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翌日早上,當光線照射入房間之時,月琴便從那柔軟、舒適、雪白色的床走下來,搖醒仍在吊床上沉睡的躍泉。

由於,居民供他們暫住之屋子裡,只有兩個房間,基於紳士風度,君輔自願在大廳的枕榻上休息,雖然說是枕榻,但尺寸上跟睡床差不多,即使高大的君輔躺在上面休息,仍能異常舒適,至於房間方面,朵莉絲跟女兒依莎貝拉睡在同一房間,而另一房間之月琴和躍泉,則在約法三章後,分別睡在木製的床上和用藤編織成吊床上。

「很睏……我還想多睡一會……」看來,躍泉還未搞清狀況,在月琴想把他鎚醒時,隔壁房間傳來鐃鈸敲打的聲音,讓躍泉嚇的彈坐起來,險些失卻平衡,掉到地上。

原來,隔壁的情況相若,只是醒來的人是小孩子的依莎貝拉,而貪睡的傢伙則是作為母親的朵莉絲,小女孩在無計可施下,竟想到用昨天神殿所贈之銅鈸,作為鬧鐘使用。

「哈,祭師們果然沒弄錯東西呢!這小女孩看來很適合用飛鐃。」君輔一面揉著被聲音震痛之耳朵,一面笑得彎著腰。

「飛鐃?」問話的是朵莉絲,這個字眼對她而言有點陌生。

「既然祭師說是武器,那這對應是傳聞中,投擲式的古代武器飛鐃了。一般來說,鐃鈸的外圍可重創他人,可作拋擲使用,而兩者之間的長繩,則方便收回武器。雖然小女孩或不懂用以攻擊他人,但嚇唬他人應夠用了。」君輔以最簡單的方式,說出武器之用途。

「人家才不是小女孩,我是依莎貝拉!」小女孩嘟著嘴抗議道,這讓大家笑得更兇。


「要到外面去嗎?」笑聲、梳洗過後,朵莉絲再次捊起擔憂之情,雖然昨天得月琴之解說,但前景未明之擔心仍是存在。

「這個當然了。」

「妳昨天說的,是真的嗎?」這些事,對學者而言,始終是無稽之談。

「我為甚麼要說謊?」月琴不解的,瞪著眼睛反問。

「為甚麼一直沒有人發表這些學術文章?既然你們也掌握這樣多的資料,世上應有不少這種魔法師存在吧?為甚麼一直不見得有相關的文獻?」

「學者會相信魔法師嗎?」一句反問,足以令朵莉絲啞口無言。

「我們不是想獨佔甚麼,很多靈媒、魔法師也曾發表過相關文章,但不獲學界注視,何況,納姆尼亞又不似得亞特蘭提斯般,以高度科學化、能量具體化之名聞名於世,自然缺少相關著作。作為魔法師,既無法取得普遍認同,自然會把一切隱藏於人前,以免招來殺身之禍。可別忘了,即使現今人們不再狩獵女巫,但也可以以邪教、恐怖份子等名義,置異己者於死地;既然,我的先祖、同道中人,不少被自許正義之士、科學論者,以兇殘之手段殺害,我們又會否輕易再相信學者、在上者?何況,若非政府的出賣,大家會流落此地嗎?」月琴略帶憂鬱的把話說畢,便整理衣衫準備出門。昨天他們雖在神殿中,得到一套防禦強之服裝,但仍未缺替換服裝,若非得居民贈予簡單服裝,他們可能連睡衣也沒有,只是,睡醒後,便必須直接面對這兒居民之一切生活、文化習俗了;昨天總算以旅人之身份得到招待,今天,身無長物的眾人,多少得想辦法跟對方溝通,讓對方了解自己之情況,縱然自己是魔法師,也了解納姆尼亞的一切,月琴多少也跟朵莉絲抱著相似之疑慮,不過,在她而言,與其留下來擔憂,不如直接面對好了。

「真的要出去嗎?」朵莉絲也明白繼續留下來也不是辦法,但始終要顧及女兒之安危。

「伊莎貝拉,妳認為我們應否現在到外面去?」既然當母親的會擔心,那不如由小孩子去作決定,君輔一如昨日般,以依莎貝拉的想法作為依歸。

「嗯。這兒的人很有趣,我喜歡他們,想跟他們一起玩。」依莎貝拉想也沒想,爽快的回答。

「那,我們到外面去。」君輔隨即拉門外出。

「甚麼?依莎貝拉只是……」

「她沒有成人的防備心,只會依真正的感覺行事,在以感覺為主的世界,她可是最重要的決策者。」月琴跟著君輔的步伐,迅即走到外面,只丟下一句簡單的解釋,而躍泉則被依莎貝拉牽著左手,追在月琴之後面,這小女孩還想趕上去拉月琴的手呢!

