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七

靜靜的吃畢桌面上的食物後,心情也變得異常舒暢。淡淡,但清新的味道,清甜的感覺,和善的老闆、同桌,原來都是讓食物變得更美味的方法。靛影要我靜下心來進食,是希望我可以感受到食物、身邊一切的真實面貌。雖然這兒的一切好像很美好,但對於回去之日像是遙遙無期的我來說,這些友善的人物、美味的食物,也是難以填補我的不安,我真的很希望有人能幫助我。

「放心吧,若妳真的想回去,我相信只需要待一段很短的時間便可以。」靛影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溫柔的說道。

「對不起,我總是要人家擔心,還得每次要你讀出我的心思……」

「不要緊,其實,不只是妳,每一位因『時空裂縫』而前來的異空間的朋友,也需要時間去適應這兒的種種風俗,以及平復對未來不確定之不安。請放心吧,只要妳感到不安,需要大家的幫助時,我和這兒的所有人,也會盡力提供支援。」

「可是……我會感到不好意思……麻煩身邊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人們,始終是不大好的事情。」

「為甚麼妳會這樣想?」

「不知道……我只覺得,人不應打擾別人……可以的話,還是得靠自己。」

「難道,妳討厭幫助別人?」

「才不會,如果有人需要幫助,我很樂意伸出援手,而且會因自己有能力幫助他們而高興。」

「那麼,妳為甚麼不想接受別人的幫助?」

「這完全不同耶……那會麻煩了別人。」天啊,討論到這兒,我仍搞不懂靛影在想甚麼,他究竟想跟我談甚麼?

「我想妳自己想出答案。」靛影先回答了我心中的疑問,頓了頓才繼續說道:「雖然可以直接說出答案,但有些事,還是讓自己去理解比較好。下一個問題,如果是妳,有人需要妳的幫助時,即使伸出援手,心中會否感到別人很麻煩、很討厭?」

「我不是說不會嗎?若我能幫助別人,那便是我能力所能負擔的,怎會是一件麻煩事?若我感到事件太麻煩,那便是我能力不及,我便會選擇不幫助他們,而請他們去找一個更適合的人。」唉,我不知自己像在玩問答遊戲,還是心理測驗多一點。

「那妳猜,其他人在幫助人時是否跟妳一樣想法?」

「我怎會知道。」救命,我已快瘋了。

「先別焦急,既然妳也願意幫助別人,為甚麼會怕別人幫助妳?既然妳說會為有能力幫助他人而高興,那為甚麼會認為自己因一時之不習慣、需要,而成為別人之負累?只要妳真的需要大家的幫助,這兒的人們也幫助妳,因為他們也明白,能幫助人也是一件好事情。」靛影看到我快到受不了的樣子,只好把剛才所問之問題連起來,讓我明白他的想法。

「真的會這樣嗎?」

「我的話雖然不能代表所有的想法,但這兒有願意幫助妳的人們。如果其他不想,或沒能力幫助妳,他們也會明確說明,這兒的所有人也會明確的說出他們的想法和要求,所以一旦他們答應提供支援,便會樂意幫助妳。」

「啊……是這樣子的嗎?」

「當然了,吃飽了沒有?」

「嗯。」

「那不如由我送兩位回去吧。」靛影突作紳士狀,向我們示意,我只好回頭看看紫晴,她吐了吐舌頭笑道:

「拜託,我不會迷路耶。」

「那讓我充當一次導遊,沿途作解說也可以吧。」

「好吧好吧,說到這兒的環境、商店等,我不會及喜歡到處串門子的你熟稔,那由你去介紹好了。可是,我們也總得先結賬。」

待兩人分別結賬後,靛影便走在前面,帶著我們一起走,才走了沒多遠,紫晴便問:「向我家走不是這個方向耶,你想帶我們到哪兒?」

「我想先帶琉璃到一間店子去,那兒有不錯的東西。」

「那我呢?看來那店子的東西不適合我吧。」紫晴笑著說道。

「這個要妳自己決定了。」

不消一會,靛影便把我們帶到店子前,店子採用了簡樸,帶著歐陸感覺的外貌,走進店內,古典優雅的氣色,還有淡淡香薰的味道迎面而來,裡面則擺放著不少如小擺設、小飾物等等林林總總的精緻的小東西。除了那些小東西外,店裡還有數隻可愛的小貓,在古典、柔軟的沙發上打瞌睡,有的還靠著坐墊上瞇著眼睛,有些悠閒的伸懶腰,一片悠然自得樣子。

「很漂亮……」一如靛影所料,我立刻喜歡上這間店舖。

「謝謝妳的讚美,我是翡翠,是這店的老闆,請大家隨便參觀吧。」身段修長,穿上古典洋裝,擁有一頭淡金色鬈髮的老闆娘,抱著一隻小貓從由金黃色水晶串成的門簾後步出,優雅的說道。

「嗯。」雖然我有點擔心價錢,但也很自然的在尋找著一些價錢和款式適合自己的東西。看到眼前琳瑯滿目的小飾品,對喜歡打扮、蒐集手工精美的東西的我來說,可說是最愉快的事情,我一面看耳環、項鍊等飾物時,翡翠也耐心的在旁解說,這我才知道,眼前所有如大師級作品的小飾物、裝飾品,全是出自老闆娘的一雙手,由材料選購、配襯,也一一由她一個人包辦,聽到這兒,我不禁對老闆娘的手藝表示佩服。

「謝謝讚美,其實,他們也有幫忙呢!」翡翠抱起其中一隻貓咪,親了親他或她的面頰說道。

「他們都很可愛呢,看來妳是愛貓之人吧。」

「其實,所有的動物我也喜歡。」翡翠放下懷抱中的貓繼續說:「他們懂得在我疲累時給我打氣,想不到好點子時安慰我……加上他們各自有獨特、可愛的性格,每次看到他們,也令我精神百倍。」

「妳也養了很多貓呢……他們不會有爭執的嗎?」

「不會,以妳所在的地方說法,他們都屬於自來的貓咪吧。在這兒的小動物,雖然不少也喜歡自由的生活方式,但也不少喜歡得到我們的寵愛,他們會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人類一起生活,既然大家都選上這兒,當然也互相尊重,互相愛護。」翡翠優雅的笑著說,一面把我一直拿著比對的項鍊拿起:「我來幫忙吧。」

可能正穿著紫晴所借的洋裝吧,這條紫水晶項鍊在這刻出奇的合適,令我更不知道是否該買下來。雖然紫晴也曾表示,我在「琉璃」逗留的期間,這兒的「政府」會讓我至少吃飽穿暖,而且有一定的「零用錢」買一些基本,自己喜歡的東西,可是,用別人的金錢買飾物,始終是難為情的吧。不過,我真的很喜歡這項鍊呢,而且,這價錢……我應也可以負擔吧……

