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天使

序幕

 

聽說過嗎?

在占卜店、魔法用具店雲集的「夢幻之街」,有個可以實現所有夢想的小店舖。

販賣的,可不是寫滿咒文的魔法道具,也不是常見的水晶飾物,而是可愛的娃娃。

裡面的店主可是一位可愛的,細小的金髮女孩。

更有傳聞說,她可是和一位美麗的紫髮天使有合作關係。

只要得到她們的幫忙,拿到她們所送,包含強大圓夢力量的天使蛋,再荒誕的夢想也可以實現。

您,相信嗎?

別露出以為這只是無聊的都巿傳聞的表情,偶爾抱有、追逐夢想不是好事嗎?

怎麼了?怎麼還是這種表情的?

既然您不相信,那麼……

我把「夢幻之街」,還有那家娃店的地址告訴您好了……

就在……


泰迪熊寶寶之章

 

「來吧,快點跳吧……

「只要再往前便可以了!」

「你不是希望你的孩子們有足夠金錢到海外唸大學嗎?」

「既然你的太太已不斷在唸你的投資眼光,而老闆對你的業績也表現不滿了,不如就這樣跳下去吧……

 

「你真的打算跳下去嗎?」

在天台的男人在準備縱身一跳時,後面傳來一把溫柔的少女聲音。

「別妨礙我!」

本是圍繞著男人的黑影,立刻往少女撲去,少女微笑的向後翻了一個跟斗,讓黑影撲了空,再趁它惱怒時,抛出彩綢把它勒緊。

「那人由我來接管,你還是消失吧……

「手段很狠呢。」

少女身旁有一童稚的聲音輕笑道。

「要妳管!」

在少女仍在說話之時,被七色綢緞包裹的黑影已經逐漸變成如星星般的碎片消失。

「你要跳下去,我可是不會制止的。反正你的家人仍有保險金可拿,金錢的問題自然會解決,只是,你可以放下你的女兒嗎?」

少女的身影隨著逐步移近男人而顯現……

「妳是誰?」

雖然,夜色昏暗得讓他無法看清眼前高大、身段均稱的少女,但竟發現她背上有一對翅膀!

這實在太可怕了。

「別……別過來……」

「反正你也尋死了,不如跟我打賭……

被黑暗籠罩的少女似是聽不到他的話般,逕自的遞出了手,上面有一個小小的,像天使蛋般的墜飾。

「隨便你掛在哪兒也行,只要經常放在身邊,讓你的願望去孵化它,它會實現你的願望。即使你想死,它也會為你以完美的方法實現,讓你的家人有保險金可拿。」

完美的死亡方式?這個可以比自殺更容易讓孩子得到唸書的基金……搞不好,除了保險金外,家人還可得到其他人的熱心捐款和協助。

聽到這點,男人開始心動。

「條件是一個月不可自殺,期限到了的話,願望便可實現,到時即使要跳樓,或是想服毒,我保證沒人阻止,而且一定成功。」

「妳的語氣還是這樣囂張。」

男人這才稍微看到跟少女說話的「東西」的影子,那像一隻天使蛋,但有手和腳的黑影。

「妳究竟是甚麼人?」

「哦?還知道一點禮貌……沒問我是甚麼怪物……我是圓夢天使的見習生,反正不一定能再見面了,名字還是省下來好了。」

 

「妳每次都是這樣囂張,會影響妳的考核成績的。」

「別管我好了,與其擔心成績,不如看看那個人會養出甚麼好了。」

一家娃店裡,剛進門的店員跟蛋型娃娃正在「吵架」。

少女邊說邊發出亮光,樣子由高挑、豐滿的少女,變成身形嬌小玲瓏的可愛「女孩」。

「玄月,妳總是喜歡那種有成熟的樣子嗎?那身裝扮可太吸引別人的視線耶,總有一次使妳被人盯上的。像小女孩的外表不是更不讓人起疑心嗎?否則,多穿件衣服也可以……」

她的打扮可是越來越暴露了。

「多管閒事!我不是小女孩!還有,我愛怎樣穿也不到妳管!」

年齡不是小女孩,但平日的身材,還有個性可都是耶……

雞蛋形的傢伙這次不敢說出來。

「開店吧!」

「妳不休息一下嗎?」

「你這蛋頭給我閉嘴!我得要讓這兒無聊的人另眼相看!」

「好的好的。」

 

早開店不代表會有生意,等了大半天還沒有客人進門。

「很悶耶……

「我早叫妳休息了。」

「你是否想死……

「妳會殺了妳的指導者嗎?」

「哼!」

「早叫妳像其他人一樣,賣點現時人們喜歡的祈福飾品,讓他們更容易理解嘛。」

瞪了一眼。

「或者,換妳『任務中』的樣子開店,這樣鐵定很吸引……

「我突然很想吃太陽蛋……」「小女孩」雙瞳立時抹過一絲陰寒。

「喂!妳……妳從哪兒拿來煎鍋………

「嘿嘿……

寒光一閃而過。

「救命呀!」

一人一蛋在娃店的收銀處進行搏鬥。

「鈴……

「呃……歡迎光臨……

雞蛋趴在櫃檯上,女孩也即時把煎鍋藏在背後。

「很不錯的店呢……

進門的似乎是高中生,樣子像是被進門的情境嚇呆了,只好嘗試擠出一些讚美的說話,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兒是圓夢小居,有各種各樣的願望娃娃,可以實現您的夢想。」

「不愧是傳聞中的夢幻之街,每一家店也說著相似的話呢!」

這次是努力擠出笑臉。

所謂「夢幻之街」,其實是這一帶的「都市傳說」,一整條街道都是各式各樣的,打著「實現願望」、「增加運勢」的小商店。

簡言之,水晶店、魔法用品店,以至占卜店、靈性治療店也「一應俱全」。

原只是一、兩家「圓夢之店」的,但因極受歡迎的關係,跟從者越來越多。

而每一位店主,都會自稱作圓夢師。

不過,和其他只懂跟風,然後迅即倒閉的店不同,這兒的每位店主,在人們眼中,都像有真正的「魔力」一樣,任何人只要來到這條街道,便可以帶著實現願望的幸福而離去。

在得到人們的宣傳下,整條街道都變成這類古怪的店了,而且都生意興隆的說。

「無聊的解說是可以省下的!」

趁著男生轉過頭去看貨品的時候,用力敲了「蛋頭」一記。

「稍微說一下也可以吧。」

啪!

