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咒

「好像在這附近……」幽蘭和清風追蹤著正在擾亂人類生活的能量氣息,可是,中途發現對方已經撤離。

「看來,這次又讓他們逃了。」幽蘭不服氣的說道,這時,卻聽到身旁正有人在爭吵:

「我說要在法國渡蜜月和行婚禮,你竟暪著我,和你母親商量辦酒席的事?」正在發脾氣的是一位二十來歲的女生,任誰也知道,他們正為婚事籌備的問題在爭吵。

「長輩喜歡大排宴席,難道妳要他們失望嗎?」男生也不服氣的回嘴道。

「我還沒嫁入你家門,便要處處受限,你若不依我的要求,我們乾脆分開便算了!」

「分開?我已發了請柬,難道妳要毀婚?那我的面子該擱在哪兒?」

「面子?你有給我嗎?你答應我在法國行禮的,我已通知了我的朋友,著他們安排假期。我還未是你家的人,你便這樣待我,日後我還有尊嚴嗎?」

幽蘭看到那兩人仍是吵吵鬧鬧的,只好苦笑著搖搖頭,跟清風說道:「看來,是他們造成的吧。這陣子,不少剛打算結婚的情侶,都因為一些瑣事而分開,而這些本應可以平心靜氣討論的事和情緒,更是他們估計以外的……每次追蹤那股能量時,也看到這種現象……看來,這次的對手,並不喜歡人類結合。」

「這情況可是從沒發生……一般而言,若精靈或神族不喜歡人類,他們會直接發動攻擊,把人類們殺害,而不是做這些事相對沒多大意義的事。」清風也無法猜到這次事件的起因。

「這一帶已泛起謠言,說準備結婚的情侶會受到詛咒,可能在短時間內,會沒有人打算舉行任何儀式。這對情侶,已是這數星期來,唯一一對打算舉行儀式的情侶了,可惜,即使我們極力狙擊對方,他們最後也沒躲過那些精靈的咒術,還讓他們逃了……」幽蘭擔心這次工作,會因人類越來越害怕受「詛咒」,不敢舉行任何婚禮式,甚至不敢私下結合,而使自己斷了追查的線索。

「若是這樣,也難以找到解決辦法……因為我們也不知對手身處何方……」清風暫時想不到一個適合的方法,可以把對手引出來。

「你不是沒有解決辦法,只是不敢說出來。」幽蘭猜到清風的想法,淡淡的說道。

「不……那方法……並不一定成功……我們追蹤了對方這樣久,即使不清楚我們的外貌,但他們亦已察覺我們的存在。若我們這時才假裝打算結婚,他們不一定會相信……」

「果然,你已想到了辦法……他們不上當也不要緊,反正再繼續下去,我們的工作也不能完成,只有賭一次了。」幽蘭微笑著說道。

「明天要繼續追蹤嗎?」

「不,我想今天的狙擊,已經驚動了他們。反正最近也沒多少對情侶打算開展另一階段,我們先待上幾天,讓他們鬆懈下來吧。」

一個多星期後,一身人類打扮的清風,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不安的站著,有時更來回踱步,表現得異常緊張。

清風不自然的舉動,使故意躲在一旁的幽蘭不禁了笑了出來,她稍稍整理一下情緒後,便輕快的走到對方的跟前,親暱地拉著他的手,把自己的身靠過去。

「對不起啊……我又遲到了……」幽蘭撒嬌的語調,像是一個小女生向男朋友賠過不是般,聲音甜美得令任何人也心醉。

「不……不要緊……」雖然自己早已習慣了幽蘭撒嬌時的表現,但清風仍是表現得有點不自然的。

〈看來,即使你不用假裝,也有著那份緊張感了……〉幽蘭以心靈傳話的方式,取笑清風有點手忙腳亂的表現。

〈對不起……〉

〈不要緊,這樣才像真的……〉

「對了……你這樣子匆忙的約人家出來,究竟有甚麼事啊?」幽蘭把面湊近清風的面,柔聲的說道。

「我……我……」清風手足無措、結結巴巴的說著,一面在身上翻找著,一不小心,一個精美的盒子便掉到地上。

「那是甚麼東西?」幽蘭好奇的把盒子拾起來,然後打開,可愛的面一下子變得通紅。

「請妳……當我的新娘!」清風一下子跪下,當著人前向幽蘭求婚,由於動作突然,引起了大量旁人圍觀。

「最近不是說有詛咒嗎?竟然還敢求婚……」

「很浪漫……」

「若我有這樣一個的男朋友便好了……」

「不知那女生如何答覆……」

幽蘭故意待上一會,裝著細心考慮的樣子,讓更多的人注意到眼前的一切,希望可以吸引到那些精靈的注意,待了好一會兒,還故作羞澀的說道:

「你不怕詛咒嗎?」

「我……我不怕……我相信……我對妳……是認真的,所以……我不怕有甚麼……詛咒……」清風因尷尬而變得結結巴巴的,原本,幽蘭希望他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番話,清風這種表現,雖和預期不同,但從人群所露出的一面羨慕的神色,感到效果比想像中更好。

人潮越來越聚集,在認為時機成熟後,幽蘭才含羞答答的點頭,並讓清風為她套上戒子。

「恭喜你們!」四周傳來了祝福的聲音,而幽蘭也感到自己被懷有企圖的目光注視著。

「那麼……不如我們到處逛逛,看看要準備一些甚麼,晚點找一所酒店下榻,商量儀式的事,然後明天便……」清風一口氣說出他的建議。

「耶……你很壞,人家不是說過,要在結婚後才……你才剛求婚便想……」幽蘭紅著面,另有所指的說道。

「妳已答應了……我不會反悔,這樣也不可以嗎?」清風抱著幽蘭,溫柔的問道。

「這個……好吧……」幽蘭說畢後,便在眾人的祝賀下,離開現場。沿途一面走,一面留意著對方的狀況,以免他們無法跟上。為了減輕對方的疑慮,兩人今天還故意把自己的能量氣息隱藏著,讓自己更像人類。

兩人在逛了婚紗店、婚禮專門店後,在傍晚時份才入住酒店的房間。在確認跟蹤者因獲悉自己暫住的地點,而暫時離開時,兩人才敢開口對話。

「看來,他們中了我們的圈套了。」幽蘭笑著說道。

「只是,他們的能量比想像中還強大,而且像是仍隱藏著自己的實力,這次我倆必須小心行事。」

「知道了,對不起,這次竟要你這樣做。」幽蘭深知清風不喜歡過於突出自己的,這次還要他在人前,假裝向自己求婚,雖說是為了工作,但內心始終感到有點歉意。

「只要能完成工作便可以了。」清風故意笑著說道,以掩飾他略帶尷尬的神情。

「今天你做得很好呢!」幽蘭微笑的說道。

「對不起,我始終還是出了亂子,幸好他們還是跟蹤過來。」清風還是介意因自己過於緊張,使部分「演出」和預期不同而感到抱歉。

「你沒有出亂子呢!想不到,你因為緊張而變得有點結巴,使你讓人有一份感到單純、直率的感覺……既然,他們現時已離開,應晚點才會再次出現,你先去梳洗吧;反正今天也會在這兒住下來,先讓自己稍稍休息,晚上才有能量跟他們戰鬥。」幽蘭跳下床,拿起一件男裝浴衣,交給清風後續說道:「別穿回平日的服裝了,換上這個會減輕他們的懷疑,否則,一切都可能功虧一簣。」

待清風步進浴室後,幽蘭伏在床上,有點不安的抱著枕頭在床上滾動著。

〈很奇怪……雖明知只是演戲,但我今天竟真的害羞起來……剛才雖只是裝裝樣子,但我也很認真的挑禮服。我竟會有這種感覺……幸好,工作一下子便會結束,否則我怕連自己會無法抽離……〉

在幽蘭仍在沉思的時候,清風已梳洗完畢,從浴室中步出。看到清風一身裝扮,使他結實的胸膛在眼前若隱若現,仍躺在床上的幽蘭不禁再次面紅起來,而清風也因看到幽蘭這刻略帶性感的動作和表情,也同時變得面紅耳赤。

「我……我先去洗澡了……」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幽蘭一手抓起浴衣後,便衝進澡室。

〈可惡,為甚麼我今天會這樣?這只是工作,我不可以……〉幽蘭突想起清風最近對自己越來越熾烈的情感,不禁擔心這次的喬裝、扮演的事,會否令兩人的想法變得更難以控制;雖然,明知道清風每事也進退合度,但他最近也對自己越來越重視,甚至對自己的身體也……也有所渴求……

在外面的清風,內心也是一片混亂的,雖然是自己作出建議的,但他卻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奇怪感覺,心中有著一份希望剛才所演出的每一幕,其實都是事實的想法,可是,自己也自責自己有著如此想法,認為自己不可再對方有所遐想。

