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上)

再一次的月夜,月姬看見自己,再一次,
在那男子的慫恿下,再一次,拉弓、放
箭、命中自己深愛的人……

月姬再一次在淚水中醒過來,這次,把
身旁的雪影也吵醒了,雪影一起來,看
到正在忍著眼淚的她,立刻關切的問候,
擔心她今天發生的事,比想像中更壞,
令她在夢中也會驚醒。月姬感激她的關
懷,但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向她解釋今天
的事,惟想起,剛才是因為夢境而驚醒,
所以只向她道出近來的夢境。
「情況好像比妳上次說嚴重了……」雪
影擔心道。
「我也不清楚,但我發現,每次見到
獵人後,晚上一定會出現這個夢。」月
姬心情已很快調整過來,以冷靜的口吻
說道。
「難道和他有關?上次老師有沒有說甚
麼?」月姬以搖頭回應,她不想把老師
上次看出來的事實,讓她知道,因為,
一般的人類,不會接受像她一樣的人。
「月姬,妳休息吧,明天再想該怎樣
做……要再找老師嗎?」雪影安慰道。
「不用找老師了,他已知道我的情況
了。」那天,她已經知道,老師早看出
她自己已感知將會面對甚麼事,甚至,
比她自己知得更多,只是,他暫不能
說出來;在靈力測試中,她可以隱瞞
自己的實力,但在老師的跟前,她卻
無法隱藏自己光煇澄明的氣場,一
切,早看在他的眼裡。

翌日,月姬、雪影和獵人依時到達騎
術訓練學校,這學校佔地廣闊,而且
有多種不同類型的活動,他們正在考
察,這學校是否適合他們舉辦學會的
聯誼活動的其中一個節目。他們打算
在年底時,舉辦第一次的學會聯誼活
動,讓新舊會員可以透過遊戲、燒烤
等互相認識,騎術學校便是其中一站,
而月姬這天,則穿上了雪影家人借給
她的衣服。

「環境很棒呢!」雪影一到達騎術學
校後,便滿心歡喜的說道。
「看來,若在這兒舉辦活動的話,應
會很受歡迎的。」獵人也贊同著。
「月姬?」看到月姬在參觀設施後,
仍是木無表情,雪影不禁擔心的問
道,但月姬仍是搖頭,獵人只好問
雪影道:「她昨天有沒有說甚麼?」
「我也不知道……她昨天睡覺時,也
哭了出來,問她的時候,她只是說因
為又夢到那些痛心的影像,但我覺
得,她仍是有所有隱瞞。話說回
來,她說道,每次見到你,也會做
著那個夢的。」雪影的聲音中,藏
著一份不安。
「和我有關?」獵人感到有點奇怪,
但知道月姬一定不會說出來,所以只
好尊重她的意願,沒有繼續追問下
去。這時,發現月姬緊盯著馬匹們,
視線不願離開,所以便說道:「不如
一起玩吧!反正,我們也來了這
兒。」雪影搖搖頭,表示自己畏高,
而且害怕騎馬,所以不想,亦不敢試;
月姬則沒任何表示,像是聽不到獵人
的話。早已學過騎馬的獵人看到這情
況,便先行向教練表示想試騎一下,
然後故意和馬匹走到兩人的跟前,顯
顯威風。
就在這時,獵人策騎的馬,突然發出
一聲慘叫,然後發狂狂奔,把拉著馬
的教練也摔在一旁,獵人在緊緊抓緊
馬繩,才暫時安全,然而,一旦力竭,
他便難逃墮馬受傷,甚至被馬踐踏而
死的命運。 在馬房中的教練們,也想策馬幫忙,
但又怕傷害到在馬上的獵人,只好在
商量計策。月姬在呆了數秒後,便搶
走其中一隻馬匹,飛身跨上,全力往
獵人奔去,趕上在那匹馬的身旁,用
響亮、威嚴的聲線喝令道:「奉我光
輝之名,命令你立刻停下!」
眾人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那匹馬竟
立刻聽令月姬,不但立刻停下奔跑的
腳步,而且馴服的,慢慢的走到她的
跟前跪下,月姬在牠身上,好像發現
了甚麼,她立刻把它取下和收起來,
然後把已嚇呆的獵人,拉到自己的馬
上,然後回到眾人的面前他放下。
「那隻馬,似乎是受驚,才會這樣
做。牠身上有個很新的傷口,可能被
人,或是其他原因,不小心的被碎石
等東西擊中。」月姬把已穩定下來的
馬,送回教練們的身邊,然後便打算
獨自離開。
「月姬,別走。」雪影叫住了她,但
月姬慢慢的回個頭,強忍內心的難
過,冷冷的說道:「妳剛才不是看到
嗎?我不是普通人,再留在你們的身
邊,你們隨時會死。」仍無法忘記
剛才一幕的雪影,被嚇得呆站著,
而仍有點虛弱的獵人,踉蹌的走到
她的身旁,向月姬表明心意道:「對
我來說,妳是月姬,不是甚麼普通
或是不普通的人,我喜歡的只是月
姬妳。」月姬雖然很感動,但怕對
方受到傷害,她拿出了剛才藏起來
的東西,跟獵人說道:「剛才,是
有人想殺你。」
那是一支類似吹箭的東西,而且箭
頭是用冰所造成,已開始融化,肯
定是有人故意向自己所騎的馬匹發
射,希望造出一個意外身亡的效果,
獵人看到這事實,不禁愕然,因為
他完全無法想到,有誰會對自己如
斯痛恨。月姬一眼便看出他的疑
惑,淡淡的說道:
「不值得奇怪,那是我家的人做
的。他們已認定你們,尤其是你,會
令我背叛家族,所以要把你們,尤
其是你,置諸死地。剛才的事,我
家的人應也看到的了,我一直隱瞞
他們的力量,看來也被發現了。」
獵人對她的答覆大吃一驚,在有所
反應前,月姬的身影已在眼前消失。
這時候,在不遠處,有人正再次致電
給一個人……

到傍晚時份,月姬的手提電話響起,
看到來電顯示,便知道是家中打出
的,正考慮是否接聽時,電話鈴聲便
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接收新訊息
的指示。月姬把訊息開啟後,看到這
段令自己進退兩難的內容:

「月姬: 不管妳現在怎樣想,我現在只給妳兩
個選擇:
1. 成為龐先生的情婦
2. 成為『聖女』

無論妳作哪一個選擇,妳也必須保
持妳的童貞,否則將視為背叛家族
的行為,將格殺勿論。

日兒」

對月姬說,這兩個選擇也是極不願
意的,尤其她剛聽到獵人的表白,
令她更不想再在這家族待下去,
但,剛才的吹箭,已明確告訴她,
若她不接受,不論自己,還有她僅
有的朋友,會遇上一個怎樣的情況。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