又是一記。

「怎麼沒註明功能的?別的店不都會寫著甚麼增加愛情、財富,或是事業甚麼的。」

「不需要啊!」

「哦?」

男生對這種答案感到意外。

「人們最喜歡把自己理想,反映在跟自己最相似的東西上,娃娃有人類,或是擬人化了的生物外表,自然成為投射的對象,也給予夢想實現的養份;這種資料,大概足夠你交作業吧。」

「妳怎麼……會知道的?」

「這幾天來問的,不只你一個。」

看到「小女孩」的語調驟變,「客人」立時嚇得往後退。

「現在還未有適合您的貨品,還是別勉強自己買好了。」

把「客人」嚇跑後,玄月又繼續「很無聊」、「悶死了」的喊著。

「妳剛才跟那男孩好好的玩一下便不會這樣了。」

「再吵便抓你作水煮蛋。」

「煎鍋就算了,鍋子……哇!怎會有的?」

「想當溫水煮蛋的話,儘管說吧,反正我肚子餓了。」

這個究竟是甚麼怪物來的?竟然連鍋子也準備好了嗎?

「水煮蛋」不敢再回嘴了,變成好吃的午餐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我去準備茶點……」

「還不快點兒!」

 

「鈴……

在解決一人一蛋的生存問題後,大門的鈴鐺再次響起。

「歡迎光臨!」

「怎會……

玄月和「好吃的水煮蛋」都面面相覷。

那不是凌晨時份要跳樓自盡的男人嗎?

「妳好,請問店主在嗎?」

感到詭異的視線,男人以「工作式的語調」,試圖驅散尷尬的氣氛。

「抱歉,這是小店的失禮,我是這兒的店主:玄月。」

「對不起,玄月小姐真的是年輕有為。」

難怪那男人會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眼前那個看似得十四、五的「小女孩」,怎樣說也不可能是「店主」吧。

「請問,是否想買一個娃娃給女兒?」

「店主真聰明,一下子便猜對。」

「以客人的年紀,大多只為女兒挑選禮物,才踏進娃店的。」

「呵呵,原來我看起來已像叔叔了嗎?」

「抱歉。」

「呵呵,不用道歉。我也真的快五十歲了,難道還要裝年輕嗎?」

「對了,請問我可以怎樣稱呼您?」

「哈哈,我姓潘,叫我彼得便可以了。」

「請問彼得先生想買一個怎樣的娃娃?如果感覺像自己般,可以一直守在女兒的身邊的話,好嗎?」

「玄月小姐真明白我,看來一定要光顧了。」

「大部分父母都會這樣。」

嘴巴這樣說,其實妳是用了感應術吧。

一旁不可作聲的「食材」,在內心嘀咕著。

嬌小的店長抱來一隻熊寶寶,趁著經過櫃位前時,再賞小傢伙一記。

可惡!

「行兇者」露出滿足的笑容。

「這個熊寶寶很溫柔,會像您一樣,願意永遠守護她。」

毛絨絨的外表,輕柔的觸感,是每一個小女孩都會喜愛的感覺。

每個細小的關節,可是用上了特製的球體相連,讓小布偶都能像一個人般,做出不同的動作。

這都是玄月對每個娃娃的最基本要求:像人類一樣。

「水煮蛋」看著男人心滿意足的樣子,未能完全跟之前的自殺者相提並論。

「他大概想買一份最後的禮物,給女兒作紀念。」

送走客人後,玄月頭也不回的回答「指導者」的問題。

「妳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妳把問題寫在蛋殼上了!」

「不要叫我『雞蛋』!」

「我甚麼也沒說,是妳自己說『雞蛋』的!」

「那麼,『蛋殼』又是甚麼?」

兩個小傢伙又來鬥嘴了。

這次可是沒吵了多久,玄月便主動說道:

「我想看看那個男人。」

「他既然會買禮物,自然會跟妳對賭的。」

「我想看。」

語氣成命令式了。

「他現在可是還沒回家吧。」

「我肚子又餓了……

這句是威脅吧……

雞蛋一想起那堆煎鍋和大鍋,立刻把影像投影出來。

 

男人,沒有上班,直接回家。

想不到,他就住在附近。

熊寶寶就這樣子放下,然後再次出門。

「他不會又跑去跳樓吧。」

「蛋形投影機」嚇了一跳。

「應該是整理銀行帳戶、保險金資料吧。昨天他被那些無聊的傢伙纏著,所以『衝動地』去自盡,現在則是理性地準備身後事。」

還不是妳害的嗎?

竟然告訴他有「完美的」死亡方式。

一會兒孵出吃人怪物時,看看我怎樣扣妳的分數。

還有,那東西應叫怨念或執念吧。

又在胡亂改名稱了。

唉!由她吧。

看到她滿不在乎的看著那男人預備身後事的樣子,我多少也擔心她能否勝任「圓夢天使」的工作。

老實說,她可是「異類」耶。

一聽到「圓夢天使」這種名稱,任何人也會想像是一位溫柔、心思細膩的守護者,總不可能說出「想死便可以得到完美死亡」之類的話吧。

不過,她的身手可是一等一的。

只是,從沒聽過其他人會碰上怨念之類的。

「如果要抱怨的話,別把正在想的話刻在『蛋殼』上。」

玄月鄙視的瞄了胡思亂想的蛋頭一眼,接著說:

「他們沒碰上那些無聊的傢伙,是他們見識淺薄。現在的人們,心思混亂得不需使用巫術、魔法,便可以『製造』出各種各樣的『怪物』。單是我能夠看到人類這一點,妳應該加我分數。」

天啊,我總覺得那些東西可是妳帶過來的。

「別認為我有這種能耐,我可不需要這種讚美。」

為甚麼她每次都像是「看到」我想的事?以力量而言,我的思想不應是她能「閱讀」的範圍內。

「所以嘛,妳要給我加分數。」

 

彼得再次回家時,已是晚上時份。

「不用說,那隻傢伙是你買回來的吧!之前你投資的股票都虧了本,那些錢找回來了沒?竟然胡亂買東西!」

太太連一句問候的說話也沒,劈頭便是罵得他狗血淋頭。

小小的,有著長鬈髮的女兒,怯生生的走近返回房間的爸爸身旁。

「謝謝爸爸……

悄聲的耳語,溫暖他的心。

只是,無阻他自殺的心。

乖孩子,請忍耐一下,一個月後,爸爸會有辦法給妳最好的……

反正,即使那個「天使」說謊,再死一次亦不難。

那時候,要乖乖聽媽媽的話。

請記住,熊寶寶便是爸爸啊。

真的想看著妳長大。

看著妳唸大學、畢業、結婚……

可是,再這樣下去,爸爸連房子也得賣掉……

還有,妳最喜愛的鋼琴課也得停掉。

我可不想扼殺妳的天份!

