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園者 Gardener

「薔薇,這次請妳幫幫忙!

還沒看進門的人,紅薔薇便被一個少女的黑影所撲倒。

當然,反應仍是零;否則這個女生都不會在背地裡被其他同學戲稱為「人偶」,當然,除了是取笑外,她那精緻可人的外貌,也真的跟「人偶」很相似。

「只有妳才可以幫忙的!」

用這種語氣說話的,除了樂兒外,在這課室中便沒第二人。

「聽我說聽我說,只有妳才適合當看板娘的!」

「一,妳沒把說清楚;二,薔薇根本不會有興趣!」

隨後進門的束馬尾的,身形遠高於樂兒的女生,毫不客氣的,便往她的頭殼敲去。

「鳴!會痛的!」

「反正最多痛一會兒而已,妳又沒機會再變笨的了。」

「雅麟!可惡!」

本來還想追上去的,但笨蛋僅有的丁點兒的智慧,還勉強能制止她。

「薔薇,妳可以在同人祭那天,穿蘿莉服當看板娘嗎?」

「妳好像沒有檔位,怎需要看板?」

「人偶」不會問問題,這句話由一直唱反調的雅麟問的。

「我沒有攤檔,但朋友有嘛!她們都是很漂亮,很適合穿蘿莉服的人。可惜,她們即使放假,也是穿校園風的衣服,實在太浪費了!」

「所以,妳央求她們把找看板娘的工作交給妳,對嗎?」

「妳怎知道的?」

「以妳的性格來說,一定是這樣。對方看來是天羽同盟的人。」

「猜對了。薔薇,妳就答應,好嗎?」

「嗯。」

「好喲!」

「妳不用勉強自己去答應那小女孩。」

「我倆同年的!我是小女孩,妳又是甚麼?妳不相信便算耶,怎麼要薔薇拒絕我?」

由於「大人」不想跟「小女孩」爭論,加上老師的出現,所以爭吵並沒有繼續。

 

「想不到妳會答應呢!」

休息時間,在只有一人的學校天台上,一把可愛的聲音說著若來紅薔薇瞪眼的話。

「感覺到力量了,是嗎?」

沒有反對便是同意。

「要特地穿跟我相似的衣服,很期待呢!哇!很痛!」

木箱被敲的同時,裡面傳出了慘叫聲。

「得準備了。」

「人偶」說畢,便隨手抓起自己的東西離開。

 

「很可愛!我真的猜對了!」

在約定的日子,樂兒第一個興奮得叫出來。

一身純白,古典的蘿莉服,手抱全身粉紅色,同樣穿蘿莉服的人偶,完全符合漫畫中的洋娃娃般的少女的特徵。

一旁被硬拉過來幫忙的男孩,則是難以置信得合不上嘴。

「別只管看,妳不是來幫忙的嗎?」

雅麟又是輕敲只懂叫嚷者的頭。

「下次不准用打的!」

循例無效的抗議。

「讓我來介紹,長髮的是姊姊詩羽;短髮的是妹妹靜羽。她們兩人可是雙生兒。」

一如樂兒前陣子所說,兩人都穿上白襯衣,加上墨綠色的背心長裙。

她們樣子真的很可愛,跟薔薇那沒有存在感,亦沒有生命氣息的感覺截然不同。孖女一身充滿陽光氣息,單是站在身旁,已讓人有種窩心的溫暖感。

「大家好。吃了早餐沒有?這兒有點餅乾,大家可隨便吃。」

和溫和的外表相同的,是同樣親切的個性,說話的是詩羽。

「看來,樂兒帶來的朋友不只是漂亮這樣子表面而已。」

靜羽一面興味的瞧著薔薇看。

紅薔薇則罕有的露出稍微吃驚的表情。

「雖說看板娘要留在攤位,但我們準備這個。」

詩羽拿出一隻可愛的人偶,笑著介紹:

「她是我們天羽同盟的幸運小孩-天羽。」

「她是我們的象徵,擁護者們也會認得的。」

「可是,有看板娘不是更好嗎?」

「大家一整天留在這兒,當然要好好的看看。也請大家欣賞一下我們的作品。」

各人隨手拿起同人本細看,靜羽猶如水墨般的畫風,以及詩羽優美的,描寫人與自然的溫馨故事,實在予人一種溫暖、平靜的感覺。

「不愧被稱為『幸福的天使』,作品中滲出淡淡的力量,今天的對象是她們嗎?」

細小,旁人聽不到的聲音,在薔薇的耳邊響起。

被問話的,只是搖頭回應。

其他人都離開了,檔位只剩下三位「美人」。

「他們都走了,妳大可放心一點聊天吧。我想,妳也發現了我們的相似之處,對嗎?」

薔薇厲眼瞅著那雙生二人組。

「果然是這樣呢!很有趣,想不到我們能得到這樣多。很幸福呢!」

不斷的在說話的是靜羽,反而是詩羽一直默不作聲。

「妳大概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了,到處看看吧!或者會發現好玩的,到時候,妳可能會像我們一樣,迷上了這種活動。

「放心好了,這兒有我們姊妹倆看著,暫時可以應付的。」

「還請早點兒回來幫忙,一般而言,下午二時後,人流會較多,只有我們的話會較辛苦,麻煩妳了。」

與活潑的妹妹不同,詩羽有著一份沉靜感。

「既然別人希望妳到逛,就帶我四處看吧!」

微小、輕柔的也提出「請求」。

既然各項因素都要她離開攤位,白色的「人偶」只好乖乖的到四周「巡視」。

 

「其實,這兒的氣息雖然帶點灰暗,但與人類們平日之氣,並無太大之差別。況且,眼下所見,這兒的人們大多身穿常服,我們又何解要如此打扮?」

「不以人類中之最投入者為師,像我倆已脫離人間已逾千載之物,又豈能對之作透徹了解?還請稍忍耐多一刻,只要工作結束便可回復日常之姿。」

迎向薔薇走去的,只同穿上白衣白裙,年約十五、六歲的女孩。在她身旁的,是身高遠超過她,甚至比不少西方人還要高大、帥氣,但卻有著奇怪的,藍白色長髮的男生。

不過,即使他身穿合身,設計合宜的,猶如童話故事中的王子之服裝,但面上無法掩飾的,與衣服、四周格格不入的神情,任誰也會想到,他大概只是屈服在年輕女友的「淫威」下。

這時,眼前的女孩對她報以微笑。

「我們的感覺很相似呢!雖然打扮上的分別,好像只在娃娃身上,可是在我倆而言,以娃娃作為自身的影子,可都是一樣呢!」

被調侃的的少女,除露出「別惹我」的表情外,並沒有其他額外的反應。

反而是她懷中的娃娃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

「看不出她這樣閑,連這事也想插手。今天怎麼了?怎麼這樣多這些傢伙的?」

被瞪了一眼後,粉紅色的「吵鬧怪」便自動閉嘴。

「既然知道是本大人到訪,那應該稍微禮貌一點。」

即使口中說出這種自傲之句,不過語調聽起來卻是不以為意的。

還加了一句:

「既然此處已有責任者,本大人可便樂得悠閑,細賞此處種種奇趣之事。」

「古語人」轉身便走,連「再見」也省下。

只聽到可憐的「王子殿下」對不能換裝,還得跟著「女王陛下」的無奈的應聲。

「竟然連帶領者也來了,這活動看來真的很受歡迎。」

仍未受夠教訓的傢伙所說,便是剛才的「少女」,在「她們」所感知中,她就是這個時空的引路人。

不過,她的玩心跟她的強大之力量,都是同樣有名。

同樣地,她對「伙伴」那種親密,但恪守禮法的關係,一樣讓人注意。

「看來她今天不會出手,這樣正合我意。」

「回去。」

「人偶」下達「指令」後,便轉身回去,到其他攤位看嗎?當然沒有了。

 

