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天使

叛逆小黑兔玩偶之章

 

「她的工作越來越順利了。」

在黑暗的一角,偷窺「二人組」,正悠閒地看著「紫月」「清理」現場。

「要偷看的話,給我滾遠一點!」

一人一龍同時抬頭,「紫月」正叉著腰瞪著他們。

「今天天氣有點冷,我剛巧想吃蛇湯……

還附送幾聲嘿嘿嘿……

黑影迅即溜到自己學生的背後。

「每次都跟蹤我,真的不知你有甚麼居心。」

「難得看到『同業』,所以想交個朋友而已。」

「我沒跟你交朋友的意思,一個尾隨別人來打擾的傢伙,亦沒有值得交往的地方。」

還真夠狠……

小雞蛋用短小的手輕拍自己的頭。

「那邊的,手這樣短,便不要學人類做那些無聊的動作。」

心情不好的話,任何事情都會看不過眼,當然會殃及無辜了。

這次連安琪莉絲也找個地方躲起來了,亦順道把黑影拉走。

那兩個人又再吵起來了……

這現象似乎在那個漫畫少女的事件後變得更嚴重,不但在「工作」時會鬥嘴,而且平日在聚會,甚至街道上碰面時,也是充滿著火藥味。

甚麼惡毒、無理的話都會說出口,惟一沒明確說出來的,只是彼此的另一個身份。

只要保有這一點「秘密」,兩個人要怎樣鬧亦與我們無關。

「安琪莉絲小姐,待在這兒頗久了,要休息一會嗎?」

「不用了,反正我現在也只是在這兒閒坐著。」

只是有點冷而已,真是的,現在已經是深秋了,怎麼有溫暖的家不回去,還要跟別人吵架的?

「抱歉……

黑影突然圍著自己坐下來,這是故意的吧。

「這樣子會好一點嗎?」

冰涼的晚風都被他擋了下來,而且溫暖的體溫也讓我稍微清醒過來。

「呃,謝謝你,可是,這有點兒不好意思。」

「反正無論是否幫忙小姐妳,在下亦得在這兒被晚風吹拂。」

「你這只是裝帥。」

「無論小姐怎樣想,在下也只是盡男士應有之風度而已。」

「那麼,先謝了。看來他們已鬧夠了,我得和她回去了。」

「再見。」

 

「歡迎光臨!」

又來了嗎?

自從「兔子事件」完結後,她差不多每星期都到店裡一次,最高峰時期可是每天也看到她的身影。

誰叫那天玄月說了那種令人惹人猜疑的話,還有讓她每天過來時都瞧著我看,想找出半點證據,以證明她的想法。

小雄亦不遑多讓,他已經是這兒的「常客」,只是從沒買過半點東西而已。

以這一點來看,偶然買點娃衣、配件的兔子,還有點實質的貢獻。

「請問兔子小姐想要點甚麼?」

「我先看看。」

「兔子!」

早已在這兒「遊蕩」的小雄,立刻以極速的衝過去。

「哇!怎麼了?」

「早陣子妳不是參加了我的親戚的出版社的比賽嗎?」

「嗯,是的。」

現在的兔子,已成為比賽狙擊手,有小說創作比賽的地方便有她的身影。

「昨天我聽說了,妳很有機會晉身三甲。」

「是嗎?不過,還是得等結果公佈才行。」

「這也是……妳今天來買東西嗎?」

「呃,只是來看看……有合適的才買。如果我這樣子頻密的把東西搬回家,鐵定被修理得很慘。」

這還用說嗎?還不到半年,妳已經買了數套衣服,十數對鞋子,即使不像妳母親般的強硬派也會受不了。

「那隻天使蛋越看越可愛,那真的沒有其他相似的娃娃嗎?」

妳每次都問這個問題,不覺得悶嗎?

「沒有,這個是別人送給我的。」

連我也感到無聊的問題,玄月回答的語氣當然不會很好了。

「鈴……

「歡迎光臨!」

這個小男孩……看來又有新工作了。

「我們還是不打擾了,再見。」

 

「請問你想買甚麼東西?」

「有沒有娃娃可以讓我考試永遠都是最好的?」

「這個只要靠自己努力便可以了,不必依賴娃娃的。」

嗯,這次說得不錯。

第一次聽她說這些像正常人說的話。

「我不知道……我,不,母親大人已經買了很多『學業守護』的護身符、增進智慧的手珠,還有家裡擺放了風水陣……她只希望我學業有成,然後做醫生、律師甚麼的……我一定要加油的!」

呃……我沒聽錯嗎?

雖然他的能量有點奇怪,但也不似是往這方向發展耶。

「我猜,你的成績已是全校之首,你還要甚麼?」

「不可以滿足現狀的!這是母親大人的教導。」

「唉……這樣子也不滿意,真是怪人!待我想想看好了……

妳現在的樣子不也是小孩嗎?用這個外表去訓話,可是沒人會理會的。

「這個應該會適合你的。」

小男孩看到玄月抱出來的小白兔,露出一面不解的神情。

「小時候不是這樣嗎?老師會給乖學生一個小白兔蓋章,證明那個學生上課時乖乖的,而且功課又做的妥當。」

小男孩用力點頭表示同意,還補上了一句:

「我以前可是每天都拿到小白兔的!」

「真的是乖孩子呢,這個小白兔除了身上的服裝外,還有配飾送啊!」

一隻細小的天使蛋項鍊,從小白兔的頸上解下來,玄月替它換上了一條較長的鍊子。

「這個小白兔就像老師的稱讚一樣,會讓你的功課、考試都得到老師的讚許,而這隻小小的天使蛋,你要每天戴在身上,讓小白兔的力量可以不斷傳遞到你的身上,讓你的腦袋更聰明。」

說畢便套在他的手上。

少騙人吧,他的夢想才不是頭腦聰明、成為專業人士。

妳把天使蛋交給他,理應好好說明一下。

哇!

