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橋樑

離開史萊姆居住的村落後, 經過幾天的路程,
天馬一行人終於來到河邊。 眾人經過這幾天的
適應, 已經完全習慣了這兒的環境, 星的表
情, 也逐漸放鬆起來。

"呼, 休息一下吧, 這幾天又是走, 又是戰
鬥的, 很累呢, 而且看看可不可以見到一些
這兒住的人~~~" 趙雪一口氣的, 吱吱喳喳的
說著。

"好吧, 反正這兒的風景不錯。" 風笑著說道。

"小心點。" 傲插話說道。

"對呢, 這幾天不知怎的, 然有這麼多人來
攻擊。" 天馬說道。

"OK, 我們會小心的了。"雪說畢便跑到河邊
去玩了。 "天馬, 來這兒的人應該只有我們會受到攻擊
吧。" 待其他人離開後, 星仍坐在天馬的旁邊
問道。

"可能吧, 我也不大清楚。"

"是有目標的。" 傲不知何時回到兩人的身邊說
道。 "對了, 你們不一起休息?" 天馬問道。

"在這兒也不錯, 躲在樹蔭下挺涼快的。" 星
笑了笑說, "而且, 還是這樣子可能安全一
點, 不知水中會不會蹦出甚麼東西來? 我這
種被定點狙擊的人, 還是要小心點。"

"這也是。" 天馬即時回應後, 發現了這句話
問題。 "但......."

"但甚麼?" 星的唇上, 抹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果然是這樣呢, 我的事, 不但你們知道
了, 而且敵方可能也掌握了一些。"

"傲, 你看的出來吧。" 星抬頭向傲笑說道。

"妳還充輕鬆。" 傲冷冷的說道。

"果然是這樣......不愧是我們的軍師呢, 看
的比雪透徹多了。"

"......" 傲的面上仍是沒有表情。

"算了吧, 我們是不是快到橋樑的所在地了?"

"對。" 對於星這個問題, 天馬放心的回答著。

"那就讓大家多休息一會吧, 那兒, 一定有人
會來找我們的。" 星說畢, 便站起身, 向在河
邊的雪和風招手。

~~~ ~~~

那天晚上, 當大家也回房間準備睡覺的時候,
有個人從房間中偷偷的走出來。

"你還沒睡嗎?"

"明天會到橋樑的領地嗎?"

"對。"

"明白了。"

"你不要緊嗎?"

"不要緊的, 明天繼續吧, 你也要休息了。"

"好的。"

~~~ ~~~

第二天, 眾人起床後, 吃過天馬準備的早餐後
便出發。

"今天會到以前橋樑的領地的了, 大家要小心點
其他人的伏擊。"

"其實是那個人想伏擊我們, 我們一直沒聽妳
說過呢。" 雪向天馬提出她的問題。

"應該是不想我們干預這兒事務的人吧。" 星
在後面說道。

"但不干預的話, 這兒的人也不是會掉到我們
的空間嗎? 這樣的話, 他們不是也感到很麻煩
嗎?" 雪有點不明白。

"我以前不是說過嗎? 這兒出現混亂, 是因為
四皇制度出現問題, 現在這兒只剩下兩皇了,
其中一個不想涉入這些事中, 已沒有理會決策
一段時間了......." 天馬花了很多時間說明事
件, 令趙雪更難明白。

"很簡單, 有人想獨攬大權, 雖然四皇沒有很
大的實權, 但若是只有一個人的話, 他要攬
權, 但很簡單了。" 星用另一種方法向趙雪解
釋著。

"那即是, 我們的行動, 阻礙他的攬權的的行
動????" 趙雪開始明白。

"嗯。"

"別聊了, 你們看, 橋樑在前面呢。" 天馬指
著前方說道。

在碧綠色的草原上, 殘留著一些城市的遺跡,
雖然看起來很破落, 但仍留著一份威嚴。

"我明白了....." 星突然說了一句。

"????" 除了傲外, 沒人理解星的意思。

"橋樑因為位處草原, 所以很容易被攻陷......."

"對。" 天馬點頭道。

"想不到有人這樣快看穿陛下的計謀和行動呢。"
一把尖銳, 嘹亮的聲音在前面傳來, 一個女性
的身影在他們的眼前逐漸顯現。

"是肯雅!" 星嚇了一跳。

"你們果然要來這兒呢, 一切也在軌跡陛下的計
算之中。" 肯雅笑著說。 "對嗎, 星...." 肯雅
的話還沒說畢, 星已向她攻擊。

"好吧, 那我要照陛下的吩咐, 把你們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