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前夕(一)

晚上, 星無法入睡, 只好到舊日的書房中, 找找有沒有一
些有用的資料, 去為這次的戰爭作一些參考。

"星, 妳這樣會很快便會倒下的, 妳要知道, 現在沒有了妳
便不行。" 風不久, 便在星的身後出現, 擔憂的說著。

"我只是睡不著罷了, 別擔心。"

"妳的嘴唇已經因為中毒越來越深, 而變了紫色, 而且, 醫
師也說了, 妳的身體也快撐不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 軌跡
也好, 甚麼也好, 妳也無法對付, 也沒有力量, 去支持
這國家的結界和聖物的力量。" 星聽到卻默言不語。

"其實, 妳是否打算, 要跟軌跡過盛的力量........" 風
的聲音突然變的很低沉, 而且有點哽咽:"同歸於盡?"

星有點一呆, 但很快冷靜下來, 繼續以沉默應付。

"妳這樣的話, 會傷害很多人的, 雪一直想跟妳一起回去,
而且我也會........" 風停頓了一會, 續說道:".....難道,
妳是想我代替妳嗎?" 星繼續沉默, 看到這樣, 風只好離開。

(星....... 請不要這樣傻, 一定有辦法的.....)

~~~ ~~~

翌日, 星把大家召見到跟前, 相討一些有關戰爭的事宜。

首先由傲把現時的形勢作出大致的分析, 並就地形、 軍事設備
等方面, 作出幾個可能性的建議。

"不愧是傲, 果然有軍事的才能, 以前常說你只喜歡看歷史、
兵法等的書籍, 想不到你現在可以靈活運用。" 星帶點讚美
道, 雖然現在她也想大大的誇獎傲, 但奈何現在的身份、
環境所限, 有些話, 不能過於直接說出來, 何況她自己
已經另有一套想法。

"雪、 傲, 我有說話問你們, 但你們要誠實作答。" 星很
凝重的說道, 傲和雪也只好慎重的點一點頭。

"如果可以的話, 你們會答應我, 在戰爭開始前離開嗎?"
星的問題, 雖可說在傲的意料之內, 但他也確實被此嚇了
一跳, 因為星這話, 表示了她對他們安全的考慮, 或是
對他們的能力的懷疑; 而雪的反應更為激烈, 她立刻彈了
起來, 想走到星的跟前, 質問原因, 但被傲一手拉住。

"敢問陛下, 為甚麼您要這樣做?" 由於這個問題, 已經突
出了他們身份的不同, 所以傲也以很官式的口吻反問, 以
刺激星向他們說出真話, 否則, 他們也只能只臣下的身份,
繼續與她共處, 作為對這說話的回應。

"你們始終是人類, 我不想你們這世界的爭端中。" 星冷冷的
說道。

"但妳不是說過.....唔....鵝們..."雪的口再一次被傲封住;
傲平靜的答道:"您已任我等為臣下, 為這個國家盡忠, 是
我們的義務, 臨陣脫逃這種不忠不臣的行為, 可是不會做的。"
傲繼續以故意謙卑的口吻, 刺激著星的情緒。

"你真的要這樣做? 你這是違抗我的要求。" 星可是聽出傲話中
帶刺, 但也盡力壓抑自己的怒火, 繼續以一種較平等的方式,
向傲說道。

"恕臣不接受陛下之美意, 臣等告退。" 傲說畢, 便一手把在
他懷中掙扎的雪拉走, 議事廳現只剩下風和星兩人。

~~~ ~~~

被拉回傲的房間的雪, 終於在傲的手中掙出來, 一開口便大發
脾氣道:"為甚麼不讓我說下去? 為甚麼要跟星這樣說? 星可
是我們的朋友來的......" 傲讓她把話說畢, 才慢慢的抬起頭,
一字一字的、 堅定的說道:"星想自殺, 妳這樣可是制止不了的。"

"甚麼!" 雪嚇的跌坐在傲的床上, 一面不可置信的表情。

"妳認為, 星為甚麼一定要我們離開?" 傲問道。

"她不當我們是朋友, 想把我們趕回去, 不一起並肩作戰!"

"真的是這樣想?" 傲再一次問道。

"這...... 她本來答應..... 我們一起回去的.....但現在...
要自己留下來....." 雪開始在摸索傲的意思, 但仍然未能想
透, 故吃力的回答著。

"那, 告訴我, 星是誰?" 傲把問題進一步深入。

"星不就是...... 不, 她已是道路女王-- 星光•道路•嘉絲
諾奧利斯.......但那有甚麼不同?"

"對君王來說, 那一樣重要?"

"當然是國家, 但...... 她要我們離開, 這兒更缺乏戰爭的
主力呢。" 雪有點不解。

"那現在, 軌跡是憑甚麼力量, 意圖入侵其他皇族的國家?"
傲改變了問題的方向問道。

"當然是聖物的力量, 她想把自己的力量變成在這世界唯一的
對外的力量。" 雪再一次嘗試抓住傲問題的重心。

"那有甚麼方法對抗它?"

"那當然是....... 呃, 你不是想說, 星想把軌跡的力量直接
壓下來, 讓對方出現群龍無首的狀態? 然後便可以把這兒的
力量回復平衡, 那麼, 對方便很難繼續發兵, 攻打其他國家
了?" 雪開始明白了, 但仍有一些地方不明白:"但也不必要
我們離開, 而且, 為甚麼你說她要自殺?"

"星的狀態, 妳不是不理解吧。"

"醫師們不是已在找解毒的方法嗎?"

"若我告訴妳, 現在星身上的毒, 除了找對了解毒的方法, 已
再無抑制的方法, 而且很快毒發, 妳會怎樣想......"

"那....... 星不就....." 雪開始想哭起來。

"別哭了, 所以她不想我們知道, 一定要我們離開。 那個星,
現在想獨力承擔一切, 所以語氣、 行動上, 有點想把我們隔
在外面。" 傲把自己的推斷, 告訴了雪, 剛才問話的目的, 是
想雪明白事情的發展, 而不想作過多的解釋。

"那麼.......星....." 雪已經在哭了, 傲也沒有再怎麼安慰她,
一方面自己口才不好, 另一方面, 他也知道, 怎樣也制止不了
雪繼續哭泣。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