又被敲頭了!還要被怒瞪了一眼。

「這隻天使蛋不但可以讓你成績更上一層樓,而且還可以實現你的願望呢!」

這個算是解說嗎?

無法展示不滿的安琪莉絲,額頭仍不合作地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幸好小男孩只顧著看兔子,沒有把視線投向她,否則……等著被做成煎蛋吧。

小男孩點了點頭後,便迅速付款及離開,全然沒有懷疑玄月的笑容背後,所蘊藏的另一種深意。

「作為我的指導者,不是應該好好鼓勵我努力工作嗎?為甚麼我打算工作時,卻露出這種不情願的表情?」

「妳沒有解釋清楚,若是出現問題該怎樣處理?分數在這兒不是重點,一旦鬧出人命該怎算好?」

「難道妳認為我辦事會出問題嗎?」

「這個……

糟了,中計了。現在無論那一個答案,也會讓她找到攻擊之處了。

回答「是」,會變成她晚餐的材料;回答「不是」,那麼代表她這次的做法並沒有問題……

「既然不回答,那即代表我的做法可以接受了!」

唉,還有不回答的答案……她是早已準備好的嗎?

「我可是比妳所想更聰明,別以為我甚麼也不知道。」

「一下子啟動超過一項工作,得注意自己能否兼顧。」

「那個今天便會結束,這不能說是重疊。」

既然妳這樣說了,我亦不會阻止。

 

「你今天比平日晚了五分鐘回家!若然你每天遲五分鐘,很快你便會比別人晚了一小時溫習。你要知道,晚了一小時有甚麼後果,你會越來越落後於他人,然後考試成績便逐漸往下掉,接下來便會因為考試成績比別人差勁,無法進入一流的大學,最後,讓你畢業後找不到好工作,然後潦倒一生!」

從遲到五分鐘,推斷一生潦倒,然後還有甚麼後續像當乞丐,永無翻身之日的,大概連超水準的占卜師,也不會有這種強大的「預知」能力。

不過,在這個小男孩眼中,一切似乎來得很合理。

換了是別人,若是自出生起都聽著這類說話,在「潛移默化」下,再難以置信的推斷亦會相信。

「母親大人,實在十分對不起,我現在立刻去溫習。」

深深的一個鞠躬後,小男孩便回到堆滿參考書、字典,以至多國語言的百科辭典的房間去。

「這是甚麼東西?」

過了兩小時後,他的母親把小白兔拿進房間。

「抱歉,我一時忘記把它收起來。這是在夢幻之街買回來的,有提升學業作用的娃娃。」

「那要好好的放出來了,店裡有沒有提到放在甚麼方位?」

母親大人一聽到,竟然立刻合掌祈禱。雖然我沒有說謊,但店員沒說過是拜拜用的,不必這樣做吧。

「對不起,我沒有問,但店裡的人說,只要把這個天使蛋掛在身上,便可以在任何時間得到這隻小白兔的守護。」

「這樣便不要當手鍊般戴上了,上學時會被老師發現的……

緊張的母親大人立刻找來更長的鍊子,把天使蛋重新裝上去。

「母親大人,這會否和其他的護身符纏在一起?」

「不要緊,小心一點便可以。這點兒小事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小男孩的脖子上,原來已掛一大堆東西:寺院的護身符、紫水晶、西洋魔法護身牌……

現在再加一個。

即使鍊子不纏在一起,脖子也會感到痠痛。

不過,為了得到好成績,不可能計較「這點兒」小事。

至於母親大人,現在則只顧著處理替富貴竹換水、抺淨文昌塔等「加強」氣場的工作。

 

「這位母親真厲害。」

一面當投影機,一面看著畫面,安琪莉絲禁不住發生讚嘆。

集各家大成的「許願術」,把小小的房間塞滿,但仍然能每天徹底打掃、淨化一次,除了佩服外,也想不到其他可用的字眼。

別忘了,除了用「魔法」外,她可是連現實的方式都有顧及,百科辭典、字典,以至各式參考書,不管那個小男孩只是小學生,亦一一俱備,她還可以窺見一些大學用的參考書在書架的頂層。

「這次工作好像較簡單,可惜呢……

妳只是可惜沒有戰鬥的機會而已。

工作簡單一點才是大部分人希望的事,對「天使」來說,困難的工作雖然很吸引,但對世間因緣影響太鉅,可以的話盡量避免才是。

這次遇上了深信「魔力」、「磁場」的家庭,天使蛋的效果或會出現意料之外的加乘……

「少擔心好了,難得有人願意支持天使蛋力量,我們的工作只會更順利和方便。」

「若天使蛋力量過強,大部分人類都會承受不了的。『夢想』得到加倍的實現表面上是好事,但是,有部分人會因無法接受這個轉變而瘋掉的。」

「就是連自己的『夢想』也不敢得到,人類才變得那樣子無聊和瘋狂。」

玄月突然目露兇光,冰冷的視線嚇得安琪莉絲直發抖。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死定了!

