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二十)


琉璃(二十)



坐在靛影的單車後座,我們很快便再次到了大樓,這次紫晴帶我到另一層去,內裡的裝潢依然有著簡潔莊嚴的味道,辦公室的接待處坐著一位打扮簡潔的長髮女性,她給我遞上了一份簡單的表格後,我便坐在一旁的像是大理石製的桌椅中填寫。

表格的內容,都是一些簡單的個人資料、興趣等問題,像喜歡的休閒活動、運動,擅長的項目、喜歡的工作類型、模式等等,還有些似是心理測驗等的題目。

「填好了……只是,就只有這些題目?」填好了表格後,我有點不可思議的反問。

「對啊,就這樣子……他們會依照這些資料,替妳在現時的招聘登記中,挑選適合妳的一些工作,讓妳可以慢慢選擇。」

「慢慢選擇?」不是依名單的全寄出求職信嗎?

「不是,除了工作性質、工資外,他們還會附上僱主簡單的資料,工作的特色,而且可以聯絡有關地方先行參觀,才作決定。」

「參觀?」這下子我可是傻了眼。

「對啊,除了僱主會從面試等方面去認識、挑選員工外,員工也可選擇先了解有關工作的性質,工作環境的氣氛等等,才決定是否加入,如果有需要,這兒還有輔導員可以幫忙。」紫晴一口氣把招聘方式解釋,聽的我有點頭昏腦脹,真的可以先參觀,才決定是否面試和工作?

「對,因這兒即使沒有工作,也可為人接受,有基本之收入,所以每個人只會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這論調雖然已聽過,但我仍是不大相信。

「試試看便明白。」靛影一面回答我的想法,一面整理剛到手的資料。

從上面的資料看來,有社區雜誌的編輯、學校的助教,還有一些服裝飾品店舖的設計員、動料理員等等,這些都是我喜歡,但一直沒有機會從事之工作。

「這兒的工作,不需要特別的資歷嗎?」

「甚麼東西可以成為資歷?」紫晴微笑的問道。

「相關的學歷、工作經驗。」

「要學習的事,除了可以在培訓所學習外,僱主也會就他們工作場所之特色,給予不同的訓練,工作經驗當然要有工作才可以累積。」

「可是,我所居住的地方,沒有相關工作經驗、學歷,連應徵工作的基本資格也不會有。」

「沒有工作機會,又哪兒來經驗?」紫晴輕聲笑出來。

「那可是事實。」這句說話可是我心中的刺,為甚麼會有人不相信這種事?我可是為此受了很多苦,稍為合理工資的,會說自己沒經驗,所以面試時百般刁難,願意退而求其次,則冷言說沒資格聘請自己,若非友人介紹,我連工作也沒有,但我的工作……則是需要不斷說謊,因公司周轉不靈,所以得不停的推銷已不存在的貨物,僱客投訴時,則推說總公司未有貨,讓公司有收入,才想辦法去找貨品,但到時候,已受了不少他人的咒罵。

「那妳為甚麼仍要為那種公司工作?」靛影聽到我的想法,走到我的身邊,稍稍彎下身子,悄聲在我耳邊問道。

「沒工作便沒收入,別說吃飯也是問題,在別人,包括家人面前也沒有資格說話。」不,以我的收入來說,我在家裡的說話也不會有人聽,話還未說出便已被打斷,然後被罵、被指責,若是我稍為有點勇氣,我早已自殺,可是,我連死的勇氣也沒有,唉,這又有誰明白,看來,我沒有資格當一個人,有甚麼辦法可以死掉?

想到這兒,我的眼眶紅了一圈,不知內裡原因的紫晴,想嘗試走近,以治療術平復我的心,但被靛影阻止。

「妳願意活著,已經夠勇敢了。」靛影抱著我,以往的話,我大概會推開吧,但這次,我已沒有心思那樣做,甚至哭了出來。

「妳想說話的,便說出來。這次,我不會聽妳的心聲……」

「我……」從沒想過有人會聽我說話,所以我不懂說出來。

「要幫忙嗎?」紫晴有點擔心,但靛影搖搖頭:

「這次,讓我來……」

我哭了很久,才慢慢的告訴兩人我以往的生活,每天上班工作,只為薪金,明知道在行騙,但也得繼續做,即使明知道公司經營不善,可能連薪金也沒有,但一切也無可奈何,因為,工作難求,差不多每次面試也得受人侮辱,但也得笑著接受。

「嗯,我明白……」靛影不評論,只是靜心細聽,如果是平日,我最想說的話還未說出,早已被人責備,反被指自己沒用,一點事也受不了,而聆聽者的問題更嚴重,但對方也能杙耐,自己也得學習忍耐。

「妳有跟其他人談嗎?」靛影信守承諾,沒有讀心,或明知道答案,也讓我說出來。

「沒用的,我不能說……否則會被責難。」我一面用靛影給的手帕擦眼淚,一面說:「我習慣接受……從沒想過如何去跟人說,每次心情很壞,可能想發脾氣,但迅即被罵,心情只能更壞,更無法說出想說的話。」

「即使工作上的事情,也沒跟人談?」

「可以找誰談?大家也忙於自己的生活。」

「家人、朋友。」

「不可能……家人不會理會……沒被責罵已得感恩了,還指望甚麼?」我咬咬唇,續說:「朋友可能想幫忙,但他們太忙了,而且,我還沒完全說出自己的情況時,他們自己的煩惱事便向我丟過來,我忙著開解也忙不完,還有機會理會自己嗎?」

「今天先回去休息……我們可以聊一天,妳想說甚麼也可以。」

「不用了,我得找工作。」我不想被人認為自己把事情誇大,即使在我心中的份量是很重,但別人眼中應是微不足道,不可以打擾他人。

「工作不用著急,妳還需要時間細閱資料,冷靜下來才可以作決定。」

「可是……我想快點工作。」

「想找工作,還是想忘掉事情?」沒有讀心力的紫晴,看穿了我的想法。

「只有這樣,才可以忘了一切。」

「每一個……也是這樣子……」靛影唉了一口氣,把我抱得更緊:「再這樣子,妳會崩潰的。」這是肯定的,但我找不到出口,這樣子被人安慰,也是第一次嘗到,其他人有家人、有情人可以分擔,但我沒有。

「若妳真的想去找工作,我可以跟妳一起去,但我真心建議妳回去休息。」靛影再次推卻紫晴的支援,續說:「今天的午飯、晚飯,由我來做,妳可以休息。」

「不行,我答應過紫晴……」

「以這種心情所做的食物,只會讓自己的傷感難以平復,甚至感染他人,最後承受更嚴重不安的,只會是自己。」

我真的不知該怎樣做,為甚麼事情會成這樣?我不可以這樣的,我得平靜下來,對了,得讓自己清醒下來……

就在這時,靛影緊抓著我的手:「對不起,我得打破那個承諾。如果妳真的想再傷害自己,我不會阻止,但第一次時,我會跟妳說清楚。」

「對不起。」

「不必為此道歉。」靛影收起平日的佻皮臉,眼神變得堅定。

「我還是……到處看一下,可以嗎?」我不想打亂行程,而且,我也想不到下一步讓怎樣做。

「好的,我和妳一起去。」靛影的表情好像變得略帶深沉,但旋即微笑:「誰叫妳的性格是這樣子?」



琉璃二十一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