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下)

回到家的月姬,進門後,第一進入眼簾的,
是對自己稍遲回家而不滿的日兒。
「妳今天晚了回來。」日兒的語氣,仍是冷
冰冰的。
「對不起。」月姬正打算避開日兒,回到自
己在樓上的房間。
「妳先換了這衣服才上去,有客人在等著。
我先告訴妳,別做出任何失儀的事。」日兒
丟了一件絲質衣服給月姬後,便回到自己的
房間。
看到手上性感的衣服,月姬心中異常不安,
感到在房間中的客人,會對自己作為一些不
規距的舉動,但一想到這客人應是對家族有
影響力的人,只好乖乖的換上了衣服,然後
步入房間,在她眼前的,是在政壇上影響力
鉅大的幕後策劃員,但對月姬來說,他只是
一名令她討厭的好色老頭,在上一次宴會時,
已多次對她毛手毛腳,這次,來到自己的房
間中,想必也不是一件好事。
「月姬小姐,沒見一段日子,妳變得漂亮
了。」那老頭子的面,推砌出令人作嘔的笑
容,慢慢的,不懷好意的走向月姬。
月姬一步步的後退,在退到門邊時,發現大
門從外面反鎖了,恐懼的情緒油然而生,千
方百計的撞向門上,希望可以逃走。
「月姬小姐,不用怕……」那老頭子仍是對
月姬步步進逼,而且開始強行把她那件性感
的連身的內衣裙拉高,把內褲也拉脫,丟到
一旁。繼而把她壓在床上,不斷的玩弄著她
的身體,而無視她的痛楚和心情,只懂得不
斷的向她需索。月姬看到已赤裸裸的對方正
準備強行拉開自己的雙腳,變得極端的恐
懼,情急之下,不顧後果的,拿起身邊如電
話簿般厚的參考書,一直往那個老頭子身上
亂敲猛打,直至門被打開才停止,開門的,
正是把門反鎖的日兒。
「妳在做甚麼?」日兒對月姬喝罵道。
「哥,他……」衣衫不整的月姬明白這是甚
麼的一回事,所以把想說出來的話,硬生生
的吞回去。
「妳這傢伙,我剛才向妳交待甚麼的?看妳
把龐老先生打成甚麼樣子?他看上了妳,而
且答應以支持我們家族在政壇上的發展作為
交換,只要妳先跟他睡一次,他便保薦妳表
哥進入政壇,若他滿意的話,妳便可以當他
的情婦。妳說,這有甚麼不妥?快給我乖乖
的張開腿躺下,好好的服待龐老先生!否則,
就算要把妳綁起來,妳今天也得和他幹!」
日兒生氣得脖子也現出青筋。
「但我從沒……」月姬的內心,正絞痛著,
難過的向日兒抗議道。縱然家族中人不重
視,但自己一直希望把自己的貞操,送給
自己喜歡的人。
「現在,他就是和妳開苞!龐老先生從不
喜歡舊東西的!」日兒摑了月姬一巴掌後,
便把想逃走的她摔回床上,壓著她的手腳,
拿出麻繩,打算把她拉開雙腳的綁起來。
這時,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龐老先生,搖著
手說道:「今天算了!我再給你們一次機
會,若下星期再這樣的話,你們雲家所有
人,不要再想可以到我底下工作!」龐老
先生生氣的掩著面離開。
「看妳幹出甚麼事!妳何時變得如此反叛?
連這一點小事也幹不好!」看到日兒仍不理
會自己的感受,月姬終於拿起她進門放下
的書包,衣服也沒更換便哭著離開家門,
在街上,碰到正因為找不到自己的蹤影,
而不知是否應回去的獵人,立刻撲到他的
身旁,不斷的啜泣著。
「月姬,沒事嗎?」獵人不斷的問著,但
月姬只顧著啜泣,不願回答。看到月姬衣
衫不整,身上還有傷痕,獵人也猜想到發
生甚麼事,知道自己身為男性,不應繼續
問下去,只好打電話把雪影找來。
在一個多小時後,雪影終於趕到地鐵站旁
的快餐店,看到已披上獵人的外衣,心情
已稍為平復下來的月姬,眼眶仍是紅紅腫
腫的,而獵人一直握著她的手,安慰著她。
「發生了甚麼事?」雪影劈頭的一句,便
直接問道。
「我也不知道,她一直不想說。」獵人無
奈的說道:「妳們都是女生,或者較方便
談一點,我或先在外面等著,有甚麼事,
打電話給我吧。」雪影點了點頭,獵人便
離開了,過了兩個多小時,雪影陪著月姬
離開,跟獵人說道:「月姬會在我的家住
幾天,你先回去吧。」獵人問道:「她沒
事嗎?是不是……」雪影搖搖頭說道:
「她一直不願意說,只說不想回家,但看
她現在的情況,我也不敢要她回去,所以,
我問了家裡後,決定先把她接過去。」「那
麼,不如取消明天的活動吧。」獵人擔心
明天的事,會影響月姬休息,但月姬這時
搖了搖頭,只道明天依照預約的時間繼續
活動,以免妨礙日後學會活動的進行。看
到這情況,兩人只好點頭答應,旋不知他
們的一舉一動,已全在監視之下。

「爸,看來,月姬不再受我們的控制。」
回到家的日兒,立刻給父親撥一個電話,
告知他月姬的近況。
電話的另一端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
「我應有告訴你,月姬出生後,聖女們
的讖語吧。」
「知道。」日兒的聲音變得有點沉重,
他知道了事情將會怎樣發展。雖然他一
直視月姬為家族中的工具,但要那樣做
的話,也實在難以下手。
「先不要著急,待她真的打算背叛時,
才處置她也不遲。反正,她一直以來,
靈力值也比其他族中女性低,不足以當
『聖女』;若她真的不聽話的,我也不
想留著這個禍根,反正,家族中的女性
多的是,改天給龐老先生找一個更年輕
的也可以,或者,下次龐老先生來時,
你先把她綁好,看她能否不依。還有,
陳家幾位公子,也對她有興趣,而且條
件也不錯,若龐老先生放棄的話,讓月
姬被那幾個人一起上,反正他們喜歡玩
變態遊戲的,到時候把她吊起來,也是
另一辦法,這樣,她不願意也得被他們
鞭打至答應。只是,條件仍是跟龐老先
生一樣,她必須保持童貞,但先不要跟
月姬說。」電話的另一邊,比日兒所想
的更冰冷無情。

〈這是……哪兒?為甚麼我再次在這
兒?〉月姬發現自己又在月夜中踱步,
這一次,還伴隨內心的絞痛。
「你不要太沉迷了,別忘了,妳在出生
時,可是承諾了永遠保有童貞之身。」
一把低沉的男子聲線,冷冷的對她道。
「哥,我知道了……」月姬不知是為自
己,還是為了「她」而痛心的答允。
「請妳注意一點,不要再接近他。」那
男子用帶命令的口吻說道。
「這可不要你管!」月姬被迫得急了,
禁不住說道,但月姬的意識,立刻明白
會引起甚麼後果。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