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回家以後,月姬一直沒理會日兒的質問,只是默默的回到房間,
然後把房門鎖上,拿出她的塔羅牌來占卜解悶。

在洗牌的時候,她內心仍盤算著如何瞞著哥哥,參與學會的工作。
她對家中不合理的規條,以至互為利用的事情,早已感到疲累。
在思緒開始胡亂發展的時候,手上一滑,手中的塔羅牌一下子出
現了兩隻跳牌(Jump Card,即在洗牌時,突然有一隻牌跌出或翻
開,多代表有特別訊息需要注意),同時出現的是「戀人」(The
Lover)和「死神」(The Death)。

「這是……」月姬不禁莞爾,她嘗試抓回剛才的思緒,回想當時
正想著甚麼問題,在沉思了數分鐘,才憶起那時正在想著在學會
中,會遇到甚麼的可能性,從這兒的牌義看來,她雖然可以有機
會得到一位戀人,但同時也引發對個人,或學會中一個重大的轉
變,甚至一個階段或事情「結束」的結果。

「妹,快點準備,今晚的舞會,爸要妳一定要出席。」日兒在門
外敲了兩下後,不待她回應便冷冷的說道。

「知道了。」月姬平日最討厭這類應酬之事,雖生於富裕、在政
經世界中呼風喚雨之家,但她自覺卻跟那爾虞我詐的世界完全格
格不入,尤其她心中明白,作為家族中女性的她,最終多會成為
家族建立關係的「禮物」,所以自己的哥哥,一直嚴格限制她的
活動,以防有任何事件的發生。

無可奈何的,月姬換上自己一向厭惡的性感、令自己處處受限的
服裝,戴上精巧的首飾,以盡量表現出妖艷的一面,對,雖然表
面上,不少富豪們平日也道貌岸然,但不少也背地裡,也過著荒
淫奢華之生活,尤其一些因為機緣而暴富之輩,更是擁有眾多情
婦,甚至會互相交換去「享受」。可是,家族中的男性,為了不
斷擴大他們已影響鉅大的政經權力,把家族中的大部份的女性,
送予那些富豪作為生意、政治上的禮物,以換取更多的政治或經
濟上的籌碼,影響政府,甚至國家的決策,而不顧及她們的感受;
當然,自己也毫不例外,也是他們眼中的「禮物」、「玩具」之
一,除非,像她的姑姑一樣,走上他們家族中,女性另一條「所
容許」的道路,但這也不是她所希望的。縱然,她知道背叛家族
的結果,但她突然想放手一試,不為誰,只是自己的直覺所告知。

「快點,要遲到了。」日兒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月姬的思緒。 令人疲累的舞會結束後,月姬渾身無力的倒在床上,轉眼已進入
夢鄉。

「今天又見面了。」男生爽朗的笑聲,在月夜下尤為清晰迷人。
這次,這熟悉的身影,向自己遞上溫暖、強而有力的手。

「今天收獲好嗎?」自己的聲音,清爽而愉快的,而那男生也展
現今自己溫暖的笑容。

兩人雖然言談甚歡,而且自己也沉醉在這種溫馨甜蜜的感覺之中,
可是,內心仍有一份難解的擔憂和痛楚,莫名的內疚和無奈,以
及深深的罪惡感,一直纏繞著。在她仍是思索著的時候,突然被
身後的人影所驚嚇,在跳起來的時候,發現這只是一場夢。

「為甚麼會這樣?今天不是月圓。」月姬天生的直覺,告知她的
生活,已出現了突變,她,已無法如以往一般,繼續把那個夢置
之不理。令自己傷感、難忘的夢境,已開始不按常規的出現,可
是,現在卻仍是茫無頭緒。

〈是不是今天所遇到的事情,或今天的占卜,和自己的夢境有關?
若是的話,那究竟是甚麼?夢中的我和他,又是誰?〉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