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天使

逐夢天使娃娃之章

 

「唉……

在同人誌販賣會的會場內,一位少女一面收拾滿桌的貨品,一面嘆氣。

看來,貨品一件也沒有賣出去。

去買點東西發洩好了。

 

「歡迎光臨!」

嬌小的女孩迎面而來。

這兒很多可愛的娃娃呢,最近想找一個模特兒練習繪畫插圖,如果價錢適合,買回去似乎也不錯。

「這兒的娃娃都很可愛,可是,價錢聽說都很昂貴,對嗎?」

「一分錢一分錢的,慢慢儲起來買東西的感覺會很棒的。」

即是說,價錢一點也不便宜吧……

「歡迎下次再光臨!」

 

「玄月,她不是很需要娃娃的嗎?」

待客人一踏出門,「雞蛋」便立即發言。

「這樣說,妳是完全不信任我的力量嗎?」

雙眼發出的冷冷兇光,直直的貫穿「指導者」,嚇得她冒出一身冷汗。

「難道妳打算用那個方法嗎?」

「她的苦澀味太重了,我可不想連娃娃的心也被拖到深淵。」

妳這是想戰鬥而已罷了。

不能說出口的話,亦不能在「蛋殼」上反映出來……

「再胡思亂想的話,小心我把妳煮成蛋花湯。」

……

 

「東西果然無法賣出吧,妳這知道我沒說錯了,對嗎?」

才剛回家,迎來的不是關心,而是冷嘲熱諷。

沒有回答的直接進門,自然是繼續捱罵。

「長到這樣大了,連禮貌也不懂,媽這是白養妳了。」

既然回答與否都是禁忌,不如省點力氣好了。

「有空做這些無聊事,不如多找幾個錢回來;隔壁陳太的兒子,跟妳同年畢業,現在每個拿回家的錢,至少數萬元,妳呢?工資只得那萬多元,還花錢在這些不賺錢的玩意上,看妳日後沒有我的話,如何餓死街頭。」

「甚麼事也做得這樣差勁,不知道妳當人來做甚麼的?早知不讓妳唸大學,待妳不得不早點出來工作,這樣我才可以快點收回成本。」

身為母親的,每句話都毒辣至極,正常的人大概不是發怒,便是應該一死以謝天下了。

反正活著只是獻醜,對嗎?

不過,對一個已失去「心」的人來說,一切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這種情況下,怨念大概迷惑不了她吧……

在不遠處的天空,隱身漂浮著的一人一蛋,展開了對話。

「這可比會被迷惑更糟的情況,她自身已是怨念的製造者。」

淡紫色頭髮的少女,不屑的回應著。

「她可是重要的工作對象,別用這種態度吧……

「哼,我是訥悶,怎麼身為『指導者』的妳,會比我更不清楚她的狀態罷了。怎麼了,蛋殼裡面沒東西的嗎?」

一邊說著這句,一邊敲著「蛋殼」,還要再加一句「有人在嗎?」,似乎把「指導者」惹惱了。

「妳這可是欺人太甚了!」

「『笨蛋』沒資格說這種話。」

在說這話時,玄月右手往外用力一甩,把彩綢往外拋出,把打算從後施襲的怨念,直直的天空的深處轟去。

很可怕……像是背後有眼睛一樣……

「不淨化可以嗎?」

「那女孩不斷飼養、生產著這些傢伙,浪費氣力的事我可不想做。」

拜託,眼前這個情況,不由得妳這樣說了。

可怕的黑影不斷聚集,逐漸形成一個龐大的團體。

「玄月,妳真的不打算處理嗎?」

安琪莉絲連聲音都顫抖起來,光滑的蛋殼上,開始冒出豆大的汗珠。

「知道了,打掃一下便是……

玄月聞言心不甘情不願的拂動彩綢,在還沒展開攻擊前,熟悉得讓人討厭的白光又再一次出現。

「這傢伙……

刺眼的光柱再次搶在自己的前面淨化怨念。

「這些粗活讓我來嘛。」

爽朗的笑聲,卻是讓玄月心情嚴重不爽。

「如果妳敢阻止我揍他的話,準備明天當早餐吧!」

在雞蛋出言制止前,有人搶先一步作出要脅,還有,把彩網直直的甩向對方!

「呵呵,真的很潑辣呢!在這方面,妳果然名不虛傳。」

看到自己的攻擊被對方輕易避開,玄月索性不管甚麼工作守則了,繼續奮力追擊。

「妨礙我工作的傢伙還口出狂言,我倒想看清是誰有這種膽量!」

「夠了,快點回去吧,惹她生氣可不是有趣的事。」

原來,另一方的「指導者」,同樣地無力監管「見習生」的行為。

勸止當然是無效了,在這兒所說的不是對方,而是安琪莉絲。

因為,玄月已發動攻擊了!

「很兇的女生呢!」

對方在躲開時剛巧躍到燈光處,兩人,不,一人一蛋這才看清他的外貌:

高瘦、結實的男性身段,有著帥氣、精明外貌,亦同時擁有女性特有的纖細、優雅的線條;深藍色的皮製長袖大衣,淡綠色的蓬鬆及肩的髮絲,還有像是嘲笑著自己,正笑得瞇起來的雙眼……

至於身旁的「指導者」,看起來是一條細小的龍,只是,在頑皮的學生跟前,似乎沒一點威嚴。

「少瞧不起人!」

玄月因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而感受辱,彩綢的攻勢更為凌厲,一個迴旋便化為利刃般,打算往「對手」的頸項橫切過去,小雞蛋趕不及拽住「武器」,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快將發生的血腥畫面。

「只是想幫上美女的忙,為甚麼得受到這種對待?」

並沒有看到他有任何防守的動作,但彩綢卻被硬生生的打回。

「嘿,想不到,『同業』中亦有這種高手。」

攻擊被擋下,玄月以冷笑應對。

「我亦想不到,在『天使』中,都有像小姐般身手了得的朋友。」

「朋友嗎?我可沒有承認。」

玄月冰冷的眼神,看得「指導者」亦心寒。

「看來,我好像被美女徹底的討厭了……不妨礙妳的工作了,再見!」

「哼!逃的還真快!」

在說著這話時,玄月冷冷的瞄了「指導者」一眼。

「他是哪一種?」

看到他離開時,跟著他離去的,有著龍的影子的物體,還有他沒有翅膀等特徵,正猜想他是屬於哪一種的「見習生」。

「不確定,應該說,擁有『翅膀』的『見習生』,好像只有妳一個。若然要憑他的『指導者』去猜想亦有困難,因為有不少人都擁有這種外型的『指導者』。」

「可是,只有妳一隻是『雞蛋』!是妳害我暴露身份的!」

「喂……

我可不是雞蛋!

