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樑遺跡

"不要放肆!!" 星高速的把繞於手上的羅紗放出,
以取代剛才的手裡劍難以有效控制敵方行動的
攻擊, 迫使肯雅必須向後躍, 肯雅翻了一個
跟斗後立於樹上, 召喚出不同類型的精獸, 同時
向著他們衝過去。

"不要這樣!!!" 趙雪大聲喊道, 額上閃出了一個
個紋章, 喚出了除了史萊姆外, 還有這幾天經
歷中, 結為好友的精獸防守。

"大家不要打, 這樣只會傷害無辜的, 防守便可
以了。" 雪下了要求道。

"笨蛋, 這樣的話, 我也不會客氣的。" 悠閒
地站在樹上的肯雅笑說道。

在肯仍在暗笑的時候, 冷不防星借用羅紗的力量,
像盪鞦韆般的盪到她的面前, 近距離的、 高速
的, 從袖中抽出了手裡劍, 向肯雅攻擊, 肯雅一
時無法躲避, 腳下一滑的, 便掉到地面上, 面、
手臂上, 均是剛才由星所造成的傷痕。

"妳已經輸了, 快投降吧。" 從後上來的風說道。

"不會的!" 肯雅轉個頭的時候, 被眼前的境象嚇了
一跳, 原來在雪馴服的力量, 和傲的游說的智慧下,
之前仍是敵人的精獸, 已成為趙雪的召喚獸的一份子,
即是肯雅的手上再沒有甚麼可用的召喚獸了。

"可惡!" 肯雅召喚出火鳥, 但火鳥卻沒有出現。

"笨蛋, 火鳥可是很聰明的, 沒有把握的仗是不會打
的。" 天馬走上前說道。

"我一定會報仇的, 下次不止是星, 其他人也會是我
肯雅的狙擊目標。" 肯雅說畢便消失了。

"這次她應該不會這麼快便再出現吧。" 風說道。

"不知道," 星從樹上躍下, "但那個人一定會再派
其他人來的。"

"那個人?" 趙雪問道。

"制止我們去想辦法, 把這世界回復往昔般平衡的人。"
星抬起頭, 堅定的說道。 "我們已來到這兒了, 對他
們來說, 我們將會是危險的人物。"

"想不到的是, 這兒已經變成這樣。" 雪可惜的說道,
"這樣的情況, 我們可是找不到資料的。"

"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東西吧。" 風淡淡的說道。

"會有的。" 傲簡潔的說道。

~~~ ~~~

眾人在這個已經荒廢了十多二十年的廢墟中尋找著,
希望可以找到一些有關以往這世界的資料, 在他們
不為意的時候, 天馬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影子。

"比我的想像中還要早來到這兒。"

"哦? 是妳, 對, 他們力量的覺醒和掌握, 比我們
想像中早。"

"那便好了。"

"現在還不知道, 因為太早覺醒的, 不止是那些力量,
還有其他的。"

"那要小心一點。"

"妳會跟著我們嗎?"

"或者吧, 要看看情況。 我要走了, 再見。"

"再見。"

~~~ ~~~

"哇~~~~ 呀~~~~~" 在數小時後, 雪突然發
出了高八度的尖叫聲, 星等人立刻向她跑過去。

"甚麼事?"

"嗚..... 有血的...." 雪用手指指了指跟前的木柱,
木柱上隱約可見看見一大段, 用血寫成的文字, 下面
還有一副骸骨。 從字跡斷斷續續、 有些寫的歪歪斜斜
的情況看來, 可以感覺到, 那人生前如何的努力的想
留下訊息。

"看的懂嗎?" 傲問道。

"不......只看到一些, 看來不是有意留給任何人的。"
在星說這句話的時候, 風突然站起來, 說道:

"對不起, 我有點不舒服, 我想先回去。" 然後便回到
天馬的身旁, 著她拿出了小屋後便進去了。

"算了吧, 大家不如先回去吧, 反正天也快黑起來, 留在野
很危險的。" 星建議道。

"好吧。"

~~~ ~~~

深夜降臨, 明亮的月掛於漆黑的天上, 銀白的月,
猶如平日所見的, 如果不說的, 有誰知道是另一個
世界的月。

這晚, 風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中, 直到現在, 他才
嘗試把門打開, 察看外面的情況。

"如果是想埋葬那副骸骨的, 我可以幫你, 但不要驚動
其他人。" 風的身後, 突然出現這句話。

"是星嗎?" 風聽的到, 那是星獨有的淡薄的聲音。

"快一點吧, 吵醒他們便麻煩了。"

"謝謝妳。"

兩個身影, 悄悄的走到屋外, 回到今天找到那段文字的
位置, 把骸骨帶到河邊, 小心的, 徒手挖了一個洞,
把骸骨埋了進去, 然後找來一塊木版, 立於上面。

風用那雙因為挖洞而弄到傷痕累累的手, 輕輕的撫摸著
木牌, 星在他的耳旁說道:

"現在, 無論如何也要冷靜, 如果自亂陣腳的, 那麼
甚麼事也會做不來。" 說畢, 用一些石塊放於那洞的另
一端的位置, 然後拉起了風。

"這樣的話, 即使木牌日後可能被發現、 毀掉, 便你
也可以把這兒找出來。" 星看了看風, 然後把他強行
推回屋去。

~~~ ~~~

翌日早上, 各人再開始尋找散落在地上, 對他們可能
用處的資料和物品, 可能是剛睡醒的關係, 陸續的有
所發現, 直至傍晚, 眾人已經找出不少物品, 他們
把那些物品拿回屋內, 然後商討下一步的行動。

"首先, 先看看有沒有一些物品可以使用吧。" 他們今
找出來的, 有一些還沒有破損裝備和武器, 在一番的
挑選後, 把一些合用的, 裝備到自己的身上, 其餘
的則和一些像有價值和用處的物品一起收到卵中。

"好了, 到了資料方面, 從剩餘的碑文、 字跡中, 總
結出來的資料是, 這個國家一直以來是挺和平的, 但,
好像有國家不滿這個國家的處事方式, 所以多次挑釁,
終於......" 星頓了一頓, 看了各人的反應, 續說道:
"引起戰爭, 結果變成這樣。" 這資料他們同時翻譯的,
因為除了昨天的文字外, 其他的文字大家也看的明白,
所以大家也大概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星的說話, 只不
過是把所有人的資料整理後的版本。

"雖然不能知道所有的資料, 但是, 為甚麼要變成這樣?
這樣的話, 大家有何得益?" 趙雪終於忍不住問道。

"如果兩個種族, 意見不合的, 可能變成了權力的鬥爭,
何況那兩個也是擁有這樣的權力的種族..." 星有點忿怒的
說道。

"我們下一步, 是不是要找出這個世界的制度的事?"
風問道。

"不是找其他幾個國家嗎?" 雪問道。

"找也沒用, 其他國家太難找了, 道路在森林之中,
而且堶悼峇ㄗ鴠籉饇輕的道具, 所以很多人也找不到,
除了該國的人、 少數的國外的人、 一些特別種族和一些
運氣好的人以外也找不到的, 隧道, 隱於湖泊之中, 而
軌跡, 她要追殺大家, 所以也不要去。" 天馬道。

"但...... 若是不去的話, 怎可以清楚這些事? 我們的地
方也好, 你們的也好, 也會受到各式通道扭曲的影響的。"
雪一口氣的抗議道。

"如果可以從另一個方向找的話....."星提議道。

"跟風的建議。" 一直只在聽的傲說道。

"那麼, 去傳遞之塔。" 天馬說道: "即你們經常看見的
水晶城, 那兒是四皇經常用來討論國事的地方, 現在
已經荒廢不用了, 雖然遠一點, 但位於這世界的中心,
加上是這世界最高的地方, 所以也值得去探究一下。"

"好吧, 那可以明天出發嗎?" 風問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