豈料,玄月只是猛然甩手,然後轉身離開。

我做了不得了的事耶……

她最討厭回想起成為「天使見習生」前的事……

那件讓她決定放棄自己生命的事情……

這次的工作不一定困難,但執著於「信念」的人們,或會勾起她的不快。

希望工作可以順利結束。

我可不想變成好吃的煎蛋或水煮蛋。

 

「智仁,請問你是否想參加學校的樂隊?」

「不,我要回去溫習了……

「跟媽媽談談後再找我吧,看到你每天也在這兒看大家練習,老師猜你很希望參加,如果家裡不方便放置樂器或練習,可以像他們一樣放學後練習的,學校會提供所有設備。」

「嗯……我知道了……我要回去溫習了。」

 

「母親大人,我回來了。」

「快點去溫習吧。」

「知道。」

「可以在放學後一起練習……

老師的話仍在心底徘徊。

在學業以外,最喜歡的便是音樂,但,不是母親大人喜歡的古典樂,而是樂隊的搖滾樂。

把一切咆出來的感覺真好,不必過度忍耐,可是,我必須顧及母親大人的想法。

學業便是我的一切。

其他事情都只是影響未來的無聊事。

 

「智仁,跟你的媽媽談過了沒有?」

搖頭。

「不要緊,有興趣試試嗎?反正你已吃了午餐,老師讓你試玩好了。這樣你回家跟家人說明也較容易。」

「謝謝姚老師!」

一聽到這句話,他的雙眼即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在練習室裡,一切都像是天國一樣,即使是已殘破的鼓,這刻也變成了無價寶。

「你可以隨便拿起來玩。」

「可是我不懂。」

看到眼前的小孩一臉珍惜的輕撫著各樂器,溫柔我老師立刻拿起電吉他,教他基本指法。

「謝謝老師。」

「這時候應該是試彈一下吧,只抱著吉他可是太沒趣了。」

弦線被輕掃的聲音響起,在隨意嘗試數個和弦後,智仁便開始演奏。

只見姚老師的樣子,由微笑,逐漸變成驚訝。

一首又一首的樂曲,被完美地奏出,除了流行歌曲外,連古典名曲亦一一奏出。

「你真的從沒學過吉他嗎?」

小男孩大力搖頭。

「母親大人只讓我學小提琴和鋼琴。」

「可是,你卻比大部分同學彈奏得更好。」

「這或和我學音樂,又喜歡看你們練習有關吧……

那個靦腆的笑容,任誰也不會想到出自剛才的天才。

「你……有興趣試一下鍵盤嗎?」

智仁害羞的點點頭。

退縮的感覺在碰到鍵盤後便消失。

自由奔放的琴音,還有即興的,伴隨著琴音而來的歌聲。

跟他只是小學四年級的年齡不符,是成熟低沉的嗓音。

一切來得太完美了。

只打算滿足高材生願望的姚老師,做夢也沒想過明日之星就在眼前。

一個只有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擁有比當今「明星」更耀眼的才華。

無論如何,一定要給予他發揮的機會。

母親大人,還有鋼琴跟小提琴嗎?

就算是多古板的家長,亦要說服她。

他不只是未打磨的璞玉,而是已能發出自身光輝的寶石。

絕不可讓他的才華、光芒,因任何一人而被埋沒。

「智仁,如果你真的擔心媽媽的想法,每逢星期一、三、五吃了午飯後便來找我,我會讓你練習,你不懂的,我都會教你。」

聽到老師的保證,智仁感動得只懂不住的點頭。

即使無法跟同學們演奏,在午飯時碰碰這些樂器也讓他心滿意足。

 

「進展比其他人還要快呢!」

正在看投影大電視的玄月,一面吃著鹽焗雞蛋,一面下評語。

「有這種全然相信魔法的家庭,妳的力量自然被加乘,可是,以他那位母親大人的性格,他的夢想也好,天使蛋也罷,都有機會被牽著鼻子走……哇!很痛!」

胡言亂語後被揍可是定律。

「若不是剛吃了東西,我會立刻去煮奄列。」

……我說的都是實話。

「別看輕有才華,而且有明確方向的人。喜歡搖滾樂的人,可是比任何人更有勇氣反叛。」

若是這樣,妳便不必上場了。

叩!又是一擊。

「我去散步!」

 

淡薄的黑影,正輕柔地纏繞那細小的獨立屋。

「今天得到新機會,不是應該抵消了負面的力量嗎?」

「虧妳還是指導者,連這一點也不懂。嚐過甜美的人,比不知獲得幸福的感覺的人,更容易對現狀不滿。」

……那麼,我是否該說謝謝?

「還不趕快跟我道謝!」

唉,知道。

 

「姊姊,我想找跟電吉他的書,請問在哪兒?」

「你到前面的書架看看吧。」

「謝謝姊姊!」

「慢慢走吧。」

「噢!對不起!」

「兔子,他很可愛呢!還會鞠躬!」

待小男孩走遠後,另一位管理員走近身穿同樣制服的少女身旁。

「妳這個正太控,不是想出手吧。」

「妳不覺得他很『可口』嗎?」

「我才沒妳那樣變態!如果這兒的小霸王們都像他那樣子乖巧有禮,我在這兒待一輩子也願意。」

「妳現在已是大作家了,聽說小說還會被改篇成動畫,妳還甘心留在這兒嗎?」

「大作家也要吃飯,最多我當你的上司好了。」

「哈哈,那妳要先考試合格。」

「不好意思,高級文官的資格我早取得了。」

「呃……失敬失敬。嗯,妳猜他借這類書來做甚麼?」

「我怎知道,搞不好現在的學校有樂隊也說不定。」

「哈,這倒是……很羨慕呢,我們以前可是想也不敢想有這類課外活動。」

 

