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今天只有你一個嗎?」獨自在外看守的君輔,在意料之內的情況下,再次聽到那挑撥離間的女子聲音。

「是的,阿特小姐。未知又有甚麼事想請教?」君輔仍是語調和譪的,絲毫不像跟一位一再挑撥的人在對話。

「能平靜與我一再談話的『旅人』真的少之又少,看來,你不是泛泛之輩。」

「多謝讚賞,這只是與我的經歷和工作有關罷了。」

「跟太太有關?」

「看來,小姐有靈視能力。」被說中自己一直隱藏的過去,君輔稍稍愕然後才懂得回應。

「果然是一位飽歷風霜的魔法師,即使被說中痛處亦能自然應對。」

「阿特小姐過獎了,我想,阿特小姐不是為了跟我說這番話而深夜至此吧?」

「閣下聰明過人,難怪願意跟那個人一起前來這兒,並且暗中保護她。」

「既然小姐知道,那麼還有甚麼想問的?」

「你只想靠自己一人去保護大家嗎?」

「妳這是甚麼意思?我是隊伍中的一員,當然要以保護團隊為己任。」

「你應知道,我指的不是這樣。」

「那麼,那是指甚麼?」故作響亮之聲音在不遠處響起,即使不回頭察看,亦會知道是月琴逞強的聲音。

「小姐,怎麼又出來了?妳不是要休息嗎?以妳的力量,今天能活動已是奇蹟,若是再熬夜的,明天能否起來也是一個疑問。」阿特以不屑的態度,輕笑著說道。

「月琴,回去吧。這兒讓我處理。」雖然是「敵方」的想法,但君輔也不得不以相若之方式回應。

「對啊,我只是來去他聊天,這次可是與妳無關。」

「阿特雖被視為『咀咒者』,但我猜這不是她的本意。月琴,請相信我的感覺。」若是『咀咒女神』,身上必然散發著冰冷、灰暗,甚至是讓人刺痛的感覺,但君輔卻無法從她的身上感應到一絲負面之訊息;正如之前依莎貝拉也曾說過,阿特並非壞人一樣,君輔多少也有相同的感覺。

「既然這位先生如此信任我,小姐妳還是回去吧!」阿特仍是輕佻的笑著:「我可是不大喜歡妳打擾我們的談話呢!」

「我會離開的,在此前,我先得告訴妳,阿特,不……」月琴的眼神似是換了個人般,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威嚴和壓迫感:「尤美妮絲,我的伙伴們初到此地,心情已是紛擾不安,煩請妳暫緩試探他們堅定的心意,讓各人先整理思緒。我的事情自當日後向他們說明。尤美妮絲,請妳暫時停止測試意志之工作!」

「既然真正的名字已被閣下所叫喚……」阿特,不,尤美妮絲表情一下子變得端莊起來,淡然說:「我這次會依照閣下之吩咐,暫停試煉各人的工作。只是,即使我離開了,團隊無法變法互相坦誠而變得團結,一旦旅途遇上障礙,亦有機會化為異體。我的前來,只為喚起眾人團結之念頭,若閣下真的信任團隊,這一關定能渡過。」

「我明白的。請妳信任我們,一旦引起事端,我們的工作便難以完成。」

「既然閣下另有所想,那我便先行告退。請閣下謹記:坦誠、信任,是團隊能繼續在納姆尼亞行動之基本,妳必須信任自己的伙伴。」

「多謝妳的建議,我會銘記於心。」

看到尤美妮絲〈阿特〉離開,月琴終於一口氣,雙腳更不聽使喚的軟弱下來,使她跌跪在地上。

「月琴!還好嗎?」君輔立刻把她扶起來,放到一旁的大石上坐下。

「我還可以,謝謝。」月琴淡淡的苦笑道:「看來,我對你們的信任還不夠,否則不會讓那個人一再中傷……」

「這不是妳的過失,以妳的身份,擔心團隊安危可是自然不過的事情。」

「說實話,我並非完全相信父母的話,但,自己卻是很自然的,希望保護大家。對不起,剛才沒有相信你,逕自把那個測試者趕走……我知道,你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對不起……」

「不用一再道歉,看來我沒有感應失準。阿特,其實是善意者,為了讓落入納姆尼亞的團隊,可以變得團結,以克服日後會面對的困難……」

「對的。」月琴用力的點頭:「只是,效果大多是團隊更混亂,旅者變成異體等『始料不及』的情況。」

「真的是『始紏不及』嗎?」

「那只是比喻罷了,不過,她是出自善意也確是事實。」

「剛才妳亦是因善意而把她請走吧?」

「呃……是的。」

「那我善意的,請我那位兒子來帶妳回去休息,妳大概會答應吧?」

「伯伯這樣說,我看來只可以答應呢!」

「裡面的,快點出來!」君輔抓起手邊的小石塊,便用房間的窗框丟去,不偏不倚的,正落在窗框的交點上,內裡的人立刻開窗查問是否需要幫忙。

當君輔簡單交代情況後,躍泉便快速的離開「房屋」,二話不說的,再次把月琴抱進屋裡。

「把我放下來!」

看著月琴一面抗議,卻一面把自己的孩子抱緊,君輔滿足的微笑起來。想起了「阿特」的話,不自覺的自言自語著:

「放心吧,我定會保護你們的……」


「我不是說過,可以放下我的嗎?」

「為何還到外面去?」躍泉把月琴放回床上後,嘗試壓下擔憂,以平淡的語氣發問。

「阿特剛剛又來了。」

「甚麼?」剛才自己的父親可是說的不清不楚的,所以他從沒想到就在片刻前,團隊便差點兒陷入危機。

「不要緊,反正她已經走了。」

「就這樣子走了?」剛才外面的情況,不似曾發生奇怪的事,更別說戰鬥了,那個被視為詛咒女神的「阿特」,真的會就這樣子便離開?

「我可是有相應之方法。」

「明白。」這個大概又涉及之前提到的戰略,躍泉很識趣的閉上嘴不再問,以免觸及月琴需向自己隱瞞之處,讓自己這個獨立決定的魔法者置入偏見。

「謝謝你,你可是我最值得信賴的人。」對這個自幼認識的人,月琴自然猜到他的想法。

「這是現在的我所能做的。」躍泉別過頭,不讓月琴看到變得緋紅的面,及後更索性離開房間。

「謝謝你相信我。」

「不必客氣,既然『阿特』離開了,我們大概會較安全。」在門外的躍泉應聲道。

「世事難料,何況在這個世界?」月琴搖了搖頭,旅途一開始便碰上測試者,這意味著日後會更多麻煩事:「不過,既然她說我們明天會到達村落,我們至少可以休息一會。」

「嗯,妳得休息了,晚安。」

「晚安。」


納姆尼亞 Lemuria 14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