換穿上沾上了水的浴袍,身段若隱若現的幽蘭離開浴室時,清風的面變得羞紅。看到幽蘭略帶不自然的走到自己的跟前,清風把對方抱到自己的懷中,輕聲的在耳邊問道:「我們真的要這樣打扮嗎?」

幽蘭不是不知道對方的憂慮,但若現時才說放棄,可是完全不值得。自己雖是擔心相同之事,但也希望速戰速決,以免事情繼續惡化。

「我們……不但要這樣穿……而且還要像情侶一般……像今天所說一般,嘗試像人類那些……只是裝裝樣子便可以……不要把我……我很怕……」幽蘭雖然工作時會異常認真,而且兩人以前也做過相似的假裝,但這次卻罕有的感到恐懼。

「其實,我們只要裝著互相抱著入睡便可以……」清風已感到自己再次對幽蘭有著非份之遐想,擔心在對手未出現前,自己會像早陣子般,一再對對方無禮。

「不要緊的,我們……這次會很順利的……」為了擺脫不安,幽蘭只好以言語安撫自己和清風,也不斷親吻對方,以分散自己的心思。

到了深夜,兩人假裝親密的相擁著入睡,幽蘭更故意的把腿繞著清風的腰,也讓清風解開他的浴衣,裝作剛燕好後之模樣,靜候精靈們的突襲。

一如他們所料,精靈們果真在深夜時進行攻擊,當兩位精靈溜進房間時,便發現這個房間瞬間被鞏固的結界封鎖起來。

「你們終於來了嗎?」幽蘭用著輕蔑的口吻坐起來,嘲笑著兩位中計的精靈。

「燕尾蝶大人,既然妳希望我們跟妳鬧一鬧,我們當然樂意奉陪。」那兩位精靈冷靜的說著,絲毫沒有半點恐懼。

「難道你們會是故意中計嗎?」幽蘭不服氣的說道,這時她才留意到,眼前為一男一女,樣貌極為年輕,尤如情人的精靈們,想不到卻是拆散人類情侶的「元兇」,幽蘭一下子也感到因惑。

「燕尾蝶大人,即使你倆把自身的能量掩飾起來,但也無阻我們感知你倆的身份。既然大人想嘗嘗人類婚戀、結合的心情,那我倆也會成全妳的!」話音剛落,兩位精靈便緊緊牽著對方,聯手放出攻擊波直奔幽蘭。

幽蘭從床上躍下,一轉身便換上平日所穿的古服,迅即放出絲線還擊。可是,她的絲線被對手一揚手間便切斷,更被對方取笑道:

「她好像還不知道我倆是誰耶?」說話的,正是女性那位精靈。

「我們既能為人類撮合姻緣,當然也能切斷他們的緣份之線了。人類為霸佔自己一時情慾的對象,常希望切斷他人真正的姻緣……」

「這些切斷絲線的工作,我已早熟稔了。燕尾蝶大人,妳的絲線,總不會比人類真正姻緣的絲還堅固吧!」那位女性的精靈再次取笑幽蘭。

「可惡!」既然絲線的攻擊失效,幽蘭立刻從指尖放出花瓣和帶毒的鱗粉,以圖麻痺對手後,才把對方送到另一時空。

由於對手的身體如小孩般小巧,動作也異常靈敏,加上幽蘭和清風不想讓事情鬧大,而把人類引來,所以在攻擊時有所顧忌,因此大部份攻擊均被他們輕易閃過。相反,由於對手沒有這種顧忌,所以攻擊時更顯得兇猛,唯一可以慶幸的是,由於對手的攻擊以意念能量為主,所以對四周的環境並沒造成破壞。

