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國度

回到房間後, 雪便坐在用木製, 上面經過仔細雕
花的椅子上 然後伏到桌子上喊累, 她最怕的就是
沉悶、 嚴肅的氣氛。

"雪, 一點也不像妳耶, 才一會兒便喊累。"
天馬在旁說道。

"以前我最怕的是上課, 剛剛的氣氛比上課更悶耶。"
雪吐吐舌頭說道。

"星, 妳要休息一會嗎?" 風看到星的面色仍然很差,
所以關切的問道。

"不用了, 我......" 星正想說 "不" 時, 風在她耳
邊說道:"妳還是歇一會吧, 妳的身體看來快支持不住
了。"

"好吧....." 星先行回到房間休息。

~~~ ~~~

待確定星應該睡著了的時候, 坐在木椅上, 看著剛才
一切的雪, 想起這陣子的事, 終於忍不住的說道:

"星和風也變的很怪......" 此語一出, 風立即盯著
她, 雪被風這個反應嚇了一跳, 加上傲輕輕的拉了
拉她的衣袖, 所以立刻閉嘴。

看到雪這個樣子, 風不禁唉了一口氣, 無奈的說
道:"雪, 現在時機還沒成熟, 遲點妳一定會知道
的。"

氣氛, 再一次沉默起來, 弄的大家也非常的不安,
但任誰也沒有作聲,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的過去,
雪終於再一次忍不住, 說道:"想不到人類的始祖,
竟然是這國家的先皇......."

"嗯。" 大家有的沒的回了一句, 然後再一次沉默。

"我先去洗澡。" 雪拋下這一句便躲到浴室了。

雪躲到浴室後, 一直沒作聲的傲, 向風冷冷的問
道:"要何時才真正跟大家說?" 他雖知道事情的大
概, 但仍想由他們親自的、 詳細的向自己和不知
情的雪說個明白。

"不知道, 我只是擔心星, 她還有點迷惘。" 風
搖了搖頭, 經過昨天的事, 他知道自己是真真正
正擔心星的, 而且自己也是實實在在的喜歡了她,
更知道星在逞強的背後, 開始心力交瘁。

"那雪呢? 只有她甚麼也不知道。" 傲一反常態的追
問著。

"對不起, 請再多等一會, 我一定會好好的跟你
們說的。" 風自知有不對之處, 只得羞愧的低下
頭, 低聲的說道。

看到風這個反應, 傲也不再強人所難, 沒有繼續
相迫, 兩人無言的對望, 良久, 才被天馬的聲
音, 打破這一片沉默。

"風, 去看看星吧, 時間不早的了, 沉思陛下
可能還會找我們的, 著星起來, 梳洗一下吧。"
然後轉過頭跟傲說道:"去看看雪吧, 她早已回到
房間的了, 她看來有點心事, 不如你跟她談談。"

既然有這一個機會可以換一口空氣, 兩人依言分別
到星和雪的房間。

~~~ ~~~

風到了星的房間後, 把在床上昏睡中的星喚醒, 看到
她的面色稍稍回復, 才放下心來, 但是星不安的表
情, 仍使他有點擔心。

"妳還可以嗎?" 風看到星現在樣子, 知道不可以問她
是否好嗎, 星稍稍的搖搖頭, 冷不防把衣服左肩的部
份褪下來, 風現在才看清楚, 她左臂上有著一個鏡形的
紋章, 而且紋章還閃耀著不穩定的光芒。

"為甚麼會這樣?" 風潛意識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子,
但也沒發覺不妥。

"力量雖然開始覺醒過來, 但我現在擁有的力量, 還有
自己的內心、 願望卻完全跟不上, 何況還受到了外在
干擾...... 今天你也看見的, 我也控制不了那些開始
失衡的力量。" 星失落的說道。

"不要緊, 妳一定可以的, 妳很堅強, 肩負起妳母親
已經放棄了的事......"風輕抱著星, 在她的耳邊說
道:"不論其他人怎樣想, 我一定會繼續幫助妳的。"

~~~ ~~~

在另一邊, 傲在敲雪房間的門。

"你們是不是有東西隱瞞我?" 雪鎖了房門, 在堶
發著脾氣。

"......." 要不愛說話的傲跟雪說謊, 簡直比登天
更難, 但聰明如傲的, 一下子也不知如何該如何
回應。

"是不是有些事, 只有我不知道?? 來了這世界以後,
你們都變的很怪。" 即使聽聲音, 也知道雪是扁著
嘴說。

"雪, 開門。" 看來傲不懂如何哄雪開門, 語氣仍是
冷冰冰的。

"不!" 雪賭氣的說道。 "我要你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

"不知道。" 傲悄悄的拿出扇子, 內心在盤算下一步
行動。

"怎會不知道!!!" 雪還想向傲發脾氣的時候, 隔著
門的傲, 把令人冷靜、 平復下來的風搧過去, 雪
的怒氣, 由於很輕微的關係, 所以很快便平靜下
來, 然後開門讓傲進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