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沉重的壓在肩膀上,四周被濃濃的霧所籠罩,除了看到沉重的,
散發著銀白色的光暈的圓月,孤單地懸掛在漆黑的天空中外,再沒有
辦法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和現時的時間。

「這兒是甚麼地方?我何時到這兒的?」少女的手一直在霧中摸索,
內心不斷的在發問著,像是找尋著一個對她非常重要的人,不安和恐
懼,令她眼中也開始閃出淚光,在她感到疲累前,遠處傳來了一把異
常親切的,對,比任何一個人更熟知自己的聲音,還有令她安心的、
強壯的身影,一如以往般,輕快的向著自己走過來:「妳還在嗎?
戴……」

在還沒弄清是怎樣的一回事前,卻發現自己身在床上,只好輕輕整理
一下自己的思緒,稍稍梳理一下頭髮,待自己回過神後,拿起身旁的
鬧鐘一看,指針正指著凌晨二時正。

~~~~~~~~~~~~~~~~~~~~~~~~~~~~~~~~~~~~~~~~~~~~~~~~~~~~~~~~~~~~~~~~~~~~~~~~~~~~~~
「又是那個夢,看來今天應是月圓吧。」在自言自語的時候,白晢的
手把身旁的窗紗稍稍揭來,外面正是一輪清澈無瑕的圓月,正掛在自
己的眼前。雖然,從少已習慣每在月圓之夜,也在類似的夢中驚醒,
但是,內心總是有點兒不安的,總是有一份失落。縱然自己不曾像一
些小說中的主角般,失去了記憶的片段,但夢中熟悉的環境、聲音,
卻在告訴自己,自己是「真正的」失去了一些記憶。

「看來今天我又要失眠了。」不但習慣了每個月的月圓之夜,也做著
相似的夢,也習慣了每個月的同一時間,也因為從夢中驚醒後無法入
睡而失眠,所以,在決定為方便上學,而搬出來住的時候,早已在床
頭的位置上,安裝了一盞燈,讓自己可以看書、寫文章,在打算寫東
西前,她的心中卻突然冒起了一種想法,首先緩緩的坐起來,然後仰
望著天空,對銀白的月說道:「您是不是有事要告訴我?我的母親曾
說過,我是您的女兒,會受著您的影響;所以,在我誕生之後,在我
的名字上,賦予您的名字和屬於您孩子的身份。若是這真的,我的母
親,請讓我知道,為甚麼我會有著這樣悲傷的夢?」

這番祈求,雖無法得到銀白的月色的回應,但也勾起了她對夢境的回
憶。每次月圓時,她也看到自己像是變了別人般,無論自己真實的年
齡是甚麼,夢中的年齡也是大約二十歲,現在,自己也快二十歲了,
仍看到夢中的自己,和以前一般,在霧中尋找一個人。

在找尋誰?縱然直至現在,自己也不能肯定,但她知道,那位一定是
一位男性,而且是一位強壯,身手靈敏,如獵人般的年輕男性。

在想著想著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手,不自覺的繪畫了一個年輕的男
性形象,雖然面孔有點兒模糊,但從衣飾上,還勉強可以看到,那應
是古希臘或羅馬的服裝。

百思不得其解的她,雖然明知道不能再次熟睡,但也希望在夢中,尋
找到答案,知道那人是誰,和夢中的自己有何關係。

夢中的場景再次出現,這次她仍是身處夢中,也看到了自己身穿的衣
飾,如以往般,短短的貼身裙子,簡單利落的衣飾上,亦飾有高雅的
寶石,身上的弓箭和佩劍,以顯示她作為狩獵者的身份,然而,衣飾
上的寶石,卻似透露了她不平凡的地位。無論身上有著如何的裝扮,
但仍無法解釋「她」現在誰,和在尋找哪個人。這刻,仍是在迷霧中
搜索著,這次,壯健的男性身影已在自己的跟前,可惜,一如以往的
夢般,她感到一陣風在耳邊略過,面上也留下了鮮紅的血絲,而風則
鑽在已倒在地上的男性的頭顱後消失。

「……為甚麼會是你?我……無意這樣的……對不起……塞……」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