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

"長老, 請問那是指甚麼事?" 風接著問道。

"天馬...... 看來你們也應該知道四皇之間的事吧。"
長老說道。

"我們只聽過天馬說過一些。"

"其實, 在十多二十年前, 這兒已經有一個傳言。"

"?" 傲定睛的注視著長老, 專心的聽著。

"其中兩個皇族不是失了蹤, 而是被追殺。"

"奪權嗎?" 風問道。

"對, 其中的一個皇族--軌跡, 因為不想再跟從以往
的方法管治這世界, 所以決定清除其他反對的人;
當時因為橋樑的皇帝反對, 加上地理因素, 首先被
人暗殺了全族的人, 現在也不知會不會有倖存者了,
道路則是因為早察覺她的野心, 所以當時的女皇早逃
走了, 聽說那時她已經懷有孩子, 但沒有人知道她的
去向......."

"那還有一個呢? 無論是天馬, 還是你說的, 也只是
三個皇的事情。" 雪數著手指說道。

"那個是隧道, 那個皇族一直沒有表態, 一方面是
因為他不想捲入事件之中, 另外則是因為那時的皇
帝年事已高, 不想令事件糾纏, 現在則是因為新
的繼承者剛接任, 也不想立刻擴大事端。"

"那只是傳言嗎?" 星問道。

"其實我們也只是聽其他人說的, 因為一直沒有人
可以證實。" 長老說道。

"天馬,是吧?" 傲問道。

"你是指長老的說的事情嗎? 其實大概是這樣吧,
我自己也不大清楚, 因為那時我還沒出生。"

".........." 眾人無
言而對。

~~~ ~~~

"星, 她剛才好像針對妳呢。" 回到房間後, 雪
便說道。

"雪, 算了吧, 由星歇一會吧。" 看到星不想回
答, 風在打圓場。

"但...." 雪連 "是" 也沒說出口, 已經被傲拉
回房間了。

"有沒有受傷?" 風問道, 然後捉著星的手。

"下次小心一點吧。" 風替星療傷。

"為甚麼你先後阻止他們問問題?" 星淡淡的問道。

"因為我看見妳不想說嘛, 如果妳想說的, 也
可以跟他們說。" 風一面替星塗從天馬那邊拿來
的藥, 一邊說道。

星沒有任何回應, 只是平靜的看著風。

"別這樣看著我吧 ^////^" 風有點不好意思。

"呃.... 算了...." 星再次靜下來。

"有事嗎?"

"沒有....."

"好了, 這樣便沒問題了, 妳要不要再洗個
澡才睡? 但是, 要注意傷口, 因為剛塗了藥,
最好明天前不要碰到水。" 風溫柔的說道,
然後扶起了星。

"不用了, 我想早點休息,今天被肯雅弄的很
累。" 星正想離去, 便被風叫住。

"那個人叫肯雅?"

"對, 她說的, 全名是肯雅•傲行•嘉絲諾奧
利斯。" 星回個頭, 拋下這句說話便離去了。

"肯雅嗎???"

"那是獵人。" 天馬不知從哪兒冒出頭來。

"獵人? 那, 星是被定點狙擊嗎?"

"可能是, 但今天早上時, 大家不是都受到攻
擊嗎? 但晚上便變成定點攻擊星。"天馬若有所
指的說道。

"是嗎....."

~~~ ~~~

第二天, 眾人也準備離去, 而突然有一隻史萊姆
走到他們休息的屋子去。

"長老找你們呢。"

眾人依然走到長老的居處, 看見那兒已經有一群
史萊姆在等候。

"???"

"昨天麻煩了大家呢, 我看你們的裝備也是不錯,
但是我們也有一些裝備, 希望你們可以接受吧。"

在長老附近的史萊姆拿出了不同的裝備, 天馬向
風等點點頭, 示意他們選擇。

"但我不知那比較適合我呢....." 雪說道。

"看看卵的資料便可以了。" 眾人依言照著卵的資
料, 選擇性的換上裝備。

"還有的是..... 雪小姐, 請過來。"

"我???"

"對。"

雪依言走到長老的面對, 長老在她的額上畫上了
一個看不見的紋章, 說道: "大家也很喜歡妳,
以後若是有甚麼事, 請召喚我們吧, 我們一定
會出現的。"

"是.... 是的, 謝謝。" 雪嚇了一跳。

"那, 我們走了, 再見。"

"再見。"

~~~ ~~~

"你們猜昨天長老說的話是真的嗎?" 雪一邊走,
一邊問道。

"可能吧, 既然天馬也說了。"

"但不用很奇怪嗎? 還有一個皇族不受騷擾。"

"是不是地理因素?? 長老也說過橋樑是因為
地理的問題首先被攻擊。"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天馬說道, 眾人征了
一征。

"既然不知原因, 不如去橋樑那兒看看, 那兒
比較接近這兒。"

"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