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姆尼亞 Lemuria

納姆尼亞 Lemuria


猶如掉進地洞時般,在強光再次消散時,他們腳下之環境已大大改變;這次,他們不再是身處於洞內,而是一望無際之草原。

「天空」帶著明亮之光線,呈現著天藍色,然而卻無法感覺到太陽的存在,但溫和的氣候,卻令人有舒適的感覺。

「這次,我們在哪兒?」不斷的變換場境,完全超出朵莉絲的常識範圍,很自然的想找出答案。

「我也不清楚,看來我們是到了外面吧。」君輔在自己認知範圍內回應。

「大概是吧……」月琴一時也無法適應過來,雖然自己自少學習魔法,亦能熟練的用多種咒術、召喚術等魔法,但對眼前這種多人空間轉移之魔法,仍是露出一面難以置信之表情,移動魔法,屬於高階術法之一種,要短距離移動一般物件,自己還勉強可以做到,但別說人類了,要移動小型的生物,即使被視為魔法天才的月琴,也自認還未有此種能力,現在主祭們所移動的,還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五個人,可想而知法術之強度和難度。

「是地域的關係嗎?」即使不說出來,躍泉大概也猜到月琴之想法,他亦難以理解如何運用如此高深之法術,但以這帶地域能量模式而言,在擁有強有力量之地使用法術,確能收事半功倍之作用。

「嗯,這也有可能。」君輔同意兒子的話,而月琴也點點頭。

「我們真的要穿這種衣服嗎?衣料看起來很單薄,別說能否保護我們了,連能不能保暖也是問題,現在是白天,大概還可以,但晚上的話,會否變冷?」朵莉絲拉了拉自己的裙子,帶點不安的問道。

「這是最具保護性的衣服……」月琴側了側頭殼,然後走到朵莉絲跟前,續說:「或者,這樣做,妳也會明白……來,放鬆點,慢慢的深呼吸……」放鬆了的月琴,把手輕搭著朵莉絲之肩膀,以意念召來守護靈,以調整著附近之氣氛。

「這是……」隨著身體之放鬆,朵莉絲之感應力也隨之加強,這是絕大部分人類也可以做到的,身體、心思的放鬆,便可以喚出一直壓抑著的感應力或靈力;現在,她可以輕易感覺身體被一層薄薄的、溫暖的能量層包圍,完全的覆蓋著身體,帶來安心的感覺。

「這是受到祝福的衣服所有之功效。」月琴微笑著說。

「你們早知道了?」

「嗯,從他們一開始把衣服拿出來時,我們便知道了……」月琴等人也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要往哪兒走?」

「這個……」這次連月琴也拿不住主意。

「媽媽,我們不如往那兒走吧!」依莎貝拉指著一個方向說。

「既然小女孩也這樣說……」君輔想了想,向其他人問:「大家怎樣看?」

「我相信孩子的決定!」月琴和躍泉異口同聲,肯定的答道。

「可是,她是小孩……」朵莉絲有點兒擔心。

「那麼,妳相信自己的孩子嗎?」瞪著她的,不只是君輔,還有拉著她的裙子,露出請求眼神的依莎貝拉。

「我相信她。」


選擇相信小孩果然是正確的決定,眾人沿著依莎貝拉所指方向一直往前,不消半天便看見一個小型的城鎮。

城鎮主要用木材才房屋,所謂使用木材,不是用一塊一塊的木板製造,而是用整棵已枯死的樹作為房子,裡面作簡單裝修、佈置,也有人直接用山洞作居所,但內裡則不覺昏暗,反而因適當的引入光源,而變得明亮。

為甚麼會了解得這樣透徹?

