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上)

到了上學的日子,月姬在課堂中悄悄的溜出來,憑著
自己的預感,找到了在附近課室剛下課的獵人。
「那次的事,謝謝你。」月姬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用客氣。」聽到這樣見外的話,獵人反而有點不
安。
「是你跟雪影說的嗎?」月姬問道,雖然語調中不帶
怪責之意,但獵人也感到抱歉:「對不起。」「不要
緊,請代我謝謝她。」月姬盡力平靜的說道,頓了頓
後,續問道:「為甚麼要這樣擔心我?」
面對這個問題,獵人有點尷尬的,在想了一會才說
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想幫助妳。」「為甚麼?
我們只是剛認識。」「我不知道,但第一次見面
時……可能妳認為我是說謊,但是,那時我感到,我
好像認識了妳很久。」聽到這話,月姬心情變得更為
沉重,自催眠治療後,雖然她從老師的口中知道不
多,但她也開始想到是怎樣的一回事。她看了獵人良
久,才幽幽的說道:「你要知道,我不是你所想般好
的。若讓我家族的人知道,你會有危險的。」「不會
吧,這兒是香港。」「有些事,比你能想到的更複
雜、可怕。」月姬說完番話後,便留下一面疑惑的
獵人,回到課室上課。

月姬心情的變化,縱然受到她一直的壓抑,但是,
早已被日兒看在眼裡。他一直擔憂的事,看來已經
出現,必須趁著事情未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前,給糾
正過來,尤其是,她的美貌,已有人看上了。
「哥,我星期六有戶外考察,要傍晚才會回來。」
月姬在雪影的多次懇求下,終於答應跟他們一起到
騎術學校,作舉行學會活動前的考察。
「嗯。」日兒內心盤算著一個計劃,以免她在課外
活動上,越來越放肆,引致日後難以駕馭。
月姬雖然對日兒的反應有點愕然,但也只可以隱藏
著自己的不安和疑惑,以免引起他的疑心。
「妳星期五早點回家。」在月姬回到房間後,日兒
突然推門進去說道。
「知道。」雖然不知道原因,但為免露出馬腳,月
姬也如以往般,以毫無感情的聲線答應。
在日兒離去後,月姬難耐內心的疑惑,立刻拉開抽
屜,隨手把一副占卜卡拿出來,這次則是一副以精
靈為主題的奧修卡(HEALING WITH THE FAIRIES
ORACLE CARDS),憑內心的感覺,抽出了一張牌,
希望可以找出對那份疑問的解答,得出的卡是
「性」(Sexuality)。縱然卡上的意思,是包括了
兩人心靈、身體上的結合,但月姬卻在牌中,感
應到精靈對自己的提醒,要她面對一個抉擇,所
以她繼續抽取牌,希望得到一個更深入的答案,
這次的是「放手」(Letting Go)。月姬這時已感
到,她應放棄的甚麼東西……

星期五放學時,獵人纏著月姬不放,像不想她立
刻回家。無論月姬如何責罵、躲開,他仍是緊緊
跟隨其後,直至走到地鐵站,月姬終於舉手投降,
略帶不滿的問道:「你今天為甚麼一直跟著我?」
獵人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我今天好像有些不
安的,我怕你有甚麼意外。」月姬打發他道:「我
沒事的,我自己也沒有預感到甚麼怪事,你還是
先回去吧。」獵人仍是堅持著,要送她回家,惟
月姬怕哥哥會看到他,所以斷言拒絕,但在發現
獵人仍在跟隨著自己後,只好要求他送自己到下
車的地鐵站後,在站內目送她離開。獵人這時才
點頭答允。月姬雖不大相信獵人,會和自己一樣,
對未來有感應能力,但是,他所說的言,卻正中
她的心事,因為,她確實感到自己今天,會出現
一定的麻煩。為了平復內心不安的心情,故此她
在回家途上,不斷的跟獵人東拉西扯的聊著。
「你為甚麼要跟著我?」「我不是說,怕妳有
危險嗎?」「但我為何令妳費心?上次的事,
我已感到不好意思了。」
「妳討厭我嗎?」
面對突然其來的問題,月姬立刻呆立當場。誠
然,對眼前的男孩,她絕對不感到討厭,上次
他所說的熟悉感,她知道他不是在說謊,而且,
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也有這份感覺,只是,想
不起何時跟對方見過面;不,應該說,自己應
不可能與他見過的,因為她一直受到家族的控制,
但是,這份奇怪的感覺,卻真實的存在,尤其,
她發現,自從與他見面後,有關月的夢境,會伴
隨著和他見面的日子出現,甚至內容變得越發深
入,她不禁相信,他是和自己有關係的。
「對不起,我不應這樣問的。」看到自己唐突的
問題,令月姬感到尷尬,獵人只好道歉,但月姬
立刻搖頭說道:「不,不,我只是想起你的話罷
了。你早幾天不是說過嗎?你第一次看到我時,
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嗎?我也有這種感覺。」
這時獵人才回復了笑容,輕鬆的說道:「可能,
我們小時候見過吧。」「不可能,我自小被管束
得很嚴謹的。」月姬情不自禁的,淡淡的說道,
而語氣中,卻隱隱流露著一份傷感。
「對不起,我不有意令妳……」獵人以為自己的
言語勾起月姬不快的回憶,連忙道歉道。
「不,我有時很羨慕你們。平凡,對我來說,太
遙不可及了。我的一切,必須依從家庭的安排。」
縱然知道不應把家事說出來,但在獵人的身邊,
令月姬感到一份安全感,希望可以得到對方的支
持。
「妳也不小了,家人應開始讓妳獨立……對不
起,我不應該評論妳的家人。」獵人看到月姬
的面孔,漸漸變得憂鬱,所以也沒有再說下去。
「有些事情,是你不可能想到的。」月姬一面
說,一面準備離開閘口,然後,站在原地一會
兒,才回過頭道:「再見。」
「明天見。」看到月姬的離開,獵人的內心,
突然有一份恐懼,令他不自覺的,緩緩的,踏
出了閘口……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