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在晴朗的天色下,眾人很快便走上一段路。

「既然都走了一段路,大家不如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吧。」

「多走一會兒吧,否則我們只會花更多時間才可以到達。」

朵莉絲循例的反對。

「雖然妳的體力比常人強,但也請讓月琴和自己的孩休息一下。」

「媽……我有點累了。」

「我還可以的……不過,我贊成休息一會兒。」

依莎貝拉和月琴異口同聲的作出相同的要求。

「知道了,要多觀察,多了解這兒,反正我們不需要趕著回去嘛。」

朵莉絲只好投降。

在各人準備午餐時,月琴卻拿出小小的方盤,然後,撿起地上的石塊去砌成箭頭形狀。

「月琴,先休息吧。」

躍泉想把月琴拉到坐墊上。

「我想先確定方向,我們剛才一直走,自然可以很順利,但休息、活動後要再確定行程的話,還是趁早做較方便。」

「還是妳最細心,那是甚麼?是指南針嗎?」

來湊熱鬧的君輔立刻探頭細看,而朵莉絲也即時衝過去。

「如果以我們的語言來說,這東西可以叫作指南針,是草綠偷偷交給我的,只是,使用方法跟指南針有點分別……嗯……不如說,這東西比較像全球定位裝置。雖然它有效範圍只比我們的視線範圍稍大,但足夠讓我們固定行走的方向。」

接著,月琴告知各人基本的使用方法,然後再說:

「朵莉絲,抱歉事前沒告訴妳,因為我也是離開後,才發現有人把這東西放在我的飾物裡,所以現在才有空試驗一下使用方法。放心好了,我們回去時,這東西會送給妳作研究。」

「先謝過了。」

「肚餓!」

早已坐在墊子上的彩弦,抱著依沙貝拉,一起高聲喚回各人的注意力。

「知道了,我們立刻吃東西……」

「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

兩位一大一小「小女孩」索性來個大合唱,催促大家準備午餐

月琴一面笑著,一面暗自讚嘆最上彩弦的親和力,讓整個團隊氣氛有著難得凝聚力和融洽的氣氛。

「對了,晚上我們要如何輪值?」

吃飽喝足後,朵莉絲立刻打開話題。

「人數比以前多了一人,房間都要重新分配;還是,要使用第三個流動房屋?」

月琴亦提出另一個議題。

「房間的話,我認為維持兩組流動房屋便可以,因為減去值夜的人員,其實有房間的數目仍然足夠,只要大家願意輪流在值夜的朋友房間處休息便可以。」

君輔嘗試同時回答兩個問題,順道建議跟上次一樣,由兩個人分別值上、下半夜,讓所有人至少有約四小時的休息時間。

「同意。」

彩弦拿出紙筆,準備做文書工作。

「讓我來寫。」

朵莉絲在紙上畫上同時有中英文的分配表。

「月琴跟躍泉同一天……排到最後一組,讓兩人可以多休息一陣子。」

在未得當事人的同意下,朵莉絲君輔同時做著相同的打算,即使有人想抗議也視作無效。

「我可以連續兩天,不過,我要求負責第一天的第一組,和第二天第二組。」

君輔自薦,並填寫更表。當然,他把中英文名字也寫上了。

「我當第一天的第二組。」

早已想加入值夜行列的朵莉絲,不甘後人的寫上自己的名字,而彩弦立刻在最後一格填上自己的名字。

「只剩下第三天的組別,你們自己兩口子商量便是,到時才決定亦可以。」

然後嗎?當然故意無視那「兩小口子」的抗議,宣佈繼續行程,並把他們丟在後頭。

「無聊……」

由於明白當中的意思,月琴輕輕抱怨了一句便追上他們。

 