「『喂』甚麼?想當水煮蛋嗎?」

「對不起。」

沉默了好一會兒後,安琪莉絲戰戰兢兢的,嘗試打破這種寂靜的氣氛:

「那個……那女孩……

「明白了,入夢便是了,反正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催促我可是多此一舉。」

 

「怎麼了?連夢境也是動漫的販賣場地嗎?」

一踏進「客人」的夢境,玄月便皺了皺眉頭。

「這可是她的願望,太在意只會影響工作。」

眼前的畫面,嗯,該怎樣形容?到處都是人,而且是衣著打扮跟動漫角色沒有分別的人,四周都有不同的攤位,正在售賣自家製作的作品。

「我不是介意她的願望,只是,要在這兒找一個人可不是易事。」

「妳的感應力不是讓妳很自豪的嗎?」

「這兒很多雜訊,況且,即使找到她,要走到她跟前都不是易事。」

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像罐頭沙甸魚一樣,別說找人了,想往前、後、左或右任何一方走都有困難。

破壞人類的夢境,可是會影響他們的「成長」,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不要考慮。

不過,現在卻有人想用「武力」去「開拓」路線……

「等一下!」

「我又沒說要做甚麼……

妳在甩動彩綢了,不是想搞破壞的話,難道是想當扇子用嗎?

「這樣子便行了……

拋起彩綢,任由它圍著自己旋轉,就像髮廊外的標記般,這就成為了一人一蛋的「屏障」。

這種樣子,「別人」想不避開也不行了。

以這種方法「前進」了片刻,她們便發現了「目標物」,不,是「目標人物」。

那個攤位……

跟「現實」不同,這兒被讀者擠得水洩不通,貨品已經所剩無幾。

「跟她面對的,完全是兩回事,看來,這次的工作對象會是完全脫離現實的一類型。」

「妳的存在,對人類世界而言不也是超乎現實嗎?或者,對她來說,可以輕易受妳的存在,讓妳的力量可以得到全然的發揮。」

雖然說的好像合乎情理,但這種帶刺的內容想不氣得別人瞪眼也難。

看來,有人已決定了明天的早餐。

這時候,即使蛋殼冒汗,或是不斷道歉也無補於事了。

幸好,因工作要緊,玄月沒有罵她的時間。

「妳好,看來妳有不少支持者,送妳一件小禮物作見面禮吧!」

走到「對象」的跟前,沒有多看她的作品一眼,玄月便直接的拿出天使蛋。

「只要好好的帶在身邊,一個月後便可以實現任何願望。」

「哦?真的嗎?謝謝妳。」

果然在沒有任何懷疑的情況下便收下了。

不過,會有人在夢中懷疑「不合理」的事嗎?

大概沒有吧。

安琪莉絲這才想起她方才言論的「不合理性」。

唉,這次不可能不變成早點了。

「妳錯了,是宵夜。妳現在不立刻回去替我造甜湯的話,我回去以後便把妳煮成甜湯。」

又被她猜到心裡想法了。

「妳還留在她的夢裡嗎?」

「放心好了,入夢術是我的專長之一。」

真是的,在妳的眼中,妳有不是「專長」的事嗎?

呃……被瞪了……

「呃……請妳小心。」

「如果有時間關心我的,不如擔心一下自己的性命安危好了。」

一想到自己會變成美味的甜湯,「雞蛋」立刻飛也似的逃離「現場」。

「這兒的感覺,總是有點兒奇怪……

說一個不一定有常理夢境奇怪,這種想法其實也很古怪。

不過,這次沒有小傢伙提出異議而已。

「果然……

在會場的一角,發現細小的黑影。

「心裡藏有大量陰影的人,不可能在夢境裡沒一絲痕跡的。」

細小的黑影在瞬間變得巨大,會場中沒有出現恐慌畫面,只是,那少女的攤位……

在同一時間,變得空無一人。

不,不只是這樣。

是其他攤位的客人,佔據了她的空間,但只看別人的貨品,對原檔主不瞅不睬。

「她所面對的現實和理想,相距實在太遠了。」

微笑的揮動七色彩綢,讓它如「無限」的符號般律動,淡淡的七色光芒不斷流動、展開,逐漸包圍這個空間。

黑影在夢境中因難以吸收力量,所以無法施展強力的攻擊,在毫不費力的情況下,玄月不消數秒便把它淨化。

「竟然連夢境都被怨念佔據了,看來,我可是接手了一件好玩的工作呢!」

 

「甜湯!」

一踏進家門,玄月立刻高聲喊道。

「來了來了。」

怕死的「雞蛋」連飛帶滾的,用甜湯迎接「主人」。

「謝啦!」

有人竟毫不客氣一手搶過來,舉頭便灌進肚子裡。

「味道不錯,今天可以免妳一死。」

真的很過份,安琪莉絲不禁在內心嘀咕著。

「別把說話寫在蛋殼上!我不是曾經對妳這樣子說過的嗎?」

嗚,又被發現了。

「啊,對了。」

這時玄月已變回小孩的外貌。

「嗯,怎麼了?」

「那女孩,看來頗棘手。」

「難道妳發現了甚麼嗎?」

「她的夢境都被蠶食了。」

「若是發生這種情況,交給她的天使蛋,反而會危害她的安全。別說那些怨念會追著她不放了,天使蛋亦可能孵化出吞噬她的東西。」

「這一點我當然明白,不過,得修正一下:我不是說過嗎,怨念不是緊追著她,她自己反倒是怨念製造機。」

「要回收嗎?距離天亮還有兩個小時,大概足夠。」

「不!」

「為甚麼?」

「我會有辦法處理的。人類就是因為喜歡踐踏他人,甚至自己的夢想,才會變得如此不知所謂的!」

「明白了,可是,妳需要全力保護她才能及格。」

「放心好了,我對這方面可是很自信的。」

玄月不屑的揚了揚眉毛,接著說:

「加上,即使再令人討厭,那傢伙在適當時候,大概都會出手相助吧。」

「妳不是很討厭他的嗎?」

「能利用便要好好地利用。」

 

「咦?這是甚麼來的?」

奇怪了,我可沒從沒買個這小東西的。

夢中的一幕突然在腦海中浮現:

「妳好,看來妳有不少支持者,送妳一件小禮物作見面禮吧!」

「只要好好的帶在身邊,一個月後便可以實現任何願望。」

夢中女孩的身影,可是有點朦朧,好像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女孩子。

那件小禮物,難道便是這個天使蛋?

笨蛋!夢境裡的東西,又怎可能變成實物?

可是,除此以外,再沒有其他的解釋耶。

不管了,在我手上的東西便是我的。

這一點在自己的房間裡大概有效吧。

一個月以後便能願望成真?

這也太神奇吧。

算吧算吧,反正不用花錢的東西,戴在身邊也無妨。

 

「玄月,咱們會否選錯對象了?」

在店裡的牆壁上,一面看著自己的投影,一面冒著豆大的汗的大雞蛋,禁不住提出懷疑。

「放心好了,她既然會毫不客氣的收禮物,我們還是努力工作好了。」

反正,事情如願的開始了便是,原因等東西那就別去深究了。

人們的心態可是會影響結果耶,妳不能這樣子不在意吧。

「這總比丟掉天使蛋這個結果好一點,不是嗎?」

看來,有人再次看穿自己的想法了。

以後還是乖乖的好了。

 

「唉!又得回到無聊的生活了!」

每天的上班、下班,做著自己「討厭」的工作……

惟一可以讓自己放鬆的事,大概只有畫漫畫、寫小說,可是,正如母親所說,這玩意不但不能賺錢,而且只是浪費金錢而己。

唉,我該怎樣做?

