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天使

尾聲

 

「妳們別管我!」

兩個星期下來,小雄因為食不下嚥,加上連日失眠,所以不斷消瘦。

即使他的父母找來了法師,或是硬拉著他見社工也無補於事,別說上學了,連房間也近乎沒離開過。

問他發生了甚麼事,但完全得不到回應。

雖然,家裡打算請精神科醫生跟進,但家裡可負擔的公營診所,可預約的時間竟是數月後。

恐怕在跟醫生見面前,他已因過度抑鬱而自殺,或虛脫而死。

甯月和采藍每天都有去探望他,可惜只見他情況日益惡劣,最近幾天連在家門前見面也被拒絕。

「怎麼辦……再這樣子下去……他一定會瘋掉!」

說著這話的采藍,其實自己的狀況亦好不了多少,貓熊眼早已跑出來了,最近幾天更被甯月禁止工作,以免體力透支。

「采藍,妳先回去休息,我會想辦法。請放心,小雄的人偶上還散發著靈氣,照道理,她現在仍然生存。」

安慰的話沒多大作用,尤其是連自己也不相信時,說服力自然大降。

即使活著也不一定會回來……身份敗露,總會有所顧忌。

可是……再繼續下去,別說那個「小男孩」了,自己可都會崩潰。

實在太不成熟了……

還說是甚麼的諮商師,竟然連自己都無法跳出情緒深谷。

努力以正面的話去掩飾不安,只是為自己和他人帶來更大的壓力。

真的沒其他方法可以幫助大家嗎?

「真的很丟臉……」

咦?

聲音從背後傳來。

「本來想用入夢術的,可是他不准……而且,我想,若然本小姐不現身的話,你們大概沒一人能好好的入睡……」

熟悉的聲音,自大的口吻……

回頭一看,玄月正坐在圍牆上。

「真的很笨耶……」

還想說下去的玄月,瞄了瞄上方,便露出不服氣的表情。

「真是的……人家都說沒關係了……那傢伙當自己是保姆嗎?」

還嘖了一聲。

這個可愛,略帶羞澀的神態可是從未看過。

「我還要探望其餘兩個蠢材,否則,鬧出人命時,影響的可是我的聲譽!」

說畢,小女孩便失去蹤影。

 

翌日,三個「很丟臉」的「蠢材」都跑到「圓夢小居」。

可惜,結果讓他們失望,小雄更以為昨夜的只是幻覺,失控地敲打大門,甚至使用上頭鎚。

「難怪她會說你們不像樣子……」

聞言回頭的眾人,驚訝得張開嘴巴。

有一頭淡綠色的頭髮,身穿大衣的男生,像是跟各人很熟稔的打招呼。

只是,得到的都是一臉呆相的回應。

「怎麼了,難道連我也認不出來了嗎?既然她能作出那種選擇,總不成只讓她一人被發現,並獨自承受壓力的。」

親切的笑容,有點兒熟悉的臉,喚起采藍的思緒:

「神子!」

飄逸、悠閒的男士微微一笑。

「還是美女較聰明……呃……現在的我還這樣說的話,她一定會揍我。大家請放心,店主大人交待說,她仍要休養,可能要一至兩星期才能開店,著大家先回家休息,開店後自會派人通知大家。」

縱然有很多問題想問,但一時間,沒有一個人能理清思緒去發問。

「我知道大家有不少話想說、想問,但我今天不會回答, 更不會代她回答。她說,想知道的,可以回去好好想一下,甚麼是該問,和真正需要知道,否則她也不打算作答。」

看起來有點苛刻,但不失一個好建議。

「她真的還會開店嗎?」

甯月的問題,可都是大家共同關心的問題。

「看到這兒沒有記者,也沒有甚麼的科學家,她說大家似乎都很聰明的沒去做多餘的事。她不會輕易認輸,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有見所有人都吁一口氣,「神子」淡淡地笑起來。

「不過,總得提醒你們一句:若然有人意圖做出任何對她構成傷害的事,我可不會放過你們!」

才放鬆下來的神經再度繃緊。

「別緊張,這只是我的個人意志,她不會,亦不喜歡恐嚇一般人,更不喜歡有人代她出頭。」

各人定睛的看著他。

「啊……我好像說了一些她不喜歡的話……這一點,你們可得跟她保密,雖然只是暫時性,但我可不想這陣子回家後會被揍。」

聽懂箇中意思的采藍,臉刷的紅透。

然後,眾人大笑起來。

「別誤會,我還不至於想對要休息的人胡來……」

「神子」一臉無辜的試著解釋。

可是,這次換成甯月笑得更誇張。

當然了,那句話被解讀成:待她康復後才……

這種越描越黑的話,回家後大概會被揍吧。

不過,氣氛很自然地緩和下來,小雄的臉也多了兩分神采。

這個,應該是協議達成的意思吧。

 

都巿傳說正式誕生。

只要踏進「夢幻之街」,您便可以實現您任何夢想。

當中有一家小小的娃店,裡面有一位可愛的小女孩。

被她看上的「客戶」,會除娃娃外,得到一顆小小的天使蛋。

把細小的寶物帶在身邊,一個月左右便可以讓自己最深層的夢想孵化出來。

 

如果您有一個深深渴求的夢想,請來「圓夢小居」吧!

 

圓夢天使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