回到「天羽同盟」的檔位,兩位「作者」都在努力的為支持者簽名、題字和繪畫插畫。靜羽是插畫師,至於故事的設定、小說編寫,以至詩詞等文字工作,則完全由詩羽負責。

因她們的作品內容清新、細緻,加上祝福的語句有溫暖心靈,甚至有「願望成真」的傳聞,所以攤位可是人山人海的。

「下一位,謝謝支持!」

「甚麼?妳連底稿也賣了!」

旁邊的「主筆們」立為陷入激烈的爭吵。

「都說不能賣!妳給我賣了,叫我以後怎樣畫回這幅畫?」

「重新畫一次不就行了嗎?」

「沒有圖讓我照著畫,怎可能畫畫?」

「妳自己不是作者嗎?難道連圖也得印圖?太不要面了!」

「妳做錯了還罵我!」

「印圖的沒資格說話!」

「賺不了錢的給我閉嘴!」

她們只顧著口舌之爭,完全不會自己的行為已惹來旁人側目。

更不可能在意自己的惡劣情緒,已令附近一帶的氣氛跌至接近冰點。

想當然的,也不會想到這情感會召來無形的「獸」。

眨眼間,那兩人已被花草重重包圍。

不過,待她們發現時,好像是接近五分鐘後的事情。

「這兒是甚麼地方?」

「我們為甚麼來了這兒的?」

「噯呀!不是吧,花了近五分鐘才知道嗎?」

讓人不快的竊笑聲,當然會惹來他人的怒火。

「別躲了!快點出來!」

剛才還是「敵對」的兩人,現在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哪有躲啊,不就在妳們眼前嗎?」