我可是連自己想變成怎樣子也不曉得耶。

即使那玩意真的可以實現我的願望,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甚麼願望可以實現。

由它吧,先戴著,反正免費便是好東西。

「早安!」

「兔子早安!昨天好玩嗎?」

「還不錯。」

「生意怎樣了?」

「哈哈,不可能賺錢的。」

「這也是,始終這種活動是以興趣優先。」

「嗯嗯。」

真是的,還要繼續問嗎?誰不想賺錢?誰不想名成利就?那些問題可只是挖苦而已,若不是看在她是同事的份上,我才不想回答她半句。

我真的很想像某些同人誌作者般,被出版社看上,然後出資為他們出版,從此名利雙收。

老實說,我不是不知道實力相差太遠,可是,偶爾想一下倒可以吧。

「時間到了,去工作吧!」

「知道!」

 

「下一位請上前。」

「先生,請問有甚麼可以為你效勞的?」

「砰!」

「請問,有甚麼可以幫忙的?」

被別人朝著臉上丟東西,也要笑著提供協助,這可是天條。

自身的想法?廢話,這不切實際的東西,在剛加入這行業時,便丟到垃圾收集站永遠埋葬了。

真是不明白現代人的想法,好像總是在生氣,總是在發神經的,還是我上輩子殺的人太多,碰到的人都是認定我跟他們有殺父之仇?不,是我殺了他們全族,否則不會一衝進門便找我丟東西、罵髒話了。

呀,好像連自己也忘了自己在「高尚」的地方工作了,嘿嘿,這可是號稱知識寶庫、兒童和青少年理想學習地方:圖書館。

嗯嗯,大部分人都會這樣子想吧……

事實上,不知怎的,總會看到人們高聲談話、滿口粗言穢語、小孩子在不知哪兒的在攀爬……

我才沒誇張耶,瞧一瞧左手面,正有小孩用牆壁上的,本是作座位用的,還要是這家館引以為傲的藝術裝置,來作攀石練習了。

喔噢!上頭的熊寶寶又被人扯了下來挖眼扯耳了。

下輩子投胎可別當圖書館的裝飾品,書也不要。

我現在手上拿的那本可是支離破碎了。

天啊!這真的是我希望工作的場所嗎?

這兒可是戰場耶!

我只希望平靜的活著,不,我只希望可以吃飽,儲點兒錢,然後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希望那顆小小的天使蛋真的可以實現我的願望吧,我可不想再站在這兒任由別人無理取鬧。

反正想不到願望是啥,乾脆中獎券好了。

笨蛋!我竟然會相信這種無聊的事。

「兔子!」

「呃?甚麼事?」

「還敢問甚麼事嗎?客人在等了!我可是叫了妳幾遍了!」

上司毫不客氣的,在「客人」前教訓著「兔子」,既然自己理虧在前,自然不便反駁。

「呵,不要緊,看妳臉色不大好,沒事嗎?」

反倒是在一旁等候的「客人」出言安慰,若然每個客人都這樣子溫文有禮,其實這種工作著實不賴。

這才像愛書人嘛!

 

「玄月,已經一星期了,她的天使蛋還沒有啟動的徵兆。」

安琪莉絲一面看著月曆,一面提醒道。

若然天使蛋沒有被「夢想」啟動,就跟普通的裝飾品沒分別,不可能孵出任何「生物」,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玄月,竟然還開了期票,表示可以一個月左右便能孕育出「夢想」,欺騙他人可以壞了整個「行業」的名聲的!

到時候,被所有人討厭,我可是不會理會的!

「我不是為了得到別人的喜歡,才成為『天使』的,他們的想法可是與我無干。」

又是這種回應。

她這種性格,可是讓她至現在仍是孤獨的最重要因素。

「天使」們,其實大多也會結成團體,彼此互相關懷,只有極少數會像她一樣「獨立」。

「妳可別抱怨了,況且,她的天使蛋不是還沒啟動,而是脈動微動得難以被發現而已。」

「不可能,作為妳的指導者,不是應該第一個發現她的脈動嗎?」

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從她的天使蛋孵出來的,照理應該可以感知由她所「送贈」的天使蛋的脈動、變化,以至「持有者」的心情等不同資訊。

如果連我也無法感應到的情況,作為「見習天使」的她更不會感覺到。

「我不是一般的『天使』……這點力量,可是我獨有的;天使蛋也是我一位所獨有的魔法,我可是用上了很重要的交換條件。」

對了,我差點兒忘了這一點。

她付出了很多,所以,得到的,亦比其他「天使」多。

「放心吧,我可是答應了她的,那顆天使蛋,一定可以在一個月內孵化。」

淡金色的髮絲,隨著她輕擺著頭而甩動著,甜甜的笑容,可是無法讓人聯想到她的出身。

「今天妳想坐在哪個手袋裡?」

「甚麼?」

妳不是正在收拾店面的東西嗎?為甚麼突然問這個?

「今天有聚會,我想,那傢伙一定會出現。」

「妳指那位『天使』嗎?」

「他不配使用『那位』的稱呼,以後叫他『那傢伙』便可以,否則,妳便會變成我的茶點!」

嗚,這個可是最可怕的要脅,大家都是「天使」,和氣一點不可以嗎?

「既然妳沒意見,這次用籃子好了,籃子跟雞蛋可是絕配。」

我不是雞蛋!

「不是雞蛋,難道是鴕鳥蛋嗎?」

「都不是!」

抗議當然無效,我現在只求被稍微溫柔對待而已,不要把我往籃子裡丟!即使不是雞蛋或鴕鳥蛋都會受傷的!

「再吵的話,我便把妳抓去煮成鹵蛋!」

 

「玄月!很久不見了,妳好嗎?」

一踏進在餐廳裡的「會場」,玄月立刻受到所有人的熱烈歡迎。

一如平日般,沒有人能在她的面上找到絲毫高興的表情。

在這個情況下,各人只會作出更多的,更刺激玄月的神經的「真切」關心。

尤其當中的一個自以為是的傢伙:

「玄月妹妹,怎麼了?是否有人氣惱妳了?」

不用猜也會知道那人是神子,那個無聊得很的「魔法師」,別人不是說魔法師因為要跟神,或是魔鬼打交道,所以性格要較沉穩的嗎?現在看他這個輕佻的樣子,別說討厭他的玄月了,連我也想送他一個頭搥。

「告訴我可以嗎?」

「神子,你再這樣子喋喋不休,會惹女士生氣的。」

連隨後到達的采藍也看不過眼,輕拍了他的肩膀制止。

呼,得救了,一旦惹毛了玄月,我也不能保證她會做出怎樣子的事情來,類似把這家餐廳毀掉,或把「肇事者」的運氣換成嚇人的樣子等均有可能。

這可都是在她的能力範圍內輕而易舉的。

身為「天使」,不可有報復之心這種無聊的「守則」或「自覺」,她可不會有的。

因此嘛,那個在「工作」中,經常「妨礙」她的人,下場只會很慘。

希望在這事發生前,某人會識趣地消失。

「喂!」

又來了。

「甚麼事?」

「今天的感覺好像比較明顯。」

「這或是對方有意暴露自己的氣息,有『疑犯』嗎?」

為甚麼我會用了她語氣說話的?不要耶,我可是想當一個成熟的指導者的!

