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十四)


琉璃(十四)



被捉弄過後,食物也送上來了,眼前大多是蔬菜所做成的菜式,也有一點應該是雞肉和海鮮類的東西,卻不見似是豬肉和牛肉東西。

看到我有點疑惑,靛影便笑說:「既然這兒的朋友,來自不同之文化背景,自然要互相尊重彼此的宗教、文化習慣。這兒有佛教徒、回教徒等等不同的信奉者,所以一旦一起吃飯時,多會以素菜為主,但為了讓葷食的朋友也有適合的食物,所以也會點選一些簡單的肉食。」

起初聽他們之語氣,說他們一切也率性而行,可是,想不到,連吃飯也這樣子講求互相體諒,究竟他們是自我,還是其他?

「我們所理解的『我』,其實和你們眼中的有所不同,我們會把自己視為群體的重要之組成,每個人也獨特、重要,所以每個決定、行動,也是牽涉到整體之變化,使我們均會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解釋者,當然仍是靛影。

「可是,若我真的想吃那些東西呢?」算了,我還是開口發問好了。

「那也不要緊,不吃的朋友自然會尊重妳的想法,不會阻止。同樣地,我們也會自然的尊重對方之想法,不會強迫他們進食不喜歡,或不合他們思想觀之食物。」

既是各有習性,吃飯時自然展示不同之方式,有人像我一樣使用碗筷,有人使用刀叉,也有人直接用右手進食;各人也依自己的愛好、宗教、思想習慣,選擇自己喜歡之食物;我們因著不同之習慣,有的一面談,一面吃,當然,這也在靛影的翻譯下進行,也有些朋友,只是靜靜的,沉默的,仔細的品嚐。

一如多姿多彩的飲食禮儀,我們的話題也非常豐富,由不同的信仰、生活習慣,到現時兩個世界之狀況,甚至連不同的語言也有談到,我也因此學了很多有趣的詞語,以至不同的文化習俗,一直到用餐結束,離開的時候,氣氛也是異常愉快。對呢,我的笑聲沒完全的停止過,即使靛影再捉弄我,我也沒有方才般在意,甚至故意的一起鬧。



琉璃十五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