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好了,我們往哪兒走?」面對著不見邊際之草原,君輔向身後的同伴問道。

「不是照村民們的建議走嗎?」對於奇怪的問題,朵莉絲很自然的同樣以疑問回應。

「既然村民也無法肯定方向,不如憑自己的感覺走。」

「但是,不是先試村民所說的地方嗎?」

「既然朵莉絲也這樣說,去看一下也無妨。反正,村民不是說那兒也會有村落嗎?去看一下也無妨。」月琴微笑的打圓場,反正,大家也需要一個明確的目標。

「月琴也這樣說了,我當然不會反對。」君輔笑著走在前頭,向著村民所指之方向大步往前。

「走吧!」拉著依莎貝拉的月琴,也快步的尾隨其後。


一行人在偌大的草原不斷的走著,四周全是茁壯之草木,還有不少隨風起舞的「蝴蝶」、「蜜蜂」,應該說是像「蝴蝶」、「蜜蜂」的生命體吧,牠們都閃耀著透明之光芒,身上也帶有高雅之色彩,靈巧、活潑之動作,均讓人難以忽視牠們之存在。

「四周也很美。」眾人的步伐隨著美景而逐漸放緩,現在與其說他們是在趕路,不如說他們在旅行。

「再這樣子下去,我們會否趕不及這兩天到達?」突從美景的迷惑中驚醒過來的朵莉絲,在他們「觀賞」美景一個多小時後,提出了這個疑問。

「我們……要趕時間嗎?」月琴慢慢旳回頭問道。

「我們不是要趕著回去嗎?」躍泉也驚醒過來,想起了月琴之前跟他說的話,自然也有點著急。

「有些事,過於急進也沒有用……」君輔這時才笑著揨下腳步,回頭道:「作為研究員的妳,不是可以趁機觀察這兒的一切,以便作一個記錄嗎?」

「可是……」

「若是我們想平安回去,必須有這兒詳盡的資料,可是我們可以活著跟『他們』對話的籌碼。」月琴道出大家一直沒有正視之事實:「既然『他們』可以用槍指嚇我們,若我們空手而回,還能活下去嗎?」

「『他們』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君輔的語調帶有無奈:「一旦確定我們已無利用價值,作為知情者的各位,可是被追殺的對象。」

「不可能,我們的政府……」當朵莉絲想為自己的國家辯護,也因想起一件件的失蹤事件,還有喬治那奸詐之目光而語塞。

「過於慢回去,自然被視為無能,但急於回去,我們也失去蒐集資料,作為保命之用的機會。」月琴這種嚇人之言論,讓小小的依莎貝拉害怕得躲回自己的母親的身邊。

「不過,亦無需害怕……」才剛協助「恐嚇」的君輔,這時則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只要有足夠資料,甚至得到這兒人們之支持或知識,他們則連巴結我們也來不及。」

「真的嗎?」朵莉絲的完全表現出不信任的語氣。

「至少安然度過一生也沒有問題。」月琴把話接了下去。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快又不行,慢也不成,剛才的話有嚇人的作用外,好像沒其他用處。