「我還沒找到,但多少有點頭緒。」

「啊?那妳認為是誰?」

「在確定以前,我不想放過任何的線索,亦不想讓犯人逃掉。」

「他不是犯人吧。」

「膽敢阻礙我工作的人,罪行可跟一般的罪犯一樣!」

「好的好的,那麼,妳打算怎樣做?」

「這兒沒有蛋包飯吃,我們走吧。」

「玄月,不吃點東西嗎?」

采藍拿著一小碟蛋塔走過來遞給她,看到這款雞蛋製的甜點,玄月立刻伸手接過。至於籃子裡,因為她突然改變想法而發呆的傢伙,卻完全沒被理會。

「對了,最近妳的店子裡有沒有怪事發生?」

無法理解過來的玄月,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同時用眼神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最近大部分店舖都來了一個少女,身上有著奇怪的味道,看似是很冰冷、苦澀,但卻有種甜甜的,像糖果般的令人感到安慰、懷念的甜香味。她每次都會努力尋找東西,但總是不合意的,最後便失望的離開。」

「不知道,沒光顧的客人我可不會放在心上的。」

「可是,作為這條街道的一員,我們得盡力幫助所有有需要的人們。」

「你們真的能確定,你們所遇到的她是同一人嗎?」

「我們互相商討後,已經確認了。」

「既然你們都認為她需要幫助,為甚麼不給予她想要的服務或物品呢?」

呃,妳不要這樣子咄咄逼人耶。現在妳只是在跟其他人聊天,而不是審問犯人,不,即使是審問犯人,作為「天使」,亦應有基本的禮儀:和藹、同理心。

「我們都希望可以幫上忙。可是……

這時,采藍露出略微尷尬的神情。

「我們無法感知她的願望、情況,她就像受到一隻蛋殼所保護般,把我們的感知力阻隔在外面,無論像采藍般可以運用氣味、味道去感知他人情況的『圓夢師』,或是像我般能『看』到對方願望的人,均無法探知她的想法,如果只有一、兩位圓夢師有這種情況倒常見,但從沒看過有像她一般,被別人刻意阻隔了她的特性,至無一人能解讀的情況。如果跟她見面的話,不如妳試試直接出手幫忙,以妳的力量,大概能看出端倪,對嗎?」

突然插話的,可是玄月最討厭的人。

他的話,實在很可疑。

「看來,表面上甚麼都不知道可是謊話,你其實知道不少事情。既然你是擁有『靈視』能力,又能把事情分析得這樣子詳細,你應該把力量運用在其他方面,而不是經常打擾他人。」

原來她也感覺到那個人似是話中有話了,只是,用這種語調「回敬」,或有機會讓自己露出馬腳的。

向別人套話可是要沉著氣的,這樣子只會打草驚蛇。

「對了,不如把她的樣子告訴妳吧。」

「我看不必了,玄月妹妹這樣子聰明,一定已經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了。」

「神子,你今天的用字很奇怪。」

「呵呵呵,是妳多疑罷了。」

「嗯?」

在眾人仍在討論時,玄月猛然抬頭。

「請問是否有甚麼事情?」

「沒……我有事得先走!」

對方還沒來的及回應,她已經一手抓起籃子便往外跑,留下一面愕然的人們。

「啊……無法叫住呢,她留下了外衣了……

采藍打算拿起外衣往外追時,神子把衣服接了過去:

「這些工作還是留待紳士做好了,美麗的淑女還請好好的享受這個美好的晚上。」

「那麼,麻煩你了。」

 

「可惡!才沒幾天,又聚集了一大堆的!」

一躍上半空,玄月再次變成少女的模樣,不斷的把怨念驅散。

「小心!」

只顧著前方的玄月,冷不防受到「敵人」從背面的偷襲。

「看我的!」

細小的安琪莉絲,立刻張開雞蛋形的結界,把對方的攻擊擋了下來。

「把結界放開!這樣我才方便攻擊。」

「可是……

玄月一面拒絕指導者的幫忙,一面忙碌的應付著從四方八面來的突擊。

跟以往不同,那不是一個巨大的,被她稱為「無聊的東西」般容易應付的傢伙,而是一大群的,各自有著不同的形態、力量屬性的「黑影」。

四周均出現了被火燒、被水淹,以至被雷電擊中的痕跡,若不是有玄月的「領域」所包圍,現實的空間鐵定受到嚴重的破壞。

在空中穩定了身體後,玄月立時高舉雙手,猛然一轉,讓彩綢同時往四面斬擊;另一方面,亦為自身武器注入力量,令其不斷延長,讓攻擊的範圍越益擴大。

一眾「對手」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就在她加強攻勢時,也作出了反擊。

「甚麼?」

怨念不是因「主子」一直增加的灰暗的思想而變大,或是聚集,反而像變形蟲般,進行自體分裂。

「那女孩究竟是甚麼人?」

連一旁的「觀眾」也變成了「裂口蛋」。

形成這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狀況,只有一個原因:那人擁有比子彈還要快速,比天馬行空的詩人還要廣闊的想像力,以及跳躍思維。

換言之,她可是比眼前的怨念還可怕的怪物。

「這女孩真是的,有空製造那堆東西,不如拿去寫點東西好了。」

「她一直有這樣做了。」

「那麼,這些又是甚麼東西?」

在戰鬥中仍能指著對手,再作出無謂的發言,看來只有她一位「天使」可以做到。

在玄月還好奇地看著黑影們的變化時,它們脩地結合起來,以縱橫交錯之姿,編織成一個「活生生的」,而且有著「集體」意識的網。

捕「天使」網剛成形便迅即從高空往一人一蛋直撲過去,玄月立時往後躍躲開;至於小傢伙則仗著她嬌小的體形,在巨網落下時,從網眼中穿出。

攻擊失敗並未讓「它們」氣餒,反而是這份無法達成的「怨念」,使「它們」變得更強大,加速分裂的結果,令「網眼」逐漸變密,這時,「它們」已如布袋一樣。

「不管了!」

已經氣上心頭了,難道還打算跟「它們」耗下去嗎?玄月立時改變策略,把魔力大量注入七色彩綢,武器的顏色不斷的幻變著,並在她用力一揚手下,化為直刺向對手的利箭!

攻擊範圍太狹窄了,只能在「怪物」的身上開一個,連安琪莉絲也無法通過的洞,當然不足以讓自己逃出;心念一轉,即心生一計,右手緊抓武器後,手腕輕輕一轉,便用「利刃」切割出一個大圓,隨即展翅高飛,衝出重重包圍。

可惜,反應稍遜的小傢伙,在「洞口」開始封閉時才準備逃跑,加上身形過於嬌小成為障礙……

「妳這笨蛋!」

眼看著「出口」閉上,並把自己的指導者擋下,這時即使破口大罵亦無補於事。

冰冷的劍氣在身旁劃過,瞬間把變成球狀的「布袋」劈開,飽受驚嚇的「小動物」,立刻撲向「主人」。

「只有一個人的話會很吃力,以後讓我幫忙可就簡單多了,妳說對嗎?」

可能認為贊同是示弱,玄月露出可怕的眼神。

「唉!怎麼救了人還要被瞪?」

「那顆雞蛋的事不用你費心!」

「噢!為甚麼那位可愛的小姐會被稱為雞蛋的?」

終於……終於有人為我抱不平了哇!

