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九

昨天用步行的方式離開黃學者的家後,還到處逛了一天,所以以為他的家離紫晴家很遠,但是,這次換了乘自行車,大約十分鐘左右便到達了。靛影先行下車後,便小心扶我下車。雖然,平日我不大喜歡男孩子對自己過度照顧,但今天穿著長長的裙子,如果不想摔的四腳朝天的話,還是得小心一點吧。下車後,靛影仍是擋在我的前面,直至走到門前後,才推門讓我先進去。

今天黃學者身穿唐裝的長衫,家裡還點著檀香,令囡周充滿著典雅的芬芳,也更突顯了他那份學者的優雅氣質。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黃學者說話之語調還是像昨天一般溫和,不,應該說,這兒的人們說話的語氣都是很溫和的,不像我平日所見般,即使不是有甚麼爭執,也是吵的令人耳朵發痛,更不用說人們經常的吵吵鬧鬧吧。

「睡的很好,謝謝。」

「吃過早點沒有?」

「呃,還沒。」本來不想這樣說的,但肚子在咕咕叫的聲音,已讓大家聽見了。

「不要緊,我替大家泡點茶,大家一面吃東西,一面聊聊吧。對了,琉璃妳還是先坐下吧,用不著客氣的。」

這時,早已坐下來的靛影,把身旁的椅子拉好,也把我拉到他身邊的座位坐下,我只得跟他輕輕的說句謝謝。

「不必客氣,對了,妳今天打算到哪兒?」

「嗯……我要幫忙買菜做飯,可是,別說不知巿場在哪了,我還擔心會看到大家也……」

「那請靛影帶妳去吧。」這時,黃學者也來了,把清香的花茶放下後,還放上了又香又熱的曲奇和一些水果。」

「味道很香,看來是剛烤好的。我說的對吧?」靛影拿起一塊,便毫不客氣的往嘴裡送,還立刻豎起姆指讚賞。

「昨天找到一些以往藏起來的食譜,今早起來便試著做了;我起初還想送往你們家的,但現在看來不必了。」

「食譜嗎?難道是你們那個空間的?」饞嘴的靛影一聽到有關烹飪的資料,便立刻向黃學者借來了食譜細細的看著。

「好像很有趣的,我晚點兒也得試試看。」靛影把食譜的資料抄寫好後,便滿腦子晚上的菜式。

「對了,今天你們是否有事找我?」桌面上的食物快被大家吃光光的時候,學者終於禁不住問道。

「呃……是關於這兒的事……」看到靛影仍是只顧著吃的,我只好跟黃學者說明來意,可是,因為總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所以變的口吃起來。

「啊?那妳想知道甚麼?」

「呃……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昨天才來到這兒,其麼事好像也不了解的……而且,我也想多知道一點『能量裂縫』的事……我希望可以快一點回家,始終,我的家人、朋友們會很擔心的。」

「妳之前住哪個地區?我的意思是甚麼國家之類的。」

「香港。」

「嗯……待我先紀錄下來……」黃學者隨即拿出掌上型電腦輸入資料,然後便繼續說道:「香港嗎……真是很令人懷念……」

看到黃學者一面緬懷過去之表情,我便禁不住問:「難道黃學者你也是……」

「對,只是,我來這兒也有好幾年時間了,所以應跟不上那兒的資訊吧。」學者毫不在乎的笑道:「我剛才只是把昨天『能量裂縫』所連接之地區的能量模式,跟這陣子所預測的未來所接觸之地區的能量作一個比對,看看會否在短期內再次出現相似之能量……」

「不好意思……我不懂你的意思。」甚麼地區的能量模式?我真的搞不懂了。

「每個地區,也有它們獨特的文化、風俗等不同之元素,這會構成了一個獨有之能量系統、模式,雖然當中多少會有點兒變化,但只要作出比對、推斷,若讓空間沒有重大,會影響整個能量模式,便可以預測到每次『能量裂縫』所連接的會是哪個地區,以及所連接之時間。」看來,靛影終於吃飽了,所以會代替黃學者作答覆。

「呃,好像懂了一點,但還是不大明白。」這也太複雜了吧。

「不要緊,在這兒生活一段日子,了解我們生活、運作模式,妳便會逐漸了解有關能量的本質。」黃學者拍了拍我的肩膀後繼續說:「我最初來這兒時,跟妳也差不多,任何事也感到奇怪,甚麼事也不懂。」

「那……那你現在為甚麼對這兒如此了解?他們好像一開始便帶我到這兒找你問這兒的事……」

「我也是一面在這兒生活,一面學習這兒的一切,現在應說比較像這兒的『橋樑』之類的東西吧,一方面可以向『琉璃』的人們介紹我以往自身的空間,協助他們到那個空間去遊歷;另一方面,也把『琉璃』介紹給剛到鶞漱H們。」

「所以,大家有任何有關『能量裂縫』、『地球』、『琉璃』等問題,都會去找他。」靛影也是面露笑容的,輕推了黃學者一下說道。

「咦?那你有回去『地球』嗎?」能幫別人回去,自己多少也會回去一看吧。

「當然有,最初我也曾回去一段時間,但很快便決定要回來,也順道把自己熟悉的資料帶過去作翻譯。」

「那為甚麼又會回來?」我現在可是恨不得可以立刻回家,為甚麼卻有人會寧願放棄這個機會?等一下,我這個問題好像也太無禮了。

「事實上,不少在這兒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人也會這樣子,大家雖然有著不同的原因,但大部無法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之中。」黃學者和顏悅色的說著,絲毫沒怪責之意。

「呃……你的意思是,不少人也曾經回去,也再次回來?」

「對。」

「可是,大家也能順利在這兒找到適合的工作嗎?另外,大家的文化差異這樣大,你們又怎適應?」糟了,我的語氣好像越來越咄咄逼人了,雖然自己知道這只是緊張之結果,但這也太無禮耶。

「工作方面倒不用擔心,妳昨天不是已見識了這兒的『社會保障系統』嗎?」黃學者說話之語調仍是溫和,猶如暖暖的溫開水,沒有受到我的一絲影響,並在我有所反應前,再次淡淡的說:「即使不借助這兒的基本生活的補助,每個人也都可就自己的能力,從事自己喜歡之工作,常見的包括如我般諮商師,或是廚子、各類小商店的老闆、作家等等。也有人開設不同的學校,教授自己以往國家、地區之語言、文化習慣等等,讓一些打算長期在『地球』考察的朋友,可以打好基礎,減少被人類們揭破身份之機會。」

「你的諮商工作……不會是像今天……這種吧……」完了,我又像昨天一樣,不到最後一刻,也不知道這兒的人們的習慣。

「對啊,但我真的想收費的,一定會先告訴你。現在只是閒聊,妳不用放在心上。妳剛才不是問如何適應文化差別嗎?妳大可請靛影帶妳到較多人類生活之地方看看,自然會明白。」

「這會否……太麻煩……」我的話還沒說畢,靛影的便打斷我的話柄:「請別再說麻煩我好嗎?反正我一會也得買菜做飯,我倆一起走便是了。我可是能帶妳到一些妳可安心購物之地方。」

「真的嗎?」雖然被打斷話柄的感覺可是怪怪的,但靛影所說的話卻引起了我的興趣。

「妳現在想去看嗎?」我點頭回應,靛影便隨之替我拉開了座椅,讓我站起來便說:「那走吧。」

「我想……還是先替黃學者收拾一下桌面好一點。」除了有點不好意思外,我也希望可以稍稍出點力,看到兩人也微笑的點點頭,我們便合力把地方收拾好後才離開。


琉璃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