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

「月姬!快遲到了!又做了惡夢嗎?」那少女聽到這句話後,便從床上彈
起來,每次夢境到叫喚自己或對方的名字時,總是不明所以的結束。雖然
習慣了這個模式,但倔強她始終不服氣的,所以便向叫醒她的男生抱怨著:
「哥,這次又聽不到他的名字了。」

「別說那麼多了,快八時了,再不起來的話,八時三十分的課的便會遲到
了。」那年紀比她稍長的男生,揚了揚手上的鬧鐘。

「糟了,周博士可不是好惹的。」看到鬧鐘上的時間,她立刻一面找衣服,
一面拿書包文具的,然後以高速更衣後,便衝出家門。

雖然在大學一年級的學期開始時,己搬到外面居住,但到了下學期的中段,
月姬仍是改不了賴床的習慣,尤其在月圓之夜後,這傾向則更明顯。好不容
易才完成上午的課,月姬便被同學纏著到學生休息室(Common Room)聊天。

「讓我來介紹,這是『獵人』,而她是月姬。他也是希望在下學期時上莊的
同伴。」月姬的好友-雪影,指向一位高大的男生,向月姬介紹道。

「『獵人』??」月姬有點不解,雖然眼前的男生,身體還算結實,但若是
要自稱「獵人」的話,總是有點兒奇怪。

「他可厲害了,是學校的武術全才,不但射箭技術高超,而且精通多種拳術
的,日後或會成為香港隊的代表呢。」雪影不斷的讚美道,令月姬不禁多看
對方兩眼。

「她太誇獎了,我只是體育較行罷了。妳便是她所說的占卜師?」那男生略
為不好意思的摸摸頭說道。

「占卜師?雪影,妳說過甚麼?」看到月姬作勢要打自己,雪影吐吐舌頭說
道:「就算我不說,這兒不少學生也知道,月姬妳可是很厲害的占卜師。」
聽到這兒,月姬不禁後悔當日在迎新活動時,一時興之所至,替組員占卜。
雖然她未正式拜過任何大師,學習卜卦之術,但她一如家族中的女性,自少
便有強烈的靈感,任何占卜的方式,也是一學而會,而且準確性驚人;更不
用說她一直刻意隱藏的,那近乎神奇的祈禱力量。

月姬那聲音,不但嚇了雪影一小跳,而且也引來了其他人。不消數秒,一個
男生的身影,已來到他們的跟前。

「妹,妳在這兒幹甚麼?」

突然有人打岔,令氣氛有點尷尬,雪影只好解釋道:「她是月姬的哥哥-日
兒,比月姬年長兩歲,現在已是三年級的學生。」

看到哥哥生氣的樣子,月姬只好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我先走了,一會兒
再聊。」然後便乖巧的跟著日兒離開。

「喂,人家都走遠了,你還看甚麼?」看到獵人仍呆看著月姬離開的方向,
雪影不禁取笑他道。

「沒事兒,我們還是談回學會的事吧。」獵人趕忙把話題拉回來,但雪影
搖搖頭,笑說道:「她不在的話,我們談也沒作用吧。」聽到雪影語帶雙關
的取笑著自己,獵人只好一面尷尬的笑著,但也禁不住用奇怪的語調問道:
「我總覺得,日兒好像把月姬管束得太緊。剛才我們還沒開始談論事宜,他
便趕緊出現,把月姬帶走。」

一直跟月姬較棯熟的雪影,這時也收起了她的笑容,無奈的說道:「雖然我也
不知道原因,但月姬曾提到,她的哥哥,不喜歡,甚至討厭她跟別人,尤其
是男性,建立任何較密切的關係,好像不願讓她自由發展。」

「那她還是想上莊嗎?這樣的話,根本無法從事任何學會的工作。」獵人有
點疑惑。

「可能,她想擺脫那哥哥吧。算吧,我們不要理會原因了,我跟她是好朋友,
一定會支持她的,你也會吧,否則,你便不能親近她了。」雪影很快又回復她
那天真可愛的笑容,不懷好意的,瞄了獵人一眼後說道,但獵人這時已尷尬得
想找個洞鑽進去。

看到獵人尷尬得面紅耳熱的樣子,雪影不禁噗的一聲笑出來,然後接著說道:
「月姬那兒,我會勸勸她的了,我也想跟她一起上莊的。總不成現在也受到她
哥哥的管束吧,這件事交給我辦好了。」看到這個小不點般的小妮子,獵人有
點擔心她能否勝任,但以現在的情況看來,也只有放手讓她去做這一途了,他
也不是沒聽過,占卜師,不,月姬的家教很嚴厲,令她在校內很少朋友。

到了下午的課開始前,月姬一面歉意的走到雪影的身旁坐下,在她打算開口向
雪影道歉前,雪影已搖搖頭,她早已習慣月姬的行為模式了,何況她也知道日
兒性格較為嚴厲、固執,所以月姬才不敢逆他的意思。

「但是,妳哥知道了嗎?這樣下去,妳不可能上莊吧。」雪影在月姬坐下後,
便立即向她問道。

「我還不敢告訴他,我的家族,不喜歡女性跟外人有太多交往的。」月姬低著
頭說道。

「不許女性跟外人交往?不是吧,現在男女平等耶。」雪影用著不可思議的口
吻說道,然而,月姬苦澀的說著:「有些事,妳不知道會較好。」

雪影有點惱怒,說道:「我們不是朋友嗎?」月姬略帶憂傷的說道:「因為是
朋友,我不想妳有危險。」看到月姬反常的反應,雪影只好閉上嘴巴。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