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四

離開黃學者的家後,我一直跟著紫晴走,只見她往右手面走了一段路後,突然大叫了一聲:「噢!差點兒忘了!」後,便拉著我往回走,直至到了一個大型建築物前才停下。

眼前這個建築物,和我平日身旁的建築頗相似,只是,它不像我以往所見的建築般高聳入雲,反而像其他地方的建築般,樓高也不過五層左右,而且充滿著西方巴洛克建築的味道,簡單而均稱的圓柱、簡潔而不失優雅之之建築,若是我有帶著照相機,真的想把這景象拍攝下來;跌入山崖沒怎樣受傷已是奇蹟,穿過「能量裂縫」後,竟有著跟地球似之建築,實在是更難了解之事。

「這兒是政府大樓,妳既然剛來到這個地方,可以在這兒登記,領取一些基本的東西。」紫晴輕輕把大門打開,帶我走到一個櫃面的跟前,櫃位職員簡單問了幾個問題,把資料輸入電腦後,便在抽屜裡拿出一疊像是貨幣的東西,說是給我這個星期用的金錢,而且還給了我一份特別津貼,說我這位初到此地的人,可以購買一些日常用品。

謝過有關職員後,我們便離開了政府大樓,甫出門我便問:「我只是剛到此地,為甚麼也可以拿到援助金?不是只有國民才有這種福利嗎?」

「噢,那不是援助金……應該……用我們的說法,這是基本生活支持金,任何人也可以拿取,讓每個人也可以有尊嚴的生活著,不需為生活擔憂。」

「任何人?這個不可能吧,若是這樣的話,便沒有人會去工作,而且這些無窮無盡的金額也難以用稅收收取,總不會有人會願意把自己的錢給予政府,去分給所有人。」

「為甚麼會沒有人去工作?工作其實很有趣的。」紫晴對我的話反而有所不解,如我對她的想法也無法明暸一樣。

「若我不是為了生活,我才不會去工作!那些工作完全違反了我的想法和願望。」天啊,為甚麼會有人喜歡工作的?

「那便不幹吧!在這兒,不希望工作的人,可以拿到這些基本生活金,完全不用為工作而違反自己的本性。我們每個人,只會選擇自己喜歡,而且自己又擅長的工作,像我現在般,因為我擁有治療、調整整體氣氛的能力,所以很樂意為所有人服務,治療他們各種不適。」

「我不像妳般,擁有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雖然是初到這空間,但請不要告訴我,這兒所有人也有我們所說的超能力。

「這種力量每個人也有,只是我較喜歡、擅長使用,所以才會用於服務他人身上。即使像黃學者般的外來朋友,也可以就自己的興趣,做自己的工作。我們工作所得收入,則會按自己的能力交出一部分給政府分配,若是有能力的人們,不少更會選擇交出收入的大部分,讓每個人也可以快樂的生活。」紫晴一面茫然,完全不了解我為甚麼有這個疑問,看來,我這個問題也是問錯了;像她這樣的超能力者,收入一定比我所能猜想的豐厚,不可能明白我這種平凡人所想吧;我更難以想像會有人喜歡錢交給政府,以分配他人。雖然,這樣子跟人拿錢是一種侮辱,但是,我連這兒是甚麼地方仍未了解時,似乎沒有其他辦法,還是先別管錢從何來好了。

紫晴像察覺我的想法,但也沒說甚麼,我們只好無言的走著,直至到了她家的門前,她才說了一句「這兒便是了。」然後便開門進去。甚麼?她的家門也沒有鎖上?難道黃學者所說的都是真的?

「這兒有一個空置的房間,妳的東西可先放進去。」看到眼前的房間,我不禁大大驚訝,相比我那個雜亂無章的家而言,這個房間可是我見過的房間中最漂亮的,簡約、樸實的床,舖上簡單的床單,不經雕琢的木櫃、梳妝台、椅子等,不但沒有簡陋的感覺,而且帶著一份高雅的氣息,淡淡的木香、健康、茂盛的盆栽,令這個簡約的房間滲透著自然的味道。說真的,我的想像中,一個有人居住的房間,也難以擁有這種舒適、安心的感覺,何況一個她口中所說的空房間?

「這個……真的是空房間嗎?」我不禁吶吶的問道,但迅即感到自己的愚笨,既然紫晴都說這個是空房間了,這個問題真的是多此一舉。

「對啊,不過,因為這兒常常有像妳般的外來朋友,加上我很喜歡佈置、收拾自己所喜歡的居住的地方,所以便經常作整理。再加上點盆栽,這樣任何人前來也可以舒舒服服的居住下來。」紫晴很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愉快的說著,然後像想起甚麼般,頓了頓後繼續說:「妳先休息一會,晚點兒我帶妳到外面去吃飯。今天妳第一天來這兒,由我做東吧,順道可以帶妳去買一點衣服、個人用品,也可以看看這兒人們的生活。」

「呃,謝謝妳。」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聽到可以到處見識,總是覺得很有趣的。縱然這兒的人好像很奇怪,但感覺上這兒卻是一個很平靜、愉快的空間。何況,若沒有她的帶領,我一個人到處逛的話,應該會迷路吧。

在紫晴離開後,我便關上房門,習慣一下這兒的氣氛。過了一會後,聽到紫晴的敲門聲,便開門讓她內進。

「妳的衣服髒了,不如穿我的衣服。今天晚上會較清涼,不穿衣服不行的。那邊是浴室,妳還可以先洗澡,讓自己可以放鬆一下。」紫晴邊說邊遞上她的套裙,我接過後不禁嚇了一跳,精細的手工,加上漂亮的絲帶、織花,這種衣服不但隆重,而且像是很名貴,看到這樣漂亮的衣服,我有點捨不得,也不敢穿上。

「這個……好像太名貴了,我怕會弄髒、弄破……」我不好意思的,想把衣服交回她。

「不要緊的,我的衣服都是像我現在身穿的樣子,或像妳手上的那種。妳不如先穿上這一件,一會兒我們再去挑衣服吧。」

主人家也這樣說了,我再推卻下去反是不禮貌了,只好說句謝謝後,便接過衣服並去洗澡,想不到,這件膨膨鬆鬆的衣服,經過簡單的整理後,便出乎意料的合身,而且也不覺太突兀。看來,紫晴選衣服也很有眼光。

琉璃五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