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遞之塔

經過大半天的行程, 他們終於到了傳遞之塔附近, 眼前已看到在
草叢之中, 屹立著高高的塔, 如杆子般的塔身, 繞著長長的階
梯, 塔頂則是七彩斑斕的水晶群, 以及如六角星般的祭壇, 但
從下午開始,星的體力已經無法支持, 使大家的行走的速度一再
放慢。

"星, 要先休息一會嗎?" 雪關切的問道。

"暫時不用, 我們要盡快到達傳遞之塔, 要快一點....."星想了
想, 繼續說道: "再休息的話, 可能會有追兵..."

"不會吧, 他們昨天也不是受了重創嗎?" 雪天真的說道, 希望
星可以不再憂心, 自昨天的開始, 她自己也明白道星成為敵人
攻擊的立要目標, 雖然她不知道內堛滬鴞], 但也感到星內心
承受不少壓力。

"會追來, 敵人不止一個。" 傲在後面冷冷的說了一句, 向雪
剛才一廂情願的話澆了冷水。

"但..... 我只想星休息一下...." 雪不滿的回應道。

"我不要緊的。" 星裝起笑容說道, 風看見後心中有點難過。

"這樣吧, 我來揹妳好了。" 風走到星的跟前蹲下, 示意要她
靠過去。

"不用了, 你昨天也受了傷....."星悄聲的跟風說道。

"不要緊, 難道妳要雪揹妳嗎? 她始終是女生, 而傲更不用
說了, 他比雪更弱耶, 不可能揹的動妳的, 天馬體形太小了,
所以也不可能, 所以若想加快腳步, 不被人抓到的, 請乖乖
的吧。" 風一口氣的解釋著, 聽的星有點悶悶的, 只好乖乖
的伏到風的背上讓他揹著走, 以免再受到那些說教攻勢。

"那麻煩你了...." 風把星揹好以後, 星輕輕的說道, 然後
星在風的耳邊悄悄的說道:"昨天謝謝你....." 然後把頭輕
輕的擱在他的肩上。

"不要這樣, 妳昨天的事, 始終是我連累妳的, 我不想妳
有甚麼事," 風把頭靠到星的頭, 柔聲的說著: "以後我教
妳那些咒文, 那麼妳便不用怕自己的事讓他們知道了。"

"嗯......"

他們兩人一路上悄悄的談著, 因為星被風背著, 大家可以加
快腳步, 到了傍晚時份, 終於到達傳遞之塔。

雪興奮的跑上前去, 在走到塔的底部時, 卻被一股強大的反
擊力彈開!!

