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吹送之卷

「那兒,好像有很奇怪的能量呢。」一直是獨 來獨往的幽蘭,在山上的泉水中沐浴時,感到 山後的小鎮,好像隱約的滲透著精靈的氣息, 所以穿上一身素白的衣飾,來到一個對她而 言,是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看到眼前熙來攘 往的街道中,有著一份屬於非人類的靈氣,不 禁停下腳步來細看。

那份氣息,像清風一般輕靈清新,但卻十分微 弱,像新生的小兒般,弱小但惹人注視。幽蘭 沿著那股細小的氣息前進,來一到所看是商賈 的大宅前,停下了腳步,探頭細看。

那大宅不但建築得美輪美奐,而且到處種著色 彩繽紛的花草,可是,堶惆C個人的心情,也 看似十分沉重,所有也是沒精打采的,部份的 眼睛,更是因為經常哭泣般紅腫。

這時,僕人們看到站在門外的幽蘭,正想以主 人不方便為理由,請她離開的時候。身穿樸實 衣飾,卻無法遮掩著她那份高雅氣質的夫人, 從大門步出,看到一身單薄衣裳、赤腳的幽蘭, 不禁憐惜的拖著她,把她帶到屋中休息。

「對不起,因為老爺臥病在床,所以眾人的心 情有點低落,若下人有甚麼待慢之處,還請姑 娘見諒。」夫人非常客氣的,向幽蘭賠罪道。 「幽蘭不敢,因我家得罪權貴,所以流落至 此,請夫人別怪幽蘭唐突造訪。」幽蘭優雅 的回答,令夫人更感欣賞。

「老爺訓示道,藍家上下,必須盡力協助落 泊之人,此只為舉手之勞,請幽蘭姑娘暫時 在這兒休息,如若不介意,請在我家住數天, 待下人打點一切後,再替幽蘭姑娘找個安身 之所。」接著,夫人自我介紹為姓寧,因藍 老爺久病在床,現在只好在家中打點大小一 切。

此時,一個少年人進來,向夫人行禮,夫人 向幽蘭介紹道:「這是小兒清風。這位是幽 蘭姑娘,暫時會在家中寄住數天,請你先帶 她四處走走吧。」清風向幽蘭施禮,然後帶 她到庭院欣賞花卉。這時幽蘭才細細看著眼 前的男生,他的年紀還沒到二十歲,談吐溫 文儒雅的,五官端正,個子高佻,散發著一 種優雅的風度。惟幽蘭感到奇怪的是,清風 隱隱透著精靈的氣息。剛才在大廳中,幽蘭 感到寧夫人,雖沾上一些精靈之氣,但仍是 保留人類獨有的感覺,絲毫看不到與精靈有 任何關係。清風既是寧夫人之子,但卻感到 一股濃厚的精靈的氣息,隱隱藏於人類外貌 之下,完全無法把兩人的關係給連起來。幽 蘭卻不敢多加追問,只好留心的觀察著。

晚飯的時候,藍老爺聽到有客人到訪,堅持 要起床相見,惟身體不聽使喚。從清風那 兒,聽到這情況的幽蘭,向寧夫人請示道, 希望可以親自拜望藍老爺,以答謝他的招待。 寧夫人起先怕藍老爺的病情,會嚇倒幽蘭, 但幽蘭一再表示希望親自向老爺致謝的想 法,終打動寧夫人,所以幽蘭在晚飯後, 到臥室中向藍老爺致謝。到達臥室後,只 見眼前的藍老爺,身體早已因病變得瘦削, 雙眼已失去了光采。幽蘭一直在意的,是藍 老爺身上,也沒有一絲精靈的氣息,不禁納 悶,清風身上隱約的精靈的味道,是來自何方。 仍在病榻中的藍老爺早已從寧夫人的口中, 得知幽蘭的事,及後看見幽蘭的探訪,更是 高興。喜的是,幽蘭雖流落異鄉,但不失優 雅之氣質,舉手投足,仍得大方得體,絲毫 無塵俗氣息。待幽蘭離開後,他便問及寧夫 人,對幽蘭的感覺,和一些意見。

翌日,幽蘭清晨起床後,寧夫人到客房中, 請教她現時的情況。幽蘭以早已跟家人失散 為由,所以也沒有詳細談論,然後,寧夫人 開口問道:「妳對小兒清風的感覺如何?」 幽蘭不知她有此一問,所以一下子也愣住 了,稍回過神來後,便向寧夫人請教她的 意思。