「智仁,溫習得怎樣了?」

「呃……我想多念一會兒……

「五分鐘後到客廳吃飯吧。」

「明白了。」

呼,幸好趕的及把書收起來。

課本早溫習好了,只是時間不到的話,母親大人絕不准許我離開房間的。

這樣反倒方便了我看自己想看的書。

電吉他可真是有趣的東西,真希望有一天可以站在舞台上。

 

「呵呵,完全啟動了呢!」

一道只有她們才看到的光芒在黑暗中綻放。

「他好像都沒有感覺到天使蛋的脈動。」

「誰叫他的脖子掛的像萬國旗一樣。」

背後的視線讓「紫月」感到厭煩。

「有空打聽我的工作的,不如把討厭的蒼蠅趕走!」

「既然是紫月小姐的請求,那便讓在下作個舉手之勞吧。」

「沒關係嗎?」

好吃的食材衝口而出,問了這個「多此一舉」的問題。

「蒼蠅最好找蒼蠅驅趕,竟敢跟我的晚餐聊天,然後又意圖偷吃……聽說蛇膽挺補身的……

……妳想到哪兒去了?

咦!我何時成為晚餐了?

「難道妳想說,那天我看見『我的晚餐』用蛇皮頸巾取暖是幻覺嗎?」

呃!被發現了!不……這不代表甚麼耶。

「那兩隻傢伙還有點兒用處……

總是愛跟蹤的小雄被引開了,起初還會以為巧合,現在可是經常看到他,只能說他是故意追查自己的行蹤。

日後得多加留意了,暴露身份不是重點,若然工作中讓局外人受傷,甚至死亡,這可是「天使」最大的污點,甚至讓她無法晉升成為正式的「天使」。

「那傢伙若真的受傷,或會老實一點,可以的話,我可是會找機會讓他以後『乖乖』的!」

我最擔心可是妳這種想法!

 

「智仁,下個月學校的開放日,我們有一場表演,你有興趣參加嗎?」

「不用了,姚老師,我從沒有跟同學們練習,並不適合參加集體的演出的。」

「只要現在加入,你可以追上他們的進度,便可以一起參與了。」

「抱歉,母親大人不會同意我參與這種課外活動的。」

「你在這兒練習了兩星期,可以看出你很有興趣的。何況,你有大部分人都沒有的天資,為甚麼會擔心媽媽反對?」

「我會仔細考慮,謝謝老師的關心。」

以一個深鞠躬作結束,然後便迅即離開。

 

「你為甚麼借這些不三不四的書?」

一踏進家門,立刻被母親大人責罵。

雖然傭人早已提醒女主人正在生氣,但自己真的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這些電子音樂、電吉他,只是那些下賤的人們才會彈奏。尤其是那些放蕩的女人,刻意作性感打扮,然後拿起電吉他去引誘男人……

不知聽過多少次了,自己的「父親」,就是因為迷戀懂得演奏電吉他,又是樂隊主音歌手的女明星,而跟母親大人分手。

「若不是那種女人,我可是還可以與你的父親大人一個月見一次面,現在嗎?三年了,他始終迷戀那種女人!現在報章還說有可能娶進門!」

「可是……

「竟敢反駁?你自己看看,只是看點兒書便變成這個樣子,日後該怎樣辦?只要你繼續接觸,那些人便會不斷的引誘你墮落,然後你會吸毒、偷竊……最後橫死街頭!」

只是彈個電吉他而已,要說得這樣子嚴重嗎?

為甚麼我會不相信母親大人的話?她的話不是絕對的嗎?

難道我真的因為玩電吉他而變壞了嗎?

不可能,只是一個吉他,不可能影響這樣大。

背景音一直未有停止:

「你要感激你的父親大人,他賜給你和他相同的『劉』姓,而且在你的出生證明上登記了他的名字,你要知道,在他眾多的子女中,只有數位才有此榮譽!」

那種父親大人,我才不想要!

他從沒跟我好好的聊天,以前每次見面時也只是吃一頓午飯,然後便是節日、暑假,託秘書把禮物送過來。

「你要以你的父親大人為榮,他給了你他的姓氏,只要你變得出色,他便會給予你相認的機會,你要努力考取好成績,成為一個傑出的年輕人,這樣的話,他便會回心轉意,再次接納我們。」

「知道,明天我會把所有書本交還。」

這個,是妳的願望,並不是我的,可是,為了母親大人,我會努力。

只是,可以同時實現嗎?

姚老師所說的表演,我真的很希望參加。

可是,母親大人一定不會批准。我雖然很討厭那個把父親大人搶走的女人,但我不會討厭所有懂得電吉他的人,教我吉他的姚老師,我猜不會是壞人,那些同學們的成績也很好,跟我總是爭著全級第一的位置,大概不會是母親大人所說的吸毒等壞孩子。

況且,我很討厭我的父親大人,直至現在,我仍可以在報章中,看到他不斷的換「女朋友」,不,他從沒承認她們是「女朋友」,只是每次帶著超過一個女生到不同場合,然後再和很多很多女生生很多孩子。

沒記錯的話,單看以報章的報導計算,這三年沒見面的日子,我最少多了五個弟妹,而且全由那女吉他手以外,五個不同的女人生的。

聽說其中一位「母親」,比我的「大哥」還年輕十年以上耶。

可是,所有孩子中,只有很少的部分像我一樣,可以得到他的姓氏,其他大部分只能跟母親的姓氏,並由她們獨自撫養。

記者們還說,若然他心情不好,甚至會不給錢她們去養孩子,所有的一切都由她們負責,還說這是她們自找的。

這種人不配當我的父親大人!