「照平日的方法往前走,遇上甚麼事也隨遇而安。」君輔笑著道:「這可是東方文化的結晶呢!」

「這可是難以主導一切!」東西方觀念的爭執再次展開。

「這個有空再聊吧,否則今天晚上我們還在這兒。」月琴挽起朵莉絲的手便往前走。


大概到了中午時份,正確的說法,應是肚子叫餓的時間,一行人才在茫茫的原野中停下腳步。

「就這樣子坐下來吃東西好了。」從四周看來,除了在樹蔭下野餐外,也沒有其他更適合的地方,當然不會有任何戶內之用餐地點。

「野餐!」依莎貝拉第一個用英語喊了這句話,還用力舉起小小的手,活像小孩子搶答老師問題的樣子。

「偶爾這樣子也不錯。」看到小女孩可愛的的舉止,君輔笑了起來:「依莎貝拉,妳喜歡野餐嗎?」

「嗯!」看到依莎貝拉回應如此乖巧靈敏,朵莉絲感動的抱著她。

「看來,妳還會因孩子現在的狀況而感動。」

「縱然明白這是這地的力量,使我女兒像平常的小孩般活潑,但這可是我盼望多年的願望。」朵莉絲慈愛的在孩子的臉蛋輕輕親了一下。

「謝謝媽媽,媽媽最喜歡的是依絲貝拉呢!」小小的依莎貝拉突然想起一件事,拉了拉月琴的短裙便問道:「吶,月琴喜歡躍泉,對嗎?」

「這……」月琴這下子也被小女孩那可愛的語調所問倒。

「呵呵,原來月琴也有被難倒的時間。」在旁的君輔就似是看戲,完全不管月琴和躍泉已尷尬得想躲起來。

「那個……別再問了……」月琴被那好奇的眼神追問得急了,面頰也變得紅紅的。

「依莎貝拉,妳放過月琴吧,她可是很害羞的。」君輔這一句與其是解圍,不如說取笑。

「好了,要吃東西了!」被逼迫得要走投無路的月琴,終於咆出這一句。至於同為被取笑的躍泉呢?早已紅著面,躲在一旁,自顧自的吃著乾糧。

「可惡……」看到同為被取笑的對象竟毫無反應,月琴在坐下吃乾糧前,先踹了對方幾腳洩忿。


「午餐」過後,眾人又再一次繼續趕路,直至黃昏時間,仍未看到另一個村落。


「看來真的要在外面露宿了。」雖然不是沒有這心理準備,但朵莉絲一直不希望此事發生,所以趕路時特別走的快。

「我們既然有『帳篷』,又何妨呢?」君輔微笑的拿出村民所贈的「流動房屋」。

「真的要這樣嗎?」雖然自己已經答應與君輔同居一室,但朵莉絲始終感到不安。

「如果小姐對本人有所疑慮的,我大可跟兒子和未來兒媳一起住。」

「誰是你的兒媳婦?」月琴一聽到這句,便怪叫起來。

「若是父親和月琴換過來,大概問題不大吧?」躍泉想緩解現在尷尬的氣氛,續說:「以月琴的力量來說,其實足夠保護她們。」今早雖然討論過這問題,但躍泉多少也認為那分配的方式不大適合。

「讓女性們獨自的聚在一起,可不是紳士風度。」君輔輕拍兒子的肩膀笑說著:「整理行裝、保護女性,可是我們的工作。」

「我可是支持兩性平等的。」月琴吐了吐舌頭回應。

「那算是我的不對,不過,還是按照今早的方法較好。」

「呃,其實,我倒不要緊,只是感到有點不安罷了。」朵莉絲緊緊的把女兒拉到身旁說道。

「那大家先到『房間』裡收拾一下,晚點兒再到外面一起吃東西,然後便各自休息。這樣子安排可以嗎?」

「沒問題。」

協議達成,兩伙人也各自的回到「房子」裡收拾床舖、洗澡,也順道檢查一下隨身物品。

大概個多小時後,君輔便輕敲月琴房子的大門,告訴他們食物已準備好,可以到外面吃晚飯。

「對不起,我只顧整理東西,晚了出來幫忙……」月琴甫出門,便輕抓頭表示歉意。

「這有甚麼要緊?妳大可跟我那個笨兒子享受一下二人獨處的感覺。」

「我才不要!」

「我的兒子其實也不錯,可別錯過。」

「現在要煩心的事這樣多,我才沒空理會。」

「別閙了,明天還要趕路,大家快點吃東西吧。」朵莉絲終於忍不住,制止了那無年齡差距的兩個「小孩」的鬥嘴。

月琴的表情也迅即回復一本正經的狀態,嚴肅的問:「我們是否輪流值夜較好?」

「嗯……」君輔低頭沉思,續說:「我們在房子四周佈下結界,一旦被觸動,自然會被感知……這樣大概可以較放心休息。」

「不是加上輪流值勤會較好嗎?」朵莉絲反問。

「只怕大家很快會體力不支……尤其我們沒有這種習慣的。」君輔仍是低頭思索:「或是,我跟兒子輪流看守吧,兩位女士和小孩子先休息……」

「不如我也幫忙。」兩位女士同聲說道。

「朵莉絲,還請妳先休息,妳可是要照顧女兒,一定要保持清醒和體力。」君輔想了想後便續說:「何況,妳的戰鬥力仍待訓練,獨自一人看守會較危險。」

君輔說畢便回頭打量一下月琴:「若是妳的……今天先休息,明晚才加入,這樣妳和躍泉可以輪流休息一天。」

「那你呢?」月琴輕聲反問道。

「我早已習慣了……否則很難活到現在……」君輔無奈的聳著肩回答。

「那明天何時出發?」

「沒有時鐘,談論也沒多大作用吧?」

「那說天亮時床出發好了。」只剩下這個說法吧?

一切決定好後,各人便開始吃包括麵包、乾果等所拼湊成的晚餐,然後便各自回到房間睡覺,只留下第一個值班的君輔在外面舖設結界和巡邏。


納姆尼亞 Lemuria 11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