那群怨念竟然還在!

若不是玄月替我驅散那執念,我鐵定被吃掉。

「有空胡思亂想,不如好好的張開結界保護自己。」

擋在我身前的她,口中雖然說著不近人情的話,但這應是關心的表現吧。

「我絕不容許,妳被我以外的傢伙吃掉!」

抱歉,是我誤會了,現在立刻退場。

「那邊的傢伙!」

「我有名字的。」

「桿在這兒便要幫忙!不知這道理的便給我滾!」

顯然是沒聽進去。

既然,現在非爭論的好時機,被指揮的「那個傢伙」,即使不為了協助對方,也要為自己脫身出力。

對手自然不會給予兩人喘息之機會,黑壓壓的身影自半空而至,兩人同時往後翻騰躲開,位於兩人之間,有著龍的姿態的「指導者」,則吐出火焰,在敵人身上製造出突破口衝出去。

「看來,你的爬蟲類隨從還挺幫上忙的。」

那隻「爬蟲類」立刻愣在當場。

龍算是爬蟲類,這一點可算沒錯,但,不會有人這樣說吧。

「喂!小心!」

利劍一揮,把直刺向「隨從」的「藤鞭」斬斷。

「你還是跟那位可愛的小姐一起,到一旁躲避吧!」

「可是……

「還在這兒礙手礙腳的,休怪我連你一起揍!」

為免被「傳說」中的可怕「天使」瞬殺,迷你龍立刻飛離現場,躲在安琪莉絲的身後。

「小姐的工作還真辛苦。」

領教過對方「學生」的「潑辣」個性,龍形小生物作出由衷的感言。

「哈哈,先生你大概跟我不相伯仲吧,最近的孩子們越來越有個性。」

「對了,小姐請問怎樣稱呼?」

看來,那隻「爬蟲類」還頗有禮的。

「我是安琪莉絲,那麼你是誰?我總不能稱你作『爬蟲類』吧。」

這次「他」連笑容都變勉強了。

「啊,若安琪莉絲小姐不介意,可稱在下為黑影。」

「你的學生在取名字方面,實在太有個性了。」

一想到黑影的意義,安琪莉絲不禁笑了起來。

「我們只在這兒聊天不要緊嗎?」

兩位「天使」看似仍在苦戰,黑影多少有點內疚,作為指導者無法跟在學生的身邊,只能在旁等待,那種感覺實在並不好受。

然而,他們均發現一個出乎意料的事:

兩個似是勢成水火的「天使」,竟然能有著高度默契的合作著,在玄月的彩綢作掩飾、淨化下,再緊接由「那傢伙」的劍砍擊,接二連三的攻擊雖然使他們有點吃不消,但那堆「怪物」早已停止分裂,而且逐漸減少。

「看來,我們真的可以繼續閒聊。」

蛋殼上展現了一個迷人的笑容。

「嗯,想不到小姐的學生,有著和他同樣靈敏的身手。」

「我亦無從沒想到,在見習者中,竟然有人跟她一樣,主張以『武力』去解決問題。」

「他只是貪玩而己,身為指導者卻無法促使他成長得如其他『天使』般溫和,實在是失職。」

「你這樣說像是取笑我,無法教導她行為舉止稍微收斂一樣。」

「不敢,那位小姐洞悉世情,她比小姐妳所想更聰慧慈愛。只道盡好話不能讓一些深陷絕望的人重燃希望,反而只是落井下石,她可是比任何一位『天使』更了解這個事實。」

「真的是這樣嗎?」

「若是小姐受盡折磨,而且明知道未來仍會如此,別人跟妳說『明天會更好』,妳會相信嗎?」

「當然不了……啊,我明白了,事實的確如此。」

想起前一位「工作對象」,安琪莉絲迅即了解過來。當一個人認為死亡比活著更快樂時,高喊「美好的明天」就是等同諷刺。

「看來,已經結束了。」

合作無間的二人組,現在正不斷的鬥嘴,若不是把現場「清理」完畢,大概也沒有這種閒情吧。

這時,安琪莉絲才察覺,那位男生的身材著實很高,變成少女身段的玄月,可是已比一般同齡男孩高大,然而,那多管閒事的傢伙,比她高了約一個頭的高度。

嗯,勉強在氣勢上取回平衡。

「請問,別叫我『那傢伙』可以嗎?我可是有名字的。」

「從不自願報上名來的『傢伙』,不配有正式的稱呼。」

「難道妳喜歡別人叫妳作『那丫頭』嗎?」

啊,有人觸動禁忌了,這下子有戲好看。

「你說甚麼!別以為我讓你幫忙便是承認你的能力!你這個跟那些東西同樣無聊的『傢伙』,還神氣甚麼的!」

玄月立時拋出彩綢,繞了對方脖子一圈再把他拉到自己的跟前。

「警告你,胡亂說話會被我殺掉的,今天看在你救了那隻雞蛋的份上,否則我一定不會客氣!」

「可以請教妳的名字嗎?」

被勒著脖子還能和顏悅色的說著話,實在是怪人。

「不自報姓名的無聊傢伙,妄想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銀翼,以後別叫我『那傢伙』可以嗎?」

唉,還在裝帥,那位小姐可是不吃這一套的,我反而奇怪,為甚麼身旁的傢伙,不管自己學生的死活。

「他若是被女生揍也是自找的,在下曾叮囑他多次,望他別對女性無禮,可他就是喜歡以捉弄女孩子來取樂。若他因而被追殺,在下便會袖手旁觀。」

原來如此,難怪黑影跟我一樣都是等待看戲的表情。

可是,我想不到會變成這樣子……

「這次我放過你!銀翼,你以後給我記著,再胡說八道便等著瞧!」

喂喂,身為女生,還是別說這種像大魔頭的話。

「那麼,可以請教如何稱呼妳嗎?」

「紫月。」

哦,很聰明,把名字換掉部分,這總比不作回應有禮貌,以她的性格,不可能叫她報上真實的名字了。

雖然讓對方知道也無妨,但是,對於自己討厭的人叫自己的名字,任誰也會起雞皮疙瘩……

 

待一人一龍離開後,「紫月」回到「雞蛋」的身邊。

「他是甚麼類別的『天使』?」

「不確定,他的氣息比妳更難以感知,沒有活人的感覺,但同時沒一份徒有靈魂的空洞感。」

「那個,大概是假名字。」

「嗯。」

「為甚麼我的外衣在這兒的?」

不知在甚麼時間,安琪莉絲的身旁多了一件蕾絲外衣。

「剛才……一直看不到的。」

「我實在不應信任『雞蛋』的觀察力。」

在大廈頂樓甩了甩外衣後,一臉怒容的玄月,以小女孩的外貌把衣服穿回。

「疑犯,可以鎖定了。」

「啊?」

「自稱擁有銀色翅膀的神之子,竟然給我那種怪名字。」

「妳自己不也是撒謊嗎?」

身為天使還撒謊,現在還敢說別人。

「他沒資格在這一個我的身上,打聽到『玄月』這名字。」

「明白明白,可是那女孩該如何處理?」

身份敗露便算了,反正那人是同行,即使是普通人,咱們亦沒有不能暴身份的規定,只是會妨礙日後工作而已;可是,別人溜狗,那女孩則放出怨念來個趴趴走,即使今天給它們一個全滅,那少女的精神狀態可是更值得擔憂。