"哈哈, 你們當然無法進入的, 因為傳遞之塔是四皇議政之
所!!" 在他們後面, 傳來了冰冷的笑聲。

~~~ ~~~

眾人回過頭去, 看見一個約二十多歲的女子站在他們的身後,
她的背上長著一對五色翅膀, 光彩而華麗, 身上穿著羽毛飾的
短衣、 短裙, 手上握著分成五條, 有如鳳凰尾巴般的鞭子,
華麗而光輝的樣子, 令人眼眩目迷。

"糟了, 是軌跡!!" 天馬大聲喊道。

眾人聽畢嚇了一跳, 但雪隨即笑起來, 輕輕說道: "那麼是不
是打倒她便可以知道一切啊?" 然後便從卵中拔出對劍, 向那個
女子攻擊!!

"雪, 小心!!" 星從風的背上跳下來, 意圖阻止趙雪的攻擊,
但險些跌倒, 幸好風在旁邊緊緊的扶著她才沒跌在地上。

他們只看見雪右手把劍用刺的方法擊出, 左手擋著軌跡的鞭
子的攻擊, 兩人你來我往, 劍氣和鞭子造成的旋風捲起地面
上的沙石和草, 一時擋住其他人的視線, 在煙霧之中, 隱
約聽到她們的武器碰擊的聲音, 在煙霧後的星, 突然想起
一點古怪的地方。

"那人不可能是軌跡吧, 她有這樣多手下, 怎麼要親自動手?
而且.... 我總覺得, 她像試探多一點...."

聽到了星的話, 天馬同意的點了點頭, 說道:"也有可能,
如果像妳所說的, 她可能是孿生族的人, 他是可以在特定的
情況下, 喬裝成跟被喬裝一模一樣的個體...."

在他們在討論的時候, 隱約看見雪開始無法支持, 眼見雪快
被那人擊中, 星掙脫了風的雙手 (風抱住了星), 飛奔出去,
揚起羅紗, 把鞭子包起來, 擋住了那人的攻擊。

"哦? 剛才我已經奇怪, 為甚麼異世界的人會懂得使用四皇中的
一些劍法, 雖然只是流於表面上相似, 但熟練度很高, 想不
到真的有人懂得使用某族的專屬武器, 而且好像比那女孩強。"
那人輕描淡寫的說道。

"我跟妳打好了, 別傷害她。" 星冷冷的聲音, 帶有一份不可
侵犯的威嚴。

"妳受傷不輕, 身體又幾近虛脫, 跟妳打好像有點浪費時間。"
那人一面不屑的說道。

"那試試看吧。" 語音未畢, 星向眼前的敵人揚起羅紗, 那女子
輕鬆的後退避開, 殊不知羅紗底下飛出了數把袖劍, 向她直
撲過去, 那人好不容易擊落了一部份, 但仍被其中一把擦
傷了手臂。

"看來我真的太大意呢, 想不到妳還有傷害我的能力。" 看到
星那種冰冷的眼神, 那人笑著說道。

"不錯, 你們沒猜錯, 我不是軌跡, 但我是奉她之命而來的
目的要殺死阻止她計劃的人, 包括異世界的人。"

那人說畢便向星揮動鞭子, 五根鞭子像扇子一般, 向星撗掃
過去, 星蹲下避開後, 放出袖劍, 迫使那人撤回攻擊, 改
為防守, 但那人也不敢怠慢, 再一次抽動鞭子, 狠狠的向星
星抽去, 星剛想跳起避開, 但腳下一軟, 跪倒在地上, 只好
把羅紗捲動, 把那人的攻擊的力量稍稍降下, 但身上也被鞭子
打的黑青, 手臂上還流著血絲。

看到這個情形, 雪想再一次出去協助, 但被風拉住。

"風, 星她......"

"讓她試試吧, 星自己也會想單挑的, 尤其那人模仿了軌跡。"

"但星受了傷...."

"我沒事的。" 星慢慢的站起來, 微笑著向等著站起來再攻擊的
人說道:"還不錯呢, 可是妳勝不了的。" 說畢, 拋出羅紗,
手腕輕輕的帶動著, 使羅紗猶如龍般飛舞, 那人不甘示弱,
再度向前揮動鞭子, 但這一次, 星的羅紗猶如活的一般,
依照著鞭子之間, 以及鞭子擺動的路向移動, 星把羅紗穿
過鞭子後, 用力往後一收, 把五根鞭子也束在一起, 然後
更把鞭子搶到自己手中, 看看那一面茫然的人, 微笑著說
道:" 既然妳不是軌跡, 只是來調查的, 請妳離去吧。"

看到星那一面悠然自得的模樣, 半點也不像虛耗力量過度的
人, 那個女子迅即離去, 待她離去後, 星才無力的跌跪
在地上。

"星。"風第一個跑過去, 把星抱起, 只星微笑道:"沒事的。"
便昏睡過去, 雪擔心的哭起來。

"怎辦? 我們還要一起回去的, 現在星傷的這樣重, 附近又
沒人幫忙......"

"你們快過來吧。" 塔中傳來了一把熟悉的聲音。

"但有屏障....."

"不管了, 試試吧..."風抱著星走過去, 輕易的走進了剛才
走不到的範圍, 眾人也跟著進入塔中。

~~~ ~~~

走到塔頂, 他們把門打開, 眼前的原來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