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園者 Gardener

〈究竟……那個人是誰?〉

在教室中呆坐的女孩,仍是想著昨夜的怪事,那個一身蘿莉塔(Lolita)風格的粉紅色的少女,怎樣看也不似是常人。

〈粉紅色的短裙,還要是蘿莉塔款式,頭髮又是粉紅色的,頭上還有粉紅色的玫瑰,喜歡粉紅色的也不是這樣子做的……〉

看來,想法已開始完全徧離主題……


「各位同學起立!」椅子移動的聲音始起彼落。

〈說起來,她的手上好像抱著甚麼的……一時間回想不起來了……〉

「喂,老師來了!」

「啊!」最後一次椅子向後移動的聲音響起。

「老師早安!」然後,再一次響起椅子移動的吵雜聲。

「各位同學,從今天起,我們會有一位新同學加入……請進來……」

「哇!」讚嘆和驚訝聲不斷擴散。

烏黑柔順的長髮,除額前中分的瀏海外,全在後面束成及腰的麻花辮、如瓷般白晢的肌膚、銀灰色的大眼睛,加上略帶冰冷的表情,完全如人偶般的精緻高雅的形象,惟一不同的是,她是會走動的「人類」,而不是時下流行的人形玩偶。

「她是紅薔薇,以後會和大家一起上課。」老師把名字寫在黑板上。

「甚麼嘛……現在是甚麼時代了?還用這種名字?」

「又不是那個甚麼的漫畫,怎麼又是姓紅,還要薔薇的……」

「木無表情的,加上這張漂亮得作假的面孔……活像會走動的人偶。」

〈人偶?〉少女突然想起一些事情。

〈那時候,那女生的確抱著一個人形玩偶……樣子……嗚……想不起來……〉

教室內交頭接耳的聲音此起彼落,當中尤以批評的言論為主,只是,被批評的象仍是一面木訥,絲毫不見受到影響,反倒是作為老師的,一面嚴肅的制止他們繼續說下去。

待安排新同學坐下後,老師便宣佈開始原訂的小測驗,本想讓新同學自習的建議卻迅即被好事者,以可藉此了解新同學的水平而反對,最後,在取得當事人沒有反對的情況下,決定讓她一同進測驗。

在老師派發試卷的當兒,那剛踏進教室的少女的耳邊,多少還聽到一些竊笑聲。

考試順利地進行,各人在交妥試卷後便離開教室。

「紅……薔薇……呃……」上課前還只顧著回想昨夜事情的少女,把新同學叫道。

白瓷人偶默然回頭。

「那個……我是樂兒……可以直接……叫妳的名字嗎?」

少女點點頭作為回答。

「那麼,薔薇,請多多指教。」樂兒笑著伸出手,薔薇木然伸出手回應。

〈怎麼這樣冷淡耶?〉

紅薔薇在握手後,立刻轉身離開。

「看來,她完全不想理會妳呢!」隨後走出來的女生們,輕拍身材遠比他們矮小的樂兒,笑著說道。

「不是這樣的!她只是有點……呃……有點兒怕生罷了……」

「這個我便不相信了,樂兒,妳也太善良,她分明是在欺負妳!她只是長得漂亮罷了,去騙騙裡面那堆笨男生還可以,妳還是別理會她好了。」

「不會的……」

「算吧,這是妳不能了解的一類傢伙。雖然,裡面還有一個,但,現在又多了一個,好像不大有趣。」女生一面說著一面往裡面瞧,在教室的一角,正坐在一個跟薔薇一樣沉默得讓人不敢接近的女生,惟一不同的是,薔薇是傳統型的人偶,而那個……有點不好惹的感覺。

「別這樣說……」

「難道妳認為她們兩人不相似嗎?」

「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感覺耶……」

「算了算了……不過,話說回來……為甚麼那個人會拿著一個大包包離開?現在只是休息時間。」

「對呢……」樂兒想起了剛才的情景,那「活動人偶」雖然沒有把書包背在身上,但卻著一個約是列印紙般大小的布包。在短短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裡,照理不必帶上這種包包的,何況,看起來,她不像要到小賣部買零食,錢包也沒必要造這個尺寸吧?


