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三

雖然我始終有點擔心,但看到對方同為女性,而且現在看似只有這個辦法,才可以知道離開這兒之法,我只好隨著她走進村莊。進入村莊後,我不禁嚇的張開了嘴巴……眼前,每人也寫著截然不同的服飾,有不同時代的中國古裝、西方禮服,也有如洋娃娃般洋裝、超短裙、緊身衣,以至超現代主義的衣飾……看到我驚訝的樣子,紫晴像是沒關係的跟我笑說:「今天因為天氣轉冷了,所以大家也會穿上他們喜歡的衣服去工作、上課。」

「今天轉冷了,所以會這樣穿……那請問,平日的衣著是甚麼?」甚麼?天氣轉冷時便穿的這樣古怪的,平日又會是怎樣子?總不會天天像現在般,大家好像都是參加化妝舞會似的。雖然也有一些人身穿我這刻般的套裝、外出服,但也只是佔人們的少部分吧。

「平日我們是不穿衣服的,始終是自然的身體是最美麗的。」紫晴一面不以為然的說著這番足以把我嚇得翻倒的話。

「紫晴,別把新朋友嚇壞了,她來自外面世界的,文化和我們始終不同。在她的空間,這是完全無法理解的行為。」爽朗的男聲把這份尷尬的感覺打破,也把我不敢說出來的話道出。

「靛影,你來了?我正要找你,請你帶我們到黃學者那兒,這個朋友想找他去問一些有關『能量裂縫』的事情。」

「當然可以了,我一知道妳們要找他,便過來找妳了。對了,我是靛影,妳是今天不小心掉入這空間的朋友吧。」縱然這個男生外表看起來朝氣十足,不像陰險奸詐之人,但他竟可以說出我的事情,而且像是和紫晴早已安排一切般,這一切會否是個騙局,甚至……他們會是甚麼可怕的人吧。

「對不起,嚇倒妳了,我因『看到』紫晴的想法,所以才過來找妳們的。對外來的朋友而言,我的能力可以被稱為『靈視』,或心靈感應。」靛影竟看穿了我的心思,除了震驚外,我再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形容詞。

「不如,我還是先帶妳們到黃學者的家吧。他可以讓妳了解這空間更多,也可以減少妳的恐懼。」看來,他又看穿了我的想法了。算了,既然現在未有離開的方法,也得了解這兒的情況吧。看到我點頭後(其實我感到這回答已是多此一舉了,但他卻說一定要得我親自答應才會這樣做),靛影便帶我們到黃學者的家。

「黃學者,又有新朋友到來了。」靛影推門說道,想不到,為方便人們出入,門一直沒鎖上的,難道這兒沒有盜賊的嗎?

「別擔心,這兒沒甚麼可以偷的。喜歡的話,就讓他們拿吧,因為他們一定比我更需要那些東西才會這樣做。」看到我疑惑的樣子,年屆中年的黃學者笑說著。他身穿現代人的服飾,看上來真的和我想像中的學者一模一樣。

「難道,你也看到我的思想?」天啊,與其驚訝他的解釋,不如驚訝他明白我的想法;如果這兒大部分人也懂得閱讀他人的心思,我的私隱又會何在?

「黃學者不是讀心者,他只是猜到罷了。況且,若妳不願意的話,我也無法『看到』妳的心思的,只是從剛才起,妳一直希望知道答案,所以我才會知道妳的想法。」靛影微笑著說道。

「嗯,我不能看到妳的想法,但因為我也是來自妳的空間,所以明白初到這空間的妳之想法。」

「請問,這兒是甚麼地方?」

「和妳的名字一樣,這個空間的名字是『琉璃』。」靛影仍是一面和藹的笑著說道。

「琉璃?」我有點訝異,一般而言,人們都希望自己的世界、國土可以得以長久,所以在名字上總是比較霸道,或用著祈求長久之名等,但以容易破碎之物為名,也實在太奇怪了。

察覺我的想法的靛影,沒有絲毫怪責之神色,反而面上流露著寬容之笑容,和顏悅色的說:「琉璃,意即透明之地;所有事在這兒不會被隱暪,每個人可以自然表達自己,只要妳待在這地,便會明白琉璃之意義。」

「對了,妳找到居住的地方了嗎?」黃學者趁著我和靛影說話時,為大家泡了茶,也拿了一些點心分給大家。

「謝謝你。」說真的,我已經餓得要死了,只是我較希望弄明白現在所發生的事,所以才沒跟大家說清楚;只見黃學者笑著點點頭,溫柔的說道:「不用客氣,妳現在比較需要吃點東西吧。吃過早點,頭腦清堣@點,會較容易了解這兒的一切。居住、休息的地方,我們可以替妳問問附近的朋友……」

「黃學者,我家中有空房間,而且裡面還有被舖的,不如讓她到我家去吧。」紫晴提出自己的建議。雖然她剛才的話頗嚇人,但相對和完全不認識的人,或是和男性而言,看來到紫晴家去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琉璃,請問妳願意到她的家嗎?但說無妨,我們可以再替妳找地方的。」雖然黃學者表示可以再替我找地方,但我也不想麻煩別人,所以只好點頭答應。

「不必擔心麻煩大家,這兒所有人也樂意幫助任何人。」經驗豐富的黃學者,明白我的擔憂,只是,對現在的我而言,這個已是不錯的選擇,誰叫我來到這個古怪的地方?

「不必麻煩各位再覓地方,我還是到紫晴的家吧。可是,下一次『能量裂縫』何時再出現?『能量裂縫』又是甚麼?」

「噢!剛才忘了告訴妳呢,『能量裂縫』是『琉璃』的民眾,透過能量起伏、變化等不同方面,去了解其他空間所發生的事;部分『琉璃』人民,亦會選擇透過這機會,到不同的空間去學習、比較不同之文化。只是,因『能量裂縫』的出現,是在妳的空問所能探測、了解以外的,所以有時候會出現不同的人類,落入這空間之事。」黃學者輕輕呷了一口茶,然後繼續說:「一般而言,『能量裂縫』會以接駁種族最相似,即使妳身處的空間為主;下一次出現的時間,我估計也要在一個星期至兩星期之後的事,若真的要回到一些指定的地區,需時可能比剛才所估計的更長時間。」

「那……我該怎樣辦?我的工作不能停下來的,否則,我一定會被撤掉……」聽到這個回答,我快要哭起來;雖然我討厭我的工作,但若沒有了這份工作,我又該何去何從?

「妳可以遲點兒才決定是否回到妳的空間,起初,我也像妳一樣,擔心回去後便會失去以往的一切;可是,在這兒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反而希望留下來,不再留戀當日空間的生活模式……可是,若妳有家人、朋友留在那空間,可能較難下這種決定。」

「明白,謝謝你。」說真的,我還沒弄明白這兒是一個甚麼地方時,黃學者卻說出這樣奇怪的話……不過,這兒又有甚麼特別之處,會使他選擇留下來?不過,也有機會是因為其他原因而使他留下吧,我和的情況完全不同,不可能說留在一個地方便留下的,即使不談家庭、朋友,我也總要去工作以養活自己。況且,即使我要留下來,不認識這兒一切的我,也難以在這兒維持自己的生計,只會為他人帶來麻煩。

琉璃四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