看到眼前的女兒,在遇上這些不可思議的人們後,變得開朗活潑,一改平日沉默寡言,或對著空氣自言自語之習慣,朵莉絲多少也感到高興,只是,現實的生活、環境,早已令她不相信好的轉變。

不過,女兒也到外面了,即使會遇上惡劣之狀況,也得有人在身旁……


「各位,早安。」第一批到外面的旅人,朗聲的向四周的人打招呼,立即得到各人善意之回應。

「各位旅人昨夜睡的好嗎?」「村長」問道,雖然說是村長,但其實只是擔任平日聯絡工作,或有旅人到訪時,作為介紹村落特色之人物,並沒有任何權力,也不需要任何權力。

「睡得很好,謝謝你。」月琴有禮的,向村長稍微鞠躬致意。

「衣服合穿嗎?」裁縫這時也走出「店面」,向各人詢問對衣服之意見。

「很好,無論質料和剪裁也很棒,謝謝。」君輔笑著說。

「對了,請問……我們該如何支付……這些費用?」從後趕上來的朵莉絲,略帶膽怯的問著。

「支付?哈哈,甚麼是支付?這個字眼,在像你們般旅人出現前,不曾在這兒出現過呢!」「村長」豪邁的笑聲,讓所有人也笑起來。

「可是,我們吃了不少東西,你們又把很多東西給了我們……」

「這些東西,在這兒可到處也是,我們平日也是自行取用的。」

「但衣服……日用品,這些都要人手製作吧?」

「這些?只是我們的興趣,誰喜歡做衣服,自然會去呢!材料垂手可得,這些成品已能滿足我們喜歡創造不同東西的想法。」

「但……平日也得生活,像吃飯……」

「吃飯?到處也是食物,咱們不愁吃的,為甚麼要別人付出甚麼?」

這些一問一答,讓朵莉絲完全無法理解,天底下真的有無數的食物、材料,供人使用?任何只做自己喜愛的事,只為了滿足自己創作不同手藝之願望?

「正是這樣。」似看穿對方之心思,月琴氣定神閒的回答著。

「不過……」「村長」的話一出,足以讓朵莉絲嚇的跳上半空。

「別慌……我們只是想請大家,談談你們世界的事,我們這兒很久已沒有旅人出現了。」

「這個容易,但得先找個地方……」月琴遊目四盼,希望找到一個可以讓大家安心坐下之地方。

「就那兒的草原好了。」「村長」說畢便帶大家到草原走去。


不愧是傳說之神秘大陸,眼前的不只是一望無際、青葱的草原,綠樹成蔭,還有散落在四周那點紅、紫、黃等不同顏色之花卉。風中送來了草原之清新味道,還有清甜醉人之花香,若仔細的看,還可看見帶著各種可愛色彩,有著不同形狀的小果實,結在各式植物之上。

「哇,很漂亮呢!」任誰第一次看到這個情景,若非顧及禮節、面子,也會這樣說吧?這次說話的,正是仍保有率真的心的依莎貝拉,她還附加了一句:「他們都很高興呢!」

「他們很高興?」朵莉絲以為自己聽錯了,所以很自然的反問。

「對啊,他們都很高興。」還是月琴的反應較快,蹲至依莎貝拉之身旁,輕拍她的頭笑回應。

「你們談的是甚麼?」

「這兒的樹啊、花啊、草啊!」依莎貝拉理直氣壯的回答。

「這兒的植物?」才剛以為女兒已變得像普通小孩般,但現在卻在陌生人、剛認識的人們前,說出這些怪異的話語,朵莉絲的反應自然比平日來的強。

「呵呵,想不到,現在的旅人已可以有這樣子的感應力。」「村長」以慈譪之微笑,讓那快陷入混亂的女性稍稍回復過來。

「依莎貝拉的靈視、聽、感覺,以及意識接收力,也比一般人強,看來,平日多少會看到妳所不見之物,並且和他們聊天吧?」月琴以平淡之語調,回答剛想張嘴發問之朵莉絲。

「為甚麼妳會知道……」

「我是魔法師。」月琴冷靜的口吻,似是對對方之疑惑感到不以為然。

「只是……」

「月琴,」君輔走至月琴身旁,輕拍她的肩膀,一臉慈譪的繼續說:「這樣子會嚇著她的。」

「難道,你也知道了?」對於朵莉絲之疑問,君輔以點頭作回答。

「為甚麼你們也……為甚麼不一開始便告訴我?」

「爸只是擔心嚇壞妳。對一般人而言,這些事也過於不可思議,甚至可怕。」一直沒作聲的躍泉,耐心的的向朵莉絲解釋,一行人流落此地,若剛開始便互相猜疑,日後之時間便更難取得信任和合作。

