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園者 Gardener

「聽說,那個『人偶』快回來了。」

小休時,樂兒把雅麟拉到一旁說道。

「好像是,她這次放病假也太突然了,還一下子休息了近兩個月……

雖然她算不上是好管閒事的人,但前一天還精神奕奕的同學,忽然說因身體不適而消失了兩個月,還沒有任何詳細消息,又謝絕探訪的,也賨在過於不尋常。

「這算是突然嗎?」

樂兒在喃喃自語,惹起對方的注意。

不過,她卻沒有發現那充滿疑問的目光,腦海中不斷浮現著兩個月前的怪事。

在黑板上,出現了對剛轉校而來的「人偶二號」充滿挑釁味道的邀約,那天深夜裡……

如果不是作夢的話,那天,自己還看到她的……

只是,那個人的出現,把自己的記憶打亂了。

那粉紅色的傢伙……

完全無法想起她是如何出現的……

明明同時看到兩個「人偶」的說!

還是,只是自己的夢境?

那天晚上,明明自己有出門的,但,自己卻沒有「回家」的記憶,反而只在第二天早上,發現自己在床上醒來……

自己可是在網誌中寫下要出門「探險」的,絕不可能忘了的。

「喂!快點醒來!」

啪!強烈的拍掌聲,把喚回現實中。

「甚……甚麼事?」

「上課鐘聲早就響了,可是妳全無反應……

「啊!謝謝!」

「甚麼事讓妳想得如此入神?」

「沒……

一方面明知道對方不可能相信,另一方面老師也出現了,自然不得不把想問的事情吞回肚子裡。

 

下課後,學校附近的天台上,再次出現一個少女的身影。

「有人想衝破『我們』的咒術呢!」

粉紅色的小頭,從一個精緻的小木盒探出。

穿上綁有蝴蝶領巾的校服的人型娃娃,木無表情的瞪了那多言的小人偶一眼。

「妳別這樣子耶,在我的跟前也是這個樣子,那可是比現在的我更像人偶。」

對於那身高不足三十分的洋娃娃那尖酸刻薄之言論,「比人偶還像人偶」的人,還是用回人偶獨有的「撲克臉」作回應。

「雖然我知道妳會小心,但提點總要有的嘛……那個小女孩把我倆的雙重面貌者看過了,還被頌唱者們發現了,隨時會被懷疑至自己的頭上來。」

不管聆聽者已怒目而視,小娃娃以不怕死的語氣繼續「挑釁」:

「我可不要緊,反正作為『人類』的紅薔薇是妳而不是我。」

不過,說了這話後,小傢伙也因擔心自身安危而躲回小木盒中。

「還有工作……

被稱為紅薔薇的少女,難得以語言,去回應小人偶不敢提問,有關繼續留下的原因。

 

一星期後,被稱為「人偶一號」的少女,以讓人驚訝的姿態回校。

「謝謝各位關心,我從今天起回來上課了。」

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人偶」竟然有笑容,而且會以愉快的聲線說話。

只是,直覺敏銳的雅麟,發現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妳是說,惜言在看到薔薇的一剎,表情有點怪?」