「今天終於到你們值夜了,哈哈,你們別只顧談情,忘了休息呀!」

「我會把屋子的門鎖上的,反正你們應不會回去休息的了。」

某對師徒各自用著自己的母語調侃著兩人,只是,他們說的可是兩個不同的要求。

「彩弦把睡袋丟給我了,看來,我們只能在外面睡。」

月琴邊苦笑,邊揚了揚睡袋。

「妳先休息,我晚點兒會喚醒妳接更。」

「那麼,我不客氣了。」

猜到對方不敢欺騙自己,一個人獨守至天明,月琴毫不客氣的立刻鑽進睡袋呼呼大睡。

「換妳了,還是想多睡一會?」

大約四小時後,躍泉喚醒了月琴。

「哦,不用了,你休息吧,這睡袋蠻暖和的,我替你睡的暖烘烘的了。」

「我……不用了……」

「難道你打算坐在這兒到天亮嗎?明天還得趕路的。」

「知道了……」

口裡雖然這樣說,但實際上躍泉只是象徵性的躺在睡袋上,然後隨意抓了一塊毛毯乖乖入睡。

「真是愛操心……」

月琴好笑又好氣的,索性丟下他不管,轉身坐到火堆的另一面。

〈總覺得氣氛……有點兒奇怪,希望今晚可以順利渡過……〉

可惜,讓人刺痛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烈。

「既然還沒睡的,不如起來戒備。」

約一個多小時後,月琴以極細小的聲音輕喚。

「還是被發現了……」

「你也感覺到吧。」

「嗯。在這種氣氛下,沒可能可以入睡的。」

「去喚醒朵莉絲和彩弦,這次讓伯父大人休息較適合。」

「哦?」

「我們得讓朵莉絲明白,其實我們非常重視她。」

躍泉依言立刻找來兩人,半夢半醒的朵莉絲邊揉著眼邊步出小屋;相反,彩弦像早已準備好似的,精神地衝出小屋。

「這次,請兩位幫忙。」

「團隊不說這個。」

彩弦狡黠的笑著,接下來是日語頻道:

「只是,打擾你們的兩人世界有點可惜。」

「現在應是戒備時間。」

「我當然知道,妳把自己繃得太緊了。」

縱然聽不懂對話,但躍泉從月琴糾結的眉猜到大概情況:

「大家,還是注意為上……好像超過一個。」

「嘻……現在已懂得保護未來太太呢……呃……不說笑了,妳有沒有感到,這種能量的感覺很熟悉似的?」

「會是我們熟悉的人嗎?」

看到月琴默然,彩弦以日文續說出答案。

「無論如何,我們得把那些旅人喚醒。」

風漸漸刮起,在夾集樹葉之風中,開始傳來了火焰那燥熱的氣息。

「這……」

連朵莉絲都察覺到異體們逼近,額角滲出了汗珠。

「大家背靠背……」

一個細小的圓慢慢形成……

砰!

爆裂聲自遠而至,亮光突往圓圈奔去。

眾人不約而同的散開,月琴迅即往閃光之源頭方向揚起扇,猛力搧過去。

狂風雖然捲起沙塵,卻並未看到對手的身影。

下一道閃光又在此時出現。

「返還!」

彩弦在掌心中亮出了鏡,立起具反射作用的結界。

「現!」

在閃光折射的一刻,彩弦同時啟動另一種魔力:顯示真象。

在他們眼前的不遠處,立時顯示十數位與常人高度相若的異體,正蹣跚地往他們走過來。

「原來隱身了……」

異體們和平日的不同,不但有與人類相約的高度,而且還有著人類的外貌,「他們」均似是身披白色斗篷,穿上武士之盔甲,其中一人還騎著火焰之馬,尤如審判罪人之使者們。

知道來者身份的月琴露出微笑,而朵莉絲和躍泉分別抓緊他們手上的武器。

「嘗試把他們喚醒吧……」

月琴右手一轉,再次喚起狂風直撲對手。

可惜,本應可以讓對手清醒的理智之風,卻像煽風點火般,燃起對手們的怒火。

「果然是這樣。看來,彩弦小姐猜對了……」

「猜對了甚麼?」

對於月琴的嘀咕,身旁的躍泉即時反問。

「各位,你們還記得我們離開城鎮前發生的事嗎?」

在鏡的保護下,月琴無視略過結界的火焰,以輕鬆平常的語氣問道。

「城鎮前……難道……」

「妳猜對了。」

月琴瞇著眼,微笑地說:

「這次,得靠你們了,他們視我為最大敵人,我的一切魔法對他們便變作無效……不,只會加強他們對我的仇恨之心。」

然後,還樂得休閒的地一對巨扇收起來,再躲在躍泉的身後。

「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支援工作,拜託大家了。」

說畢,更微微向朵莉絲點頭。

「可是……」

「放心,可以把自己保護好的了。」

對於躍泉的質疑,月琴一面退後一面說道。

躍泉本想跟上去的,奈何下一波的攻擊又出現,只好立刻轉守為攻,以免波及後面的小屋。

「難道……真的是直接砍過去嗎?」

面對身高跟自己相若,仍保有人類特徵的對手,第一次面對這種畫面的朵莉絲不自覺顫抖起來。

「只要持正念,祭師的武器對人類只有正面的影響。」

朵莉絲的耳畔響起溫柔的提示之聲,吃驚的回頭一看,只看到月琴在稍遠處微笑。

「這是我的力量之一,朵莉絲小姐,我懂得你們所說的,心電感應術。去吧,妳一直希望保護大家的……」

嘴唇沒有一絲動作,可是,發出的聲音猶如咒語般,讓朵莉絲雙手很自然地開始攻擊。

「放心好了,直接的砍擊只會讓他們『驚醒』,妳要學懂保護自己和團隊,有時候,像現在般,得依靠妳去支撐。」

此時,後面傳來了清雅的歌聲。

「英……英語?」

前面使勁不斷「砍殺」異體的兩位戰士險些失神。

「很聰明……」

彩弦由衷地笑道:

「讓他們清醒一下吧……」

「那,請用鏡子,我會支持妳的魔法。」

在歌聲持續的情況下,最上彩弦收到一個有趣的想法。

「正合我意,開始!」

歌聲立時變成嘹亮壯麗,這首不是平日所聽到的創世詩篇,而是更為人熟悉的宗教詩歌。

異體們「聽」到歌聲後,突然靜止不動。

「照魔!」

在歌聲的襯托下,彩弦把鏡子置在胸前,運用魔力照射一眾對手。

在光芒的背後,投射出的並不是影子,而是旅人們的身影。

「朵莉絲!」

躍泉首先衝上前,切斷異體的陰暗面和旅人的連繫,而朵莉絲被清醒過來後,也隨之加入。

兩人一面閃躲異體們所放出的熾熱火焰,一面根據彩弦發放的光芒,進行「切割」作業。

待事件完全平息後,已是「清晨」時份。

「很累呀……」

各人均軟癱的坐在地上。

「比在城鎮工作還累……」

朵莉絲喘著氣說道,臉上露出一絲傷感。

抑壓看到曾認識的人變成異體的不安不只是她,各人多少都感到一份恐懼。

「大家回去小睡一會才再出發吧。」

這個建議雖然對平復心情沒多少幫助,但連月琴也想不到安慰的說話。

若要繼續旅程,這件事一定要面對的。

甚至,或有一天……

要面對日夕相處的「戰友」成為異體……

這種事,縱然大家心裡明白,但要實際面對的時候,卻仍會感到難以承受。

「可是……算了,反正我真的想睡一會。」

最努力的朵莉絲亦不抗議,還第一個回到房間。

「晚安。」

彩弦直接用日文告辭後,便回到另一家小屋。

「大家都休息了,這兒還得找人看守……」

晚了一步的月琴,只能無奈地苦笑。

「既然大家都要休息,我來看守好了。」

兩人背後傳來君輔爽朗的笑聲。

「你們兩個去休息,可是,我的房間還沒收拾好,所以……」

君輔一邊說一邊把兩人推進同一房間,然後還把門關上。

「真是的……又這樣了……至少讓我先洗澡嘛。」

發現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面反鎖,月琴不禁發嗔。

至於她身旁的一位,則早已面紅耳赤,打算隨意在地板找個地方躺便算。

「一起……好嗎?」

就在躍泉躺在地上的時候,便感到溫暖、柔軟的身軀伏在自己的身上。

「這……」

他嚇得立刻坐起來,回頭一看,督見月琴陰沉的臉後立刻冷靜下來。

「若我……不是對他做了那種事……事情或不會變成這樣……」

跪在地上月琴,露出悔疚的神情。

「這事與妳無關,妳為甚麼又把負責揹上了?」

「我的力量……跟他的理念有太大落差,讓他為堅守自己理念,不惜代價以志忠貞,最後落入這種境地……」

「月琴……」

躍泉心痛地緊抱著對方。

「妳總要背負一切……妳不是曾說過,作為納姆尼亞人,會尊重所有人之決定……放手讓他們成長。為甚麼,妳要出手阻止?」

月琴聞言即時愣住。

「我……過度使用力量……干涉他們的步伐……」

「看到其他人傷害自己的團隊,難道要袖手旁觀嗎?先別說妳是當時的最終協調者,就算是團隊中的任何一人,都應出手制止。」

看到對方沉默不語,躍泉續說:

「妳被自己的身份縛住了,就算是普通的旅人,面對那種屈辱都會反抗;妳是納姆尼亞的女王,更不任由自己接受他人對妳的侮辱。」

「如果……妳希望大家視妳為普通人,要自己先忘掉那件事……喜歡便說喜歡,對討厭的人也不用客氣,要賞他們一拳,或是摑一巴掌也可以。」

月琴不自覺的愣住。

「這些……不應該是正常反應嗎?那天,布希在眾人前奚落妳,妳要表現大方得體當然可以,但要反擊亦是人之常情。」

「我好像惹你生氣了……」

「沒……沒那回事……」

躍泉深深吸一口氣,穩定情緒後,再說:

「妳還是先休息……我在這兒小睡一會便可以。」

「你還是拒絕我……」

「妳還是在意那種事情。我拒絕妳,不只是上次說的原因……」

躍泉別過頭,不再正視月琴。

「是嗎?我好像把你迫得太緊……」

「跟這一點無關……」

躍泉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熱。

「我知道……妳的想法……只是,我不想讓自己,或是讓妳感到……妳只是為了種承諾才跟我……」

「我不是……」

「我知道,所以……我想先讓自己冷靜一下……我不是像妳所想般正直,我可是幻想過好幾次了……」

「這個……誰也會……再者,我今天不是因為這事才要你跟我一起休息。我看到了布希……他們變成這樣子……我想驅走那份感覺……我很擔心……不行,我得正面面對……」

月琴猛力甩力,圖揮走那種恐懼感。

躍泉聞言,情緒同跌至低點。

布希的事,亦是他心中的一股無法揮去的陰影。

表面上看來,那種惹人厭的傢伙消失掉當然是最好,但,以這種形式「消失」,卻為所有人帶來一份可怕的記憶。

若……有一天,這兒的其中一人,甚至是對方發生相同的事……

自己能承受嗎?

「我……會努力,保護妳……我會……呃……」

躍泉扶起月琴,兩人一起回到床上。

「我們的團隊一定能堅持到最後……」

拍拍頭安慰後,兩人都帶著一絲不安感入睡。

 

叩叩……卡……

「要出發了,你們睡醒了沒有?還是……才剛開始睡啊?」

兩小時後,爽朗的日文少女把鎖打開後,便在房門外不斷的拍打。

「雖然是日文,但妳好像每次也說著捉弄人的話。」

「只是轉換心情嘛。」

彩弦吐吐舌頭,對月琴的抗議完全不視作一回事。

「朵莉絲還好嗎?」

「心情還是很惡劣,師傅正開解她。」

「好像只有妳最樂天。」

「最初我是一個人被丟到這兒,現在有了隊友,也有很願意教我東西的『師傅』,對這兒的了解亦多了;當然覺得比早陣子幸福多了,即使發生任何事,我知道,絕不會比起初來得辛苦。回想那時候,我連東西也沒的吃……現在,真的很幸福……」

看到她由衷的臉孔,月琴像被鎚子敲到般,露出詭異的表情。

「沒事嗎?」

背後的躍泉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只好打聽對方的情況。

「沒……你說得對,是我想太多而已。」

梳洗完畢後,月琴在踏出小屋前,突然轉身面向彩弦:

「對了,妳……沒聽到甚麼吧……」

「我只知道你們回來後一直吵……可是,說了些甚麼我便聽不懂了……」

月琴正想鬆一口氣時,彩弦卻續道:

「不過,我大概猜到……」

月琴立時神經繃緊起來。

「我可是很聰明啊……早猜出妳的事耶,只是,妳那位呆笨的『那一位』,有時候真的太乖巧了……」

她想說甚麼?

月琴的心裡泛起一個問號,惟一可以想到的,她好像不大在意自己的身份,反正在意另一回事……

「既然女朋友因自己的事而心情很壞,那便應該把她推倒!這樣子,妳不是會更明白他喜歡的是妳這個人,不是妳是甚麼跟甚麼嗎?」

完全被打敗,月琴差點兒受到這「偉論」的刺激而昏倒。

一旁的躍泉仍是一臉迷惑,完全像一個局外人的樣子,全不知自己已被人取笑了一番。

Kiss her and ……嘻嘻……」

為了突出效果,彩弦輕輕轉到躍泉的身旁,在耳邊說了一句足以炸掉對方頭腦的話。

「要,及時行樂,在這兒……明天不知如何。」

最後,更以生澀的中國語總結剛才話題,然後快步跳離小屋。

「嘻……想不到,最看透這兒的規律的,反而是她。」

「哦?」

「享受當下,就像大部分納姆尼亞人般,他們即使了解自身使命和目標,但仍享受每分每秒的所見所聞,以及尊重自己的一切感受。」

「那請妳也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無論是旅人,還是納姆尼亞人,這種心情其實比純粹積極想法更實在。」

「你今天好像特別會說教。」

「哈……」

「一起走吧。」

在躍泉有所回應前,月琴已自行牽著他的手往外走。

 

