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十七)


琉璃(十七)



做菜的過程很順利,原來這種日式的餐點的製法真的很簡單,當然,這也得感謝靛影的幫忙,看來,請他吃這頓飯也很伐算,雖然,對才初剛認識的男孩,便邀請回家吃飯這種事有點奇怪……

「很奇怪嗎?我也常常請朋友吃飯,男女均有。」噢,我不該胡思亂想的。

「這不算是胡思亂想吧?」唉,我就知道是這樣。

「其實,我們很喜歡邀請別人到家造訪,也會準備食物歡迎。」靛影一面整理想法,一面嘗試作解釋,不同的是,我不會「聽見」他的想法:「雖然也有喜歡獨處的人,但他們也會在門上掛了一些,像是『請勿打擾』等的牌子,這時候,我們自不會打擾。」

「即使自己找想他們聊天?」既然樣重視個人的想法,那麼,跟自己的想法有衝突時,又會怎樣?等一下,我好像又能說話了。

「他們不想便由他們獨處好了,我們也不希望討論的話題沒有結果,或是氣氛惡劣,自然會另找別人去玩,這些可是對自己也有好處。」

哦?這可是另一套利己的理論嗎?

「這便是我們大多數人的想法,沒甚麼這一套或另一套的。」

「哦?」這種說法有點兒奇怪。

「至少,這樣子,大家的心裡比較容易接受。」靛影一面說,一面把湯盛好,放在托盤上。

「嗯。」我也把才切好之紅蘿蔔絲等,和麵條等放在碟子上,也加上了靛影調好的芝麻醬,做成三小碟,剩下的材料則分開用碗盛好,同放於托盤上。

「都做好了呢,紫晴大概快回來了。不如先到外面收拾一下吧?」

「呃,好的。」

一如他所料,紫晴很快便回來了,我們三個人一起吃晚餐,席間仍是被靛影捉弄,不過,氣氛很實是不錯,可是,我始終希望,坐在我身旁的,是我的家人。


「想家嗎?」晚飯結束,紫晴主動收拾和清洗碗筷,留下我和靛影兩個人在客廳中。

當然想家,只是,大家也這樣子關心我,仍是悶悶不樂的,也實是不通人情。

「真的想家,也不必隱暪,更不需說謊。」在我本能地想掩飾時,靛影如之前般,搶先說出他的想法。

「想哭的,可以哭出來,過度忍耐,只會讓自己更難受。」佻皮的笑容,看起來不像在安慰,但教人安心,只是,感覺真的很奇怪,第一次讓男生搭著肩膀……我很想躲開,但……真的很溫暖……

「每個人也能散發讓他者安心之力量……只是,妳所生活的世界,讓大家彼此互不相觸,最後,壓力超過每個人可承受的地步時,造成各種毀滅性的結果。」

不……我可以一個人的,雖然這樣子很安心,但,一個人,一個人已足夠……我很怕在嚐到這感覺後,會失去它們。

「每個人也需要合作、關懷,才可生存。」靛影一面讀取我的心思,一面淡淡的笑著說:「這是你們的文化,我不想評論,但既然自己現在感到難受,何不嘗試接受他人之關心?」

只是……我……不,你是男生,不應隨意對一個女生這樣子付出,惹來自己女朋友等誤會,我可是無法接受。

「為甚麼男性不能對一個女性伸出援手?你們也有這種文化,或是不屬於妳所生活之社群吧?何況,妳擔憂我的女朋友嗎?這個人可暫時未有人擔任。」靛影另一隻手在搔著頭,不解我的想法,還補充了一句:「即使有,她也不會反對我這樣做。因她明白,愛操心可是我的性格。」說畢還輕笑了數聲。



琉璃十八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