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局

翌日,各大報章,均以大篇幅
報道這次事件,雲家的聲名,
在這一刻也走到盡頭,即使所
有傳媒也只是以「懷疑」論的
手法,報導這家族的一切,雲
家的勢力,在各方權貴的畏
懼、離棄,甚至聯合攻擊下,
也去如流水。家族中的各人,
不禁想起月姬出生時的讖語:
「此女靈性甚優,百年難見,
惜生性頑劣難馴;若能歸順,
能興旺家族;若不從,家族則
覆滅,切記,切記……」概嘆
不能趁早把禍根鏟除,旋不知,
越是要挑戰天意,越是速使最
壞的結果降臨。如何善用這份
「力量」,其實是雲家興亡之
關鍵,畏懼、壓抑、逃避,只
會使不幸的命運,更早降臨,
破壞更大,這也是對雲家一直
以來的生活方式的一個最大的
懲罰。

在另一角,正在讀報的另一人,
吐出感嘆的氣息,身旁的女子,
略帶傷感的問題:「確定是她
嗎?」那男子-啟迪,輕輕的點點
頭,雖然為對方能完成自己的生命
目標而高興,但也感到可惜,然後
深深沉入回憶之中。

「妳真的不想她知道?」
「對,請你別讓她知道太多。這不
是請求,而是我的旨意,我也不希
望現在的『我』,有一個逃避的機
會。」在陷入催眠的月姬,換上了
一個截然不同的口吻,眼神中也閃
耀著一份不屬人間的威嚴。
「那個夢境,是指妳愛上一個人類
的故事嗎?」「月姬」點點頭。
「難道,妳打算把生命償還?」
「月姬」搖搖頭,說道:「我只
是把我犯下的過錯,給平衡回來。
他是因我而死,我便要讓事情倒
過來,才可使大家的因果再次平
衡。否則,我和他的靈魂,不能
再繼續向更高階進化。何況,身
為處子女神,竟迷戀上人類,甚
至也有為對方獻出處子之身的念
頭,對於已許下承諾的我而言,
這是不但是絕不容許,而且違背
君父之言的。既然不能制止我的
迷戀,也不能傷害我,只好負
他……或者,只有這樣,才可在
人類脫離神族的教育前,我仍保
持著冰清玉潔之身,繼續為人類
服務,但,無論如何,所犯過的
錯,到最後一定要償還或平衡,
即使是女神也毫不例外。」「月
姬」無奈的道出當年的錯誤,昔
日的深情,只可造成兩人在兩世
之中的遺憾。
「選擇投生在那家庭的原因,除
了是因為可以更容易達成自己的
願望外,而且也是在計算所有交
錯的因果之下的結果。前生,我
因兄長而殺死對方,今生,也只
可以因為自己的兄長而消失,令
整個系統得以平衡。」「月姬」
頓了頓,淡淡的繼續說道。
「那妳為甚麼要讓我看到妳的
光?」其實,從月姬進門的一刻,
啟迪已明白事情的原委,月姬身上
的光芒,顯示她完全不屬於人世間
的華麗和聖潔。這種光輝燦爛的光
芒,只有屬於女神的「她」,才可
以擁有。
「因為,我想有人知道這事,日後
再轉告他,令他不再自責。不要像
我那生般,被那深深的罪疚感一直
纏繞,你們的神話故事,始終需要
一個了結。」
「我知道了,但我實在不想祝福妳
成功……」
「始終,對人類現有的智慧而言,
這種自行決定,以『可怕』的方法
而死亡之說,始終是難以接受……
但我只想說,一切皆是我自願的……
是『月姬』在出生前的真正願望……」
「明白。導師啟迪,謹遵月女神─戴
安娜的意旨,永向月姬保守她生命目
標的內容。」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