這時候,胸口傳來陣陣脈動,使他不得不支開女兒。

隨意用繩子掛在胸前的天使蛋,竟然出現微弱的心跳。

原來,那位少女所說的都是真的。

那個,不是普通的裝飾品。

 

「我說得沒錯吧,他並不是想死,只是,除了死亡外,他再沒辦法自救。」

「那妳大可鼓勵他,怎會是支持他輕生?」

「我喜歡這樣。」

身穿滾上蕾絲的無袖長外衣,內裡則是極盡誘惑的緊身衣,護身用的彩綢隨意搭在身上,玄月再次以成熟的外表出現。

這一次,換了在大樹上偷看。在月色之映照下,淡紫色的長直髮,以及背上翅膀的純白羽毛被微風輕輕拂動,讓她顯得更為迷人。

「看來,喜歡搞局的都休息一天了,我回去睡了。」

不過,說話的語調則是把優雅美麗的形象徹底打破。

「妳大可留在家中觀察,不必過來,即使有怨念,這種距離,一下子便到了。」

「我喜歡輕鬆的感覺,反正出來逛逛也不錯。」

「那麼,為甚麼才出門便說回去睡覺?」

「這兒沒有怨念的氣息,今天犯不著我出場。」

那麼,用我的方法不是更好嗎?

「回去睡覺,明天起床後吃煎蛋。」

又是蛋……妳今天不是吃了芙蓉煎蛋嗎?

「別在心裡抱怨,明天幫忙弄煎蛋,還是當煎蛋,便看妳的選擇了。」

是、是,我會煮早餐的了。

為甚麼作為指導者的我,得這樣聽從她的話?

算了,誰叫她的出身……

任誰也想不到,那時的她會決定當「圓夢天使」,我盡力協助她便是。

 

一如往常的雞蛋餐後,玄月便在店內進行準備工作。

看到她努力的樣子,作為指導者的當然想幫忙,但手腳皆短的「雞蛋」,卻完全只有搗亂的份兒。

「妳還是在一旁看著好了,雙手這樣短,拿不了東西便別搶著拿。」

「小姐,我可是妳孵出來的耶,客氣一點好嗎?」

「妳還這樣說?不知怎的,他們把你這顆古怪的蛋交給我,別人不是孵出了巨龍,便是鳥兒甚麼的,再不然便是孵化了精靈,我卻是妳這隻只長了手腳的怪蛋頭……

嗚,這也不必蛋頭前蛋頭後的叫我吧。

人家可是有名字的。

即使沒真正的被喚過。

其實,要當「圓夢天使」也不容易。

首先,要從「光之源」處,接過屬於自己的天使蛋。

接下來,只有成功孵化的候選者,才有資格當見習生。順帶一提,玄月現在便是這個狀態。

最後嘛,要幫忙人類重拾希望,直至人數、靈魂亮度達一定之水平,才能成為正式的「圓夢天使」。

最初的資格已很難才取得。

因為,只有特定事件中失去生命時,願意放棄轉世,跟「光之源」訂下盟約的「人」,才有機會得到天使蛋……

這種靈魂會以最終成為「守護靈」為目標修行著。

還有,部分具一定力量的人,在特定儀式、事件下,以自己的未來去換取盟約的人。

只有實現了昔日之「夢想」後,被凍結的時間,才有機會再次運轉,變成人類眼中,擁有比一般人更悠久生命的「魔法師」,或是,以人身成為跟前者一樣,接近神,或似是精靈般的存在體。

玄月是後者,因某件事,以自己所有的「未來」,交換了契約。

性格嘛,亦因而跟從前生種種學習到人生智慧,而變得溫和的「同業」不同,仍是當日的性格、行為模式。

一般的天使大多不需要吃東西,應該說,吃東西只是享受生活、打發時間用的,可是,她卻像普通人一樣,常常喊肚子餓,唉,我也因此每天面對隨時被吃掉的危機。

因為,這個不選擇可以以人類之身成為的「圓夢師」,而是放棄生命,選擇成為「圓夢天使」的傢伙,真的甚麼事也能做出來。

不過,這也難怪的,誰叫她……

只是,我也無法猜到,她竟然真的把烹飪工具組搬到店裡……

 

「今天不錯呢,賣了十隻娃娃,總算沒有白費功夫。」

「那個男孩今天好像又來了吧。」

「妳一直在櫃檯,別告訴我妳沒看到。」

「他不似是有願望要實現。」

「不,雖然我能感到他有微小的夢想,但是,他還未有實現它的動力。嗯……應說夢想太空泛了,根本不值得去實現。」

她的感知力,在「同業」中可是數一數二,不過,可怕的性格卻是更聞名。

「那個甚麼彼得……他的天使蛋好像已啟動。」

「昨晚我們觀察時便啟動了,比想像中還要快,這樣也好,方便我日後的工作。」

玄月稍微整理一下自己那套可愛的洋裝,再戴上頭飾,讓淡金色的髮絲顯得更加有魅力。

「其實,妳這個樣子也很漂亮,不必每次工作時,都要變裝吧。」

運用魔力會讓靈力的顏色顯現,當然造成一定程度的外觀改變,但是,這跟完美的身材、露出度高的衣服無關。

「胡亂說話會招來殺身之禍,妳應該知道吧。」

「讚美都不行嗎?」

「這個叫讚美嗎?」

嗚,被打敗了。

「對了,今天的聚會,妳會參加嗎?」

「唉,去看看好了。」

「耶?」

「如果想說以為我不會去的,麻煩一開始便別問。」

「圓夢師」的集會,是這兒一個月一次的活動,只是,搬到這兒半年了,她都從沒現身。

「他們始終跟我不一樣。」

「他們,是人類,對嗎?」

「妳再說下去,我便讓妳和妳的同伴們,在今晚的甜湯裡重逢。」

對呢,她比任何人,更了解「圓夢師」的無力處,否則,她亦不會孤注一擲。

「今晚,還是這樣子過去好了。」

「妳以為我笨得自揭身份嗎?」

對不少希望讓人幸福,販賣「夢想」的「圓夢師」而言,「天使」只會以守護者的方式存在。

總不會想到是競爭對手吧。

因此,隱瞞身份是讓自己可過稍微安定生活的唯一辦法。

換過衣服,玄月便準備出門。

「喂!別用塞的行嗎?會痛的!」

她竟打算把我強行塞進細小的手挽袋中。

裡面還要有一大票東西!