「難道我以前的想法是錯嗎?」朵莉絲喃喃的,說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月琴,若是這樣子下去……」

「朵莉絲,對不起,我出生自魔法世家,有些常人感不安之事,反而是司空見慣。只是,請妳明白,我們並非出於惡意,只希望妳了解,現在所發生的事,只會向好的一面發展,正如妳的女兒─依莎貝拉的力量一樣,其實有著其意義存在……」

「可是,為甚麼會是我的女兒?」孩子以往古怪的言行舉止,可是讓自己感到恐懼,而旁人之鄙視或過度關切之目光,更教她坐立不安。

「依莎貝拉選擇擁有這種力量的原因,我不敢擅自猜測,但既然她決定擁有這種力量,也妳相信她,何況,我們還需要她的力量,才有機會找到目的地,回到我們的空間。」月琴嘗試以柔和之語調說話,冀平復對方之心情。

「別擔心,這樣聰敏的孩子,可是很受眾人歡迎的!」看到這兒的氣氛變得沉重,「村長」拍了拍朵莉絲的肩膀,示意她看看被眾人包圍,留心聽著她說故事的依莎貝拉。

「甚麼?」看到女兒不斷願意的接受新的人物,而且變得這樣子開朗,她自然大吃一驚,但至少也稍稍理解剛才月琴說的話。

「大家也一起聊天吧,我們很久也沒看到旅人的到來了,可以告訴大家,你們的生活、社會模式嗎?」

在「村長」的邀請下,各人也圍坐在樹下,聊著彼此世界中的不同事物,從當地人們口中得知,這兒雖似是封閉的空間,但除了偶爾有旅人因誤觸祭壇而到臨外,他們也可藉著先皇的力量,透過某些礦物、水面等不同物件,「觀看」外間之演變,以了解王國重臨大地之日是否到來。

「你們很希望回到地面?」問話的,是對他們的想法多少有保留的君輔。

「一切順其自然便可以,我們安於現狀,但能回到地面,傳授人們不同之知識,也是我們的願望。」其中一名「村民」說道。

「我們的世界真的如此吸引嗎?」他們語調中的嚮往,讓被迫到此的朵莉絲禁不住懷疑他們是否只看到事情的表面。

「我們一直看著你們的轉變,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是前路茫茫,但也是生機處處。相對以往只懂排擠、殺剹,現在已改變了很多。」

「一直……看著?」朵莉絲和君輔異口同聲的提出疑惑。

「以這時而言,納姆尼亞人的生命,遠比我們(你們)長久。」這次換作月琴和「村長」說著同樣的話。

「可是,凡事總有例外。如你們旅人的世界,會有人因生活、環境等因素,而思緒迷失,我們也一樣……」「村長」說著此話時,隱約聽到草原上的生靈們出現騷動。

「擔憂先皇的力量是否可以一直維持的人數越益增加,無法返回之旅者們,因思鄉和恐懼,被自己的意念所吞噬,這除了導致一直的沉眠外,也令異體出現。」

「你說的異體,是指那兒的?」月琴纖細的手指,輕輕指著「村長」背後的不遠處。

「哦?是啊!很久沒看到呢,這兒可是附近一帶最平靜的地帶。」雖然「村長」仍是氣定神閒,但一旁的朵莉絲已經抱著依莎貝拉尖叫起來。

「不必這樣子擔心呢,我們的朋友有辦法應付的了。」「村長」依舊是輕輕的呷著茶,似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是很危險的!」看著比樹還高大的「異體」,一步步的,在地面弄成大大小小破壞的方式「走」過來,會尖叫其實也是正常反應。

「讓他冷靜下來,或是把心靈中的異變消除,這人便會回到沉眠狀態,甚至會醒過來。」「村長」在解釋之時,已有不同年齡之村民,拿出了樂器、武器等,一面奏樂歌唱,一面觀察著事件的發展,他們輕靈清新的歌聲,包含著各種希冀,以對世間萬事之禮讚。

「這樣做,怎可能……」朵莉絲不相信的直搖頭,而君輔和躍泉則早已擺好架式,擋在女士們的身前。

「不去嘗試怎行呢?」月琴溫婉的笑著,輕輕的甩甩雙手,便把接近手臂般長的巨型扇子拿出來,銀白色的羽毛飾著扇子之頂端,白銀般之扇面上,緊緊的鑲嵌著紅、橙、黃、綠、藍、紫及白色之寶石,在陽光下閃耀出高雅、瑰麗之光芒,拿著這對扇子的魔法師,推開了身前之同伴,自信滿滿的步向異體……


納姆尼亞 Lemuria 07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