原因很簡單,剛到埗的一行人迅即被好客的居民包圍,熱情的帶到不同的房子裡做客,他們不但拿出不同的食物、飲料,而且還送上美麗的花環、小飾物。

被認識之人「背叛」,「意外」地落入這個對之一無所知之世界,突然受到親切之款待,自然讓他們既驚且喜,只是,心結也難以一下子解開。

「我們……沒有這兒的貨幣,明天會否被人抓走?」歡樂過後,隨之而來是無窮之恐懼,入住了由樹木改裝成之房間後,安排女兒入睡後,朵莉絲一面憂鬱的走回大廳,跟留在外面的君輔說道。

「反正我們已身處異地,一切順其自然吧。」君輔微笑的回話,一面呷著居民送上的花茶。

「若這兒真的是納姆尼亞,若一切舊有之傳說都是真的,我們還是安全的。」月琴跟躍泉把房間整理好後,便來到客廳的桌子旁坐下,不以為然的回答對方之問題。

「可是,我們真的沒有這兒的貨幣……神殿的東西還可以說是以贈予落難者之方式所給予,但這兒的居民只是一般人,還得生活的。」對於月琴平靜的反應,朵莉絲卻覺得是種嘲諷,認為自己只是杞人憂天,所以立刻以理據駁之。

「納姆尼亞是一個資源豐富之國家,不,正確一點來說,納姆尼亞應被稱為地域,因為他們的國家觀念其實並不明顯,縱然有領導者,但沒有制定任何正式之法律,一切依人民的心性、修為而行,正因如此,地域裡一切資源,皆可予人予取予求。」

「為甚麼妳會知道這些事?不,為甚麼妳這樣肯定?」魔法還算了,意外到此也罷了,一個才二十出頭的女孩,可把納姆尼亞的事娓娓道來,連自己這個花了近二十載研究的學者,也自愧弗如,究竟眼前的女孩是何等人,實在難以明白。

「對呢,雖然作了自我介紹,但也真的過於簡單吧。巫月琴只是我的平日用的名字,雖然,作為魔法師的身份,我暫未能告訴妳真正的名字,但也可以告訴妳,我家一直修習古代之魔法、咒術,當中包括一直被人類們當作傳說的,納姆尼亞和亞特蘭提斯的精神修鍊。今天早上,我用以封鎖喬治的『咒語』,其實也是屬於納姆尼亞的意念力的運用。」

「甚麼?」朵莉絲怪叫起來。這下子可是完全被嚇倒了,魔法之事,自己也只耳聞,而且一直視為遠古、未開化之人類之迷信,今天碰上了,已感到難以置信,現在還跟自己談眼前的小女孩是懂得納姆尼亞魔法的魔法師?天啊,可別再來奇怪的事了。

看到朵莉絲仍是「My GodMy God!」的喊的,月琴和君輔噗的笑了出來,而一旁的躍泉也是發愣的看著眼前在大笑的兩個人。

「君輔伯伯,你沒告訴那傻小子嗎?」月琴笑聲更響亮了。

「這件事應由妳自己說吧,我笨兒子的女朋友可是妳,而不是我。」

「夠了夠了,我才不是那傻蛋的甚麼人。」月琴作要鎚打對方狀,然後一本正經的說:「我猜,你已知道了吧……」

「知道甚麼?」君輔雖明白她的想法,但也佯裝不知。

「我的名字,我那對膽識過人的父母,不會如此沒準備,把我丟到這兒來的。」今天事情之發展,雖帶來一點兒驚訝,但月琴很快便了解到,一切早已在其父母掌握之中。

「答應喬治那天,他們已經告訴了我。」

「果然是這樣,雖然我還未完全相信納姆尼亞可存在至今,但為了魔法師之面子,我不會讓喬治把靈能者、魔法師,玩弄在其股掌之上。」

這兒是否傳說中的納姆尼亞,或一切是否如傳說般美好,也許不必這樣子急於揭曉,在眾人仍在調整突變後之情緒時,這兒已是深夜時份,時間之落差、事件之衝擊,早已讓人疲倦,無論明天如何,當下一刻最重要的,是爭取休息時間,以後之事,還是留待日後好了。


納姆尼亞 Lemuria 06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