「哦?原來妳會痛的,還以為只會破掉。」

這更不可以用暴力!

咦?我可不是雞蛋耶!

……看來我也受她影響了!

 

「新朋友呢!請問妳叫甚麼名字?」

果然,剛到會場便被包圍了。

順帶一提,她終於換了個較大,束口袋型的包包,這可方便我偷看。

「你們又是誰?」

若非工作時間,在他人沒有自我介紹前,她可不會理睬的。

「對不起,忘了說。我是采藍,在名字叫『星之碎片』的水晶店裡工作。」

率先回答的,是一位樣子優雅,有一頭長髮的少女。

「我是神子,經營西洋魔法店。」

接下來的則是樣子帥氣,有著中長髮的男生,可惜,他是玄月最不喜歡的那種類型,大概不會理睬他吧。

咦?

這感覺可不是……

「玄月。」

在各人自我介紹後,玄月終願意說出自己的名字。

「喂!妳察覺了吧。」

「我不是叫『喂』!」

「有『天使』在。」

「妳也感覺到了嗎?有沒有頭緒?」

不理會我的牢騷不要緊,在同一個地方居然有兩位「天使」,委實也太奇怪。

因為,這實在太多了。

「不知道,跟我一樣,把力量都隱藏起來了,不,比我隱藏得更隱密。」

玄月怒目橫掃著整個場地,不甘心有種被注視、玩弄的感覺。

「對方會知道妳的存在嗎?」

「不一定,我的力量,跟一般的『天使』不同,不會輕易被發現。」

這下子她才回復一點笑容。

「何況,我都把力量隱藏得很好啊!」

 

無聊的聯歡會仍在繼續,而玄月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原因嗎?就是這類對話:

「那些客人正值人生低潮,我們要以正面的心,讓他們變積極!」

「對!」

「我們要加油!」

嗯,一連串正面得很的口號、訊息……

是玄月最討厭的「表面漂亮的話」。

「妳看來不喜歡這種聚會,對嗎?」

那個,是甚麼跟甚麼……忘了名字了。

「這個與你好像沒關係。」

哎呀!別這樣子吧……現在得小心「同業」,露出馬腳便不好了。

「來到這兒應該輕鬆一下嘛!」

一面說著一面遞上高腳杯……

玄月索性扭頭便走。

「走吧。」

「甚麼?」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還有工作,在那些討厭的樂觀主義者發現前,先解決掉。」

 

怨念比任何人所想還來得深。

就在人們引以為傲的經濟模式崩潰後,深邃的影子便一下子暴增。

「給我閃開!」

彩綢直直的略過身前,橫於分神的雞蛋和怨念之間。

下一秒,玄月已立於怨念前的半空中。

「那個……謝謝……

「要道歉的話,就給我躲好!」

竟然…………背著我說話……

算了,被打到不是好玩的。

為了自身安全,還是當「乖乖蛋」好了。

感到礙手礙腳的傢伙已把自己隱藏妥當,玄月露出優雅的笑容。

「舒展筋骨的時間!」

有如暗號般,剛才因被擋去攻擊的怨念,再次發動攻勢。

漆黑的影子,猶如箭雨灑落地上。

早已換上戰衣的玄月,縱身穿梭其中。

靈敏的身手,輕盈的在濃密的「樹林」中閃躲,並趁機步步進逼。

「實力只有這樣子嗎?」

不消一會兒,她已直直的「站」在對手的正前方,冷冷的瞧著那傢伙看。

這種即使普通人也會生氣的挑釁語調,對怨念來說當然更明顯了。

那傢伙索性把一直壓抑著的怨氣,以爆破形式引發!

「笨蛋!我在半空呢!」

玄月一面不屑的,輕輕拍動翅膀微笑道。

爆炸引起的暴風,雖然把空無一物的天台上的塵埃、垃圾都捲起,但被自身結界保護著的玄月卻仍是紋風不動。

此時,一個黑影在眼角處略過。

玄月和怨念同時發現那細小的身影。

糟了……

玄月搶在怨念前先發動防守,柔軟而帶有七色幻彩的綢緞,在對手的利刃到達前擋開了攻擊。

「安琪莉絲,打開結界!有人類闖進來了!」

安琪莉絲就是我這隻「乖乖蛋」的名字。

在那個不知好歹的人類還沒弄清狀況前,黑暗的思念所形成的利劍,被看不見的保護罩擋下。

「妳沒打開領域嗎?」

在出現戰鬥時,天使可以打開「領域」,以防止破壞現實空間,及避免有人闖進。

「早打開了,只是有人可以闖進來而已。」

對於指導者的質疑,玄月毫不客氣的回應。

只是,世事無奇不有,人類可以闖進「領域」,偷看天使作戰、工作情況亦時有所聞。

「這次得儘快解決。」

「還用妳說嗎?」

可以一面避開攻擊,一面回嘴,還細心找尋對手弱點的,似乎只有玄月可以做到。

「找到了……

像這次般強大的怨念,總是有其核心的。

那是人們最深層的不安。

玄月拋出彩綢,直搗其黑色寶石似的核心。

把它擊碎後,人們的思念便難以凝聚。

接下來只要淨化它便可以……

玄月收回彩綢,正待再次出擊時,一道純白而刺眼的閃光在身邊擦過,直鑽入怨念的體內,在一瞬間將其淨化。

「身手不錯,想不到這兒有『同業』。」

年輕男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你是誰?」

玄月轉身怒視在黑暗處的身影。

「大家可是『同行』,語氣可以溫柔點嗎?」

「想較量的話,本小姐樂意奉陪!」

「不行!妳這可是違反守則!」

「管它的!打擾本小姐工作的人,我倒很有興趣知道他的實力。」

「呵,生氣了呢。我還是先告辭了。」

看著對方的身影遠去,安琪莉絲才敢走上前去安撫自己的「見習生」。

 

