為蝶影樓之一員,妳之一言一行,均要恪守禮節,以不辱此地之名聲。」

剛進門之養母,把這幾天不住提到之話再度重複。

「小蝶知道,身為蝶影樓之女,自當順從世間一切男子,給予其片刻之夢。世上除自身外,無一人可信,每事以忍讓、沉默為,以保護自身至此樓之所有姊妹。」

「明白便是,自今天起,妳得成為年幼者之楷模,去吧。」

小蝶先告退養娘請好好休息。」

 

踏出此門,我再也不是昨日之小蝶,只可以色示人,即使事事違心,亦得以笑臉相迎。

門外燈火璀璨,官宦才子均引頸以待,縱有美人在旁亦無心欣賞,穿過布至台上之珠簾後,抱著琵琶先奏一曲,為此夜作個開始。

「盼望多年,今日終於是小蝶出閣之日。」

「此女自幼溫婉可人,才思敏捷,今日若可抱得美人歸,于某可說此生無憾。」

兄,能否抱美入懷,可是得看兄台出手是否闊綽,才思可否打動佳人。」

可是蝶影樓獨有條:冀親芳澤者需有過人才智,否則,縱然腰纏萬貫,仍不配成為入幕之賓。

這已為她們唯一之福份、選擇。

台下眾人之耳語,聽在耳裡可是清晰如聆聽在側,自幼已知有著過人之力,養娘亦言此為福份,惟此刻當與常人相若,不要被眾人淫穢之詞分了心神。

在人聲沸騰中,似有若無的傳來了竊笑聲,為了集中心神,小蝶只能引聲高歌,以免失禮人前。

「終於找到妳了

究竟,那是誰?

「想不到母之女,竟有著如此美貌,縱有點可惜,惟只有此法才可讓此事得以解決。」

你是誰?何以似是知道我事?你打算怎樣?

驀地,火光從虛空乍現,火舌迅即吞噬眼前景物。

人們在驚叫中逃竄、踐踏,本是男子美夢所在之處,化為火焰地獄。

烈火之熱度、似是熟悉之景像,讓小蝶失卻逃跑之力,只可茫然看著數以十計之生命被火焰所噬,發生刺骨之哀號。

「小蝶,快逃!」

養母的聲音把自身喚回眼前之事,宛如自地獄之火焰,此時已至腳下僅數步之遙。

「哇!」

被火焰所圍,仍擔憂自身安危之養母,身上之綾帶已被燃點,在大驚下雖已拋離身旁,但也立刻找來已沾濕之棉被不斷拍打自己身旁之火焰。

即使在一開始便明白自己可是她日後之倚靠,亦為其生財工具,惟她確實待自己關懷備至,染疾時徹夜守候在旁,縱然非其所出,但恩情實難以為報。

不可讓她在眼前逝去,即使要犧牲自己,亦得保護對方

耀眼之白光籠罩整個蝶影樓,光芒退去,只剩下敗瓦。

呆立其中之小蝶,為自己所作之事而深感恐懼。

在迷糊之際,感知自己軀體之內放出無形之氣,把四周之火焰撲熄於片刻間,縱火者之身影亦於跟前顯現,在道了數句聽不清之話後,便逐漸消失。

突明白自身不似是世間之物,禍事亦是因自身而來,種種可怕之念頭,直讓她無法接受。

「小蝶

奄奄一息之養娘,仍是溫柔地喚著自己。

養娘究竟小蝶是否妖物?何以發生此等詭異之事?」

娘親對此亦不知情來,讓為娘看一下果真美豔動人,實可讓男子著迷可惜,大喜之日卻發生此等不祥之事,看或是上天憐憫,讓妳可以逃出此種悲苦之命運。走吧,這兒之一切,為娘自會處理,不,蝶影樓上下會為妳祝禱。」

「可是妳之身體

「蝶影樓之女子,不是輕易被此等打擊所擊倒。」

在琴棋書畫、溫柔婉約之背後,蝶影樓之所有女子均有著過人之身手與智謀,此是為了自保,亦為了以柔弱之身,污穢之軀守護此地百姓。

這可是亂世中養成之「智慧」。

任何官宦鄉紳到訪,在美色跟甜言蜜語下,她們能讓其修改政令,以防其魚肉百姓。

忠厚良臣若被奸者彈劾而被流放、追殺,蝶影樓則成為其藏身之所。

其他女子大概均已逃脫,看來,這刻只剩下養娘為拯救自己而出現眼前。

「走吧,去找尋自己真正之根吧。」

「可是,小蝶不知自己是何方人不,小蝶連自己是否常人亦不知,如何找回自己之身世?」

「往西走,當日我把妳自西之山上帶回,那兒有著不少怪異傳聞,亦有屠村之說,妳或是被埋葬之村落之孩子

「只是,小蝶還未報養娘撫育之恩

「快走!既然在這天帶來凶兆,妳不配再留在蝶影樓,日後縱然相見,亦只能視同陌路。」

「還望養娘別趕走小蝶小蝶孑然一身,天大地大,但卻無所依靠

「既已不是青樓之女,請立時離開,黃花閨女若與青樓女子有所牽扯,只會讓人笑話

烱烱有神之目光,斷然拒絕一切回頭之路。

「小蝶明白,小蝶這就去了

既然此地已不可再讓自己容身,就只有離開途。

在廢墟中拜別養娘,小蝶轉身步出已成焦炭般之蝶影樓。

前路茫茫,只道西之山,然而最接近之山嶺亦距此地千里之遙,單憑一己之力,不知年何日可至。

身上之紅衣雖然優雅,卻無法負擔此次之旅程。

況且,如剛才所聽到之怪異之聲,自己或是正被追殺。

為何偏偏會選上自己?

難道跟自己之出身、力量有所關聯?

只有往那兒一趟才能明瞭。

為了旅途上更為便利,小蝶咬了咬唇便把裙子自膝蓋以上位置撕下,讓自己可隨時逃跑,或作出反擊。

走吧,往西面去!

 

第二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