剛開始行程的時候,陰影仍多少籠罩著整個團隊,然而,似是有所安排般,擔憂、悲哀過後,驚喜也會隨之出現。

「看!有人!喂!」

彩弦一面叫,一面高舉雙手不斷揮動。

「啊!」

對方看到後,雖然多少帶點戒備神情,但很快被喜悅所掩蓋,立刻向眾人走過來。

「大家好,很高興看到你們。」

金髮碧眼,加上一口流利的英語,那一行三男兩女的小團隊,顯然是失蹤的魔法師、靈媒們的其中一員。

他們均身穿現代化的打扮,男性的衣著是跆拳服和運動服的混合體,而女性則是簡單的運動裝,惟一可以顯示他們從輔祭們手上接過衣服的,可能是身上釘有寶石的披風。

彼此寒喧過後,君輔便邀請各人一起共晉晚餐。

席間,各人談笑甚歡,由於旅人們略懂多國語言,所以月琴亦無用武之地,只好坐在冷眼觀望,只是在必要時才以納姆尼亞語進行「翻譯」的工作。

「難道有甚麼問題嗎?」

身旁的躍泉,終於忍不住開口發問。

「沒……只是有點奇怪而已……該怎麼說……他們好像待在這兒的時間比我們久,但裝備卻很需要調整,這種事納姆尼亞較罕見……」

「?」

「還是打聽一下較好……」

月琴把視線轉向新朋友,關切的問道:

「各位,你們打算想辦法回去,還是先在這兒探險?」

「當然是探險了。」

「對啊,難得來到這兒……」

「我才不想回去!」

「要是回去的話,我擔心我們的生命安全……」

「原來如此,這也是你們決定四處探索的原因,對吧?」

「嗯。」

「有沒有想過補充一下物資,或者到大型的聚居地看看?」

「那當然了,比起到祭師們的培養地方,我們較想看到一般居民的生活圈;當然,我們更希望四處觀光,了解一下這兒能量的特色,這可是在我們的世界無法見識的事情。」

「相比祭師們的地方?」

月琴聽到一個不得了的字眼。

「對啊,我們才剛離開,在那兒待上個多月了。他們本想協助我們回去的,可是,我們從沒見過甚麼一般的原居民,既然到了這兒,當然要見識不同的文化,所以最後還是婉拒了。」

「從沒見過普通的原居民?」

「我們只見過不同性質的祭師而已,就算是傳說中的魔法國度,亦應有普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普通人吧。」

「對了,我們是由一個大型城鎮出發的,既然你們有興趣,可以先到那兒看看,沿途我們已在地上放了石子,只要往相反的方向走便可以。若各位較喜歡隨性闖蕩,對這建議一笑置之便是。」

「不不……這是很重要的訊息,我們會好好珍惜,為了答謝各位的盛宴,我們今天為各位看守吧。」

「謝謝。對了,各位有沒有準備帳篷之類的作露宿用嗎?」

「沒,雖然祭師也打算送我們一些物品,但看到他們也只是過著簡樸的生活,我們還是不方便過度打擾。」

「那麼,如果喜歡的,請收下這個。」

君輔在飾物中拿出兩所流動房屋。

「我們多出來的兩所房子,你們喜歡的可以都拿去。」

「先謝過各位,不過,因為我們要輪流看守,所以一所已經足夠。」

「不用客氣。」

「好了,反正大家都吃飽了,不如談談大家的見聞吧!」

「贊成!」

「那請大家喝點茶,剛泡好的。」

「謝謝。」

在歡樂的笑聲中,眾人閒聊至深夜。

 

「要說再見了。」

「我們總會再見面的。」

面對月琴的道別,這位和譪的先生意味深長的笑起來:

「聽先生說妳是他未來的兒媳婦,何時才會變成事實?」

「他竟然……」

月琴被君輔這種到處宣揚的行為氣得翻白眼。

「我怎麼了?難道我有說錯嗎?」

君輔神不知鬼不覺的從月琴背後走出來。

「你好像比主角們緊張得太多了,你不認為這會讓我懷疑你的目的嗎?」

「我的目的不就是想快一點抱孫。」

「真的嗎?」

壓下了尷尬的感覺,月琴流露出一份在戒備狀態時才有的靈敏。

「我知道騙妳是不可能,但會否告訴妳卻是我的自由。」

「想抱孫兒的話,就請稍微克制一下,別忘了,最終的決定權,可是在我的身上。」

「妳這算是答應了嗎?」

「我有說過甚麼嗎?」

「沒……沒……不過……」

君輔露出奸詐的笑容。

「孩子可是趁著年輕時多添幾個啊。」

「真是的……」

本想再追問下去的月琴因無從入手,所以只好悻悻然離開,然後抓各人做一些簡單練習。


納姆尼亞 Lemuria 21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