「把那人送回家吧。」

玄月對指導者的心意毫不領情。

「玄月,不要緊嗎?」

「反正他日後會再來搞局,我有的是機會去查探他的來歷。」

玄月頭也不回的,解開「領域」後便離開。

 

「明天是家長日呢,爸爸跟妳到學校去好嗎?」

抱有死念的彼得,擁著女兒問道。

「好啊!最喜歡爸爸的了!」

對,剩下的日子裡,一定要給她美好的回憶。

讓她長大後還能記得爸爸。

 

「爸,往這兒走啊!」

看著一蹦一跳的女兒,作為父親的當然滿心歡喜。

尤其,剛才才進門,已有不少職員跟自己讚美女兒的聰明、可愛。

想不到女兒在學校裡這樣受歡迎、愛護,看來,即使自己離去,女兒都能受到很多人的關愛。

應該,即使自己的愛缺席亦可以吧……

雖然自己很討厭有一天會被取代的感覺,但既然這一天總會到來,不如像現在般,確定她可以快樂成長、備受愛護後,默然相讓吧。

縱然自己最希望的,可是把她交託給一位會承諾可終生守護、照顧她的男人。

現在來說還太早了。

不過,算了,這樣子亦不錯。

「潘先生,你的女兒很聰明,最近還取得校際鋼琴比賽冠軍呢!你真的教導有方。」

甫坐下,老師便滔滔不絕的讚美他的孩子。

只是,有人卻一面茫然。

他完全不知道女兒曾經不只一次的,在不同的鋼琴比賽中獲獎!

在經濟泡沫爆破前,自己即使不加班至凌晨,回家後都只是匆匆吃過晚飯,然後繼續看海外股市走勢。

為的,當然是多找幾個錢給家人。

女兒嗎?一直以為,偶爾摸摸頭,買點小禮物便是愛護她。

即使明知道鋼琴演奏是她的專長,但這可是比自己估計中更好的成績。

一邊說著「過獎」,一邊慶幸自己臨死前,可以認清女兒的潛能。

幸好那天沒有跳下去。

至少,可以在這個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裡,補回昔日忽視的,更重要的事。

這樣便足夠了。

 

「媽媽!老師今天讚我啊!」

才踏進家門,可愛的小女兒立刻向母親報告。

「嗯。」

口中回應自己的孩子,卻用凌厲的眼神瞪了後面的人一眼。

「原來女兒這樣子聰明,還得了獎。」

「那已是上個月的事,你要現在才知道,真的是很『關心』她了。」

語氣冷漠、諷刺,不過無法反駁。

「我來幫忙做飯……

三菜一湯的晚飯,半小時後全放在餐桌上。

「那個……謝謝妳……

正想挾菜的手在半空中征住。

「你剛剛……說了甚麼?」

「爸爸說謝謝媽媽。」

沒有解讀出母親無法置信表情,小女孩打破突然變得寂靜的氣氛,作出了回應。

作為母親、妻子的,兩眼閃著晶瑩的光芒。

「謝謝妳的照顧。以後,一切拜託妳了。」

太太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透明的淚珠不斷滾落。

「媽媽……是否我不乖了?」

小女孩滿面恐懼的,拼命的找紙巾、安慰母親。

「女兒乖,媽媽只是太高興……

那可是從未聽過的窩心話。

至於作為丈夫的,則被自己那句話的效果,嚇得目瞪口呆。

上一次看到她這種感動的樣子,是甚麼時候?

是女兒出生的時候?

還是,結婚那天?

都忘記了。

原來,自己一直忽視她的感受。

說出來是正確的。

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如果那女孩說的話是真的,那麼……

生命只剩下十多天。

晚飯過後,彼得來到女兒的房間。

買回來的熊寶寶,放在床頭位置。

只是一句「那是泰迪」,女兒便把它名字改作泰迪了。

想起她剛才幫忙安慰太太,內心有一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她可是比自己所知道的還乖巧、善解人意。

真的要把她留下來嗎?

若不把她留下來,自己還可以有其他選擇嗎?

大概沒有。

若再沒有足夠金錢,這幢小房子會被銀行強制收回。

公司生意已大不如前,別說豐厚的佣金了,工資都總是晚了一星期才發下來。

加上自己的業績已大不如前,被裁掉亦只會是早晚的事。

別奢望太多,還是享受一下,那只剩下一點兒的時光便足夠,反正,人也快死了,還管甚麼工作不工作。

抱歉,親愛的女兒。

當妳長大後,希望妳會明白爸爸的苦心。

為了妳,爸爸甚麼也願意做。

當日還以為自己只是被迫幫朋友,購買了一份又一份的保險。

現在,真的要依靠它們了。

數百萬,不,連同儲蓄,可是有過千萬。

足夠贖回房子、供女兒海外唸書了。

世事真是有它的機緣。

 

「原來已經兩個星期了嗎?」

正打掃店面的玄月,瞄了一眼月曆便自言自道。

「除了那位先生,妳好像還接了不少工作吧。」

「在店裡買娃娃的,大多不需要我直接出手幫忙。只要抱有夢想,並展示出來的話,當中所需的機緣,自然會被牽動。」

雖然沒直接送上「天使蛋」,但玄月確是把魔力注入每件貨品中。

這是一般天使,甚至人類的「圓夢師」常用的技巧。

「若只是這樣子簡單,妳便不用差不多每星期便得出去一趟了。其他『同業』都沒有這個需要,只要妳一個需要不斷的戰鬥耶。」

「不只我一個……

玄月目光變得慍怒,她再次想起那個出手阻撓的傢伙。

相比現在被抹消記憶,偶爾來店裡時,似是若有所思的小男孩還要討厭的人。

不,他是「同業」,亦即使是另一位的「圓夢天使」。

「可以感應他是哪一類嗎?」

「不行,那天的距離相太遠了。即使在我們跟前出現,也不一定可以感應到他是只有『靈魂』的天使,還是和妳一樣……

糟了,雞蛋想到自己說出「禁語」了,蛋殼上立刻冒出豆大的汗珠。

一面顫抖,一面轉個頭,冷得可以殺死人的視線已直射自己的身上。

她今天還沒吃午餐的!

