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上)

在接下來的個多星期,月姬一直也盡她所能,瞞著日兒,去籌
備學會「換莊」(新舊幹事會交接)之事,雪影也合謀,在日兒
前面撒了不少謊,可是,最令她不解的是,那些原是月圓之夜
出現的夢境,竟是不斷的出現,甚至在平日也會一閃而過,開
始打擾她日常的生活。

「月姬,沒事嗎?這幾天妳常常發呆耶。」雪影可愛的聲線,
把月姬在迷糊中喚回來。
「沒事,對不起,剛才我們談到哪兒?」月姬抱歉的說道。
「月姬,妳的面色很差,今天還是談到這兒算了。」獵人關切
的說著。
「呵呵,我突然想起,周博士的報告還差一點東西,我還是
先走了。」口中雖說要趕功課,但雪影詭異的笑聲,也實在
令人懷疑她真正的目的,但她像旋風似的消失在兩人的眼前,
令人無從追究下去。
「那孩子在想甚麼?」月姬自言自語道,反而,猜到她的用
意的獵人稍微的面紅起來,趕緊搖搖頭,把那感覺給甩掉後
問道:「要看醫生嗎?妳的樣子像生病了。」月姬搖搖頭道:
「沒事,只是睡的不好。」獵人不知如何接下去,令兩人之
間的氣氛凍結了很久,月姬才以冰冷、沉靜的聲線問道:
「你相信夢境嗎?」獵人愣了一下,正想搬出一大堆理論
的說道:「聽說,夢境是潛意識的表現……」月姬沒理會
他的話,淡淡的繼續說道:「若那夢,多年來一直出現,
你會怎樣想?」獵人這時才弄明白,月姬其實是在說自己,
而且她正因為此事而受到困擾,所以一時間也無法再答上
話,兩人之間的空氣,再次沉靜下來。

「其實……妳有沒有想過,那個……可能和妳前生有關?」
獵人吃力的,擠出了這句話,他也有看過這方面的研究,
月姬搖搖頭,苦笑著說道:「可是,這些事無法證實的,
就算我懂得占卜,也無法找到方法證明我所見的事吧。」
月姬說畢,看看手上的腕表,便無奈地離去。
「你怎麼讓她這樣便走了?」一直躲在附近的雪影,不知
從哪個角落蹦出來,劈頭的一句便這樣不忿的問道,獵人
不解的,一面疑惑的望著雪影,雪影見狀,氣的想把他捏
死,氣沖沖的敲了他一記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獵人雖然不大明瞭事情的來龍去脈,但面對著眼前的情形,
雪影的意思不是猜不到,雖然自己也想幫助月姬,但他自
己也不知從何入手,只好到圖書館去,希望可找到相關的
資料。

另一方面,月姬被獵人這樣一說,也察覺問題另一個可能
性,所以決定到圖書館翻找資料,然而,在學校電腦中所
顯示的,有關前世研究的書籍,不是借出,便是被收到只
供外借兩小時的參考資料欄中,當她走回近大門處的借書
處借書時,看到正準備進圖書館的獵人。
「這些書是……」獵人指著月姬手上的,有關前世研究的
書問道。
「我只是想看看罷了……」月姬說畢便到二樓的桌椅上看
書,獵人只好在電腦中翻找前世研究的資料,發現全都被
月姬借去了,只得隨手在書架上拿了一本希獵神話來看,
只是,他的心思,仍是在月姬所說的事上,所以連自己看
了甚麼也不清楚。當月姬看畢手上的書,準備歸還時,獵
人便放下手上的書,尾隨其後,直至月姬走到地鐵站,準
備回去時,獵人才鼓起勇氣問道:
「找到有關的資料嗎?」月姬搖搖頭,淡淡的說道:「始
終,我不是被研究的對象。這些研究和治療師,應是外國
才有吧……」獵人目送她無奈的背影,心中想起了一個人
可以幫上忙。

這時候,獵人剛才在圖書館看書的,突然跌下,翻到某一
頁,一幅在月夜下少女的圖像上……

「月姬,妳今天比平日晚了。」日兒用著責怪的語氣,跟
月姬說道。月姬稍稍抬頭答道:「對不起,今天找資料找
久了,所以晚了回來。」日兒不以為然的說道:「找資料
對妳來說,也沒多大用處。妳只要能夠畢業,拿了大學學
位,便要準備嫁人,這樣才可以擴闊我們家族的影響力。」

「但是……」月姬卻言又止的說道,眼神帶著一份無奈。
日兒看到這情況,不屑的說道:「除非妳跟姑姑一樣,成
為『聖女』,否則,妳最好乖乖的給我待在家中。別有的
沒的,參加甚麼活動了。那些長輩們,很討厭愛出風頭、
獨立的女生的,每天放學後,要立刻回家!」
月姬口中雖說著「知道」,但內心仍是對這種種安排不滿。
若是以往的她,倒有點嚮往當一位,有如「女神」般的「聖
女」的。小時候,看到身穿女神般飄逸出塵的衣裳的姑姑,
如傳說中的祭師般,不斷為家族,全心全意的禱告,舉止尤
如不沾塵俗的仙子般,優雅迷人,待在經過精心設計的「聖
殿」之中,完全符合童話故事中,對神仙、精靈、魔法師等
的描述。可是,隨著年歲漸長,意識到要放棄自己所擁有的
情感的痛苦,而且也對家族的行為感到絕望,不希望家族可
因為自己的靈力,而得以繼續延續。
「聖女」的工作,是要花一生的光陰,放棄自己的一切情感
和思念,以家族女性所獨有的「靈感力」,為家族祈求永遠
的強盛,一旦擁有一點兒私心,便會視為對家族的不敬,輕
則幽禁在冰冷的牢房中,直至真心悔改,重則會被永遠的鎖
在幽暗的角落中,甚至突然在世上消失,尤如自己的堂姊一
樣,還沒到二十歲時便在痛苦之中死去。因此,在家族每次
對她進行靈力測試時,她均是把她的力量隱藏起來,以換取
片刻的「自由」。
帶著不滿心情入睡的月姬,眼前再次出現以往熟悉的影像。
雖然明白自己是在「做夢」,但一切的事件,卻不是如書中
所說般,受到自己的控制,而是被外力所控制般,讓事件在
自己的手中發生。

「我敢打賭,妳一定射不中這目標!」
「別少看我!」月姬雖然知道結果,但仍看到自己拉弓、放
箭,一箭便把眼前細小的黑點貫穿。回頭再看的時候,剛才
跟自己打賭的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縱,而自己的身旁,則出
現了一具自己一直深愛著的人的屍體。
「為甚麼會是他……」一句早已知道不會回答的話,在和以
往一樣的月夜下,不斷的迴旋。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