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隧道領域!

在清晨時份, 星在床上悠悠的醒來, 腦袋一下子還不是十分的
清醒, 但待她擦了擦眼睛看清四周後, 不由得吃了一驚, 人也
隨之變的完全的清醒起來。

"呃...... 早安。" 星有點不好意思, 細聲的向眼前的人說道。

"呃...... 早......" 在星眼前的男生 -- 風面紅耳熱的說道。

"你先回房間吧。" 星回過神後, 冷靜的說道。

"但......"風的心中還帶著一份歉疚。

"先回去吧, 否則讓其他人看到, 我們的事......可能很難隱
暪下去, 因為我們必須跟他們解釋清楚。" 星躲在薄薄的被後面,
一面整理著衣服, 一面說道。

"對.....對不起..... 我......" 風始終無法釋懷。

"快點, 否則其他人醒來便麻煩了。" 星開始有點惱了。

"是的......" 風迅即稍稍整理了衣服便準備溜出去。

"等一下。" 星突然叫住了他, 她向自己和他的頭指了指, 風立刻
明白過來, 一陣光芒過後, 兩人的樣子也回復到平日那樣。

"那, 我先回去了......" 風慢慢的退出房間, 剩下的星也隨即
到浴室梳洗, 希望自己可以完全回復過來。

(...... 昨天我...... 再這樣下去...... 我不可能再保持那秘密
的了.......)

~~~ ~~~

到了早餐的時候, 當其他人 (包括天馬等)也開始吃自
己選的早點時, 風和星才到桌子上, 兩人的表情總是
有點說不出的奇怪, 但看起來又像非當平靜。

"雪??? 甚麼事?" 當雪多次大聲的叫喚下, 星才反
應過來, 慌忙的問道。

"星的樣子很怪呢, 沒事嗎?" 雪一面吃著水果, 一
面問道。

"我沒甚麼, 只是睡的不大好。"

"對了, 我今天很早起來, 在房間練劍呢, 果然看了
星的示範後, 進步了很多啊。" 雪微笑著說道。

"那妳要多點加油了。" 星溫柔的說道。

在大家輕鬆的吃早點的時候, 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
巨響, 嚇的大家跳起來, 立刻向窗邊飛奔過去。

"甚麼!!"

眾人不約而同的叫道, 因為在他們眼前的, 是早幾
天在塔邊駐紮的敵人, 開始忍耐不了, 瘋狂的發動
各種各樣的攻擊, 雖然傳遞之塔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結
界保護著, 但是大家也能感受到那些攻擊的威力。

"可以支持多久?" 傲向副祭們問道。

"結界的話, 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否則早被軌跡攻陷,
但是, 長此攻擊下去, 別說你們無法好好的休息,
事情鬧大的話, 你們也難以離開。" 甚中一個副祭說道。

"那我們應....." 雪急忙的問道。

"或者試試那個吧......." 另一個副祭悄悄的說道。

"那個" 一向不愛說話的傲, 也追問著。

"這塔是和四皇的祭壇相連的, 但現在只剩下隧道的祭
壇沒被破壞, 可以前往, 但是, 現任的隧道女皇不想
干預現時混亂的局勢, 所以若你們這樣....."

"先別管, 我們去隧道的祭壇!" 在副祭還沒說畢,
星便命令道。

"走。" 風也拉著雪向塔中央的樓梯跑去。

"各位......" 副祭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天馬和帶領者笑
說叫他們放心, 然後便跟了上去。

~~~ ~~~

在樓梯的盡頭, 也是在外面看到的傳遞之塔的水晶塔頂的
部份, 星和風二話不說的便走到中央的魔法陣中, 而天馬
等人也接著進入。

在所有人站到魔法陣中央後, 魔法陣開始散出光芒, 眾
人不禁閉上了眼睛, 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 眼前的景象
改是截然不同; 他們已經站在水中央的祭壇之上

"你們是誰??"

從祭壇外傳來了吆喝聲, 然後大量的士兵衝入, 把他們
在數秒之間抓起來, 當利劍正要指向他們的時候, 門外
傳來了一把女子的聲音去制止, 眾士兵將到紛紛向進來的
人跪拜。

"我等你們很久了。" 年輕的女子溫柔的說道, 身穿刺繡的
朝服, 束著髮髻, 華麗而威嚴; 烏黑的頭髮和一隻丹鳳
眼, 直視著他們; 而在衣飾之下的, 不是一雙腿, 而
是..........長長的, 光亮的蛇尾!!

(那個難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