「哼!妳打掃這兒!我要吃飯!」

把掃帚丟下後,她去叫外賣,好像是蛋包飯。

沒被吃掉……

可以鬆一口氣,但,感覺有點奇怪。

她很少這樣子不回嘴,甚至不把烹飪套裝拿出來的。

完全失去平日那種活力的感覺。

不會是過度生氣吧……

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不管了,先打掃要緊,否則,沒有當午餐,也可能被抓去當甜品的。

 

再經過一星期……

彼得已完全習慣了這種不再在意工作、股票收益的生活。

除了偶爾會擔心如何騰出金錢,讓女兒報考音樂學院的兒童進修班外,似乎沒有特別的苦惱。

反而,股票再虧本都不要緊了。

下星期,他大概會死去吧。

現在,他可是連上司提出的加班要求都會拒絕,任由他在房間裡暴跳如雷,自己則一面與自己無關的表情退出房間。

只想要更多的時間陪伴女兒和太太。

只剩下一個星期了,這點想法,其實算不上奢侈。

 

「很久沒見了!最近好嗎?」

下班後,冷不防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一下。

「你是……請問你是誰?」

一個似是熟悉的面孔,在自己面前出現,還露出極度熱情的樣子,任何人也不敢胡亂作出太冷漠的反應。

「忘了我嗎?我是你大學的同學,多年沒見面了。上次見面,好像是……導師的喪禮……

經他這麼一說,立時想起來了。那位大學裡,帶領導修課的老師,在五年前因病身故時,兩人曾經碰過面。

這種「朋友」,大概因沒有聯絡,到時候亦不會出席自己的喪禮……

不過,在死前可以碰上舊同學倒是不錯的事。

「去喝一杯好嗎?」

反正今天女兒去了表演,妻子則要照顧她,晚飯得自己解決。

「好的!」

 

「最近在哪兒高就?」

「唉,別提了,公司最近生意直線下降。」

「彼此彼此。我的生意不也是一樣……

「自己當老闆嗎?在這個時期得守業。對了,是甚麼生意?」

「不就是有機食品,我跟數個小型的有機農場合作,價錢比市面的便宜。可是,一直找不到甚麼客源。」

「怎可能?我有不少客人都說找不到合適的……

雖然自己從事小型的顧問公司,但有時亦會跟客人閒聊,以更了解他們的需要。

最近還願意付錢聘請顧問服務的,除了抱怨股票失利外,便是說已無法安心進食。

新聞不斷報導毒菜、毒魚,甚至假雞蛋、醬油的消息;看起只要吃飯,便得有慢性中毒的準備。

不吃東西則會餓死,根本沒有選擇。

怎可能會沒生意的?

「不如你介紹客人給我,我給你佣金好了。」

舊同學一聽見有生意,爽快的開出條件。

「我得考慮一下……

若那女孩說實話,即使答應他都幫不上忙。

「呵呵,不必這樣在意,有合適的客人時,才稍稍推薦已可以。」

可能是誤解了彼得的想法,舊同學打算打圓場便是。

「對了,反正今天……這個就送給你試試好了……

男人遞上一小包東西,裡面都是蔬果。

「今天才摘下來的,你就試試看吧。」

對方盛意拳拳的,這下子不便推辭。

「好吃的話,可以再找我。」

「行了。來談點舊事吧……

 

「抱歉,晚了回來。謝謝妳等門。」

比預期中晚了點回家,但妻子一改以前進門便罵的姿態,替他收拾東西。

「對了……

彼得一面把蔬果交給妻子,一面告知她遇上同學的事。

以前他絕不會這樣做。

只是,一想到那女孩,便希望可以在死前,讓妻子安心一點。

可是,想不到有這種效果。

妻子會愉快的聽他說話,不斷點頭回應。

沒有責備晚歸,反而端來蔘茶給自己解酒。

自己一度懷疑,那個是否再值得繼續守護的女人,變回昔日般的溫柔。

不,比交往時更溫柔,更懂得照顧、包容自己。

越來越後悔當日答應打賭。

天使蛋墜飾的脈動,可是一天比一天強。

現在,開始捨不得放手……

可愛的女兒,還有,即使囉嗦,但一直支持著自己的妻子……

自己擁有的,原來已經很多。

「晚了,一起去睡吧。」

從心底深處浮起的激情,讓他自然的抱緊心愛的女人。

「讓我先收拾……

「明天讓我來做……

「那麼,你先洗澡吧……

看到妻子久違了的羞澀臉容,男人不禁計算可以抱擁她的日子,還剩下多少。

 

「看妳做的好事耶!再繼續下去,他可會因無法忍受而再次自殺。」

窗外偷看二人組中的指導者,向「學生」提出抗議。

「不會的,在賭約結束前,他會努力活下去的。」

「在賭約結束前……妳不是打算對他做甚麼事吧。」

「那要看他把甚麼傢伙孵出來了。」

「妳這種說法好像太不負責任了。」

「可以讓他們孕育夢想的『天使』,好像只有我一個。這個是我的特權,亦是他們的選擇。」

「妳……

雞蛋在繼續罵下去前,想起今天她好像還沒吃雞蛋類甜點,所以很機靈地閉嘴。

「放心好了,他的天使可是會很美的……最惱人的東西,到時候慢慢處置便是了。」

「妳的意思那些傢伙還會再出現嗎?」

「當然了,他現在的情緒這樣子混亂,可是它們眼中的極品美食。」

還不是妳害的嗎?

竟然誤導別人以為一個月後便會因某些東西而死。

「不去感受過死亡,不會知道活著的寶貴。不曾經歷過混亂的思緒,大概自己都無法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甚麼吧。」

對呢,這是只懂說漂亮的話的笨蛋們永遠不會明白的事。淡紅色的嘴唇微微一笑,繼續說:

「這幾天,他可是會很忙碌呢!」

 

「最近除了公司的生意停滯不前外,家裡的事也讓我很煩惱。」

咖啡廳中,眼前的客人把公司的資料交給彼得後,一面喝著飲料,一面抱怨。

「孩子因為體質問題,只能吃某些有機食物,否則會有敏感反應……只是,最近生意不濟,再這樣下去,不知能否給他買合適的食物。」

聽到這句話的他,心頭突然一顫。

竟然有這樣巧合的事。

「如果不介意,我有認識的人正經營有機食品,價錢比巿售的便宜。既然你的家人需要這類食品,當然要盡全力供應,正如我們會盡力為 貴公司提供專業的意見一樣。」

那天的資料就這樣子放進公事包裡,實在是幸運。

把自己名片,以及朋友的資料交給對方後,兩人便道別。

意想不到的發展還在後頭……

隔天,速遞公司在自己剛上班時便送來了一份包裹。

是一隻精緻的熊寶寶。

還附上一張字條:

「謝謝你的資料,那天已立刻買回去讓孩子試試,孩子很喜歡外,沒有不良反應。記得你提過有一位女兒,這是送給她的小禮物,期望以後能繼續跟像你這樣關心客人需要的朋友合作。」

午飯時間,則是電話響起:

「彼得,是我。謝謝你介紹客人過來,今天我有空,你在哪兒工作的?我請你吃午餐!」

一見面,看到舊同學面笑容的樣子,令他有點迷惑。

只是一個客人而已,為甚麼值得這樣興奮?

