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惑

"但現在還沒天亮......" 雪在嘀咕道。

就在這時, 一道強光從地上衝出來, 使得眾人
往後退, 並立刻作出出戒備。

原來地上蹦出來的是其中一個醫師, 她拍了拍身
身上的灰塵, 甩一甩像蛇般褐色的尾巴 (按:
隧道的蛇尾是迷彩般的藍綠色), 然後走上前去,
向他們說道:"隧道女王陛下, 請我來照顧星小姐的,
剛才因為只作出基本的診斷, 所以還不大清楚她身上
毒物的毒性和解毒方法, 女王陛下要我務必要替星
小姐解毒。"

"那, 麻煩您了。" 星微笑道。

"不如現在先休息吧, 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 天
馬說道。

"我擔心肯雅去而復返。" 星說道。

"同意。" 傲點頭說道。

"那, 我們先離這兒吧。" 天馬說道, 而帶領者
唸動咒語, 使他們的附近發出亮光。

"陛下, 這樣便可以走了。"

"謝謝您。" 星頓了頓, 想起了一點東西, 續說
道:"你們還是把我叫做星吧,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
樣。"

"遵...." 看到星在瞪著她們, 只好改口道:"明
白了。"

"看來她們也習慣了如何去改變用語呢, 還是是
你教的??" 星悄悄的, 微笑著向風問道。

"看來在這方面, 我們也很相似。" 風不好意思
的笑道。

"對。"

~~~ ~~~

由於在半夜已開始趕路, 到了黃昏的時候, 眾
人已經很累, 在帶領者的建議下, 眾人在森林中
休息, 天馬則拿出一個較大、 較堅固的帳篷, 讓
大家可以安心去歇息。

由於肯雅的事件, 這天眾人也沒怎魔說過話, 連
一向喜歡說話的雪, 也靜了下來, 在吃晚飯的時
候出現一片死寂; 飯後, 醫師替星檢查, 而眾
人則在旁等候結果。

"看來星小姐已經把咒術衝破, 身體內只剩下毒
素, 由於她自己的力量, 和另一種外力的抗衡,
暫時問題不大, 只可能會影響施法時的力量和效果,
只要注意攻擊時不要使用強大的力量, 或使用咒術,
問題應該不大的, 現在只需檢驗一下毒物的性質,
應該有辦法解決的。"

聽到醫師這番話, 眾人稍稍安心下來, 雪悄悄的
說了句:"外力嗎......" 醫師聽到後, 笑說
道:"星現在有人在背後保護、 支持著她, 所以有人
利用他的力量, 協助星小姐對抗體內的毒素, 之前
那力量則是同時抵抗著咒術, 現在只是抗毒, 那人
身體的負擔也會減輕了。"

因為肯雅時的表現, 眾人立刻聯想到風, 朝他看去,
弄的他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醫師打圓場的說道:" 其
實, 只要有支持、 守護人的心意, 便可以以自己的
力量去協助他人的了, 而個人對所協助的人的感情的
強弱, 以及個人力量的強弱, 也是因素之一, 所
以大家不用這樣奇怪吧。" 這時, 大家的目光才
稍稍的離開風, 讓他舒一口氣。

"那麼, 大家不要妨礙星休息了, 大家也早點休息,
依照現時的速度, 明天早一點出發的話, 順利的話,
傍晚前應可以到達道路的森林附近, 然後便要看看,
能否在天黑前到達道路的皇城。" 天馬說道。

"若黃昏前的話, 我保證可以。" 星抬起頭說道:" 我
知道進入那陣法的方法。"

"那拜託您了。" 天馬說道。

"不必用 '您' 去稱呼我的, 請用回 '妳' 吧。"
(按: 普通話(國語)中, 發音是有分別的) 星向
天馬說道。

"明白, 我們先回去休息了。" 在眾人離去的時候,
星留意到雪的表情, 看來她仍是滿腹疑團。

~~~ ~~~

深夜的時候, 星隱約聽到門外有點聲音, 所以便起來
開門察看, 看到雪在門外, 心中已明白到是怎樣的一
回事, 所以著她到客廳去談。

到了客廳 (天馬每個帳篷也是超豪華的) 後, 星問雪
想知道甚麼, 雪起先甚麼也不敢說的, 但星多番的要
求下, 終於問道:"肯雅說的事, 不可能是真的吧。"

"是真的。" 星直接的說道。

"但不可能的, 以前不見提過。" 雪開始有點激動,
想站起來說道。

"因為我自己也不確定, 但一切也是真的, 還記得嗎?
妳曾經問我, 為甚麼我跟以前不同了, 妳還記得那
時是甚麼時候嗎?" 星問道。

"一年多前, 應該是妳十六歲的生日後不久。" 雪立刻
說道。

"還很清楚呢, 妳知道原因嗎?" 星好整以閒的說道。

"不知道。" 雪低頭說道。

"十六歲那天, 母親告訴我一切有關這兒一切的事,
並且舉行了繼承式, 把力量、 知識、 權力, 全部
傳授給我, 我這樣說, 妳明白嗎?" 星想看看雪的
反應。

"我...... 不明白。" 如其說自己不明白, 雪更想
說自己不大相信星的說話, 這點給星看了出來,
所以她沒有再在這方面說下去, 只把自己左面的
衣服拉下來, 露出了手臂說道:"類似這的紋章,
妳應該看過吧。"

"以前沒有..... 這個很像....." 雪驚訝得說不
下去, 所以星接著說道:"像隧道女王額上的紋章
吧, 小時候, 是沒有的。"

"但上學那時候......" 雪想起了一些東西, 所以
沒說下去。

"對, 跟隧道女王一樣.....是可以拿下來的。"星
輕輕的一揮右手, 紋章變成手鏡, 再一揮, 手鏡
又變回紋章。 "妳應該明白了吧, 還是妳想看看我
變回原形?"

"我......." 雪嚇的站起身往後退。

"要嗎?" 星逼迫著問道, 雪立即轉身想跑, 星一手拉
著她說道:"妳再這樣的話, 便中了軌跡的計的了。"
然後才放手讓她回去, 而雪回去的時候, 看到風在
走廊上, 便把跑步的速度放慢, 走回房間中; 風接
著走到星的跟前, 星問道:"是不是吵醒了你?" 風搖
搖頭, 問道:

"讓她這樣, 沒問題嗎?"

"雪嗎? 她睡醒便沒事的了, 而且, 早晚也得讓她知
道, 即使她不願相信, 也得跟她說, 何況, 不說的
話, 肯雅的話更會使她忐忑不安, 到時便真的中了
軌跡的圈套。" 聽星說到這兒, 風從後面抱著星,
問道:

"妳不怕嗎?"

"怕甚麼?"

"雪的想法。"

"不說的話, 她想的會更多, 現在是要她去面對這件事。"

"那妳不怕失去雪這個朋友嗎?" 風把星抱的更緊。

"若她介意的, 這事早晚也會發生, 風, 別這樣吧,
你明知道........." 星有點不自然的說道。

"四皇沒有通婚的歷史, 但不代表沒可能吧, 而且, 我
們不是想改變制度嗎?"

"還沒知道可不可以......."

"我相信可以的......." 風抱起了星, 不想她再留在這兒
胡思亂想。

"放我下來....." 星掙扎著。

"妳還是回去休息, 別想這樣多......" 星這時不作聲,
輕輕的抱著風, 弄的風面紅耳熱, 問道:"要到我那兒嗎?"

"那不如......"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