這個想法,讓樂兒更確信自己一直以來懷疑的事。

就算會被當作傻瓜,這次也得問她的意見。

「雅麟,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吞了吞口水,她才敢向好友發問。

「妳相信這個世上有怪物嗎?」

「怎麼突然這樣問?」

「在惜言請假的前一晚,我好像看到她和薔薇……好像還有恐怖的東西在……

「那,究竟看到甚麼了?」

「我不肯定……突然醒來後,便發現自己在床上了……

「那只是做夢罷了。」

還以為有甚麼特別事情,想不到只是說做了噩夢……

看來,有個小笨蛋想被打頭。

「我可是肯定自己有到學校的!」

「學校……等一下,妳是指有人約了紅薔薇的那天嗎?」

因為隔了一段時間了,所以一時間無法想起來。

「嗯。」

「我可不是說過別理會的嗎?」

「可是,我真的想知道……

「且……且等等,讓我整理一下……妳說有到學校……

小女孩用力點頭。

「然後,看見怪物之類的東西?」

再次點頭。

「可是,最後卻發現自己在家裡的床上,是這樣子嗎?」

看到對方又一次點頭,雅麟不禁拍了拍頭,露出難以理解的神情。

「還是搞不懂,即使懂得洗腦,也不可能在送妳回家的同時,不會被其他人察覺……

怎樣想也似乎不可能,所以雅麟再次用只是造夢作為理由,打發樂兒的疑惑。

雖然不獲信任,但她的話卻勾起小女孩差點兒忘記的事……

「記憶的種子讓妳留著吧……

粉紅少女的話突然在腦海內浮現。

明明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但她卻很自然的,在毫無理據的情況下,把兩個人連在一起。

當然,當事人亦立刻察覺問題所在,然後立刻自己罵了一句:「笨蛋」。

 

「情況越來越緊急呢!」

坐在花園場景的小娃娃,好像很樂的,一面拍掌,一面笑道。

「別擺著一張臭臉,我知道妳可是很擔心惜言,否則也不會留下來。那位大小姐雖然性格改變了,而言靈的能力似乎沉靜下來;不過嘛,那可是力量大幅成長的先兆……

看到自己被怒瞪,跟名字「粉紅玫瑰」有著相同顏色的人型玩偶,立刻「閉嘴」。

「那位大小姐……可以由她自行解決嗎?」

白色「人偶」搖搖頭。

「唉……對人類而言,力量太強卻難以控制,有時候比沒法使用潛伏體內力量的更令人無奈。」

紅薔薇有點不以為然。

「妳得小心那個叫樂兒的小女孩,一旦跟我倆,尤其花園的接觸加深,只會誘發她的力量成長……現在的她,仍會否定感知力所給予的答案,可是,再繼續下去,那小妮子便會轉去找證據的了。」

善意的「忠告」,不代表會被接納,甚至被理睬。

「跟妳說話,比跟娃娃聊天,更難得到回應!」

被惹惱了的娃娃,決定自己在「花園」的情景中去玩。

而「比娃娃更難有回應」的傢伙,則仍盤算各種可行之方法。

 

數天後,讓同學們震驚的消息,在老師踏進課室的當下公佈。

「甚麼?轉校?」

類似樂兒般發出怪叫的,不下十人。

不過,亦有毫不在意的一群。

只是,因早知道事件,而不作表態的,就只有紅薔薇,其他人只是對她的離開顯得漠不關心。

身為靈能力者的當事人,自然會察覺這現象,臉色變得深沉。

 

「打算離開?」

當惜言踏出校門時,聽到身後傳來「慰問」。

「妳會主動跟我說話,可是我意料之外。」

薔薇瞄了瞄四周,對方會意的笑起來:

「學校的天台今天有活動,到那邊大廈的平台,現在,人們都離開了,只剩下我們。」

到兩人移到那兒時,看到不少人正準備離開。

「妳真的打算走嗎?我們不會在這兒待太久,妳大可留下來。」

粉紅色的小頭才剛在小木盒蹦出來,連招呼也沒打便立刻問道。

「這是母親大人的意思,那天把我送回去後,她便察覺了妳的存在,為了保護我的力量,所以要求我這樣做。」

雖然眼見自己的力量已大不前,但惜言仍謹慎地使用每一個字詞。

「那妳的想法呢?」

細小的粉紅玫瑰毫不客氣繼續追問。

「我尊重她的意思。」

「別跟我玩文字遊戲,尊重和樂意去做是兩碼子的事。」

「一切依她所言。」

「真是的,怎麼大家都是這種德性?喂!妳至少也得說句話吧!」

細小的腳,不顧體形上的差距,就直直的往「另一個自己」的手臂踹過去。

「可惡!」

一隻娃娃在生一個人類的氣的畫面,可是讓惜言大開眼界。

「既然沒特別要事,我先離開了。」

粉紅娃娃想留住對方,但人類的分身沒有表示,只好任由她離開。

「為甚麼讓她就這樣走掉?」

惜言一踏離現場,粉紅玫瑰立叉著腰,「鼓著腮」的「質問」。

「回去。」

「可……可可可可可惡!」

竟然有人想要人偶自己「走」回家的,看到紅薔薇露出「再吵便丟下妳」的眼神,小娃娃只得乖乖的「爬」回小木盒中,還自行把木蓋蓋上。

 