「藍老爺自李夫人過世後,一直也是鬱鬱 寡歡,不久也病倒了。雖然家中生意,仍 有李夫人的兒子清流打點,所以仍可以維 持。惟因為老爺生病前,一直想替兩位孩 子,討一位適合的媳婦,可惜因為老爺一 直未找到合適人選。昨天老爺與妳相見後, 感到非常投緣,想請教妳,曾否定了婆 家?」

幽蘭嚇了一跳,只得說道:「婚姻大事, 如無父母之命,請恕幽蘭不能自己作主。」 當寧夫人正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婢女們 傳來了老爺病情惡化的消息,寧夫人立刻 往藍老爺的臥室處跑,幽蘭在後面跟著, 然後在門外靜候消息。

不久,本是在堶惘u候父親的清風,被藍 老爺請了出去,並把幽蘭叫進去。看到幽 蘭到來後,緊握她的手說道:「請原諒老 夫這個唐突的要求,清風雖不是我的親兒 子,但我一直很疼愛他,我想……在百年 歸老前,看到這個由從前起,便體弱多病 的孩子,找到可以照顧他的人……咳…… 幽蘭姑娘,請成全老夫這個願望吧……我 只想看到清風……可以找到一個好的女孩 一起生活……咳……老夫……雖已老矣, 惟……仍感到,姑娘是位不凡之人……所 以,才有此所求……」看到這個情況,幽 蘭一下子也不敢拒絕,只好藉詞離開,寧 夫人帶她到偏廳,告訴她有關清風的事, 並希望她答應此事。

幽蘭起初也一直找著藉口推辭,但寧夫人 則希望成全這可能是藍老爺最後的心願。 雖然清風不是藍老爺的親兒,但他一直比 親生兒子清流,更寵愛他,因此,清風和 清流也一直不知道此事。由於清風自少體 弱多病,所以藍老爺一直對他照顧有加, 令他們之間的感情極為深厚,所以,他一 直希望找一個優雅、溫柔體貼的女孩,照 顧清風的一生;反而自小活潑風趣的清流, 因為到哪兒也很受街坊,以至權貴的喜愛, 反而不必太費心有關定親之事。

幽蘭聽到這兒,知道這次很難拒絕,惟她 也知道,她也不可能,久在這個地方,所 以也不知如何回覆寧夫人。她只好退出偏廳, 到庭院中想辦法,此時,她看到清風躲在庭 園的一角中,因憂心而顫抖著,精靈的氣息, 比第一次更為強烈,而且有越發加強的趨勢。 這時,幽蘭心中倒明白了幾分,有關清風帶 有精靈氣息的原因。

此時,藍老爺的臥室中,傳出藍老爺昏迷不 醒的消息,臥室中,還傳出寧夫人陣陣的哭 泣聲音,在一瞬間,庭園中捲起狂風,幽蘭 也無法站穩,只看到在狂風中心的清風,失 神的呆站著,任由狂風在他的身邊吹拂著。 幽蘭也明白是甚麼的一回事,她自己也是因 為傷心而覺醒,立刻完全的明白到,眼前的 清風,不但不是人類,而且是擁有控制風力 的風精靈,她只好小心翼翼的上前,希望可 以制止清風力量的失控。

而同一時間,臥室中也感到狂風的吹襲。僕 人們因害怕是妖怪出現,而不敢察看,而寧 夫人因擔心在外面的清風,所以便小心的扶 著欄柵,到庭院附近察看。此時,狂風已吹 到昏迷不醒的藍老爺的身上,而藍老爺的面 色,卻似接受了大夫的治療般,開始變得紅 潤,呼吸也開始平緩起來。