因自己的攻擊一再被對方躲過,加上不服自己的佈局被對方悉破,使幽蘭的精神越來越無法集中,最後在其中一波的攻擊來到身前時,也完全無法察覺……

「清風!」待幽蘭發現時,來不及製造保護罩的清風,已擋在身前緊抱著她,令她不會受到攻擊,但他卻因身中對方的意念攻擊而倒下。

「唉唷!我們攻擊失誤了!」女性的精靈有點歎息的說道。

「沒關係,反正結果也會一樣的,只要我們沒切斷她真正的絲線,我們攻擊誰的結果也會相同。」男性的精靈有點不懷好意的笑說道。

「人家本來想看燕尾蝶大人那些樣子和表情的……」女性的精靈露出一面可惜的表情。

「放心好了!若是他的話,可是會更精彩……以她的情況,可能會受不了……」

「對呢……她還是……一會兒可好受了……」

「可惡!」看到對手嘲笑著自己的對話,以及清風露出如中毒般的痛苦表情,令幽蘭變得狂亂起來,開始不顧及四周的情況,像瘋了似的攻擊對方。

「快解開他的咒術!否則我寧可違反規則也要把你們殺掉!」

「我們可是沒辦法啊!」那兩位精靈看到幽蘭瘋了似的攻擊,雖然都很害怕,但是卻說出這句令幽蘭更瘋狂的話。

「幽蘭……妳再這樣攻擊……人類會找過來的……」清風極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吃力的跟幽蘭說道。

「我不管!」幽蘭一下子放出大量絲線,在兩位精靈反應過來前,便把他們緊緊綁起,由於手腳被緊綁,他們無法把絲線切掉,只能吊在半空。

「快解開他的咒語!」幽蘭的雙眼罕有的露出怒火。

「對不起……我們真的不能……哇……」聽到他們說出「不」時,幽蘭把絲線勒得更緊,迫使他們解開清風身上的咒術。

「我們……沒說謊……那是人類常求取的……和合咒的……力量……人類除了希望拆散別人的姻緣外……也有人希望自己的姻緣能得長久和幸福……」兩位精靈氣若游絲的說道。

「如何解除這咒?」幽蘭擔心再緊纏下去,兩位精靈會在說出解救法前死去,所以把絲線稍稍放鬆後才繼續問道。

「我們並不是想殺了妳……我們只會捉弄妳,所以剛才一直用這方法攻擊。雖然人類很可惡,我們很討厭他們對待姻緣、感情的態度,既然他們也不重視自己之姻緣了,我們便合力把他們一對又一對的拆散掉,但我們也知道……妳不願承認妳自己的姻緣……解開這咒,其實只需中咒者和他命定的結緣者,或他當前最深愛的人結合,讓那份情感完全發展,便可以把咒語解除。這咒語只是點起他們對所愛之人的慾望,推動人類,誠實面對他的情感,讓夫妻再次和好、重拾愛戀的感覺,甚至擁有他們的結晶,以免除外來的桃色引誘。可是,攻擊卻被他擋去……」

「我的事與你們無關!」幽蘭的面迅即變紅,只好以怒氣把那份尷尬蓋過。

「還有一事……若在一天內無法解開這咒……他便會因情感崩潰而消失。」男性的精靈說這話時,女性的精靈驚訝的看著他,口中不知說著甚麼話,然而,內心亂作一團的幽蘭卻沒留意兩人的變化。

既然得知解開咒術的方法,幽蘭便不可再下殺手,只好把他倆送走。戰鬥正式結束後,幽蘭立刻走到清風跟前,嘗試以咒語解開對方身上的咒術,而不必使用他們所說的方法。

「幽蘭……請妳快離開……」清風這刻罕有的反抗,把剛把自己扶到床上的幽蘭推開。

「可是,若不嘗試解開咒術的話,你可是會消失的!我不相信沒有其他方法!」雖然嘴上逞強,但幽蘭的聲音卻是帶點膽怯。

「請妳快點……」清風這刻已變得神志不清,在想再次推開幽蘭時,摔倒在床上,幽蘭想扶起他時,發現他的身體發燙,像火爐一般。

〈要想辦法替他降溫……否則,在咒術未使他消失前,他便會……〉

在幽蘭仍想著解決方法時,已失去理智的清風把幽蘭壓下,在幽蘭能作出任何反應前,已把她身上的所有衣服給扯脫。

「對不起……請妳快點離開……我怕我會……」清風勉強擠出一絲理智,把幽蘭再一次推開說道,但已知道剛才精靈們所說之結果的幽蘭,咬著嘴唇搖搖頭。

「請妳……我不想傷害妳,我知道,妳一直很重視自己……我不希望自己……深愛的人會因自己而受到傷害……」

「不要緊……其實,我……」幽蘭羞澀的輕抱著對方,慢慢的閉上眼睛。

翌日中午時份,清風才在昏睡中醒過來,由於尚未完全清醒,所以仍在整理自己的思緒,然而,身體傳來那份溫暖、柔軟的觸感,令他一下子驚醒,在睜開雙眼後,更驚訝的險些彈起來。