母親大人因為他給我她的姓氏而感榮幸,還對他死心塌地,這種心情,我完全不明白……

我可是很討厭那個姓氏,每次同學問我的父親大人在哪兒,或者是一個怎樣的人,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我很想當我母親大人所想的完全不同的人,自由自在的生活著。

至少,不用背著某名人的「賜姓」孩子這名字。

很想好好的唱歌,快樂的彈吉他,可是母親大人不喜歡,還說會壞了父親大人的名聲……

很惱人。

 

「喔噢!陰影變濃了。」

「救我呀!」

已經成形的力量,正追著安琪莉絲跑。

「呵呵!誰叫妳那樣美味,又是雞翅又是雞蛋的,它當然想吃一次親子丼了,否則剛才也不會舐妳了。」

這次的大傢伙長得像貓般,對著自己的導師唾涎三尺的,在「紫月」的眼裡,這一幕其實很「可愛」。

才不是……哇!

「一邊逃跑,一邊胡思亂想的話很危險啊!」

……

閃光略過,一道黑影把驚魂未定的安琪莉絲牢牢的抱緊。

「小姐,還好嗎?」

「謝謝……啊!黑影……先生。」

「紫月小姐,這樣子的欺負指導者,不擔心會不及格嗎?」

「在她被吃掉前會救她的了,這點小事就別擔心了。」

說畢便把一直轉著彩綢的手往後一揚,放出的武器便輕易地把怨念擊碎和吸收。

「小姐身手了得,怎麼不早點兒出手?」

「這樣可是太無聊了,那隻笨蛋竟然自動變成紅雞蛋,看來,真的要把她做成親子丼。」

「找指導者發洩,似乎不能解決問題。」

銀翼一貫的輕柔笑容,仍只惹來「大小姐」的怒火。

「這倒有道理……

「紫月」雙眼閃過一抹陰寒,在冷風吹拂的淡紫色髮絲下,露出不輸給他人的狡詰眼神。

「我應該把使用美男計的傢伙,加點醬油,弄成三絲炒蛇肉,你說對嗎?」

這下子換成銀翼不知怎樣回應,臉上的笑容也迅即變得僵硬和勉強。

「小姐,這個玩笑……似乎太大了。」

「你認為本小姐真的在說笑嗎?」

更凌厲的眼神,讓銀翼只能滴著冷汗,苦笑著離開。

「我們得回去了。」

「呃?」

「現場已『清理』完畢,而且,我可不想自己孵出來的指導者跟別人跑掉。」

「妳這是甚麼意思?」

「剛才是哪隻雞蛋,一看到那隻爬蟲類便臉紅?」

「我只是……

「只是甚麼?」

好像繼續反駁會惹來殺身之禍,還是轉移話題吧。

「那……那個,今天有沒有打開領域?」

「當然有了,妳這是瞧不起我,對嗎?早在妳當作餌食時,我就準備好了!」

「哇!我以後不敢了!」

「讓我拉一下妳的翅膀,看看是否長硬了?」

「我只是……只是因為小雄……

「那小子總是不怕死的!我對那些有破解結界體質的人,可是最看不過眼的!」

有誰可以救我?

 

「智仁,你真的打算不參加了嗎?」

「很抱歉。姚老師,母親大人因發現我私下借電吉他的書而大發雷霆。若然我再跟她提起表演的事,她或會更生氣。」

「她是擔心你的成績下降,才會緊張而已,只要你保持現在的成績,她一定會答應的。」

「不可能!她憎恨所有電吉他手!」

「為甚麼?」

「對不起!我說的太多了。」

「怎麼……小心!」

姚老師還來不及制止,便看到自己的學生跟來訪者「砰」的一聲撞上了!

「對不起!」

「小男孩,你還好嗎?」

被撞倒的男人並沒有慍怒,反而立刻站起來,微笑地把嚇得發抖的小男孩扶起來。

智仁大力搖頭,並立刻道謝。

「對不起,潘先生,請問你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倒是這位小孩子好像擦傷了。」

「我和你到醫療室好嗎?」

「姚老師,不用了,我自己也可以……

不可以再跟姚老師一起的!她一定會追問下去!

我不可以出賣母親大人!

「小紳士,請問讓伯伯和你一起到醫療室可以嗎?」

「潘先生,這太打擾你了。」

「不要緊,反正我現在有空。小紳士,若是不介意,跟伯伯來個男人的談心吧。」

智仁立刻嚇得只呆呆的看著「潘先生」。

「男人談心,首要守秘密,這點你做得到嗎?」

在姚老師一臉驚愕的目送下,小紳士兩腳很自然的跟著「老紳士」離開。

「呃……下午的課堂怎樣辦?等……等一下……

真可惜,發現得太遲了,自己的學生已經別人走遠了。

惟有替他隱瞞一下。

 

「對了,小紳士,我姓潘,你可以叫我做彼得,未請教。」

「我……智仁……

突然被邀請,然後被帶到醫療室以外的學校餐廳去,現在,更被人視為「男人」般,平等的對話,可是從沒體驗過的,自然讓他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起來。

「不如先點杯飲品,智仁,你想喝甚麼?」

……我對化學物品過敏……

「那麼,果汁便沒關係了,今天的水果都很新鮮,來杯特飲也不錯……

還來不及制止,彼得已經到櫃檯點了兩杯鮮果特飲。

「來,試試看。」

「那個……請問……

在發問前,彼得已經豪爽的揚一揚手,示意他不用付錢。

「謝謝。」

「小意思而已。」

智仁輕輕的嚐了一口,不但沒有即時性的不適感,而且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兒的食材都是我公司供應的,可都是有機、無添加的東西。」

難怪感覺跟家裡的那樣相似……咦?

