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六

紫晴這時喚來了侍應,點了一些菜式,說會介紹一些好吃的菜式讓我試試,我看也不知這兒的人的飲食習慣,而且她堅持要請客,所以便任由她點菜。不過,我也拿過餐牌細看,跟服裝店一樣,這兒的菜式也註明了材料價格和售賣價,還加上了不同菜式的營養價值和適合甚麼類型的人士進食等資料,與其說是餐牌、菜單,不如說是營養食譜吧,因為連做法也有簡單註明。

「味道好像都不錯呢……」我一面看著「食譜」一面說:「每個『餐牌』也是這樣子的嗎?」

「對,這樣大家可以安心的選擇最適合自己的食物。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也不同,對食物、烹調方式的接受程度也不同,部分人因為對某類食物過敏,或不喜歡某些烹調方法,把資料都列出來後,一切也容易處理了。」

「可是……這樣任何人也可以學到這些烹調方法,那便不是會沒有生意了嗎?」

「不會的。」後面傳來了一把陌生的男聲,回頭一看,一位約是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正捧著兩盤小小的沙拉來到我們的跟前。

「老闆你好,今天的生意看來也不錯呢!」紫晴熱情的跟老闆寒暄。

「最近新推出了不少新菜式,所以吸引了一些新朋友。對了,這些是一些在嘗試中的菜式,請妳們嚐嚐,待會兒給我一些意見當作這菜式的『費用』吧。」老闆邊笑著說,一邊放下沙拉。

「這些沙拉有新鮮的紫椰菜、苜蓿芽、粟米、海帶芽……」老闆不斷介紹菜式的材料,以及醬汁的原料、製作方法,紫晴向我示意不用客氣,那我也跟她一起嚐著這些新食品。

「味道很棒呢。」紫晴興奮的說道。

「我比較喜歡濃一點的沙拉醬。」這些沙拉醬主要用檸檬汁、橄欖油等配成,味道雖然很清新,但感覺過於清淡。

「嗯……果然不同的人,對味道也有不同的要求……該怎樣做可以同時兼顧……」老闆托著頭想道。

「請問……我可以建議嗎?」始終第一次踏足這地方,又第一次嚐人家的手藝,太快表達意見,好像沒半點禮貌,但看到老闆苦惱的樣子,我又不忍心,只好試探性的問問。

「沒關係,我正是希望得到大家的意見。」老闆竟然拍掌叫好,要我立刻說出來,真的有點受寵若驚,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過客罷了。

「其實,沙拉的配搭很有趣,只要讓顧客在點菜時,選擇不同的醬汁,那便可以解決了。我以前見過一些店子,不同醬料可以隨意選,連裡面的配料也可以自己選擇……」

「不錯的方法,謝謝妳!」老闆竟給我一個擁抱作答謝。

「對了,妳是從另一個空間來的新朋友吧!」老闆在放開我後,用帶來證實的口吻問道。

「呃……對。為甚麼會這樣問?」為何我今天好像答了這類問題很多遍?

「因為妳剛才對餐牌中介紹菜式烹調的方式感到奇怪,每次有新朋友到食店來的時候,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他們常問我,會否擔心有人把烹飪方法學了後便不再來光顧,不過我的手藝可是超級棒的,即使其他人學了這些方法,煮出來的菜式也不及我的可口;還有一個原因,妳想猜猜看嗎?」

「還有嗎?猜不到耶。我連你所說的原因也想不到,怎可能猜到其他原因?」我嘟著嘴巴,有點不滿意的回應著,這兒的人性格好像都是怪怪的,別說不怕死的把「秘方」列出來的事了,這樣子自大的人也有;不過,他看起來應是好人便是了。

「另一個原因,則是若大家有更好的建議時,便可以做出一些更好,更有趣的菜式了。」滿面笑容的老闆像是毫不懷疑他人想法的說道。

「可是……」

「我知道妳想問甚麼……」老闆打斷我的話柄,把話接下去:「妳想問的是,若其他人想到改善的方法,但不告訴我,反而拿來自己出售,我便會虧本吧?其實,他們也不必這樣做,因為有這種手藝的朋友,大多自己也有經營想似的東西,或將之視為嗜好,所以他們全很大方的傳授自己的心得。我們一直都是互相學習、指導的,這樣才可以讓大家吃到最好的食物。」

「你們每一個人也相信這些東西嗎?那太……」幸好,在無禮的話說出口前,我及時把嘴巴掩蓋,我總不能說太多,這樣會得罪別人的。

「不用介意,把話說出來吧。我見過無數的新朋友了,我猜到妳想說甚麼,可是,我希望這一次,是由妳自己把妳真正想說的話說出。在『琉璃』中,我們沒一個人會『說謊』,也沒一個人會扭曲自己的感覺。我所得知這些『詞語』的原因,也是在像妳般的朋友身上所學到。你們很聰明,很會想不同的事情,可是,因為想太多了,最終使自己痛苦……」老闆溫柔、親切的眼神、語調,完全不像剛才自大、開朗的樣子,反而有一種像是父親、長輩的溫暖的感覺,我不自覺的點了點頭,慢慢的說:

「你們每一個也相信……每個人也這樣子和善……太難以置信了。我從小時候開始,無論父母、老師,甚至朋友之間、電視、小說等等,也只會說人類是如何的壞;朋友,甚至親人是如何的不可信。每個人只會顧及自己的利益,即使是父母、最好的朋友,甚至子女,也會因為自己一己私心,以不同的手段去傷害他人。沒有人值得相信……沒有人值得關心、愛護……因為,到了最重要的關頭,所有人都會捨棄妳……所以,一切也要跟別人爭奪,工作、金錢、職級,全要不擇手段搶過來,否則,一旦有了婦人之仁、惻隱之心,妳便是失敗者,活該被自己的伙伴害死……因此,我們不能說出自己的感覺、想法,一切只能得機而動……」

