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五

準備完成、休息過後,紫晴便帶我到商場逛逛。和我以往所見的店舖不同,這兒的店舖都是小巧精緻的,個也各有自己的特色,而沒有任何完全統一的貨品、設計,服裝店出售不同類型之服裝,原來我今天所見的「古怪」服飾,這兒全部也有出售,所以也算是這兒的「普遍」服飾。不過,以一個地方來說,這兒的服裝店的數量也算是較少了。

「這兒的服裝店好像不多耶,我生活的地方,一走進商場,很多時也看到大量的服裝店的……」

「這兒的衣服不合心意嗎?妳可以訂做的。」紫晴關心的提議道。

「不用了,這兒也有我平日常穿的款式,不必再訂造了。不過,這兒應也有不少居民,以服裝店來說好像少了一點……」

「嘻,我今天不是說過嗎?這兒的人在天氣晴朗、氣溫適中的時候,都不喜歡穿衣服的,所以也較少人會去造衣服。不過,如果照你們的說法,這兒衣服的手工都是最好的,因為服裝店的老闆、工作者們,都是最擅長設計、縫製衣服的。」

「不穿衣服……這個……我不敢想……」嗚,看到她認真的表情,我不禁頭皮發麻,希望在我離開前,這兒的天氣也是較清涼,我可不想光脫脫的出門,不,應說,在房間中也不敢這樣做。

「妳不習慣的話,也可以穿衣服,這兒也有人喜歡穿衣服,表現自己不同的特質的。何況,大部分新來的朋友也是會這樣子的,所以大家也不介意其他穿甚麼,或是否穿衣,只是那個人喜歡便可以了。」紫晴體貼的說道。

「可是……若大家也不穿衣服,而我……」

「絕對沒問題!像黃學者般,他也常常穿著衣服耶,而且還穿的很好看,別談了,我們先去買衣服吧。」紫晴一面說,一面拉著我到店內參觀。

這店所展示的都是我平日常穿的衣服款式,觸覺也很細膩,我不期然的擔心價錢,只好不斷尋找價錢牌。

「不用擔心,這兒的服裝妳也可以負擔的。」紫晴淡淡的笑說道。

「咦??這是甚麼?」找到價錢牌,我看到一堆數字,不解的問道。

「對呢……我忘了告訴妳,這兒貨品的定價方式雖然應是跟妳的空間差不多,是店主依成本、產品的價值作指標,但貨品也會標上材料的資料、價格,以及花在製作上的時間、店舖平日的支出等,給顧客作為參考。若客人感到沒問題的話才購買,不過,這兒則因為資料都是公開的,所以店主都不會接受議價。因為他們都相信,自己的貨品價格已是最合理的價值。」

其實,我看到這些資料後,也感到不值得作出議價。店主在衣服上的投入的資金、時間,得到這個差價也是合理的;加上,如紫晴所說,這些價格也是我可以負擔的範圍,以剛才的「補助金」而言,購買數套衣服也是綽綽有餘,看來,「補助金」的金額,真的可以讓這兒的人過著有一定水準的生活。

購買衣服後,紫晴也帶我購買了一些日用品,那些支出,全部可以用今天那份「特別津貼」支付,而且卻有一些剩餘。看來,這兒「政府」出手也真是很闊綽。

「紫晴……晚餐不如由我請客吧……今天不是得妳的幫忙,我可能完全不知怎辦……何況,我還要住在妳的家……」在餐廳坐下後,我有點難為情的說道。

「不要緊,我會收回一點房租的……」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我現在已答應住下,她不會故意提高房租吧。

看到我不安的樣子,紫晴笑笑後便繼續說:「房租就是……嘻,請妳替我做飯……」我聽到後差點跳了起來,只是這樣?

「因為我有時出外工作會較晚回家,而且自己的手藝又不是很好,所以很少做飯……經常要在外吃飯,雖然這兒的餐廳的菜式很多,味道也很好,但是我也很喜歡在家吃飯的感覺;還有一個條件……」

「還有?」我開始有點擔心,雖然做飯不是我的強項,但簡單的菜式我倒可以做到,而且味道還是可以的,但她的「房租」這樣奇怪,還會有甚麼特別要求?

「就是……我想妳和我一起吃飯,因為一個人吃飯有時候很冷清。」紫晴輕輕的笑著說道。

「這個……沒問題,但妳喜歡吃甚麼東西的?」希望她不會答一些古怪的菜式吧。

「這個嗎?只是簡單的調理便可以了,我比較喜歡清淡的食物,即使妳弄一盤你們叫『沙拉』的東西,其實已經不錯的了。不過,我只是吃一丁點的肉,其實我只吃蔬果便可以了。」雖然說也會吃點肉,但聽她那言下之意,她也應屬於是素食者,只吃沙拉也可以嗎?這樣也應該不難做耶。

琉璃六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