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女王:星光•道路•嘉絲諾奧利斯

星等的到來, 在這兒引起了不少的騷動, 僅存的族人紛紛
探出頭來, 看看眼前近乎不可能出現的外來者, 但老一輩
的族人, 很快便把星認出來, 引領著所有族人下跪, 星
著他們起來後, 立即向宮殿的方向跑去。

星把眾人引領到宮殿的大門前, 把她的手放到大門上, 大
門應聲開啟, 然後他們一行人便走到大殿去。

~~~ ~~~

"星, 不要只顧著坐下....... 帶領者和天馬她們......"
雪看到星坐在正中央的寶座上, 好像忘了天馬她們仍在
外面替大家抵擋敵人, 所以非常焦急的說著, 語氣也比
往日的重, 傲眼見無法制止, 只好掩著她的口, 由的
雪掙扎著, 然後向星說道:"一切聽從陛下分咐。"

這句說話一出, 雪呆了而不再掙扎, 從傲的手中滑了出
來, 只見星淺笑著, 吸了一口氣, 朗聲說道:"現授命
雪為禁軍召喚師, 所召喚之精獸, 可自由、 直接的進
出宮廷。"

"謝......這......"雪還沒弄清是怎樣的一回事的時候,
風便說道:"快點把天馬她們召喚來吧。" 雪聞言便開始
祈求, 額上出現了紋章, 在她面前開始出現細小的光
芒, 在光芒擴大的同時, 天馬和帶領者也在他們的面
前出現。

她們身上雖然受了不少傷, 但傷勢還不算嚴重, 只見
她們微笑著說:"幸好趕的及....... 參見道路女王。"

"兩位請起。" 星緩緩的從寶座走下來, 把二位扶起,
微笑著說:"不要這樣說, 你們還是稱我為星好了。"

"星是....... 女王?" 雪怯怯的, 露出難以致信的表情,
畢竟, 她是跟星自少一起長大的, 怎樣也想不到會變
成這樣, 縱然她也想起早幾天星的表現。

由於身體仍然處於中毒的狀況中, 星的力量依然很微弱,
輕聲的向帶領者問道:"可以計算出, 現在結界可以支持
多久?"

"若沒有新的力量, 大概只可以支持數天。"

"我或可以試試加強結界的力量。" 星的眼神閃耀出一份威
嚴。

"但妳的身體........" 醫師從雪的身後冒出頭來說道。

"不要緊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 是守著這個地方, 若
這兒的結界、 祭壇被毀, 單靠隧道女王的力量, 很難
跟軌跡對抗。" 聽到這兒, 風平日的笑容也收了起來,
扶著星, 接著說道:"若沒有祭壇的話, 單靠守護聖物
的族人的力量, 賭上性命, 也不能完全控制、 發揮聖
物的力量。"

看到風能夠這樣把話續說完, 大家也可以猜想出他的身
份(其實只剩下那笨笨的雪不知道.......), 橋樑的繼承
者, 在這時, 他們兩人也分別說出自己真正的名字:
"星光•道路•嘉絲諾奧利斯"、
"風使者•橋樑•嘉絲諾奧利斯"。

~~~ ~~~

在醫師和風的幫助下, 星暫時抑制了身體中的毒素, 把
結界、 聖物的力量增強, 令嘉絲諾奧利斯的力量暫時
平衡; 畢竟, 軌跡也不想一下子把所有力量發揮出來,
因為她想先耗損其他人皇的力量, 令自己擁有相對的優
勢, 在難以把其他皇族刺殺的情形下, 這是一個較好的
一個方法, 去奪取主導權。

"星可以支持多久?" 晚上, 傲(已經是宰相)悄悄的向醫
師問道。

"宰相大人, 女王不想大家擔心, 所以......."

"一定要說, 這對制定策略是很重要的。"

"女王陛下......."

"甚麼? 真的嗎?" 聽到這個答案後, 傲有點嚇一跳,
所以要作出確認。

"我已經在研究製造解藥的方法, 隧道女王派了同伴
來幫助我了, 希望可以趕的及, 但她堅持要使用
咒術和魔力, 會使她的身體更難支持。"

"風那邊呢?"

"他也是一樣, 一個人很難同時為兩個人提供力量的。
他身體也開始無法負擔。"

"那請你照顧他們。" 傲聽到醫師的答覆後, 異常的擔
憂, 因為他也想到, 對方也知道, 毒物的強烈, 及
現在對他們的傷害的程度, 攻勢隨時可以因星和風的力
量轉弱而加強。

"傲, 剛才你跟醫師談了甚麼?" 雪在傲的背後出現,
問道;"請告訴我, 我不想再甚麼也不知道了, 我很
喜歡這兒的所有人, 還有學校的大家, 而且我也戰士
之一, 不可以甚麼也不知道的......"

"妳想知道?"

"對。"

"星的情況越來越壞, 軌跡會看準時機攻來。"

"沒有辦法嗎?"

"除非有強大的軍隊。"

"只有放手去拼嗎?"

"這始終是戰爭。"

"我或者可以幫上忙.........." 雪想了一會便說道,
"我是召喚師, 可以組一支精獸的軍隊。"

"妳不怕嗎? 這跟以前完全不同。"

"不, 我不可以只讓大家去想辦法, 我也要幫忙。"
雪的氣勢越來越強。

(看來雪也回復了, 現在要看星怎樣想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