「妳相信這些說話?」

「這個……」從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應該說,這些觀念,在我的世界中,應沒人質疑吧,否則談不同人物鬥爭的電視劇,不會成為受歡迎之節目,甚至成為研究、學習、模仿的對象,可是我……

「琉璃,妳儘管說出來吧,這兒已不是屬於妳舊日的空間,妳也可以表達妳的真正想法。」一直在旁邊聽著的紫晴,也在不斷鼓勵我說下去……可是,我該怎麼辦?一旦說出答案,我可是……

「妳是否怕昔日的一切會完全崩潰?」紫晴雖然一直說她只有治療的力量,但她好像靛影般,看穿我的一切、我的恐懼。

在這個情況下,我只能點點頭,明白我的回答的紫晴,再反問道:「那妳為甚麼仍要按照那一套的方法去做?」

「我不這樣做又可以怎樣?當所有人也這樣子的時候,即使我多麼不甘心,不願意,甚至討厭那樣的自己時,我也必須這樣做才可以生存下去!」她的咄咄逼人的攻勢下,我禁不住發狂起來,但也迅即為自己這種不當的行動道歉。

「妳猜,每個屬於妳的空間的朋友,來到這兒的時候,他們怎樣回答剛才那個問題?」紫晴和老闆像是毫不介意的,繼續問道。

「我……不知道……」

「他們的答案,其實跟妳一樣。沒有一個屬於那個空間的朋友,會以他們這個制度而自豪,也沒有人真的會因自己懂得偽裝而感到快樂、滿足。可是,沒一個人會在他們的空間裡說出來,或敢於去表現自己不同的一面,他們都在害怕……害怕被人投以奇怪的目光、害怕生活改變……」

「那麼,妳相信自己嗎?」在沉默良久後,老闆捧著紫晴所點的菜來問道。

「甚麼?」

「妳所學的思想、觀念,和妳的想法比較起來,哪一種較真實?哪一種更適合妳自己?」老闆一面放下食物,一面說道:「對了,請嚐嚐我的手藝吧,妳便明白為甚麼我可以公開烹飪方式的了。剛才我所問的問題,妳不用立刻回答,但我相信,妳會把妳真正希望得知的答案,在這個空間中找出來的。」

既然暫時不用回答,我也省得在花時間去想了,與其說不想花時間去想,不如說我不敢說出答案……因為,無論我怎樣是否說出真心話,我也很怕面對結果,何況,在他們的面前,我好像難以撒謊……

心思不斷的受這一連串的問題纏繞,連吃飯也像是沒甚麼心情,正想故亂的把食物塞進口中,把肚子打發一下便是的時候,背後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妳這樣子吃飯,小心噎住,而且食物也會不高興呢!」

「靛影,又碰面了呢!」紫晴立刻招呼靛影坐在自己的身旁。

「對,因為今天在黃學者那兒待晚了,所以還是到這兒吃飯好一點……老闆,今天是不是有甚麼新菜式?」靛影一面說,一向老闆招手。

「嘿,每次有新菜式推出時,你也會準時出現呢。這次也試試我的手藝吧,準你說棒!」老闆遞上了供試食用的沙拉,靛影也順道點了菜。

「果然很棒!」靛影跟老闆豎起大姆指說道。

「哈哈,靛影也說棒的話,看來這菜式也會很受歡迎吧!」老闆聽到靛影的稱讚,樂得不斷的大笑著。

「好像只有我覺得味道淡一點……」難道我的味覺有問題嗎?紫晴說好吃,靛影說棒,老闆更說只要靛影說好吃便會受歡迎,看來,只有我這個外來人的口味與別不同吧。唉,還是胡亂把東西吃畢便是了,為甚麼他們能吃得樣子滋味?

「慢慢感受食物的味道,即使最平凡、清淡的菜式,也有很棒的味道。聽說,你們的空間生活太繁忙了,空閒的時間和心情,去品嚐食物最自然、光輝之一面,所以才要求食物的味道較濃烈、刺激,才可以平衡過來。我說的對嗎?」靛影像是察覺我又再胡思亂想,所以溫柔的在我的耳邊問道。

「你……又閱讀我的心嗎?」

「這個不用閱讀也知道耶,妳的表情變得很沈鬱。每個人的口味不同,固然喜歡吃不同形式的食品,所以這兒的不同類型之店舖,也有他們的棒場客。靛影不但是品嚐食物的高手,而且能嚐出食物所帶來的能量、感覺,而且他的喜好和這兒的常客很相似,所以老闆才覺得他的喜好比較適合。」紫晴輕拍我的頭,代靛影說道,看來這兒的人們均是很能洞悉人心吧,我在他們當中,變得好像一個笨蛋。

「只要心情平靜下來,專心吃東西,便可以感受食物真正的味道和感覺。」靛影把一片水果用叉子刺起,遞到我的跟前,微笑著說道。

看到他平靜,像是沒關係的樣子,反使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我的面應是紅起來吧。不過,這也把我剛才紛亂的思想給掃走,待自己稍回個神來,便小心的接過叉子,靜靜的吃下那片沙拉。嗯,味道不錯呢,原來心情平靜時,食物的味道也會不同。

琉璃七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