「那位客人的孩子,患有化學物質敏感的疾病,前天試吃了我們的蔬菜後,不但沒有出現不適的症狀,而且對我們的蔬果的味道大加讚賞,昨天還介紹他們所屬的互助會的朋友們大量購貨……

然後,看到他拿出支票,彼得想制止也來不及。

面額,比想像中還多。

「因為有這種疾病,或是擔心化學品禍害的人很多,那個互助會已決定我們簽訂供貨的合約,這些佣金是你應得的。」

「那只是舉手之勞,不用這樣子客氣。」

「不,你可是公司的救星,本來我想過放棄的,但一想到很多人因進食含化學品、基因改造的食物而生病,我便要努力撐下去。」

「那恭敬不如從命。」

「對了,有個唐突的要求,不知道你能否考慮?」

「請說。」

「可以加入我的公司嗎?」

「這個……太突然了。」

即使現在的公司諸多不是,即使不談那女生的「賭約」,以現在的經濟環境,貿然轉職的風險實在太大。

「不要緊,我知道自己也太操之過急,有興趣的話請找我。老實說,我無法支付像你現在般的薪酬,但,我們真的很需要像你這種交遊廣闊,懂得打造公司品牌的人加入。」

「你以價錢低,但質素高取勝,已是一個好的方向了。」

「可是,我對行銷、宣傳一竅不通,所以經營一段時間仍是沒人認識。」

縱使不談轉職,有空幫忙亦可以,只是,自己的生命可能剩下不足一個星期。

其實,自己多少也厭倦這種難以得到讚賞的工作。

最近的客人們,已只視自己的協助為純金錢買賣,要求過多,但沒有感激的心情。

像今天的答謝信,以及別人的讚美,很久沒有聽過了。

 

「爸回來了!」

「今天有禮物啊!」

抱起衝到門前迎接的女兒,彼得把客人送的熊寶寶交給她。

「又買禮物給女兒嗎?下次要省著點了。」

這次,是和顏悅色的說出來的,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裡,自己的妻子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那是客人送的。早幾天不是說到碰到現在經營有機食品的同學嗎?剛巧,昨天有客人的孩子,患了會對化學物質敏感的疾病,但是很難買到合適的食物……

「那真的很心痛和煩惱。你把你的舊同學介紹給那位母親了嗎?」

「對的,啊!妳怎知道那客人是女的?」

「只有母親才會這樣擔心孩子,而且不介意向其他人求助。況且,會懂得買熊寶寶的,大概只有女人才會做。」

「妳看來一點也不介意。」

「當然了,我相信你。何況,我自己都是母親,很明白她的痛苦。」

兩人在對話的時候,女兒同時抱著兩隻熊寶寶跑過來。

「有爸爸、媽媽了,加上我,便是爸爸媽媽和我了!」

看到這個溫馨的畫面,「父親」突然很感觸。

若是,當日沒答應她便好了……

原來,我要的,只是這些事物。

 

這是賭約結束的前夕。

彼得帶了一家人到外面吃自助餐。

「今天不是甚麼的紀念日,其實可以不用花這種錢吧。」

「我突然很想和妳們一起好好的吃飯。」

「最喜歡吃自助餐了!」

愉快的晚飯結束後,三人還逛了一會百貨公司才回家。

哄了女兒入睡後, 再從背後溫柔的擁著妻子。

這或是最後一次了。

「你是否有甚麼心事?」

女人的直覺果然較敏銳。

只是,已到了最後關頭,絕不可以告訴她。

雖然會很殘忍,但與其要她面對一個不能改變的事實,不如讓她幸福多一天。

他承認自己很自私。

誰叫自己知道得太遲了。

原來,最重要的事物,早已在身旁。

金錢再重要,也及不上家人。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那東西是否真的會孵出來?

何時會孵出來?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彼得回到公司。

「我們走吧!」

「今天不開店嗎?」

「晚一點也沒關係。」

一身緊身衣、長外衣的紫髮少女微微一笑:

「今天是約定日。」

 

才回到公司,他便被喚進總經理的房間。

「甚麼?」

彼得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即時離職。

原因只有一個:工資過高,公司無法負擔。

代通知金、遣散費,以及薪金的支票都已準備好。

連紙箱也有了。

保安人員亦準備就緒。

一個非走不可的畫面。

看來,約定日會把一切了斷。

算了,這樣都不錯。

不必有太多的牽掛。

收拾了東西,把支票存入銀行後,信步走到附近大廈的天台。

又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俯瞰街道,四周都因為大家正在上班而空無一人。

即使有怪物,或是跳下去,也不怕有人會受傷。

「來,跳下去吧!你已被拋棄了。」

熟悉的聲音再次出現。

黑影也來了。

今天是約定日,稍微聽他們的話也沒關係了。

在黑影撲向他的同時,小小的天使蛋發出亮光。

它突然自行從衣領中浮出來,蛋殼在強光中破裂,把黑影擊至後退。

「時間還剩下一點,要死可是太早了。」

少女的聲音在輕笑著。

與光芒同時誕生的影子,把黑影的二度攻擊擋下。

可愛的熊寶寶,很生氣的防守著。

好像因為有不知趣的傢伙,欺負自己的「親人」而憤怒似的。

在看著事態發展的彼得,完全傻了眼。

只是,數回合下來,小小的熊寶寶,逐漸吃不消,防守上的漏洞處處可見。

沒時間猶豫了!

