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戰力

"歡迎到傳遞之塔, 你們比我想像中更強, 而且更快的
來到這兒。" 站在他們面前的身影說道。

站於他們面前的, 是他們剛到這世界時所見的帶領者•透
導師•嘉絲諾奧利斯, 趙雪一看到是她, 立刻走上前去,
緊緊的抱著她, 擔心的說道: "帶領者, 星昏倒了, 她
會沒事嗎?"

"妳先放開我吧, 這樣我可是幫不上忙的。" 帶領者微笑著
說。

趙雪聽畢才鬆開手, 帶領者微笑的走到風的前面, 輕輕的
摸了摸星的頭, 溫柔的說: "她只是太累, 加上受了傷, 所
以才會這樣, 等一下我去弄點藥, 讓她靜靜的休息幾天, 便
可以恢復的了。"

"真的?"趙雪剛才嚇的快要哭出來, 只是一直忍耐著, 現在
知道星會沒事, 終於笑起來。

"風, 你把星抱到那邊的房間休息吧, 我現在去煮藥湯, 你
一會兒到那邊的藥材室去幫忙吧, 傲和雪到客廳坐一會吧,
一會兒我的朋友會來的, 他們對這兒的事比較了解。"

"我可以幫忙嗎?"看到風把星抱到房間後, 雪問道。

"暫時不用呢, 由風去做吧, 因為有些藥很重, 或是很硬的,
還是讓他去把藥砍碎和去煮吧。" 帶領者說道。

"嗯, 那我們到那邊坐吧。" 雪和傲走到客廳, 過了一會, 有幾個
跟帶領者很相似的精靈走過來, 給他們遞過一些茶和小食後, 坐在
他們的對面。

"你們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吧, 我們是這兒輔祭, 以前是負責協助四皇
進行會議、 使用力量以達致平衡等工作, 或者可以告訴你們一些有
關這世界的事。" 他們說道, 雪和傲點了點頭, 開始問他們問題。

~~~ ~~~

在另一面, 風在客房中, 替星準備藥物治療傷口, 這些藥材有的是
草藥, 有的是像礦石般堅硬, 所以在搗藥時非常費功夫, 弄的風
滿頭大汗的, 但他仍細心的把藥材搗碎、 攪拌。

"要我幫忙嗎?" 帶領者把門打開後, 拿著藥, 走到風的身邊。

"不用了, 藥湯是不是弄好了?"

"嗯, 但是, 她現在如何?" 帶領者關切的問題。

"她現在應該是睡著了, 剛才也有稍稍的轉過身體, 而且呼吸等也
穩定下來了。" 風輕輕的撥了撥星額前的頭髮說道。

"可以把她叫醒嗎? 藥湯要趁熱喝才有用。" 帶領者說道。

"我試試看。" 風輕輕拍醒星, 星慢慢的睜開疲累的雙眼, 表情有點
兒茫然。

"妳打退了那個人, 我們現在已經在傳遞之塔, 因妳剛才再次用了
那種力量, 所以昏倒了, 帶領者給妳造了藥湯, 妳趁熱把它
喝了吧。" 風小心的把星扶起, 遞過藥湯。

"麻煩你們...... 嗚, 很苦。" 星皺了皺眉頭。

"閉著氣, 一口把它喝光吧。" 風輕輕的哄著星, 星依言把藥湯喝
光。

"請問....妳好一點沒?" 帶領者問道。

"我只是太累, 沒事的, 請大家不用擔心。" 星靠著枕頭休息。

"還要睡一會嗎? 用來治療傷口的藥材沒弄好, 妳還可以睡一會兒。"

"不用了, 我這樣子歇歇便可以了, 帶領者, 請妳轉告雪他們,
告訴他們我沒事。"

"知道。"

"麻煩妳了。"

"不用客氣。"

~~~ ~~~

在雪那邊, 雪和傲也在問副祭一些有關四皇的問題 (是雪替自己和
傲問.....), 看到帶領者從房間出來, 雪急急的問道星的情況,
聽到星已醒來, 才完全的放下心頭大石, 然嚷著要去看看她。