「讓我看看……」背後感到一隻溫暖的手,很自然的搭上來,當然,那聲音今天已使我吃驚數次了,不難想到聲音的主人是靛影。

「妳戴起來很漂亮,這頸飾很適合妳……翡翠,我買下這個可以嗎?」

「嘻,既然是靛影說要買的話,我當然不會拒絕。」翡翠掩著嘴巴笑著,表情比剛才看起來還要可愛、嬌媚。

「咦?」在我還在考慮時,靛影說出這番話,又使我嚇一跳。縱然已猜到他只是對任何人也親切、猜到我想法之下的結果,但仍未使我習慣。

「那請先替我算算價錢,說起來,最近妳的手工越來越精緻,會否有甚麼擺設適合我的?」

「謝謝讚美。靛影,請先到這邊付款吧,你想要的擺設最近很少製作,近來首飾、洋娃娃等較受歡迎,如果你有需要的,我可以替你設計。」

「那麻煩妳了,因為我想找一些餐具、燈罩等的東西。上次買的東西,朋友們也一致讚賞呢。」

「靛影……那……可是不好意思呢……」在他們仍是互相讚美的時候,我感到自己臉上發燙的,嘗試打斷他們之對話。

「我不是說過,請妳不要客氣的嗎?」靛影笑著走過來,用手指頭輕敲了我的額頭一下,繼續說:「我只是覺得這頸飾妳戴起來最適合,而且也得給新朋友一個較適合的見面禮吧。」

「只是……」

「不要緊呢,何況,要找到自己喜歡,而且合用的裝飾品也不是易事,既然自己有能力負擔,帶回家去也不是怎樣的事。我經常在這兒找一些自己喜歡擺設、用具,只是,不是每次也找到自己想要的。看到妳很適合戴這頸飾,不如便把它送給妳吧,這總比最近也要兩手空空的離開,找不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好一點。說實話,我也很喜歡這頸飾,只是自己不適合戴罷了,替它找個主人也不錯呢。」看到靛影說的不以為然的,反令我越來越不好意思的,惟有向他道謝吧。

「不用客氣,我送妳回去吧。」

「喂,靛影,你可別忘了我的存在。」一直看著我們的紫晴,終於忍不住說道。

「我當然不會忘了,但妳不是說,妳自己不會迷路嗎?」靛影當然知道紫晴並非生氣,所以便笑著回應。

「我當然懂的回家,但是你說要介紹這一帶地方給琉璃看的,現在看到漂亮的東西便忘了嗎?」

「對對對,我一面帶兩位回去,一面介紹好了。」靛影像是被打敗般,摸著後腦勺說道。

待靛影再次領前後,紫晴便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的耳邊說:「原來妳喜歡這類東西嗎?那改天請靛影帶妳到他的家吧,妳一定會很喜歡的。剛才靛影的表現,雖然會讓妳嚇一跳,但他每次看到漂亮的東西也會變成這樣子。其實,以往我們也接待不少從妳的空間來的朋友,但不是每一位也是跟大家志趣相投,所以他一下子也忘形了呢。不,應該說,在你們的世界觀看來,這兒的人也是太奇怪了吧。」

「怎……怎會……只是不大習慣罷了。」雖然被說中心事,但不說實話也是我所處的世界觀的習慣吧。

「算了,我之前忘了說呢。妳應該也感覺到吧,雖然我們在文化、習慣上,和你們的空間有很大差別,但有不少的事物也讓妳感到很熟悉吧。」

「呃……」經紫晴一說,我才注意到,雖然,我對這兒的人們行事方式感到很突兀,但,拿剛才的項鍊來說,這些不也是我們維多利亞風格的裝飾品嗎?還有之前的服裝店,雖然有很多不合「潮流」的服飾,但大多也是沿自我們空間的……

「看來妳真的注意到呢……」走在前面的靛影也轉個頭說道。

「我們很喜歡學習、認識你們空間的事物,縱然在不同空間中,也應有不同的生命體,但我們所能接觸的,則只有你們的空間。我、紫晴,或是這兒不少居民,也很喜歡透過『能量裂縫』,到你們的空間交流、觀摩……」

「請等等,那麼……語言呢?」對了,怎麼我會忘了這個的?難道他們使用的語言,跟我們一樣的嗎?