「我下午還有課的!」

「好像都是興趣為主的科目,對吧?」

這時,褲袋中的手提電話震動起來。

「抱……抱歉……

原來是姚老師的短訊,告訴他已代他請假,說下午要到幫她準備學會的工作。

加上,負責帶領自己小組的外藉老師,一直奉行自由教學,平日已有不少同學,以不同的名義,在課室溜開。

今天不過加上自己而已。

「看來問題已經解決了。」

對面展現的自信笑容,看得小孩子入神。

「只要你能真正的為自己而活,亦可以變得跟我一樣。」

「母親大人說這樣子只可以叫做自私。」

「我以前會這樣想,你知道我以前做甚麼工作嗎?」

第一次見面的人當然不知道了,反應當然只有搖頭。

「一年前,我在一顧問公司工作,月薪連同佣金,可是數十萬,至逾百萬一個月,你有興趣猜我現在的工資嗎?」

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問這種問題,當然是不知道了。

「十分一左右,起初連十分一也沒有,要靠積蓄生活。」

「這……

「可是,我比一年前快樂。」

「不可能……

智仁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了。

「為甚麼這樣說?」

「這……

彼得雙眼瞇成一線,靜待對方的答案。

「母親大人說過,我一定要努力讀書,將來成為成功的專業人士,這樣父親大人才會重新接納我們。」

「令尊跟令堂會離婚,不可能跟你的成績有關吧。」

「他們並沒有結婚!」

不知何故,在姚老師前不敢說出的話,竟會在陌生的男人前說出。

看到「伯伯」沒有一絲詫異,或是批判的表情,方才因激動而站起來的男孩,緩緩的再次坐下,悄聲說:

「父親大人有很多女朋友的……我連自己有多少個兄弟姊妹也不知道,最近聽說他有意跟一支流行樂隊的女生結婚。」

「是電吉他手,對嗎?」

「你怎知道?」

「剛剛我聽到你跟姚老師說,令堂討厭所有電吉他手。」

智仁立刻沈默不語。

「上星期我經過練習室時,看到你的表演很精彩啊。」

智仁兩眼立時閃爍著一絲亮光。

「本來今天來就是要跟校長說,下個月的開放日,請你們表演。今年的主題是綠色校園,我的公司正是其中一家贊助者。」

……怎會這樣的?

「有興趣嗎?」

看到眼前的小男孩不敢立刻回答,老練的紳士展露自信的笑容。

「別提那些事好了,你大概還沒想到我為何會認為現在比較快樂。」

一聽到他會解釋,智仁立刻用力點頭。

「一年前,那時工作很忙碌,加上喜歡炒賣股票,所以沒有停下來的時間……

這跟很多人一樣,不是甚麼奇怪的事。

……連跟家人吃飯的時間也沒有,甚至女兒在校際音樂比賽得了冠軍亦不知道。」

這只不過跟父親大人一樣程度而已。

「現在,我每天可以教女兒做功課,假期和妻子來個本土旅遊,這是以前所沒有的。以前再多收入,我也從沒跟她們一起遊玩。」

很羨慕……

真的比較幸福。

如果,自己的父親大人抽一天時間陪陪自己,其實已感滿足。

不錯,自己確實很討厭他,可是,卻一直希望和「爸爸」見面。

「從這一點看,令尊白白錯過了看到你的成長,聽到你為他唱歌的機會。」

智仁堅定的點頭,內心已有所決定。

 

「小白兔,請保祐我……

緊握著胸前的天使蛋,再在小白兔前合掌祈禱後,智仁走到母親大人的跟前。

「上次的隨堂測驗的成績如何?」

全是滿分的成績單,靜靜地遞至她手上。

「嗯,只要保持這個成績,你的父親大人終有一天把我們接回去……這是甚麼?」

「學校開放日的節目。」

「為甚麼樂隊的演出照片會有你的樣子?」

「我答應了幫忙。」

「是哪位老師負責?竟然要那人的兒子,參加這種下流的活動?」

吞了吞涎液,智仁努力壓抑自己的恐懼,沉著地回應:

「既然,母親大人認為電吉他手搶走父親大人,這次由我當那個把父親大人搶回來的吉他手。」

「還沒演出便開始反叛,一旦正式參加,不就斗膽逃家趬課,壞事做盡嗎?」

說畢拍案而起,直往房間走去。

「卿姐,今天不用備晚飯了,我要少爺好好的想清楚,現在是誰給他飯吃,免得他遲點兒餓死街頭,或只能吃牢飯時,怨我沒好好的教導。」

「若是妳敢給少爺任何食物,我便叫妳立刻回鄉養老!」

在卿姐求情前,「小姐」搶先定下罰則。

「我今天放學時,已把邀請卡寄去父親大人的公司。無論妳這次怎樣想,我答應了姚老師的事情,絕不會反悔。」

 

