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戰

大地在震動, 狂風在咆哮,
日月也變色, 草原在叫喊。

決定己降臨, 究竟誰勝誰負?

~~~ ~~~

在外面的各人, 也感受到能量的衝擊。 大地也開始
搖動起來, 狂風捲起四周的葉子、 沙石, 甚至細小
的精獸。 不少精獸需互相緊握, 才可以免於被刮走。
傲也明白現時是決勝的一刻, 但看到結界的動搖, 不禁
再次憂心起來。

結界的鞏固度, 跟在位者的能力成正比的, 所以,一
旦他們的能力不足打敗能量如日中天的軌跡, 二皇的結
界也會崩潰, 到時候, 再強的軍隊, 也無法改變戰敗
的事實。

不同國家的人民, 也為自己國家、 世界祈求著, 希望
為自己的世界帶領到一個出口, 這股心意、 能量, 也
溶入了這股能量之中, 加劇了大地的震動。

地震和狂風, 還有能量的衝擊, 以至兩世界的裂縫的開
合, 持續了數小時才突然停止。 在一片死寂之中, 道
路的結界突然全線崩潰!

"糟了, 大家快撤退!" 傲立時下了命令, 在對方仍未
弄清是怎樣的一回事的時候, 道路的軍隊, 全退回
五行八卦陣之後方, 站在高高的城牆上, 以觀察對方
在陣中的情況。

~~~ ~~~

雖知道他們會被困陣中, 至少會有好幾天的時間, 但
看到對方有解謎者在, 陣法被破, 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所以只好吩咐眾人作最後防守、 撤退的工作。

突然, 在陣中的士兵, 也停下不前進, 傲在狐疑的時
候, 隱約感到有丁點兒能量再次凝聚。

"丞相、 將軍, 請你們先去看女王的情形, 這兒我們
自會作準備。" 天馬和帶領者向他們叫道。

這次傲仍想繼續指揮所有人的行動, 並想阻止雪的離
開的時候, 城牆上下, 也傳來了眾人的聲音:

"丞相大人, 請您去看看女王吧, 請把我們的王帶回
來, 無論如何, 我們也會相信、 支持她。 請您
把我們的訊息告訴她。" 看到這情況, 傲只好帶著
雪, 直奔祭壇!

~~~ ~~~

在他們眼前的, 是風抱著星的背影。 雪還沒看清楚
情況, 已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傲小心的走向風, 正想問風的時候, 只看到面色蒼白,
滿身傷痕的風, 向他搖了搖頭, 淡淡的說道:

"那個傻瓜...... 現在我也不知道, 她怎樣了。 我好像
感覺不到她的能量, 但...... 她好像....." 這時, 在
風懷抱中的星, 好像稍微動了一動, 風憐惜的撫弄著她
的頭髮, 不顧身邊的人的目光, 輕輕的吻著星。

星手上的手鏡, 再次發出光芒, 道路的結界, 再次建立,
星也在光芒中悠悠醒來, 面色不再像以往般蒼白, 而
是帶點紅潤。

"快點...... 回去...... 大家等著我們回去作戰的...."
雪緊緊的抱著星, 帶著興奮的說道。

"軌跡的能量已壓下來了, 只要令對方的軍隊撤退便可
以了....... 傳我口令, 只需防守! 軌跡之主已昏迷,
軌跡聖物的能量已受控制, 對方的軍隊很快便會退卻。"
回復清醒的星, 立刻下達口令, 傲和雪立刻領旨離去。

"我們也別呆在這兒了, 快點回去......"

"但為甚麼妳....." 風仍是有點不解, 直至現在, 他仍
感覺不到, 原在他體內, 屬於星的能量。

"我已經死過一次了....." 星淡淡的說道:"是道路的能
量, 在它最巔峰的時候, 流入我的身體, 把我再次
喚醒...... 我已不是以前的我了.... 星光, 不再像
以往般, 表示星星臨終的光芒, 而是新生的星星的光
芒....."

"笨蛋........" 風輕罵了一句後, 便拉起了星, 往宮殿
走去。

~~~ ~~~

如星的所料, 軌跡的軍隊, 很快便撤退了, 那些被困在
陣中的士兵, 也因戰爭已結束, 所以也得道路軍隊的相
助, 離開迷陣, 回到自己的國家。

軌跡的女王, 也從昏迷中醒過來。 昔日父母灌輸給她,
有關獨權的思想, 也在能量鬥爭中, 看到這世界的人民的
心意, 而開始改變過來; 加上, 自知聖物的能量, 不再
是獨大, 不可能再強行的再發動戰爭, 所以也同意平息
干戈, 把權力讓與她的仁善的妹妹, 自我軟禁。

星把雪和傲喚來, 要他們先回自己的世界。

"為甚麼? 我們不是說要一起回去的嗎?" 雪不滿道。

"對不起, 這兒仍要時間重建, 所以, 我們還需留在
這兒一段時間....." 星安撫道。

"放心, 我一定會和星回來的。" 風笑說道。

"但....."

"這樣吧, 雪、 傲, 這兒有兩個小的手鏡, 你們帶在
身邊, 隨時也可以呼喚我, 或是選擇回來這兒。 我
大概還要幾天時間, 才可以回去你們的世界。" 星拿出
手鏡說道。

"那世界, 不是只是我和傲的家..... 星.... 妳的家,
也在那兒......" 雪抽噎著。

"好的, 我會回去的...... 君無戲言...." 星只好這樣
說道。

"嗯!" 雪破涕為笑。

~~~ ~~~

雪和傲順利的回到學校, 在那兒, 受到英雄式的歡迎,
但問到星和風的情況, 他們一概笑而不答。

他們, 以地球的時間來說, 已離開個多月了, 而星和風,
則在半個月後, 才回到學校。 對於他們兩人為何遲了回
來, 他們也只是以笑帶過。

~~~ ~~~

"很懷念這兒呢....." 星帶著風, 回到家後, 感慨的說道。

"妳回來了?" 堶捷ヮ蚍翿x的聲音。

"媽!" 星緊緊的抱著自己的母親, 她母親笑說道:

"都已是一國之君了, 還愛這樣撒嬌.... 對了, 那個人,
妳不應也介紹一下嗎?" 她母親已發覺, 自己的丈夫, 正
跟風有點不客氣的對視著。

"爸, 不要這樣...... 他是風.... 是我的......"星不好意
思說下去, 反而是母親笑說道:"是妳的親王吧....." 星
微笑著說:"我們還沒舉行大婚的..... 何況..... 或可能
是我是他的王后吧.... 他剛正式繼承了橋樑的王位了...."

"呵呵..... 那他還是留在這兒住下來好了, 何時會回去?"

"我還是在這兒先唸書, 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的...." <!--VirtualAvenue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