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

果然不出天馬所料, 不消一會, 沉思女王便派了
衛兵去接眾人去吃晚飯, 幸好, 大家剛剛準備好了,
所以沒不多久, 便跟著侍衛到用膳的房間了。

向沉思女王請安後, 眾人才各自的坐下, 吃著早已準
備好的食物, 一直非常的安靜, 連平日多嘴的雪, 也
沉靜下來。

"哦? 大家為甚麼不聊天?" 沉思女王問道。

"呃, 因為不知說些甚麼。" 雪說道。

"想知道這國家為甚麼不受到入侵嗎?" 沉思女王說道,
一旁的侍衛, 雖然想阻止女王道出國家軍事秘密,
但也被女王打發走了。

"可以讓外人知道嗎?" 這句話是傲說的。

"沒關係, 若是你們的話。" 女王意味深長的笑說道。

"那請女王陛下指教。" 風拱手說道。

"嗯。" 沉思女王微笑的點了點頭:"我們的國家, 受到
湖水包圍, 加上了四周的懸崖, 外人固然難以攻入,
而且隧道的力量, 是守而不是攻, 在這股力量形成的結
界下, 受到了極大的保護。"

"若有力量的話, 那為甚麼橋樑會成那樣子?? 還有, 道
路的國王要逃走??" 雪不明的問道。

"因為橋樑的位置是易攻難守。" 女王說的時候, 傲在一
旁點點頭。 "加上我們一直不表態, 所以, 軌跡那兒
沒有藉機, 也不敢輕言進犯。"

"但現在," 女王頓了頓, "一切也很難說的了, 你們先
退下吧。" 眾人依言回到房間。

~~~ ~~~

深夜, 大部份也沉沉的睡了, 風卻因為一直想著沉思•
隧道女王的話, 所以睡不著, 只好到客廳走走, 希望
可以讓自己稍稍冷靜下來, 但在客廳中, 竟然看見星。

風趕緊低下頭, 不知如何開口, 轉念一想, 他正要跪
下的時候, 星卻制止了他。

"若讓人看見便麻煩的了。"

風站起來後, 在星的跟前問道:"為甚麼妳不睡?"
"睡不著。"

"是否為了昨天的事?" 風帶點歉意道, 手輕輕的撥著星
的長髮。

"不," 星輕抓著他的手, 說道:"只是在想沉思女王的話,
我們可能會連累了她, 以及這個國家。"

"???" 風不大明白。

"難道你認為, 軌跡會族過任何一個, 進迫最後一個四皇之國
的理據嗎?" 星眼神變的很銳利, 眼線把風迫的後退了幾步。

但星一點也不放鬆, 步步向風進迫, 抓著剛才撥弄自己頭髮的
手, 移向自己的頸項, 冷冷的, 輕輕的說道:

"若打不過的, 不想力量落到其他人的手上時, 殺了我。"

風還沒來的及有所回應的時候, 他們的背後, 傳來了物體
跌下的聲音, 兩人回頭一看, 雪就站在他們的後面, 而她
則被眼前像冰一般冷的星, 嚇的怯怯的, 拋下一句要上洗手
間, 便衝進洗手間了。

"她會猜到嗎?"風問道。

"雪的話, 不會明白的, 但傲很早便想到。"

"看來我找對了人。"

"若你令他們遭到危險的, 我不會放過你。" 當星想再向風進迫
的時候, 整座城堡發生劇烈的震動。

"發生了甚麼事?" 眾人都跑到客廳, 看看在牆壁上的螢光幕,
顯示甚麼訊息; 從螢光幕的顯示中, 可以看見外面正有大批
各類士兵進迫, 幸好現在在隧道的力量支持下, 結界仍可
維持保護的作用。

此時, 衛兵在外門焦急的推門進來, 眾人都把目光轉向他。

"女皇大人說, 軌跡的軍隊正向本土攻擊, 所以想請你們先行
離開, 因為她不想你們受傷。"

"請跟沉思女王說, 一切也是因為我們而起的, 所以請讓我們
出戰。" 星走前一步向衛兵說道。

"但女王說......" 衛兵有點意外。

"不要緊的, 請你跟她, 是星要求的, 她便會明白的了。"

衛兵依言向沉思女王報告後, 便匆匆的帶著一個像是鏡盒的
東西進來。

"女王說謝謝你們的幫忙, 但一切不要太勉強, 有事的請先
回來, 請不要跟他們糾纏。" 衛兵頓了頓說道:"這兒是出入
結界的通行證明, 這樣你們便可以自由出入隧道的結界。"
衛兵一面說, 一面跟他們在額上貼上光的紋章

"那, 我們出動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