翌日,課室裡樂兒正四處硬拉同學,討論惜言的歡送會事宜。

只是,沒有多少人理會。

「為甚麼大家都是這樣子?」

「我會參加,妳有甚麼建議?」

「可是,也只妳和我兩個人耶!」

即使雅麟點頭,但相比全班近四十人而言,這個比率也實在太低了。

不過,這時有個意料之外的人舉手。

「薔薇?難道妳願意參加?」

以近乎看不見的動作輕輕的點頭。

「這就好了!」

即使對方以沒有表情的方式回應,樂兒都會露出興奮的神情。

然而,「人偶二號」的參與,卻成為了歡送會的宣傳因素。一時間,不少男同學舉手加入,並令看不過眼的女生們亦爭相報名。

「怎麼會這樣的?」

雖然自己應該因大家參加而高興,但……若是因這個原因的話,又叫人怎能快樂起來?

惟有安慰自己一句:有好結果便是好事!

 

想不到惜言會愉快地答應,樂兒自然樂得去打點一切,期待那天有一個快樂的聚會。

可是,有種不安感在心裡縈繞不散。

即使想找雅麟訴說,也只被她以「捨不得跟同學分離」為由打發掉。

只是,她內心深處知道,她仍在懷疑那兩個人的關係。

「那小女孩在思索妳們的事了。」

粉紅的小鬼在提點著。

「看來妳仍是不作理會的了。」

既然「當事人」沒反應,身為「娃娃」的亦不便再說。

尤其,當對方正在為自己造新衣的時候。

一星期後,樂兒特意請老師批准在課室裡舉行小型的歡送會,還幫忙他們訂購多種可口的小食,當然地,除了零食、飲品外,大部分都由老師們付賬了。

可惜,氣氛方面,總是不對勁……

「薔薇,妳可是第一次參加我們的聯誼活動,感覺如何?」

「對了,妳一會兒有空嗎?」

被包圍的,不是主角惜言,而是紅薔薇。

女主角只有極少數人願意跟她交換聯絡資料。

其中的大部分還只是網誌位址。

至於主辦人所準備的紀念冊,呃……就只有寥寥數語。

遲頓如樂兒者都能察覺的「不正常」的狀況,更不用說一直戴著「冷傲高材生」的面具,實際上是敏感的「魔女」的兩位了。

她們均只是不當作一回事,表情都是一樣的「沒有表情」,即仍舊是兩張「王后牌」。

惟一不同的是,其中一張樸克牌可是當事人。

怪異的氣氛逐漸籠罩課室,樂兒突然感到一絲詭異的陰冷。

「失陪。」

紅薔薇丟下這樣子沒頭沒腦的一句後,便抓起布包,頭也不回的走到外面。

「她想幹甚麼?」

上洗手間也不必帶著大包包吧……

樂兒本想指給雅麟看看的,但她不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惟有自己追出去好了。

「哇!」

一踏出課室門便看到巨型的花園,而不是平日的正常景色,任誰也會尖叫。

「怎麼又是妳?這座花園可不是讓妳來玩的!」

「妳妳妳怎會在這兒?我要到哪兒也與妳沒關係!是妳無緣無故把這座無聊的花園搬過來罷了!」

一個瞧見又是那個擅闖者而說著刻薄話,另一個則是一看見粉紅色便光火。

「別阻路,現在可是救人要緊。」

「我才沒……哇!」

這次發出慘叫的原因是:背後的牆,變成了山洞。

「怎麼把這東西也搬來了?花園裡有這些的嗎?」

「孤陋寡聞!花園裡有石山又有甚麼奇怪?」

粉紅玫瑰索性把她迫到一旁,以便走過去。

「呀!」

「指甚麼?沒見過娃嗎?」

看到有人毫無禮貌的用手指指著自己手抱著的娃,粉紅玫瑰禁不住瞪了對方一眼。

「那件衣……衣服……

「難道妳想娃娃不穿衣服嗎?」

「不……別走!」

看到有人不理會自己而離開,小女孩當然丟開問題,立刻追上去。

「哇呀!」

「明知道有怪物都要追上來,看到後又要尖叫,真搞不懂妳這個人在想甚麼。」

能夠站在比自己身高數倍,而又只是露出不可思議表情的,當然只有那個人,但,附近還有一個人……

「這次,還是我吧。」