「噢!真不愧是搖滾樂小孩,力量還真夠勁度的說。」

借助背上那雙翅膀在半空翻騰,「紫月」輕鬆地把聚集的怨念逐一吸收、擊破的同時,還一面笑作評語。

「只剩下幾天便是一個月,為甚麼一點兒孵化的跡象也沒有?」

由於已躲好了,安琪莉絲在結界中一面擺動著身體,一面問道。

「無法學人類搖頭晃腦的傢伙,再怎樣努力,都只會變成不動翁的可笑笨蛋!」

「不倒翁」立刻變成張嘴冒汗的「不倒笨蛋」。

「小姐的說話還真夠狠。」

「哦?那麼,你那位口沒遮攔的好學生呢?」

黑影用不知是手指,還是爪子的,往上指了指。

銀翼正處於「紫月」的上方,以淡淡的微笑看著她。

「那是她最討厭的表情,一會兒被揍的話,可別找我投訴。」

「在下已經警告他了,希望紫月小姐手下留情。」

一龍一蛋悠閒地看著「紫月」戰鬥,並等著看戲。

「在下帶了花生米,請問小姐要吃一點嗎?」

這下子似乎有點過份了。

「嗯,我要。」

只是,看戲不吃花生米,還真的欠了點東西似的。

「竟然當作看戲……

在戰鬥中,用眼角瞄到「寵物們」的無聊動作,作戰人員不氣昏頭才怪。

「下次要溜四腳蛇的,麻煩換個地方!」

「四……四腳蛇?」

在高空的銀翼,完全被嚇倒,惟頓了頓後,即爆發出如雷聲般的笑聲。

「說得好,這稱呼不錯。」

沒有人顧及被嘲笑者的感受。

「總比沒有腳的蛇好一點吧……否則,今天她這樣子生氣,真的會把你變成蛇的樣子。」

這句話把已經石化的黑影迅即凍結。

「現場快清理完畢……

「我可不是清理範圍。」

把揮向自己的彩綢在自己跟前擋下,接著用「虛偽」的笑容回應的,自然是銀翼。

「每次也妨礙我工作,以清除同謀為前題,對你作出攻擊當然是有效。」

「紫月」一運勁,彩綢變得如棍棒般堅硬,奮力往「對手」的頭顱敲過去。

「這樣子打招呼可以是會受傷的。」

臉上保持著一貫的微笑,左手卻是緊緊抓著對方的武器,並在殘餘的黑暗反撲時,用右手揮劍將之驅除。

玄月怒瞪從中作梗的傢伙,奈何自己的武器被制約著,所以無法發洩出來。

「不必這樣子生氣,我只是希望助小姐一臂之力。」

「我只需要自己一人。」

「『見習天使』也好,『天使』亦一樣,總會一起合作,以及互相照應。為甚麼妳卻是一直拒絕我的幫忙?」

「我不需要任何人,尤其是你!每次都搗亂,你回去關心自己的『客人』吧!」

「我的『客人們』,可是早己走上軌道,不需要我的直接參與。」

「你這話可是說我能力不足!」

 

「嗯,又吵起來了……

「嗯嗯,還有花生米嗎?」

「這兒還有一點兒。」

兩隻在看戲的小傢伙,正在欣賞眼前的鬧劇,兩人的實力可都是第一等的,可以一面爭吵,一面淨化身旁的「怨念」,而且還可以頭也不回便被背後的東西都轟走的,世上實在難以找到其他人可以做到。

「對了,小姐剛才不是擔心那孩子的『夢想』出現問題嗎?」

「嗯,因為那天使蛋已在他身旁快一個月了,不可能沒太大的變化的。」

「其實,在在下的眼中,變化已經出現……小姐們再稍等一會便可以知道。」

「為甚麼你會知道?其他天使,即使是正式的『圓夢天使』,亦不可能感知其他『天使』的工作進度,何況,他應該是『見習生』而已。」

「他可不是一般的見習生。」

「他是誰?我可是無法感知他的特質。」

「這個可是秘密,可是,在下猜想,他總會讓小姐們知道的。」

甚麼嘛,這樣子吊胃口的。

「這次的花生米好吃嗎?若是小姐喜歡的,在下日後再給小姐帶上。」

「很好吃,我很喜歡。」

「看來他們吵夠了,在下先走了。」

「看來感情不錯呢,竟然還訂下下次約會的事了!」

「我……哪有?」

「幾顆花生米便被人家拐走,與其讓妳跑掉,不如我先下手為強……

「不要呀!」

「煎太花時間了……直接用水煮吧!」

例行的追逐,現在換了在半空展開……

 

「電郵……父親大人的電郵!」

本應是晚飯時間,被罰不能吃晚飯的智仁把自己關在房間內,在溫習後,漫無目的地在網上流連,突然,即時通訊軟件彈出一句新郵件的訊息,竟然是來自久未聯絡的父親。

不可能的,今天才寄出的信,他不可能今天便收到。

可是,他的電郵正是寫著開放日的事,這可是不可能的!

惟一有點奇怪的事,便是信中沒有提到任何有關表演的事。

難道他不知道?若是他沒看過信件,他又怎知道開放日的日期?

算吧,反正收到電郵,給他一個回覆吧。

 

「智仁,開放日那天,父親大人或會去參觀,你一定要保持優雅的形象,以免破壞他對我們的印象。」

隔天早上,母親大人在起床後便耳提面命的訂下準則。

「今天我請假和你一起回校,直接跟姚老師提出辭呈,以免被你的父親大人發現這種有損家聲的事。」

「不行。」

「啪!」

衝口而出的話,換來的是一巴掌!