下一波的由長鞭形成的攻擊已到跟前。

薄如蟬翼的彩綢把利刃似的武器切斷。

「表現得不錯呢!把那個笨蛋保護得很好。」

優雅的身影從空中落下,但惡毒的嘴巴唯美的畫面徹底破壞:

「賭局還未開始便認輸,太丟人了!」

在他打算跨出自盡的一步時,天使蛋尚未孵化,以這一點而言,她可是沒有說錯。

「妳又是這樣子囂張了……

「與妳無關!」

這次是白天,彼得可以仔細地清楚了。

白色的無袖長背心,內裡是淡紫色的緊身衣;長長的,淡紫色的頭髮束起一小束,中分的劉海垂至下巴位置,淡紫色眼眸有著銳利的眼神,還有雪白的、小巧的天使翼。

跟她鬥嘴的小傢伙是白色的天使蛋,背上的翅膀則是泛著金光……

正確的說法,應是長著手腳,樣子怪怪的天使蛋。

竟然在這個時間還有空想這些無聊事,果然是笨蛋。

那隻古怪的黑影仍在呢!

「似乎,有人終於想到要躲起來了……安琪莉絲,妳去保護他好了,只靠新生的天使蛋,力量始終有它的限制。」

還沒說完這句話,她便丟下一人一蛋,呃,還有一熊,便飛到黑影的跟前。

「真是的,自己遇上了周轉不靈的公司,換一家便是了……怎麼都變成了怨氣了?」

明知道答案,但仍用這種字眼挑釁,玄月似乎有意刺激對手。

生氣的怨念立刻作出更強大的攻擊。

「呵呵,生氣了呢!」

少女輕輕一個跟斗,便躲開了密集而凌厲的攻擊。

「攻擊變強了,但是,因為把力量集中了,所以更容易避開呢。」

真是大言不慚。

為免被還沒吃早點的傢伙秋後算帳,乖乖蛋沒作聲。

況且,保護工作對象要緊。

玄月仍像貓捕鼠般,不斷逗弄著對方。

只要不斷的刺激它,它便會因能量越來越散亂,變得越益脆弱。

不過,大多數有這種力量的「同業」,都選擇即時淨化怨念。

看著玄月戰鬥的安琪莉絲,偷瞄了彼得一眼。

尋死的決心,因感受到危機而消失了。

可是,邁出新一步的理念還未成形。

這時,玄月已趁機,在擊碎核心的同時,緊縛對手以淨化。

 

「還想死嗎?」

英氣的轉身質問,冰冷、具壓迫力的視線讓對方難以呼吸。

「別用這種語氣。」

「快回答我。」

顯然,有人對指導者的要求視若無睹。

有人搖搖頭。

「那怎麼又要跳下去?」

無言。

「要錢罷了,你真的沒有工作嗎?」

看到他仍是一面茫然,有人擺擺手便離開。

「就這樣子算了?」

「命運是自己決定,接下去的路,得靠他自己選擇。」

拋下發呆的人和蛋,玄月頭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不會再理會我,嘿,那是要我跳下去的意思嗎?」

「我也搞不懂她的想法。那個……看到這傢伙,你有甚麼想法?」

可能是有感對方的保護,彼得對那隻蛋形怪物,不再有所恐懼。

「大概,先拿回去給女兒,已經像娃娃般不會動了。」

「本來就是娃娃的說。」

「哦,原來如此。」

還可以跟「她」聊天。

會叫安琪莉絲的,大概是女孩子吧。

雖然用「女孩子」形容「雞蛋」很奇怪,但自己已想不到更適合的字眼了。

即使正面看起來,有點像兔子,又有點像貓,但從有翅膀的外型看來,她是雀鳥科怪物。

不管是甚麼的話,她的樣子還挺可愛的。

「你有甚麼打算?還有,別叫我怪物。」

因所想被發現而嚇一大跳的人,茫然的搖頭。

「被裁掉,或是另一個開始。我得回去了,遲了回去惹她生氣的話,我會被當成煎蛋般吃掉的。」

噗,彼得立刻笑了起來。

「唉!她可不是鬧著玩的!」

才說畢,她便「啪啪啪」的,拍著翅膀飛走了。

還可以怎樣做?

正這樣想時,電話就響起來。

「彼得,是我。你介紹的客戶,要給我引見一所學校,我一個人應付不了,可以幫忙嗎?」

「若是學校,要求蔬果的數量會頗大……

「這個我可以應付,我想請你代我設計一份計劃書。酬勞和佣金由你開,下星期一便是了,除了你……

「可以了,我答應。另外,上次的邀約還有效嗎?」

電話的另一端,傳來興奮的聲音。

「若你有空,我隨時可奉陪……你就在附近,我這就過來。」

我想要的,就是和家人在一起而已。

女兒學鋼琴的費用,我節儉點或能給她。

至於海外留學……

算了,老實說,自己跟妻子都會捨不得……

 

「歡迎回來。」

妻子打開門後,便緊緊抱著自己。

她的雙眼好像紅紅的……

「還以為……我一直找不到你……

難道發生了大事?

「今天午飯時,原想打電話到公司找你……

原來,她知道了,但,若是這樣的話,不是應該撥手提電話嗎?

「然後,一直撥你的電話……可是一直無法接通……

彼得急忙把手提電話拿出來,發現跟同學談論工作關掉的電話,一直忘了重新開啟。

「抱歉,有點事,所以我……

「不要緊,工作可以慢慢的找……我有點兒儲蓄,即使休息半年、一年也可以……

「放心,我找到工作了,只是,薪金會稍為低一點,日後或會讓妳辛苦了。」

「不要緊的,你回來便可以了。這陣子你變得怪怪的,我一直很害怕……

原來,她一直也感覺到。

這時,他已無法壓抑自己的感覺,緊緊抱著他的妻子。

「可是,女兒學鋼琴的費用,我們得努力省錢才可以讓她繼續。」

「不要緊,今天找你,便是因為想告訴你,女兒得到了獎學金,以後任何學費、書簿費等,都會有全數資助,以後學習上的費用,不再需要我們躭心。

女兒的學費的問題竟然解決了。

原來,那個天使蛋真的可以實現我的願望。

幸好,那時候並沒有跳下去……

剛帶回來,最嬌小的熊寶寶正站在兩隻較大的熊寶寶之間。

「有爸爸、媽媽了,加上我,便是爸爸媽媽和我!」

 

 

圓夢天使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