無視他人背後的談論,薔薇在其他人往地面衝的時候,默默的往上走,直至天台後,才靠欄柵站立,俯視正在享受休息時光的同學們。

「妳也感覺到吧?」可愛甜美的女孩聲音,輕輕的布包中傳出。

對於這問題,薔薇只是點頭回應。

「可以讓我看看嗎?」薔薇搖了搖頭。

「那麼,可以在放學後讓我看看嗎?」這一次是點頭。


時間靜靜的流走,眼又到了放學的時間,才剛加入學校的薔薇,仍是對同學,尤其是男生們的邀請不于理睬,在尷尬的氣氛下,毫不在意的離開現場。

「真是的!」在部分人生氣的同時,沉默的另一個人輕瞪了她的背影一眼,便跟著離開。

「兩個人都是這樣!怎麼只是我們有著這樣子的同學?」


在附近大廈的天台位置,古典「人偶」的身影正往學校的方向看去。

「妳不是答應讓我看看的嗎?放我出來耶。」布包再次傳來嬌俏的小女孩的聲音。

聽到「抗議」,薔薇只得打開布包,取出一個綁有粉紅色緞帶的木盒,那緞帶還要綁上複雜的繩結,看起來不是一下子便可以解開。

「快一點啊!」在聲音催促的時候,薔薇只是把手一揮便解開緞帶。

「可以看到呢!」從木製盒子探出頭來的,是一隻身高約二十七厘米的人偶。一頭淡粉紅色的鬈髮、粉紅色的蘿莉服,還是粉紅色的眼珠等,完全是粉紅色的代表。在盒子裡跳出來後,小人偶還毫不客氣的飄到薔薇的肩膀上,然後倚著她坐下。

「這次會是怎樣的種子呢?」會說話的小人偶問道。

「第一顆會是黃玫瑰。」

「第一顆……嗎?難道還會有其他?」

「現在不能確定。」

「妳猜,大概要多久才能種出玫瑰?」

「大概一星期至一個月。」

「如果可以早一點結束便好了。」

「嗯。」


翌日,老師才剛踏進教室,便宣佈派發昨天的測驗試卷。

「不可能……平日都是要個多星期才會批改完耶……」樂兒難以置信的張著嘴。

「不可能……」除了她以外,其他人也發出相信的聲音。

「還有,這次得到最高分數的……是薔薇!」

「怎可能!她昨天才轉校過來……」又一次驚呼,其中一人雖沒有發出聲音,但依稀感覺到她對薔薇怒目而視。

「現在,依照以往做法,先派最高分的幾位,其餘然後便如常派發。薔薇,請出來。」

薔薇無視訝異的聲音、目光,沉默的接過自己的試卷後便回到座位。

「惜言。」步出去的,是剛才露出怒氣沖沖眼神的少女,也是另一位「人偶」。

除了惡意的眼神外,其實還有仰慕的視線,當中大部分是由男生發出的。

一如所料,下課後,薔薇立刻被一眾男生團團圍住。

「噢,換人了嗎?」冷眼在一旁看著的,正是一直對那兩人不大感興趣的少女。

「雅麟,別這樣吧……」小聲制止的,自然是樂兒的工作。

「我只是對那些男生看不過眼……不錯,她可是很漂亮,成績也不錯,但這樣子一窩蜂的擁過去,即使不似是她那種冷傲的人,也會很討厭吧。」

「難道妳想他們找妳討論功課?」順帶一提,雅麟的名次是第三,僅次兩位「美人」之後。

「對那些沒大腦的男生,我可是沒有興趣……只是……算了吧。」

雅麟邊說著,邊向那重重的人群中走去。

「薔薇,有事找妳,過來一下。」在薔薇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已被人拉走。

「那些男生雖大可不理,但一下子在成績、人氣都超過那個人,可是不是鬧著玩。妳可是多加小心。」雅麟在對方的耳邊留下這句後,便逕自離開。


「雅麟,妳不會說甚麼話去……那個……妒忌她吧?」

「我才不會幹那些無聊的事,只是想提醒她注意另一個人偶罷了。」

「為甚麼?」

「我第一次看到那個人偶有表情,而且,是極度憤怒的表情……惹惱了她,可能會很麻煩。」

「惹惱……」樂兒腦海中閃過早陣子的畫面,可怕的怪物、奇怪的人。

「那個……不知道妳是否相信……這世界會有怪物的?」為了不被當作傻瓜,樂兒小心翼翼的試探著。

「沒看過的東西,我不會評論。甚麼事?」

「呃……沒有……」樂兒吐吐舌頭,裝著一面沒事。


平靜的日子過不了幾天,一個星期後,當被一堆男生緊纏著,仍能依舊保持無視的薔薇步入教室後,看到黑板上的字句,便一改以往冷漠的態度,駐足細看。

「紅薔薇:


今天晚上,在學校天台見面,不見不散。」


「沒有下款,究竟是誰寫的?」隨後進門的樂兒好奇的問在場的同學們,但全部人也搖頭說不知道。

「先擦掉吧,否則老師來了後便很麻煩。說不定只是有人捉弄紅薔薇而已。」與她一同走進教室的雅麟,一面說,一面把黑板上的字擦去。

正把一切回復原狀的時候,老師便踏進教室,各人便裝作沒事的如常上課。只是,待一下課,除了當事人外,大家也在七嘴八舌的討論這件事。

「夠了!這或只是惡作劇!如果晚上偷溜進學校,可是會被當作盜竊,到時候,別說記過了,被趕出校也有可能!我們也快考公開試了,別因這些事而影響前程!」在大多數同學打算到時候一探究竟時,一直默不作聲的雅麟終於嚴正地提出事實,於是,一眾好事者便一哄而散。

「薔薇,雖然妳是轉校生,但我要告訴妳,這學校的校規可是極為嚴格,妳還是別理會那些無聊的東西。」雅麟留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


