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下)

再次因為睡眠不足而面色蒼白的月姬,回到校園的時候,
立刻被雪影和獵人抓住,拉到一旁,同時問道:「妳這星
期六有空嗎?」
「明天?我不能出外的。」月姬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說
出了實話,雪影一面不在乎的,說道:「沒關係,我們跟
妳的哥哥說,說教授有些功課要我們一起做的便行了。」
不知袖裡的月姬仍是有點擔心,憂鬱的說道:「這不可能
的。若他知道了,你們會惹上麻煩的。」獵人斬釘截鐵的
說道:「妳想知道妳夢境的事的話,星期六無論如何也要
跟我們一起。」「甚麼?」月姬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確
認道。「獵人告訴我了,我知道一位老師(Master)可以幫
助妳。我已經跟他約了時間,星期六下午便可以跟他談,
他是前世催眠治療師,也是靈氣治療師(Reiki Healer),
他一定可以幫助妳。」
「好吧。」經過內心的一番掙扎,月姬口中,緩緩吐出這
兩個字。
「那麼,星期六上午九時,在學校見。反正,他就住在附
近,而且,這樣的話,你哥哥便不會發現。」雪影立刻跟
月姬約定,以免她反悔。

到了星期六,月姬依約到達了學校,在往老師家的途中,
內心一直是忐忑不安,怕自己的事,只是自己多疑而想出
來的,會麻煩了別人,也怕自己會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
家族的事,向外人透露得太多,最後讓哥哥知道,會令雪
影和獵人,陷入難以估計的危機。

這些擔憂,在見到老師後便消失。和藹可親的老師,開門
後便熱情地招呼他們,進屋後,他的助手便把雪影和獵人
兩人,領到另一房間,讓老師和月姬可以靜靜的在客廳中
傾談。

在靜默一會後,老師便開始自我介紹,從他的口中,得知
他的名字是啟迪,已經當了十年靈氣和前世治療的工作。
他一直表現輕鬆,無所不談,也簡介了前世治療的原理和
方法,希望讓月姬放下戒心,令精神可以放鬆下來,以便
進入催眠狀態。在開始催眠前,老師作了最後一次的確認,
以了解月姬的意願:「妳是否真的想知道前生的事?」月
姬低頭思索著,老師微笑著說道:「不願意也沒關係,我
們可以繼續聊天。我今天有空,聊上一天也沒關係。」月
姬這時點頭說道:「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過往的事,我
想了解,我一直以來,我的夢境想給我的啟示。」「那是
一個怎樣的夢?」老師逐步把月姬引入回想的狀態,月姬
慢慢的,把夢境重組,一字一字的說出來。老師一面聽,
一面點頭,亦留意著月姬的變化,以了解下一步應如何繼
續。「妳的夢,是不是經常出現?」「對,以往只是月圓
才出現,但現在,差不多每天也有,甚麼白天也會閃過。」
老師開始找到點頭緒,繼續以柔和、平淡的聲線問道:
「妳是否喜歡看神話故事?」「不,我家裡的規定很嚴格
的,所以沒機會去看。」「嗯,對於妳的夢境,妳還想起
甚麼?夢中的妳,是甚麼名字?」月姬逐漸陷入回想中,
思緒中的迷霧慢慢的開始撥開,突然間,失去了正常的
意識。
「您不想她知道嗎?」雖然以往沒見過這情況,但老師
已從月姬身上靈氣的變化,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所以說
話的對象和語氣也改變了。
「對,請你別讓她知道太多。這不但是請求,也是我的
旨意。」月姬的語氣,已徹底變成另外的一個人。
「明白。」

在數小時後,月姬的意識才慢慢的回復,她頭腦稍為清
醒後,便追問發生甚麼事情。對她來說,這次催眠的過
程,跟書上所見完全不同,但看到老師嚴肅的神情,卻
有點擔心。
「沒事的,只不過是妳前生的意識,想直接我說罷了。」
老師盡量把事情簡化,而且把嚴重性降低。
「那麼,她/他說了些甚麼?」月姬雖然知道自己在夢中
是一位女生,但是,對於是否和自己前生有關,則仍是不
確定。
「她是位女生,妳夢中所見的,是妳前生的殘影。」老師
簡潔的說道。
「這和我今生有關嗎?」月姬問道,老師想了想後,反問
道:「妳是不是有預知能力?」月姬冷不防他有這麼一問,
一時間無法回答,過了一會兒,才點頭說道:「對,我的
靈感,比其他人強。」「那是妳前生所帶來的力量,妳要
珍惜。」老師用這話解釋了兩世之間的關係。「但是,我
可以怎樣做?」月姬想起了自己家族的事情,不禁擔心的
問道,老師微笑的說道:「別擔心,一切自有安排。無論
如何,這一切,也是妳的選擇。」然後便著助手把雪影和
獵人帶出來,把自己的卡片交給月姬後,便跟他們道別。
在走得很遠後,月姬才想起一件事:「糟了,我忘了付
錢,剛才的治療,大概要多少錢?我們得往回走。」雪影
笑說道:「不用了,獵人替妳付了。」月姬繼續問道:
「請問多少錢?我上學後還給你。」獵人搖搖頭說:「不
用了,我剛才在房間裡,也學了不少東西,這次當是我
的學費好了,而且,老師也說過,因這次的『工作』性
質較特別,所以只會隨意收取一點費用。」「這樣不是
太好……」「月姬,算吧,獵人自己也這樣說了。妳不
是要趕著回家嗎?」「這麼晚了?我得趕快回去了。」
月姬看了看腕表後,立刻飛快的趕回家。

在另一邊,老師的助手問道:「這女孩,應不是普通人
吧。」老師點點頭:「對,她有意讓我們看到她的光
的。」「可是,那些光雖然很美,但比正常人暗。」
「沒辦法,她早已決定要償還當年的錯誤。」「她知
道了?」「她已感應到答案,只是能否參透。」「難
道,她忘了催眠時的事?」「是她自己要忘記的,否
則,她會卻步不前。」老師一面略帶感觸地說,一面
玩味著剛才的對話。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