惜言冷靜的表情,還有那似是另有深意的話,讓「局外人」心裡泛起一絲寒意。

「在短時間內為同一人服務,似乎不是我的興趣。」

在樂兒的慘叫聲作「背景音樂」下,兩個人輕鬆的談著話,任由那隻像大量蝴蝶、蜂聚合而成的「怪物」發動攻擊。

「嗚哇!哇呀!」

當然,這種意義不明的慘叫聲,只由某位發出。

只是,她一直以為的「恐怖」襲擊,卻遲遲沒有出現。

帶著昆蟲形狀的光影,似是碰上玻璃罩般的被反彈開,在內裡的其中兩人相視而笑。

「不錯的力量呢!看來妳那位母親大人的擔憂太多餘了。」

粉紅玫瑰用鼻子輕哼了一聲,略帶不忿的說道。

「彼此彼此。」

「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樂兒的尖聲質問,稍稍讓兩人回過神來。

「啊?是妳的客人。」

「既然是言靈師小姐所指定的,我再說否定的話也是多餘。」

「跟另一位不同,妳的說話較有個性。」

「怎麼會這樣?」

意識到自己的同學惜言並非常人,樂兒一下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站住!」

思緒紊亂得只想到無意義地逃開的小女孩,雙腿像被釘著似的,緊緊的固定在地板上。

「怎樣處置這女孩?」

惜言一面興味的看著知情者充滿恐懼地掙扎著,冀能擺脫她的控制,一面語帶輕佻的問道。

「她發現妳的隱私,妳有權自行處置。」

深知對方的個性,守園者以開玩笑的語氣請她出主意。

「這是妳的領域,由妳決定吧。」

只猜想到自己或有悲慘的下場,「被害者」口中不斷發出類似「不要呀」的叫聲。

「暫時想不到……先處理那傢伙要緊。對了,我先說清楚,我可不想約三個月便要重做一次,這次麻煩妳自己處理。」

「這是妳的工作吧。」

「我已按工作守則,提供了一個合適的場地,保障了其他人的安全,其餘事情,可只屬自願範圍。」

「這樣嗎……

惜言的話還沒說畢,耳畔便傳來了慘叫。

「樂兒快逃!」

及時的解除「言靈」,才沒讓「擅闖者」受傷。

隨後的攻擊,也同時被言靈師擋下。

「請妳解釋!」

「即使沒有妳的命令,我都會說的。這傢伙為妳而來,自然要妳的協助才能淨化。若妳真的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想法,又為何在乎別人會否忘掉妳?」

「惜言……

與其說她溫柔,不如說她過度單純,樂兒竟能從剛才的恐懼中,立刻切掉成關心對方的模式。

「我才不會忘了呢!妳永遠是我的朋友啊!」

這下子也實在轉變得太快吧。

不過,這句話亦帶來效果……

征住的,不只是惜言,還有那怪物。

「果然是這樣呢……我明白了,妳可以消失了……謝謝。」

「看來我還得幫忙……

微雨輕灑,在年輕的言靈師擁抱下,怪物變成為花園中的新成員:忘我。

「我得退場了,善後的工作留給妳了。」

「那麼,她呢?」

「我答應過讓她保留對我的記憶,至於妳嘛,我才沒興趣替別人作決定。」

「嗚……惜言……

「不管了!反正也轉校了!」

在惜言作出回答的一刻,場景再次回到學校走廊。

「哼,這次退場得真快!」

「惜言……

樂兒的眼神仍帶著一絲不安。

「剛才的事,妳若敢對其他人說出,妳便會在說之前,忘掉剛才那件事。」

「呃……

「給妳一個小優待,跟正在走過來的那傢伙說是可以,那個人反正沒關係。」

樂兒回過頭,發現薔薇閃過一抹憤怒的眼神。

「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Gardener 守園者─毋忘我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