「沒關係,暫時讓她稍微任性一點吧,否則,天使蛋亦無法得到足夠養份孵化。」

我可是問錯問題了,但,她說的亦有道理。

沒有任何思念,天使蛋無法孵化以實現願望。

即使負面亦無妨,總比早陣子對自己一無所知好一點。

能引發這個份量的怨念,大概已整理出頭緒。

否則,就算有超強幻想力,也難以引發數目龐大的對手。

 

「可惡!我才不想繼續這種工作!客人們麻煩又經常發脾氣,不懂閱讀一點有營養的書,總是圍著那堆掛著愛情小說之名的色情小說打轉!」

分書房突然傳來兔子的咆哮。

這也難怪耶,幾分鐘前,她才在人堆中脫身。

原因嗎?是她的書車上堆著的書太受歡迎了,所以惹來一眾「貴婦們」的圍攻,連制服也因被她們的拉扯而歪掉,更不用說被「尊貴」的「淑女們」一次又一次的推倒在地上了。

在這個情況下,大概沒多少人能忍耐下來。

除非是武林高手吧。

那妳喜歡甚麼?

兔子的腦海傳來了一股不大熟悉的聲音。

怎麼了,為甚麼我的腦袋會自說自話的?希望我不是神經病便好了。

想要甚麼,老實說,我怎可能知道?

我只知道我不想要的,但我從沒想過自己要甚麼。

啪啪!

「身為書本,怎麼不好好的站著?」

明知道只是無聊的地心吸力作怪的關係,但不罵一下的話,我下一秒一定要找個人去揍來發洩才行。

真是的,四周都是雜亂無章的,總是要我來善後!

咦?這是甚麼?

剛才那本頑皮的書從書架上滾下來,還毫不合作地打開了,裡面的頁數……

「不想要的相反,便是想要的嗎?嗯,看起來不錯……

偷瞄四周一眼,嗯,老闆不在……偷看一會兒沒關係吧。

把自己討厭的,換個性質相反的,像熱鬧換成獨處,平淡、固定變成多變、刺激……

哦?就像小時候玩相反詞配對一樣耶,很有趣,然後便是許願嗎?

反正天使蛋就在身上,拿它做實驗好了。

 

「看來,正式啟動了呢!」

「是早已啟動,現在這種狀態應叫作加速成長。」

又被糾正了,她真的太執著了。在我的感應裡,可是第一次感知天使蛋的脈動,當然會說成「啟動」了。

「這樣便一定能趕及『出生』了。」

喂喂,難道妳之前說的只是空想嗎?

「要抱怨的話,就別把心事寫在『蛋殼』上。」

哦,知道了。

 

「不喜歡人多吵鬧的環境……喜歡清靜,可以獨處,或是人數很少,但彼此親密的地方……

很好玩,相反詞很有趣,果然比較合乎自己的心意。

「兔子!快點來幫忙!」

知道了知道了,媽總愛用吼的,河東獅也不會這樣對自己的女兒耶。

「叫了妳很多次也不回應,是否當我死掉了?」

在房間裡聽不見而已,怎麼會有這種解讀?

嗯,要加一項:討厭咆哮,想要彼此尊重、理解。

慢慢的累積項目,大概有助許願吧。

能夠找到辦法許願,心情舒暢了很多,如果願望真的能實現的,我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

還要加甚麼項目好呢?

只是想一下這件事已很快樂。

 

「兔子!動作這樣子遲鈍,是否想收警告信?」

又來了,只會教訓員工,看不到我正在協助同事,處理客人的問題嗎?

「妳又在聊天!」

沒聽到內容便別作聲,剛才那同事可是被客人的問題弄的團團轉了,這兒除了我以外,沒有一人可以把各類書藉的特色倒背如流的。

即使再古怪的問題、要求,我都可以找到適合的推薦書目。

誰叫我喜歡各類創作呢?

創作最重要的基礎,可是紮實的知識。

這一點,我可是值得自豪的。

如果可以完全運用的自己這一項特點去工作的話,看來亦不錯。好,再加一項。

話說回來,天使蛋已經到手了兩星期了,不知道它會怎樣實現我的願望?還是,那本書已經是第一步了嗎?

當作是便算了,我可不想為這點兒事花腦筋。

何時來個正式的許願好一點?還是我已算是許下願望?不管了,聽說滿月之夜頗適合許下圓滿類的願望,今晚便試試好了。

等一下,我是找新工作耶,不是新月好一點嗎?

可是,要我多等半個月太煩人了,今天便今天吧!

 

「即使不在窗旁許願,其實對願望實現的時間沒有影響。」

「只是,對人們來說,依從一定的規則、儀式,會讓他們的內心更踏實。這樣不都會方便妳的工作嗎?」

「我只感到他們很無聊。如果他們想到,平日的一言一行也會促成願望,生活大概會快樂一點。」

如果他們這樣子聰明,妳便沒有存在價值了。至少,妳亦不會變成今天的樣子。

「我可是知道妳在想甚麼的,再想著多餘的事,我可是不放過妳。」

是的,長官!

天啊,她是我的學生,而不是反過來。

「她的願望還滿詳細的。」

在安琪莉絲牌投影機放映著兔子的情況時,玄月很簡單地抄下她作為願許用的「禱文」,不,是「願望訂單」。

「這樣子詳細,要完全實現需要一點時間,可是,在孵化時,有一個新開始應該還可以的。」

「妳不是說可以在一個月內實現願望嗎?」

「我從沒說過可以完全實現。」

這可是強詞奪理吧。

狠狠的眼神立刻瞪過來,我還是靜靜的站在一旁好了。

 

「這個討論區挺有趣的,先記下來,以後每天過來玩好了。」

這兒有不少同人的朋友,大家都樂意討論創作心得,而且喜歡互相指點,看來,找到了一個好地方。

今天發薪了,可以買東西呢,去換換心情也不錯。話說回來,快一個月了,好像沒甚麼特別事發生,我還是再找一些合用的「魔法道具」吧。

「歡迎光臨!」

「我想一隻娃娃作素描用,請問可不可以給我介紹一個?」

「一般人是自己挑選娃娃的,為甚麼妳會問店主的?」

那個男生這兒幹甚麼的?看他的樣子不是這兒店員,這些事與他何干?

「請隨便參觀,這兒的娃娃在構造上盡量仿照真人,所以,妳只要挑選價錢和外貌適合自己的便可以。」

雖然早陣子曾到這兒一次,但兩次看到這個當店主的小女孩,感覺總是怪怪的。她看起來最多亦只是十四、五歲,為甚麼要一個人看店?