"妳讓星休息一會吧, 而且讓風照顧她吧。" 帶領者不懷好意的笑說道。

"????" 看來雪真的聽不明白。

~~~ ~~~

到了晚飯時間, 星終於從房間出來, 雪一下子把星拉住, 牽著她的
手, 拉著她, 著她坐到身邊。

"星沒事了嗎?" 雪問道。

"沒甚麼事了, 休息幾天便可以了, 聽帶領者說, 這兒有防護的結界,
我們可以安心的休息幾天。" 星微笑著說。

"嗯。" 雪點了點頭, 順便把一些麵包塞進口中, 又喝了一口湯。

"對了~~~" 到快吃飽的時候, 雪突然說道: "剛剛我問副祭他們, 為
甚麼那個人會說我懂四皇的功夫, 但只是形似....他們只說了一堆像
甚麼能力、 魔力的話..... 我可不懂耶......."

"這個嗎......" 星有點語塞: "我也不知, 不知我媽媽那兒學那些劍法、
功夫的...... 形神的話, 我只知道一些, 是妳要靈活的用妳擅長的方
式、 方法, 替招式注入力量......" 雪聽了也只是搖搖頭。

"過幾天, 待我身體好了點再示範一下吧......"星只好提出這建議。

"嗯。" 雪大力的點頭, 這次是放進口的, 是甜甜的水果。

~~~ ~~~

經過幾天的休息, 星的精神和體力也回復了大部份, 雪便嚷著星要
教她如何使用招式。

"好吧。" 她從卵中拿出一把戰利品的劍, 隨手的試了數招, 然後著
他們退後, 稍稍整理一下身上的羅紗後, 便在早已收拾好的大廳施
展劍招, 無論刺、收、 撥等動作, 都極為流暢, 羅紗也會配合著,
像流水, 也像游龍的, 作出相應的流向和攻擊, 在場的人, 不禁
看的呆了。

"她懂用劍???"傲從沒看過星用劍, 造夢也想不到星的劍法如此的
靈巧。

"你說星嗎? 她不但懂得用羅紗、 各式暗器, 而且精通用劍、 棍、
刀法、 基本的拳術......因為都是她母親教的......" 雪解釋著。

"雪, 要試試嗎? 試試攻擊我。" 星突然提出跟雪比試, 雪點點頭,
拿出一對劍, 跟星比試。

雪的劍法雖然比星更靈巧和凌厲, 但是卻一次又一次的被星輕易的轉
移了攻擊, 看到雪漸漸處於下風, 星把劍風和羅紗收回。

"這樣的話, 是不是明白多一點。" 星收回攻擊後, 用劍支撐著自己
說道。

"對不起......我忘了妳剛恢復......" 雪上前扶著星, 不斷的道歉
道。

"不要緊, 只是很久沒用劍罷了。" 星微笑著說: "妳明白一點沒?"

"還是有點不明白......因為我好像不懂用力量把攻擊轉移。"

"不是要妳用力量轉移攻擊, 而是用妳自己的力量, 溶入劍招之中,
把劍式和力量完全的自由發揮、 靈活運用, 便可以了。"

"嗯, 我會努力的了~~~" 雪把星扶到房間後, 自己開始練習。

~~~ ~~~

過了一會, 風走到星的房間, 看看她是否需要幫忙。

"星, 妳還可以嗎?" 風推門內進後, 看到星坐在床上休息, 有點擔心
的問道。

"我沒事, 雪是不是仍在外面練習?" 星微笑道。

"對, 但是, 妳把這些也告訴她, 沒問題嗎? 她已經懂的....."

"不要緊, 我媽媽已經教了她很多東西了。 要坐坐嗎?" 星示意風坐在
自己的旁邊。

"好吧......" 風有點不好意思的的坐在星的旁邊。

"可以幫幫雪嗎? 讓她更能掌握這種武術......"星小聲的跟風說道。

"可以的, 但不知她可以領略過來否。"

"她一定可以的, 運動神經的話, 雪比我強很多, 她是很聰明的, 只
是平常孩子氣一點, 但這也是她的優點。"

"但這樣的話, 妳的事, 他們很快便會知道。" 風擔心到時候, 雪會
接受不了事實, 或是星自己無法支撐。

"我的事...... 若是在我們之間的話, 應該只剩下雪不知道, 況且,
我自己還沒真正的了解到自己的事......" 星低下頭說道。

"星...... 對不起...... 因為......" 看到這情形, 風心中有點痛,
內心對星有一份歉疚, 他只好輕輕的扶著星的肩膀, 以平復她內心
不安。

"不要緊, 我沒事的...... 我一個人也可以......" 星一直按捺著自己的
感受。

"別說妳自己一個人...... 妳一定可以逐漸明白到的。" 風看著星說道,
兩對眼睛近距離的對望的, 使他們不好意思的別過了頭。

"我...... 或者先出去了......" 風正想起身離去的時候, 星拉住了他。

"可以再多談一會嗎? 始終, 你比我了解更多......"

"嗯......" 風依言的坐回星的身邊, 讓星靠著他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