她們聞言細找,原來粉紅色的影子正在樹上笑著。

「妳憑甚麼取笑我們?看妳的樣子,不過是角色扮演者而已!把這都變成雜亂的賣場,把作品發表天地變妄想一族發洩的場所。」

「嘻嘻,很生氣呢。」

「住嘴!妳這粉紅色的怪物!」

「怪物嗎?很新鮮的稱呼呢!」

被人稱為「怪物」還不生氣的,即使不是「怪物」,也是「怪人」。

「快點放我回去!」

「嘖!太焦急了。有目標是不錯,但過度焦躁、忽視他人的想法,可是會引出怪物啊!」

甜美、可愛的聲音,說的卻盡是挖苦的話,聽在他人的耳裡,自然只會惹來更強烈的怒火。

「妳給我下來!」

「哎呀!果然加點養份是對的……

巨大的陰影把眾人掩蓋……

「哇!那是甚麼?」

看到真正的「怪物」,剛才還盛勢凌人的兩人,當然都洩了氣。

「給我閃邊去!」

粉紅「怪物」向巨形「怪物」躍去。

「還真厲害呢!對眾人、制度的不滿,以及才華不被承認的不甘心,竟然可以把意念體養得這樣子白白胖胖……

「原來你們是一夥的!」

其中一位少女,似是了解真相的,隨手抓起石塊便向「人型怪物」砸去。

「真是的,好心救人還要被揍……

語調聽起來很輕鬆平常,在他人眼中等同蔑視。

不過,這次在她們反應過來前,已因白白胖胖的「怪物」之攻勢打斷。

「本來想下一場雨了事,可是,這樣會讓殘留的痕跡太明顯。可是,見死不救又有點兒那個……

粉紅色的「旁觀者」輕巧的閃躲了所有又是圖畫紙呀,又是墨水等的攻擊,嘴巴裡還可以毫不留情的取笑那笨拙地左閃右避的兩個人。

至於二人組,這次連反擊的心情也沒有,正確的說法則是:能保命便很難得。

「可惡……究竟還有甚麼其他方法可以淨化?」

「為何不試試陽光?」

親切、柔和的聲音,在「好事者」的耳邊響起。

「今天欄柵內,闖入者好像稍微多了一點……不過,這意見不錯……

「小姐們,幫忙把陽光引過來吧,以妳們的力量,那只是輕而易舉的事。」

「當然可以,園藝工作可是我們的最愛。」

兩位小姐輕輕唱誦優雅的讚歌,陽光亦因而穿過欄柵,到達花園之中。

怪物發出慘叫。

「要多曬日光浴,身體才健康啊!」

邊控制著「欄柵」,即結界密度的少女,一面興味的看著對手由恐懼、不安,到全然放鬆的變化。

怪物,以及已呆掉的女孩們,腳下都長出美麗而鮮豔的黃花。

「有美麗的夢想、明確的目標,並像花朵向著陽光般,朝其前進可是好事,但因此排擠他人,不擇手段卻不好玩了。」

看到「受害者二人組」情緒平復下來,少女滿意的笑起來。

「心情好了點,樣子也較好看呢!」

「妳是誰?」

其中一個女孩問道,不過,語調已緩和下來。

「告訴妳們也無妨,反正離開花園後,妳們也會忘掉的。」

粉紅少女輕飄飄的「飄浮」上前,在兩人的耳邊說出自己的名字。

當她離開時,身旁多了兩顆閃爍著光芒,在空中「凝結」的種子。

然後,有兩個人消失。

「妳好像忘了我倆。」

「兩位頌唱者,似乎對我很有興趣呢!」

「當然了,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守園者,想多了解一下也是很自然的事。」

說話的,仍是性格跟名字不符的靜羽。

「由傳說中的人說出又是傳說中這話,確實挺奇怪的……

「自我介紹總可以吧,妳不像妳手抱的傢伙那樣子沉靜。」

靜羽指著那雪白的娃笑道,而詩羽想阻止她這種無禮的行為也來不及了。

「不要緊,我可不是那性格乖僻,脾氣古怪的傢伙,自我介紹總會的,我是粉紅玫瑰,初上任的守園者。」

「妳比白娃娃更平易近人,如果能常見面便好了。」

「她不會這樣做的,要回去了。」

視野片刻變得模糊,待眼睛再次能辨認身旁之物時,兩位頌唱者-詩羽和靜羽,意識已回到喧鬧的會場。

「連再見也不說一聲……

靜羽嘟著嘴說道。

「回來了……

白色「人偶」再次走近攤檔,這時「滿載而歸」的樂兒亦出現,而且想抱起薔薇的粉紅娃娃。

「既然想抱,不如抱天羽吧!順道帶她到處走,派點兒小小的紀念品……

靜羽飛快的在已伸出的雙手裡塞滿東西。

「我可以給自己保留一個嗎?」

這可都是傳說中的護身符呢!

「當然可以,還有很多。若是喜歡的,回去前多拿幾個分給朋友,當為我們宣傳也可以。」

在小女孩蹦蹦跳跳的重新出發後,靜羽抓過小女娃便放到天羽剛才所坐的小沙發上。

「既然來了,不如試試看攤檔的感覺,好嗎?粉紅玫瑰小姐。」

作為娃主的紅薔薇,只能瞪著對方看。

「常常繃著臉,會把人家嚇跑的。」

小娃娃的嘴唇雖然沒動,但聲音仍傳到要知道的人的耳中。

當然,回覆用的表情,不可能以認同去形容。

「放心吧,揭穿妳等同自揭身份,我們只是頌唱美好和光芒的人,最多只能寫點兒故事而已……

「好了,靜羽。」

詩羽以溫和,但堅定的聲音,制止了妹妹繼續說下去。

因為,還有更重要的工作。

雙生兒一起走到剛才的「案發現場」,向已平靜下來,但對自己突然失神感到茫然的兩位少女遞上了比樂兒在數分鐘前所拿的,更精緻、更強大之護身符。

「這是送給妳們的紀念品,希望下一次會再見。」

這句話讓她們愣住,只要常參加這活動的人們,也會明白那兩姊妹同時送贈護符的意義-特別的祝福。

「今天謝謝妳呢,這兒交給我們便可以了,妳去到處參觀吧。那位小姐我暫時借用一下,這樣便可以從不同方面,來體驗這活動。」

這次,想反對亦無效。

白色的人型娃娃罕有的參與這種吵鬧的活動。

不過,下次會否再出現?

到時候再說吧。


Gardener 守園者─毋忘我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