算了,這是她的事,跟我沒關係,但那個打擾我的傢伙,卻是不可不理。

「好像在哪兒見過面……請問妳是不是有參加同人誌販賣會嗎?」

「呃,是的,請問你是誰?」

「我是小雄,未請教。」

小雄,怎麼了,跟大雄有沒有關係?我在想甚麼?

「叫我兔子便可以了。」

「啊,是那個《精靈傳說》的作者嗎?」

「咦?你有看嗎?」

「當然了,販賣會那天若不是很多家課沒完成,我可是會去買小說本。」

原來,我的努力,是一直有人在看的!

我從沒試過這樣子感動……天使蛋真的逐步實現我的願望。

我要的,不就是這樣子嗎?

「對了,呃,你打算買娃娃嗎?很少看到男生會對娃娃有興趣的。」

「這兒的店主不願意賣給我,只好每天來這兒了。」

「不可能,怎會有店主會拒絕客人的?」

「他只是為了作業而來,我才不會隨把這兒的娃娃賣給別人的。」

那個小女孩,說話的語氣還真重。

「很嚴厲耶,那麼,看來我沒機會買這兒的娃娃了。」

「這兒是圓夢小居,只會把娃娃賣給有願望要實現的人。客人妳本已經有輔助的『工具』了,為甚麼還想在這兒買娃娃?按道理,其他地方亦有適合妳作素描的娃娃,不必借助這兒的娃娃的力量。」

「為甚麼……妳會知道的?」

不可能不可能,天使蛋的事只有我知道,我可是從沒跟別人提過,我可不想被視為傻瓜或笨蛋!

我跟她只是第二次見面,她不可能會知道的!

除非,是她把天使蛋送給我!

等一等,這個,可能是原因……

「兔子小姐,請問還有甚麼可以幫忙的?」

「妳為甚麼知道我正在使用實現願望的『工具』的?」

「這兒是夢想之街,每一個店主都有能力感覺出客人們的需要。」

「可是,如果再買一隻可以實現夢想的娃娃,效果不是雙倍嗎?」

「難道,妳不相信妳正在做的『許願』嗎?」

「這個……

我不是不相信,只是,總覺得不足夠。

「既然妳會懷疑妳現在做的事,即使讓妳把娃娃抱回家,妳也會懷疑他或她的力量,與其讓妳不斷增加妳的疑慮,不如待妳的願望開始落實時,我再把娃娃賣給妳,加深『圓夢』的效力吧。」

看來,我只可以空手而回。

「請等等!」

當我推門離開時,小雄叫住了我。

「這個資料給妳吧,我的家人正從事出版社的工作,他們正找一些朋友幫忙,由兼職到全職也有,而且,另有自資出版的服務。我看過妳的小說,很適合他們雜誌社的風格。」

拿起卡片後,突然感到一種溫暖感,難道這是願望實現的模式嗎?

好像不完全合乎我的要求耶,罷了,今晚回去再看看資料吧。

 

「媽,我回來了。」

「怎麼現在才回來,乾脆不要回來算了!」

只是比平日晚了一小時,而且我之前已經告訴她會稍微晚一點回家,可是還要被教訓。

今天沒空去吵,還是快點兒去看那男孩給的資料。

呃,看起來是一家很普通的出版社,算不上有名氣的,不過,看來也不錯,除了兒童雜誌外,還有不少青少年為對象的書藉、刊物,而且內容以輕鬆、健康為主。

至少內容比那些「愛情小說」有意義上百倍的小說、漫畫。

試一試也無妨,就把資料寄過去好了,反正電郵寄資料不用錢。

「還快點來幫忙!」

「知道了。」

 

「這個星期沒有太多怨念出現。」

「嗯,因為她開始把力量轉向了。」

「可是,這不能持續多久。因為天使蛋的力量,多少會吸引負性意念吞食。」

「妳的意思是要我打掃而已。這個不必由妳來提醒,我自有主意。」

安琪莉絲還沒反應過來時,「紫月」便輕易的衝向她們的怨念打散。

「今天的很容易應付,看來她把天使蛋養得不錯。」

一大堆怨念都在趴趴走了……

這還叫不錯嗎?

「希望不會有怪物跑出來,以她的性格,實在無法猜到她的想法,最後或會有出人意表的東西孵出來。」

「還差幾天,到時候便知道。」

今天沒人打擾,所以「紫月」的心情看來也不錯,在例行的「打掃」後,更懂得自己買小食回去吃,不需我費心。

更沒有要脅吃掉我。

若然每天都是這樣便好了。

「只要忍耐多數天,便可以好好的休息,現在差不多要隔天來大清洗,實在太累了。」

「嗯,她今天好像又有新進展,看來下次可以直接跟她見面。」

這可是第二天的下午時的對話,看來她情緒真的比以往穩定耶。

「哦,因為這次會增加了選擇性,所以她會獲得很多方向、目標。」

「這會分散她的力量……

「我說沒關係便是了。反正,她雖然下了『訂單』,但目標仍算不上太明確,我們的能力只能到這個地步。」

「這幾天應該有其他事件吧。」

「當然了,沒有觸發點,怎把可愛的傢伙孵化?」

可愛的傢伙嗎?憑甚麼可以這樣子確定?她的能量如此混亂,沒孵化出吃人的怪物便應感恩了。

「如果妳膽敢入夢干涉,或到時候真的如妳所願的孵出了怪物,我便用妳來造蛋糕!」

哇!我可沒說過希望看到怪物!

何況,我是指導者,這種被視為失敗的事件,必須預先制止,或減輕其破壞力。

這種人,可是比意圖自殺者更難以捉摸,因為除了傷害自己外,他們或會找不滿的「源頭」去攻擊。

「還在發呆嗎?既然提到蛋糕,我今天的晚餐便要有!」

「現在才開始弄,好像很勉強……

「是這樣嗎?」

「哇!別抓著我的翅膀!」

很痛!

「雖然份量有點兒少,但偶爾吃烤雞翅也不錯。」

不要呀!

「鈴……

「歡迎光臨!」

「不是說要細心對待娃娃,否則會很容易破損嗎?」

「這一隻的設計較特別,稍微粗暴點兒也不要緊。」

這還叫「稍微」嗎?

「很可憐耶。」

救命!

若不是兔子在這兒,我一定大叫。

「小不點看來正在哭……

嗚,救我。

「是幻覺而已。我正想把她放在鍋子裡拍照。」

不要!

那一定不是拍照的!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感謝上天,她終於放手了。

「嗯,我是。啊……可是我要兼差的話,要跟上司申請……投稿嗎?這個好像沒有限制……真的嗎?謝謝。」

「昨天那小男孩說的工作嗎?」

兔子才掛上電話,玄月便打聽著,老實說,對早已感應出答案的她來說,那只是明知故問。

「呃,是呢。可是只能投稿,內容規定是童話故事的改篇,原來那老闆本身也有看我的作品,只是一直找不到聯絡我的方法而已,所以昨晚一寄資料去,連面試也不用便可直接寄稿。」

「這總比沒有機會好一點。」

「跟我想要的差多了,可以的話,我倒想把許願的力量加強。」

「妳還是想買這兒的魔法娃娃……這個好了。」

「這只是娃娃用的天使翅膀……

「若只想加快願望的實現速度,這個便足夠,除非,妳不打算讓夢想實現。」

呵,又是這一套,每次都強迫別人依妳的要求……哎呀!