在他眼前的,是身上一絲不掛的幽蘭,面上掛著淡淡的淚痕,而本應是雪白的軀體上,佈滿了深深的吻痕、嚙痕,甚至多處的抓傷、瘀傷,由於那咒術不會消去在咒術施行期間之記憶,所以清風的腦海中逐漸浮現他昨夜所做的一切,以及幽蘭的回應……

〈我竟……一再侵犯了她……雖說是受了咒術的影響,但這事也是難以原諒……〉

清風在替幽蘭擦去淚痕,打算為她稍作整理、療傷時,發現被單上所留下的落紅,使他變得更內疚。

〈我這樣做,可是會毀了她……〉

在清風仍在不斷自責的時候,幽蘭也慢慢的醒過來,但看到清風還是赤裸裸的,只好尷尬的別過頭。

「幽蘭……我……」

「別跟我道歉!」幽蘭猜到清風想為昨天的事道歉,所以立刻阻止。

「可是……」

「別可是甚麼,這是我的決定,你只是受咒術影響,所以別道歉……否則,這會更…傷害我……」雖說那刻是自己自願留下、接受對方,但幽蘭看到清風這刻的表現,卻感到自己受到嚴重的屈辱,不禁流下淚來。

「幽蘭……」清風見狀,只好有點手足無措的緊抱著對方,在稍稍整理混亂的思緒後,他便明白幽蘭這刻需要甚麼。

「幽蘭,昨天我過於粗暴,對不起。可是,昨天所說的都是實話,我一直最深愛的人正是妳……所以我才會這樣……請讓我永遠留在妳的身邊,保護妳、愛惜妳……」

剛才還在啜泣的幽蘭,在聽到對方明確的表白後,感動的看著對方,並與他一再的吻著。良久,才略帶不捨的說道:「你先去梳洗吧……我還想歇一會……」

「妳不先去洗澡嗎?」

「不用了……我還很累,想多休息一會……昨天你和我交歡……這樣多次,所以現在我的氣力……還未能回復……」幽蘭紅著面,輕聲說道。

看到清風走浴室後,幽蘭輕躺在床上,細想昨夜的情形,也小心的身體的傷給治好,但表情卻是有點擔憂。

〈我的能量……好像改變了很多……而且,他的能量,還是殘留在我的體內,這會否……出現時鑰或精靈們所說的情況?〉

縱然內心異常不安,但幽蘭不敢跟清風說出,怕他會為了負上責任,而把人類的資料、思想,作大幅修改,影響人類的發展。

因這次的事件已經解決,所以兩人再次回到郊野中,由於暫時再沒干擾人類的精靈出現,他們便可以作一個休息。

「嗚……」一天清晨,幽蘭突感到不適,因清風當時到四圍巡視,所以只好自行走到一旁嘔吐。

〈為甚麼突然這樣……我沒有進食人類的食物已有一段時間,應不會這樣子的……等一下,難道我……〉想起「預言」和精靈們言論的幽蘭,立刻輕按小腹,確定她的想法。

〈我竟然……可是,我應告訴他嗎?他可是會不顧一切把人類的資料改變的,這可是對人造成很大的影響……〉

由於看到清風完成了巡視回來,幽蘭只好強裝冷靜的迎接他。

〈怎麼辦?事情總不能一直隱暪下去……〉

雖然明知道不可能隱暪,但不知如何告知的幽蘭在無計可施下,仍決定暫時隱暪著。只是,身體上的不適,總有一天會被發現。

「幽蘭,沒事嗎?」清風看到本想吸食能量的幽蘭,突然跑到一旁嘔吐,立刻追上去問道。

「沒事……只是有點兒不適。」幽蘭輕聲的回答著。

「這陣子沒有特別的工作,應不會這樣子的……」清風可是仍感到奇怪,但卻未想到原因。

「我只要休息一會便可以了……」本想稍稍再吸食一點能量的幽蘭,這時卻再一次出現嘔吐。

「幽蘭,妳這是否……」清風突然想起一件事,除了把在轉身時,險些絆倒的幽蘭接牢外,把手輕放在她的小腹上感應她的能量。

「為甚麼不告訴我?其實,我一直也希望我倆可以擁有自己的孩子。」清風確定答案後,溫柔的緊抱著幽蘭問道。

「我擔心你會為了我,去改變人類的資料……而且,若要告訴你這事的,可是很難為情……」幽蘭紅著面說道。

「笨蛋……從現在起,要注意休息……我會永遠在你們身邊照顧你倆。」清風溫柔的在幽蘭的耳邊說道。

「嗯……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