「休得放肆!昨天餓了一整晚還不足夠嗎?」

……

「看看你現在的是甚麼眼神?這是那個人的孩子的所為嗎?反叛、無禮,一點不像他,這配姓『劉』嗎?」

「啪!」

又是一巴掌,智仁的兩邊臉頰都變得紅腫。

「小姐,請手下留情……

年逾五十的傭人卿姐,心痛的緊抱著想哭,卻倔強地咬著唇,不讓自己流下半點淚的少爺。

雖然要求嚴格,但聰明、有禮、纖細的少爺,平日備受所有人的呵護,這樣一巴掌一巴掌的摑下去,可是他從沒受過的待遇。

況且,看在這位傭人眼中,小少爺並非做了壞事,最近在學校接送時,在老師口中聽到小秘密:夢寐以求的學習機會、如上天禮物般的音樂才華,看到他這陣子變得越來越快樂,她相信小孩子的選擇並沒有錯誤。

「妳再不放手,我便要妳立刻回鄉!」

「卿姐,不要緊的……

把抱著自己的身體推開,智介的雙眸透出一份幾近恐佈的冷靜,不發一言的折回房間,抱起小白兔,抓起錢包後便自行推開家中大門。

關上大門後,令人心煩的咆哮聲便變得模糊,再多不堪入耳的說話亦無法聽到。

緩步的在山上的小路走著,平日每天都是由司機接送,並沒想過路途如此遙遠,亦沒想到路上沒有多少種可以到學校的公共交通工具,花了半小時才走回山腳,再花了超過一小時,才乘車回到學校。

「智仁,怎麼你今天……臉頰都腫了,發生了甚麼事?」

本想問他為何遲到的姚老師,一看到他的樣子,立刻吃了一驚,連他只抱著兔子,沒有帶書包一事也忘了問。

「沒事……

原來母親大人並沒有打算找我,她真的打算放棄我了……

再沒有家可以回去……

「智仁,請等一等!」

姚老師的呼喊並未讓他停下腳步,思緒突然完全的放開,只知道不斷的往外跑!

在道路的中央,突出現一道強光,並以他作為中心點,不斷的向外擴散……

「終於孵化了……真諷刺!最虔誠,相信兔寶寶是增加學業運的母親大人,就是這次的觸發點。」

天使蛋從領口中飄浮出來,懷中的小白兔突然逃出男孩的懷抱,把天使蛋搶過來便跑!

「小白兔!」

沒有時間考慮事情是否不符合現實情節,本能反應總是快了一步的讓他追了上去,這使他看到從沒見過的,最詭異的一幕:

小白兔把亮光逐漸變淡的天使蛋摔破,裡面現出了一個太陽和一支電吉他,在猛烈的「陽光」的照射下,小白兔變成了小黑兔,然後拿起了電吉他一面彈奏一面高歌。

一旁的黑影群,本想衝過去制止,可是,耀眼的光線和強勁、動人的歌聲,讓它們都消失。

直到一切都完結後,曬得焦黑的「小白兔」一躍回到已目瞪口呆的小男孩的手上,變回一隻普通的娃娃,除了顏色變黑,以及多了一支吉他外,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終於找到你了,剛才你跑到外面,一下子便沒了蹤影,快嚇死老師呢!」

姚老師在強光消失的一刻出現身旁,緊緊抱著臉頰仍是紅腫,自己最疼愛的學生:

「剛才你的媽媽哭著致電來找我們,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她起初以為你會回家,可是,一直沒看到你回去,她很擔心你,惟有寄望你已經回來,所以一直沿著你上學會走過的路線來找你,現正趕過來……

「智仁!」

熟悉、親切的音從背後傳來,在回頭前己經被抱緊。

「對不起……媽媽今早太激動了……

不是母親大人,而是媽媽。

「你的父親大人今早找你……他說很想看到你表演,還要我一定要讓你演出……他說,以前曾跟同學組樂隊,只是後來因為工作關係都停止了,他很希望,他的孩子可以自由的唱歌、演奏。」

「妳是為了父親大人才答應嗎?」

心裡很高興,可是嘴巴很自然的道出那個問題。

母親大人呆呆地看著我。

「為甚麼……這樣想?」

「每次妳只會說父親大人喜歡甚麼,不是妳喜歡甚麼,更不是我喜歡甚麼。」

「如果,你了解你的父親大人,你便會明白……

我就是不懂。

「你跟他很像,天生便能吸引一切,依你的意志去演出吧,把他,不,要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你的身上。」

好好的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覺。

 

「這次真的無聊得要死!」

孵化時刻本應是可以暢快地戰鬥一場,現在竟然被那隻小小的傢伙一下子解決了,難怪「紫月」氣得咬牙切齒的,身體還在顫抖。

「由他們自己解決,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對我來說,這個連好結果也稱不上,虧妳還說是最好。」

「偶爾輕鬆一下,在旁看戲不是很好嗎?」

「礙事的傢伙給我滾開,若下一秒再看到你,小心我把你宰掉!」

「紫月」頭也不回,狠狠的甩動彩綢警告道。

「那邊的兩隻小鬼,若再在我的背後吃花生米,我便把你倆油泡後,沾上花生米,當作甜品吃!」

今天沒戲看了,兩隻小鬼自然把花生米收起來,低著頭跟著「主人」回家。

 

圓夢天使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