「不一樣,只是,我們沒有真正『語言』,一切直接把自己想表達的事,透過『聲音』表達出來,但和你們所說的『語言』不同,那『聲音』,會自動變成意念、訊息,投射在對方心中,所以,即使妳是說著於妳的空間不同之語言,我們也能跟妳溝通。」靛影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問,說真的,這種問題,自我小時候開始,已想問問不同的電影,尤其是動漫故事的創作者耶,但想不到,這兒有這種『設定』,我還以為自己成為了一個全功能的人型翻譯機。

「等一下,言語還可以說過去,可是,文字呢?我今天才看到不少甚麼數字、文字的東西,我好像從沒有看不懂的情況耶。」

「那也一樣的,我們沒有你們所說的表意『文字』,如果要用你們的話去說,不如說是一些『符號』,但因這些『符號』包含了我們強大的意念,所以任何人也可以看得懂。無論屬於你們空間不同『國籍』、文化的朋友,也能很輕易的和我們溝通。」靛影再次轉身,一面走,一面解釋道。

「那我可以學習你們的語言嗎?否則會很難跟大家溝通的。」

「那便按照妳的意願,妳可以選擇是否學習。始終,這兒的語言系統,和你們的完全不同,如果妳的真的希望學習,便要先明白當中的難度。」

「這個……」嗚,話說回來,我自己學了很多年的英語也搞不懂,還要學一套完全不同的語言,可能真的太難了。

「不過,妳也不必擔心,在這兒大部分也是『琉璃』的原居民,你和他們溝通當然不會有問題,即使跟妳一樣是外來的朋友,他們部分也懂我們的語言,或和妳有著相同的語言,若是這樣也不必擔心,即使大家語言不同,我們也樂意為你們進行翻譯。」

「你們再只顧聊天的,我可是先進去了。」一直看著我們的紫晴終於停步,在後面笑著叫住我們。

「啊,走過頭了。」靛影搖搖頭說道。

「還是你想把琉璃帶回家?我絕不會阻止的。」不會吧,別嚇我耶。

「這個暫時不會,我先走了,明天再見吧。」甚麼?暫時不會,那不表示,算了,他應不會強迫我過去吧。

「呃,再見。」

「他說明天見呢,看來,明天妳不用擔心會悶壞了。」紫晴笑著說道。

「他不是常常來的嗎?」

「當然不是了,他最喜歡到處看的,所以常常數天也看不到他。不過,他知道我明天有不少工作,可能只會把妳留在家中,所以便會過來吧。今天早點兒休息,妳也應頗累的了,回去的事,我們也會替妳想辦法,所以請安心在這兒休息吧。」

「呃,那我收拾一下東西便準備去睡。」今天買了一堆日用品、衣服等的,要收拾起來,可能也得花上一點時間吧。

「我會在房間裡看書,如果有問題便敲門找我吧。可是,我大概一小時後便會睡覺,到時還請妳明天才找我。」紫晴把規則說清楚便拉上房門,既然還有一堆東西要整理,今天還是別打擾她了。

說真的,我也很累了,所以便坐在床上,把剛才買的大包小包的東西拿出來收拾。雖然自己說過有些衣服很古怪,但是,不少手工也真的很精美,故此我也買了一些,也順道點算剩餘的金錢。由於我是剛到這兒,所以第一次收到的金額會較多,不過,照今天花費,以及在巿場中看到的物件價錢後,這兒所發的生活費,其實真的足夠簡單的生活了;所謂的簡單生活,更不會像我以往在新聞所見,政府的「援助」,會使人沒錢求醫,而且每天也只能吃一頓,還要本是一般人家吃一頓「正常」的份量,也得要分開幾天吃,以維持生命,這種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還會被人罵浪費、不要臉,這兒的簡單生活,是可以買到需要的衣物、吃的簡單,但依然有營養、可以吃飽,還可以買一點自己喜歡的東西,他們所說的,每一個人也能有尊嚴的活著,應是這個意思吧。當然,希望有豐盛的生活,便要努力工作了,但基本生活也可以如此閒適,難怪紫晴說這兒的人們只會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所以每個人也會以自己的工作、手藝等為榮。

這種生活、社會,是真的可以存在、延續嗎?縱然越想越感到奇特,但睡魔的吸引力還是較強,我還是睡一覺好了。

琉璃八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