在寧夫人眼前的,是頭髮已變成藍白色,在 狂風中呆立著的清風,和散發出花香和光芒 的幽蘭。寧夫人在吃驚之餘,以為幽蘭是傷 害人類的妖精,不禁要求幽蘭放過她的孩子, 即使代價是要她死也沒關係。幽蘭悲哀的搖 頭,緩緩的伸手,向正在覺醒的清風指去。 寧夫人親眼看到,這個自己一直疼愛的孩 子,被花香喚醒神志的清風,在他的控制 下,已令狂風消失,並跌坐在庭院之中, 一面悲哀和失落,向寧夫人跪下來說道: 「對不起,娘親,孩兒……不可以再留在 這兒了。孩兒原來不是人類,所以,孩兒 也不能再留在這兒,侍候娘親了。」寧夫 人聽到話,不禁呆立在當場,幽蘭上前安 慰道:「對不起,寧夫人,幽蘭並非不想 接受夫人之美意,惟幽蘭與令公子清風一 樣,早已不是人類之身。惟當初欺瞞夫人, 望夫人見諒。因為公子已無法待在人世間, 幽蘭只好消去所有人對公子之記憶……」幽 蘭正想把寧夫人,以及所有人的記憶消除的 時候,寧夫人跪下來懇求道:「請幽蘭仙子 體諒母親愛惜兒子之情,老身明白,緣份已 盡,不得不放手,惟請幽蘭仙子,別消去老 身對兒子之回憶。老爺重病在身,無法承受 失去兒子之痛,老身願意一力承擔這份記憶, 老身不忍失去這份母子之情,以至那一份寶 貴的回憶。昔日之事,雖已過去,但老身仍 不想永遠失去,即使是一丁點兒的回憶,老 身仍想留住。沒有一位母親,可以忘記自己 兒女之事,請幽蘭仙子明白。」看到在嗚咽 著的寧夫人,幽蘭於心不忍,立刻上前想把 她扶起,但寧夫人不願意站起來,只一道懇 求幽蘭答應她的要求。幽蘭向清風看去,清 風一時也沒了主意,但想到自己無法侍候母 親,又不想忤逆她的意願,只好忍痛點頭答應。

幽蘭答應了寧夫人的要求,把花香籠罩著除 寧夫人以外的整個空間,使除寧夫人以外的 所有人,對清風的記憶消除;然後把寧夫人 扶起來,寧夫人要清風來到自己的跟前,清 風上前再次向寧夫人下跪,請求寧夫人原諒 自己的不孝、拜別母親,也算是向自己的「母 親」表達感恩之情。寧夫人慈愛的摸著清風 的頭,一面不捨的說道:「娘親本來想替你 找一個好妻子,和終自己一生的照顧你,可 是,現在卻無法如願了……幽蘭仙子,如若 妳不嫌小兒,可否代老身照顧他?」幽蘭這 時,已被寧夫人對清風深深的感情打動著, 加上這兩天以來,對優雅的清風有一定的好 感,也對清風的事,帶著一份身同感受,所 以,立下諾言,承諾會盡力保護、照顧清風, 此時,寧夫人扶起清風,執起他的手,交給 幽蘭,向清風說道:「老爺本想請幽蘭姑娘, 成為你的妻子。既然事已至此,請你以後, 一直好好的待幽蘭仙子,娘親不能再在身邊 照顧你……請你多多保重。」此時,依稀聽 到藍老爺的臥室,傳來了藍老爺康復的消息, 幽蘭向寧夫人說道:「這是清風,送給夫人 最後的一份禮物,請夫人珍重。再見。」然 後帶著清風遠去。

在夜堙A幽蘭悄悄的看著仍未能完全接受此 事的清風,向他說道:「你想到哪兒?還 是,像寧夫人所說的,一直的跟著我?」 驟然失去了家人、身份的清風,在這一刻, 也無法想到自己的去向;現在,稍為了解 他的,只有身邊的幽蘭,但怕她不願意與 自己在一起,所以,一時也沒了主見。看 著仍是一面疑惑的清風,幽蘭只得說道: 「那麼,你願意跟著我嗎?我答應了你母 親,照顧著你,不會離開你的,但我也希 望先得到你的同意。」其實幽蘭,打從第 一次見開始,已對眼前溫文、俊朗的清風, 存在著一份好感,所以也不想強人所難。 清風點了點頭:「既然這是娘親的願望, 而且……父親起初也有那種想法……我…… 會一直跟隨著妳……」幽蘭搖了搖頭,躍 清風的跟前,輕撫著他的面,溫柔的說道: 「請不要再說『跟隨』這字了,我既答應了 寧夫人,代替她永遠照顧著你,我便會遵守 我的諾言……也請你以後,不要認為要跟從 著我,我希望能和你,成為真正的伙伴……」 在遠遠的向自己的家人話別後,清風跟從著 幽蘭的步伐,消失到夜空之中。