深夜時分,在學校的天台上,有個身影正漸漸步出。

「來了吧?」深沉的女聲,在黑暗的一角響起。

「看來,妳比我更不喜歡說話。」在黑暗處移出的,是一頭細密、只及肩膀的鬈髮人偶─惜言。

看到對方沒有回應,惜言繼續以深沉的聲音道:「我不喜歡輕易說話,我要妳聽從我的意思。」

「我沒這種興趣。」即使感受到說話中的力量,但薔薇仍是面不改容的冷淡回應。

「哼!」言語的壓迫感進一步加強:「妳的興趣也不似普通,夜深還抱著那種細小的人偶,倒是像孩子一樣。妳現在大概如小孩般哭起來吧。」

薔薇木然的看著不斷挑釁的惜言,絲毫未有動搖。

「看來,妳跟我一樣,不是普通的人。」惜言看到對手並未因自己的言論動搖心智,冷笑的道:「我叫惜言的原因,是因為我自小已被確認擁有言語控制的力量。只要我有意說出語句,一般人便無法抗拒。因此,我寧可不易說話,反正以我的姿色,越是沉默,越是引起男士們的興趣。這不是妳這種,只會手抱小小的人偶的千金小姐可以想像得到的力量。」

看到眼前的「千金小姐」似是對她的種種恫嚇的語句沒有反應,便試試另一種方式:「看妳只能抱著這種小娃娃,不如讓她變大一倍吧!」

不論薔薇的表情,還是她手上的娃娃,也沒有絲毫變化。

「沒作用的,在我的跟前,這點力量可是微不足道。」

「一定有辦法的!」惜言的眼神轉為銳利:「我可以影響妳以外的東西!與我有盟約的獸,立刻到我的跟前!」

「哇!」在高大,外型如各類猛獸混合體的怪物跟前,發出慘叫聲的,絕非薔薇或惜言,而是擔心其中一個人偶的安全而偷偷潛進學校的樂兒。

「雅麟說過不可以過來的。」無視背後在張牙舞爪,而且逐步逼近的怪物,少女任由背部處於毫無防範的狀況,平靜的道出這句話。

「這話應是我說!雅麟可是擔心妳會過來,所以一開始便告訴……」樂兒的話還沒說畢,便閉上眼倒下。

「睡一睡吧……」薔薇在說著這話時,身影也隨著倒下的樂兒一起消失,一件細小的東西也隨之掉落地面。


「真是的,不是說過在這個身份下,不會使用力量的嗎?」令召喚出怪獸的惜言嚇得合不上嘴的,是一頭淡粉紅色頭髮的少女,她一面說著這話,一面把剛才掉落的東西撿起,那是一個黑色白衣的娃娃。

「娃娃是這樣小的原因,是因為方便帶在我們彼此的身邊……」粉色鬈髮的少女轉過身,正眼的對著惜言說道。

「妳是誰?」

「粉紅玫瑰。」

「那……她呢……」惜言指著娃娃問道,這時候,怪物因召喚者心思紊亂,而停止了活動。

「她?她不就是紅薔薇嗎?」粉紅玫瑰故意忽視她真正想知道的答案。

「可惡!讓她消失!」惜言氣極而大咆,隨即陰森的笑道:「妳大概不知道吧……最近其實有不少年輕人失蹤的事件……這可是跟與我擁有相同力量的朋友們所做的……」

只是,得意的感覺多久便消失無蹤,怪物衝至粉紅玫瑰的身前便停下,然後像小寵物般讓她輕撫頭部。

「很可愛呢……妳因為寂寞,妒忌他人可以簡單的過活,所以變得這樣巨大吧?來,到我的花園去吧,那兒會有很多朋友在等著妳……」在說著這話時,怪物便逐漸化作光而消失,在她身處之地,則出現一朵黃玫瑰。

「怎麼會……」

「在我的花園裡,任何生命也可以得到休息的空間……」

「甚麼花園?妳別說笑了!」

「是嗎?」粉紅色的少女輕輕的一揚手,示意對方環視四周,只見翠綠處處,花開遍地。

「這是……」

「妳的心已被灰暗所覆……在我的花園中睡一會吧……醒來後,便可以回到這兒繼續生活……」在黃色的花瓣下,惜言閉上了眼睛。


「妳啊,真的像小孩子。」一反紅薔薇的靜默,手抱紅薔薇娃娃的粉紅玫瑰可是喜歡說話:「只會叫人家不要過來,自己倒過來了……又再次穿過我的欄柵……算吧,反正妳明天醒來便會以為是一場夢。」

隨著「花園」的消失,樂兒的身影也慢慢變淡,然後回到她的家中。

「還有種子嗎?」

「嗯。」黑髮娃娃輕聲回答。

「這樣子可是不行呢,別人會以為妳冷傲的。」黑髮娃娃完全不作理睬。

「我倆明明是同一人,可是性格卻是完全不同。」

「……」

「看來,妳還是得繼續在這兒當個好學生呢,晚了,太晚睡對皮膚不好,還是由妳負責回家吧……」

夜風吹過,紅薔薇再次站放天台上,手上抱著粉紅色鬈髮娃娃,默默的離開。



Gardener 守園者─太陽花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