玄月用力敲了「蛋頭」一下,看的兔子目瞪口呆。

為免尷尬,更立刻付款離開。

 

為甚麼會買了的?

我連娃娃也沒有耶!

「看妳多浪費!只懂買垃圾!把錢花光後,便往家裡討飯,妳這枉念書的死乞丐!」

不錯,我只有死掉才能讓她感到欣慰。

否則也不會在我躲開後,故意越罵越起勁,還夾集要我快點兒去死的字眼。

可是,該怎樣自殺才不會太打擾他人?

「兔子?」

呼,幸好,若不是小雄給我發訊息,我又會陷入古怪的念頭中。

「有事嗎?」

「比賽的故事決定了沒有?」

「比賽?」

「咦?妳不知道嗎?日本有出版社舉行小說比賽。」

「我不懂日文。」

「有中國語組。我把網址給妳。」

原來是有地區性的活動,只是,一下子怎可能有新故事?

別管了,先完成投稿的故事較重要。

 

「她又再溜怪物了。」

「別管了,反正過兩天還得處理,放著不管兩天不會壞事的。」

唉,總愛把作業留至最後一刻才去做……

「順道警告那邊的,這次插手的話,我可抓你的小蛇去煮蛇湯!」

黑影聞言立刻躲到自己的學生背後,一面驚恐的看著他。

「既然那工作亦快完成,如非必要我亦不會打擾。」

看到他離開了,「紫月」也拉著安琪莉絲離開。

只是,帶我離開的方法比較粗暴而已。

「別拉我的翅膀可以嗎?」

「誰叫妳只顧看著那條蛇!」

 

「怎麼又在玩電腦?」

「我只是在寫故事。」

「寫來有甚麼用?只會作那些無聊的白日夢,想以寫作來賺錢只會餓死街頭!」

唉,又是這種說話,即使不支持也不要澆冷水吧。

剛把投稿的故事寫好了,不如試試寫參賽用的小說,有機會總得試試看。

「快點來幫忙!」

知道了知道了。

可是,把所有工作完成後,發現……

「弟弟,我正在用電腦的!」

「我要替媽整理照片和短片,反正妳只是用來玩的,少用幾天也沒關係。」

「我趕著寫比賽用的稿子!」

「那些無聊的比賽,不參加也罷!」

本來還想反駁的,但卻已被自己的弟弟毫不客氣的踹出房間。

為甚麼會這樣?

 

「哦,提早了嗎?」

剛完成關店工作的玄月,以平靜的語氣說著。

「請快一點!以她這種狀態,會被怨念或自己孵化的東西所傷害的!」

糟!我說了禁語,早幾天才被警告會被煮來吃的說……

「不要緊,還有點兒時間……

她竟然還把桌面收拾好才出門!一旦出了亂子便難以收拾的。

 

「果然抓起了手袋便出門,那翅膀好像還在袋子裡呢!」

「她已經被怨念層層包圍了,要趕快淨化才行。」

「暫時不用……

在她指著兔子的同時,她懷中的天使蛋發出了亮光。

「這是……甚麼?哇!」

耀眼的光芒,讓她無法睜開眼睛,待強光散去後,本應不會被看到的黑影都顯現了身影。

「妖……妖怪呀!」

怨念洶湧而至,直往「製造者」撲過去,在她還未能作為任何反應前,細小的身影把所有施襲者轟走,可是,當「她」想追上去時,發現自己無法飛行。

驚魂未定的少女,吃驚的看著細小的,扁著嘴的「女孩子」在翻找自己的手袋,然後把早幾天買的翅膀拉出來,似乎是想把它戴上。

「小心!」

黑影再次衝過來時,兔子在條件反射下,想替小東西擋去攻擊,但被小傢伙搶先一步,以細小的保護罩把利刃擋下來。

看到「小女孩」因為要兼顧防守和戴上翅膀而變得手忙腳亂,兔子很自然地搶過翅膀,並趁在黑影攻擊時的間隔替她綁在身上。

翅膀穿戴好後,連著翅膀的緞帶逐漸淡化,然後在兔子愕然的表情下完全消失。

至於小女孩,這刻則變成了天使的模樣,往「主人」的「製造物」飛過去。

「危險呀!」

「放心吧,她的話可是沒問題的。」

背後傳來一把頗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一個淡紫色頭髮的身影,在眼前出現。

……是誰?

緊身衣,以及無袖的,裹上蕾絲的長外衣,這身打扮可是甚少在街道上出現,可是,內心深處的聲音,正不斷提醒兩人曾經見面。

難道是同人誌的販賣場?不可能。她的打扮並非來自動漫角色。

至少,自己記憶裡沒有這造型。

在背後仍是紛紛擾擾時,兩個人還是很「冷靜」的對望。

「對妳來說,我們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兔子小姐。」

腦海中的迷霧,被溫柔的聲線撥開,被淡忘的夢境再一次浮現眼前。

「妳是…把天使蛋給我的女孩!」

「噢!終於想起來了,可真花了不少時間。」

與起初溫柔的語氣不同,現在的說話聽起來滿是諷刺。

「呃,以這種語調跟工作對象說話,會惹來不滿的。」

「少囉嗦!再吵便把妳做成蛋黃醬。」

鳴,這次連變成食物也沒資格了。

耶?我在悲哀個甚麼?

本小姐又不是雞蛋。

另一方面,那個直接受到言語攻擊的人,則維持著原來的無法眼前「事實」的呆滯表情。

會說話的天使蛋,還有從夢境中走出來的人……

那隻天使蛋,還有點面善……

至於後面的狀態,似乎無人理會。

「真是的!」

被小女孩切斷殘肢,被「紫月」的彩綢分解。

「要裝木頭人也要看時地人。」

很囂張……這真的是夢中那個和藹可親的人嗎?

「哦……不錯嘛,把那堆東西都解決掉了。」

「紫月」把手放在雙眼上,裝成看遠處的樣子,露出讚嘆的神情。

「有這種內心有嚴重壓抑的主人,孵出來的傢伙也較暴戾。」

妳不會換一個好一點的字眼嗎?

一人一蛋同時在心裡吐槽。

「腦海裡說我的壞話會被做成煎蛋哦!」

這句話猶如閃電般,擊中兔子的腦袋。

巨型的煎鍋,像在哭泣的娃娃……

那不是同一隻小傢伙嗎?

不可能!不可能!不錯,年齡、樣子是完全不同,可是,跟小可憐相處的模式,就像是同一人。

「聰明是好事,喜歡推理也不錯,但要先把事情處理好才行。」

細小的「天使」,輕柔地飄落在兔子的掌心。

「呃?」

在到達手上後,旋即失去所有力量的倒下。

「她最重要的工作已經完成,由現在起,她便回復娃娃的身份,繼續守護妳。」

「這……

「這是很罕見的天使娃娃,妳不是想飛嗎?」

現在擁有翅膀了,展翅高飛吧。

不管對方聽懂了沒有,「紫月」「撿」起安琪莉絲後,便轉身離開。

 

別估計結果,去嘗試吧!

 

圓夢天使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